《王牌特工之旅》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王牌特工之旅- 第69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曲夫人香唇吻住了了樂天唇舌,險之又險地抹殺了沖到嘴邊的銷魂呻吟。





第六集 第16章  魔教試煉

時光一晃又過了一夜,溫婉人妻已經回到了紅云幫船上,可臥艙里依然嬌吟婉轉,被浪翻騰。

聽到一切的南宮冰霜終于忍受不下去了,冰雪仙子挾帶著可怕的寒風,一掌震開了艙門,“郡主,快到滄江碼頭了,還不做好準備,滄江門的人很快就會過來辭行。”

皇家女師口吻似在催促郡主,冰冷的目光卻是直射荒淫特工。

寒氣透骨,但已經學會玄冰訣的男人卻感到十分舒服,故意一掀被子,露出了他古銅色的陽剛身軀,隨意微笑道:“南宮仙子,你上次救我一命,我還沒有感謝過你呢。”

半裸男體直逼而來,皇家女師雖然臉如寒冰,毫無變化,但她心弦卻禁不住微微顫動,眼眸一閃冷聲道:“本師只為幫助郡主,與你無關,不用你的感謝。”

樂天突然加快步伐,閃電般生逼到了南宮冰霜面前,兩人的鼻尖只是相隔寸許距離,雙目微微一收,樂天眼中瞬間浮現無賴而迷人的光華,以親近口吻道:“南宮姐姐,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大膽!”

冰雪般潔白的衣袖凌空一蕩,一股寒氣強行把樂天吹回了床邊,冰雪仙子恨恨地瞪了竟敢調戲她的男人一眼,這才冷然轉身而去。

唏噓低嘆沖出了樂天郁悶的心窩,他受到女師如此打擊,小郡主卻跳腳驚叫道:“哇,不對勁兒,南宮姐姐怎么沒有把你凍成冰塊兒,咯咯……好老公,好朋友,快交代,南宮姐姐為什么對你一個人優待?是不是你們早就有一腿了?”

冷汗從樂天額角冒出,高高舉起被凍成冰塊兒的雙手,苦笑道:“郡主,這也叫優待嗎?呵呵……”

大船穩穩停在了滄江碼頭,告別的時刻終于來臨。

樂天身穿普通長衫,悠閑地站在船頭,感激地遙望碼頭上的溫柔仙子道:“水柔姑娘,請一路好走,樂天先行告辭,改日一定登門道謝。”

青色長裙隨風微微拂動,溫柔仙子并沒有習慣性地優雅回禮,只是簡單地揮手相送。

如水佳人這等“失禮”的反應卻令雪嶺公子皺起了眉頭,身形一橫,他切斷了兩人對望的目光,張仁杰以最為英俊的形象道:“水柔妹妹,河邊風大,咱們離開這兒吧,為兄給你開道。”

公孫水柔平靜地接受了張仁杰的殷勤,一縷送別的微笑隨風飄到了船上,如水佳人這才緩緩轉身而去,飄逸倩影自然地與雪嶺公子保持著距離。

溫柔仙子消失在視野之中,樂天灑然一笑,抹去了眼底的一縷留戀,隨即振臂一揮,紅云幫的船隊立刻滿帆加速,順風而行。

“好朋友,你很久沒有作詩了,今天天氣這么好,要不即興表演一下?”

小郡主意外地冒出了新念頭,樂天雖然猝不及防,而且可算胸中無墨,但無賴特工卻傲立船頭,一邊感受著迅猛的河風,一邊豪情萬丈地“抄襲”道:“大風起兮云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現代特工自我陶醉之際,小桐與小妍揮毫潑墨,將樂天即興而出的一首好詩留在了紙上;南宮冰霜不知何時也來到了甲板上,看著船頭男人的豪邁背影,連串異彩在冰雪仙子眼中閃爍。

“咯、咯……南宮姐姐,我的功課完成了。”

小郡主眉開眼笑,將明目張膽抄來的功課遞給了南宮冰霜,冰雪仙子美眸微閉,瞬間將永垂千古的經典絕句印入了心海,隨即突然衣袖一抖,試卷震成了碎片,飛灑在河面上。

“咦,南宮姐姐,怎么啦,是不是臭小子寫的詩詞狗屁不通?哼,竟敢敷衍本郡主,絕不能輕饒。”

粉妝玉琢的小姑娘口吐臟話,竟然也有一種別樣的美感;冰雪仙子卻沒有為之微笑,反而凝聲道:“郡主,此等大逆不道的詩詞絕不要傳出去,不然會招來大禍,記得了嗎。”

冰雪仙子最后一句完全是對樂天而說,一時興起的王牌特工猛然驚出一身冷汗,這可是封建社會,自己“寫”這樣的詩詞,那不就是想造反當皇帝嗎?

皇帝?!三宮六院,天下之主?!

