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特工之旅》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王牌特工之旅- 第63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br />
善良佳人婉轉哀求,聲情并茂,樂天本也不是鐵石心腸,不過想到對方一切只為私鹽,他心底反而生出一團怨氣,“曲夫人,我欣賞你的執著,不過與私鹽有關的事情暫時就不談了;我今日還有重要事情,等玉女宮主來到這兒,你到時再找她詳談吧,成不成都由她說了算。”

男人冷談地揮手送客,但曲夫人卻把他的真話當成了敷衍,她雙眸光華一閃,溫婉之中透出堅定執著,“樂幫主,奴家此來并不是為了自己,只為云州百姓不受飛虎山莊欺壓;飛虎山貪得無厭,把云州弄得民不聊生,所以奴家才會厚顏懇求幫主;奴家所言句句屬實,如有虛假,愿遭天打雷劈!”

“曲夫人,你真聰明呀,連我與飛虎山莊勢不兩立也知道。”

北郡王的莫名邀請在前,樂天無暇分辨溫婉少婦話語的真假,他神色一變,故意雙目發熱道:“你真不下車,那我可就……”

男人拉長的聲調讓曲夫人很容易感受到了氣息的變化,良家美婦蜜桃般熟透了的身子微微顫抖,但她還是強忍羞怯,堅定無比道:“只要樂幫主答應幫主云州百姓,奴家立刻下車。”

“要有所得,必有付出,嘿、嘿……”

笑在車內回蕩,樂天突然摟住了曲夫人的曼妙;車內狹窄的空間難以閃避,唯有車門一條活路,曲夫人只是猶豫了半秒,男人的大手已隔衣抓住了她的。

“唔……”

禁地遭受侵襲,女子的羞憤驚叫在喉間激蕩,曲夫人手肘用力撞向樂天,卻被功力盡復的男人輕易制伏;樂天五指一緊,將人妻抓出了靡的現狀,然后用力一拉,掙扎的女體立刻落入了懷中,“曲夫人,你上車不就是想這樣嗎,要想誘惑我,就不要假裝清高了。”

人妻美婦的底限終于爆發,剎那之間,曲清影眼中柔媚盡去,秀發飛揚,憤然怒斥道:“狗賊,放開我,是我曲清影瞎了眼,還以為你與漕幫那群惡霸不一樣。”

兇猛的耳光打來,風流特工卻沒有閃躲,男人手指突然捏住了人妻,一搓一夾,雖然不是毀滅性力量,但女子要害遭到如此一擊,立刻真氣散亂,手掌打在樂天臉上,不像是打擊,更像是調情撫摸。

“啊,賊,滾開,不然我叫人了。”

“嘿、嘿……是夫人自己上的馬車,人一來,我說是你勾引我,夫人怎么解釋呀?”

樂天邪惡地將典雅人妻的按進了乳肉里,邪惡話語氣得對方渾身顫抖,又嚇得她花容失色;曲夫人這才真正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別說流言蜚語,就是以樂天幫如今地位,眼前男人如果真要于她,她絕對逃脫不了,反而還會背上婦的罵名。

下一剎那,大占上風的風流特工又突兀地松開了作惡的手指,眼簾微微一收,他轉眼由色狼變成了冰塊,冷聲道:“今天到此為止,你走吧;回去告訴你丈夫,要想與樂天幫合作,就不要玩這一套,我樂天身邊從不缺女人。”

溫婉佳人滿腔怒火突然失去了目標,而且心房還生出了一縷緊張恐懼后的莫名感激,她一邊整理散亂的衣襟,一邊顫聲反駁道:“不是!你不要胡說,壞我清譽。”

“你丈夫不來,卻叫一個婦道人家上我馬車,不是是什么?”