咯噔一聲,樂天心中突然劇烈震顫了一下,心弦的余波久久沒有平息下來……

外江城碼頭終于到了,紅云幫船隊還未完全停岸,樂天幫的超級戰船已經破浪而來,一切無比順利。

樂天張開雙臂,兩女卻從他身邊飛過,與小郡主摟在了一起,歡聲不絕;他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的人緣比起小郡主差了那么多。

郁悶的嘆息剛剛沖上樂天頭頂,天地突然一縮,一道灰色身影踏空而至,轉瞬就站在了他面前。不遠處的樂天號上,風漫雪瞬間臉色大變,目光一抬,脫口驚呼道:“魔殺?!”

“小友,這次你能接住三招,老夫就放你離去。”

危險從天而降,魔殺孤身一人,卻勝過飛虎山莊的千軍萬馬,江湖第一殺神余音未落,袍袖之風已將船上的護衛掃飛到了十丈之外。

“老公,快逃!”一眾少女之中,風鈴兒武林經驗最是豐富,她第一個抽出了利劍,但也第一個被魔殺打落海中。

灰色魔影抖出一片詭異云霧,魔殺兩袖縱橫一掃,變身后的郡主與火舞也步上了鈴兒的后塵;狂風一定,魔殺一頭白發無風自動,“小友別擔心,老夫沒有傷她們性命,拿出你的全部力量,擋下老夫三招吧。”

玄鐵棋盤呼嘯著迎風而至,致命壓力之下,樂天腦海靈光一閃,兩手同握一刀,縱身躍上了半空,逆向旋轉的刀光準確砍在了棋盤角上。

“鐺——”

金鐵交鳴之音與燦爛火花交相飛舞,魔殺眼中閃現贊嘆之色,只是第二次交手,樂天竟然就找到了最佳反擊的招式,可惜……兩人力量懸殊太大。

魔殺蒼勁的手掌凌空一拍,一團灰霧撞在了棋盤之上,砰地一聲,棋盤壓著刀刃狠狠撞向了樂天胸膛。

歷史似乎又要重演,一只白玉無瑕的玉手及時抵在了樂天背上,同出一源的真氣共同抵擋著魔殺的第一招。

虛空好似爆炸般悶響,魔殺再次展現了超出人類極限的力量,樂天安然無恙落回甲板,功力更強的玉女宮主卻面色發白,連連后退。

“小友果然運氣超人,請接老夫第二招。”

剛剛回到手中的棋盤又一次撕裂了虛空,樂天根本沒有閃避的空間,唯有二次出刀,砍在了先前的同一位置上。





第六集 第17章  鳳凰仙子

致命的棋盤又撞向了他的胸前要害,真氣紊亂的風漫雪銀牙緊咬,正要不顧一切拯救情郎,一股寒風突然從她身邊刮過,風中傳來一平如水的冰冷之聲。

“風宮主,讓我來會一會魔殺。”

玄冰真氣越是強大,南宮冰霜的氣息越是冰冷,看似無情的晶瑩玉手破空而至,做出了與風漫雪一模一樣的舉動。

一團冰霧籠罩了樂天與冰雪仙子的身形,強大的寒氣瞬間凝結成球;下一剎那,冰球砰然碎裂,南宮冰霜直接飛回了船艙,樂天又一次安然落在了原地。

“哈、哈……小友果然魅力非凡,幸虧老夫是個男人。”魔殺的大笑不帶庸人的嘲笑,目光一亮,棋盤第三次飛向了立足不穩的王牌特工。

幾道女聲驚叫同時響起,驚不恐惶急,憂心如焚,緊張凝重的氣壓讓樂天幫上下一片窒息。

樂天感受到了超過上一次的死亡威脅,無邊壓力下,王牌特工的動作玄異地脫離了腦海的控制,手腕一轉,刀身隱藏在了他手肘之下,刀柄隨即緩緩撞向了棋盤中心一點。

這一串動作怪異而玄妙,不像人在用刀,仿佛是刀在用人!

“不錯,孺子可教也!”魔殺飛揚的銀發隨著身形一起緩緩下落,贊嘆之余,他又失望嘆息道:“唉,可惜!”

江湖第一殺神是在夸贊樂天的潛質,也是在為獵物的性命可惜,樂天雖然奇跡般臨陣武道飛躍,但依然擋不住致命的棋盤。

危急一刻,一道海浪突然沖天而起,浪花之巔,一團烈火刺目耀眼;恍惚間,火焰一展,有如一只燃燒的鳳凰,展翅飛翔。

下一剎那,鳳凰鳥嘴一張,一把平凡的匕首化腐朽為神奇,似若流火飛星射向了魔殺,刀刃刺破虛空,響起的不是勁風嗚鳴,而是一聲美妙到動人心弦的鳳凰吟。

樂天眼簾一顫,立刻認出了那化作流火飛星的匕首,與此同時,碼頭上無數觀眾驚叫道:“啊,火舞鳳凰訣——鳳凰仙子,她是鳳凰仙子!”

“砰!”

劇烈撞擊聲中,滿天火花如雨飄落,樂天加上突然出現的鳳凰仙子,聯手之下終于擋住了魔殺第三招。

“哈、哈,好,太好啦!小友,下次再見,老夫給你十招機會。”銀發飛舞,灰袍激蕩,魔殺果然依諾而去,但也留下了讓樂天心驚神跳的生死之約。

火舞鳳凰出現的剎那,碼頭不遠處一側山峰之上,一團飄逸云霧之中傳來一聲低低的驚叫,然后是一串呢喃自語。

“咦,魔殺?難道是……魔尊試煉?!”

呢喃自語凝然結束,一只七彩小鳥迅速從升云仙子手中飛出,箭一般飛向了雙月大陸最為神秘而威嚴之處——升云閣!

生死殺氣突兀消散,火舞鳳凰凌空下墜,火焰一收,一個高挑絕色的神秘玉人跌落甲板之上,倩影一斜,一口鮮血正好灑在沖上來的樂天腳上。

“火舞,你……你是火舞嗎?”樂天伸出的雙手突然僵硬,傻傻地問出了讓人啼笑皆非的話語。

“喂,你是誰,干嘛賴在我老公懷里?”

一身濕透的小郡主飛躍上船,刁蠻的拳頭剛剛舉起,突然又停了下來,“咦,你……你不會是火舞姐姐吧?”

一頭火紅的秀發映紅了空間,光澤閃耀的發絲無風自動,如有生命般輕盈飛舞,強烈沖擊著天下人的目光。

紅發之下,一張絕色玉臉讓男人癡迷,令女人嫉妒,不過留心一看,那其實還是火舞的五官,只是平凡的肌膚多了一層神奇的光華,有如紅寶石般夢幻完美,就是這畫龍點睛的一變,世間有了鳳凰仙子這一絕世佳人。

風鈴兒帶著水花的倩影也飛上了甲板,她緊接著小郡主的驚嘆,活潑歡笑道:“咯、咯……她肯定是火舞,衣衫沒有變,好啊,火舞,你瞞得我們好苦呀!”

鳳凰仙子對兩女輕盈微笑,果然風華絕代,仙氣飄渺;點頭承認后,她美若飛星的雙眸微微一顫,一團怒火突然爆炸,仙子躍身而起,朝天一腳踢飛了色狼。

“臭小子,你又想占姑奶奶便宜,找死!”

“哎喲,誤會,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救命啦……”

樂天用他獨有的方式試探真相,玉乳受襲的鳳凰仙子果然展現出火舞的火爆風采,讓小郡主與風鈴兒終于百分百肯定了結果。

火舞就是偽裝平凡的——鳳凰仙子,鳳凰仙子就是潑辣野蠻,一點也不仙子的火舞!

以往的許多疑惑全部找到了答案,但新的疑惑又在好奇的鈴兒與貪玩的郡主眼中爆發,兩女一左一右突然夾住了“陌生”的好姐妹。

“哇,火舞,你身材……怎么這么好呀?”

相比鈴兒的羨慕,小郡主更在這時幻想發作道:“咯、咯,你不會是我的同門師姐吧,不然怎么也會變身呢?咦,你不會是偷學的吧,哎呀,我該不該替師門清理門戶呢?”

如今的火舞不僅高挑修長,而且豐盈曼妙,乳峰美臀的曲線甚至超過了野性采娘,果然好似火一般熱辣,又如鳳凰一樣耀眼,唯一沒變的——她還是以往那個火舞!

鳳凰仙子像姐姐一樣抱住了小郡主,同時笑語解釋道:“我可不是你的同門,這時魔教武功‘火舞鳳凰訣’,能讓我骨骼肌肉隨意變化;咯、咯……我不是誠心瞞著你們,是父親不準許。”

“哇,火舞姐姐,你這兒不會也是變出來的吧?”

小郡主的驚嘆把樂天的目光也吸引了過來,火舞首先紅著臉頰,好似仙子般搖頭回應小郡主的疑問,然后又把眼一瞪,一點也不仙子地沖著樂天大吼道:“臭小子,不許色咪咪的,不然姑奶奶就……”

“閹了你!”

鈴兒與小郡主搶先說話,把火舞的語調模仿得惟妙惟肖,三女隨即笑成了一團,更加親熱地攜手走進了內艙。

風漫雪收回了四方警戒的美眸,優雅佳人深邃的美眸中倒沒有多少意外,戲謔地瞪了樂天一眼道:“發什么呆呀,她已經被你騙回樂天島了,早晚都會上你的當;嘻嘻,還不命人趕快起航,出了海,咱們才會真正安全。”

美人仙音柔媚動人,鉆入樂天心中,尾音更玄妙地往上一挑,立刻令樂天翻騰的心靈更加混亂,被大老婆指揮著忙碌起來。

鹽袋悉數搬入了樂天幫戰船上,紅云幫本想留下一些,還是曲夫人更清醒,凝聲提醒道:“相公,咱們的船可不是那些海盜山匪的對手,要是帶鹽回云州太危險了,還會影響與樂天幫的合作;還是老老實實在云州等待吧,風宮主在江湖上出了名的重義守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