樂天上身再次向前一俯,強大的壓力壓得良家美婦呼吸困難,但曲清影并沒有先前那般恐懼,強自一挺豐盈,凝聲反駁道:“我家相公絕不是你說的那等人,他是因為受傷行動不便,所以才讓奴家前來。”

“曲夫人,如果你真要獻身,我可以考慮喲,哈哈……”樂天不再與良家美婦爭辯,大手又伸向了人妻,不過動作很是緩慢。

“你……”

曲夫人豐潤的玉臉羞紅密布,她雖然明白樂天只是嚇唬她,不過溫婉人妻可不敢再冒險,眼簾一顫,她似羞似恨地瞪了那只色手一眼,然后慌亂地逃出了馬車。





第六集 第05章  第一仙子

樂天戲謔的雙目微微一閉,話語隨風追上了溫婉佳人飛躍的身影,“曲夫人,如果真是為云州窮人出頭,那你直接找玉女宮主吧,我先前沒有騙你。”

曲夫人背影顫抖了一下,既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等她咬牙回身之際,馬車已揚長而去。

清涼的風兒吹平了溫婉少婦雜亂的心境,怒火漸去后,疑惑隨即又浮上了她美眸,曲夫人習慣性地撫了撫自己的秀發。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如果自己堅持下去,他會繼續“嚇唬”自己,還是被自己感動?啊,遭啦,頭巾不見了。

“嗯,真香。”

馬車上,青色絲巾正蓋在樂想天臉上,艷遇插曲化解了他煩悶的心情;一抹邪笑在唇邊久久流轉,風流特工順手將絲巾揣入了懷中。

整個郡王府大得好似一座小城,樂天雖然在這兒客串了一陣子書童,但也沒有進入過郡王辦公的地方;穿庭過院,七折八轉,他終于停在了一座幽靜無人的獨院面前,領路的下人轉身而去,并沒有多說什么。

片刻等待后,北郡王依然沒有出現,樂天雙目微微一收,真氣迅速涌入四肢百骸,隨即看似隨意地推開了書房之門。

時光在凝重壓力中總是特別緩慢,門扉緩緩分開,將一個如云似霧的飄逸倩影一點一點地映入了王牌特工眼簾。

“樂兄,多日不見,還記得夢月嗎?”

天籟仙音親切隨和,隨風飄動,樂天眼神一亂,恍惚間,似乎不是人在動,而是虛空浮云把升云仙子送到了他面前。

“咦,原來是仙子下凡呀。”

面對武林第一美人,樂天竟然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長嘆一口氣道:“是夢月小姐就好了,我還以為里面是八百刀斧手呢,郡王不在嗎?”

樂天的調侃總能讓華夢月心情格外開朗,佳人蓮足輕移,蒙面白紗微微飄拂,每一步的大小、速度,乃至與地面的距離都是一模一樣。

“樂兄,似乎見到夢月并不怎么歡喜,人家還自作多情,以為你我已是故友呢。”

能讓仙子嬌嗔,絕對是天下男人的夢寐以求,樂天也很得意,毫不掩飾地咧嘴一樂,無賴嘻笑立刻攪亂了升云圣女的“靜靜”氣息。

“呵呵……仙子似乎多了點紅塵味兒,不像以前那么不食人間煙火了;這是好事,應該慶賀,要不,我請客仙子付賬,咱們去酒樓暢飲一番,怎么樣?”

“噗嗤!”

華夢月莞爾一笑,樂天當場看直了眼,升云圣女似乎真被無賴男人的“詛咒”說中,一年的人世歷練,令她果然有了明顯的變化。

“樂兄,酒席已經備好,請。”

高挑倩影向旁一讓,現出了身后一張長案,一壺美酒,還有幾碟精美小菜。兩人席地盤坐,樂天歡快地斟滿了美酒,笑問道:“夢月小姐,聽說你一直在京城,怎么樣,好不好玩?”

“唉,一點也不好玩,夢月以前以為天道最為神秘莫測,原來呀,世上人心才是最難掌握的,人家已經有心無力了,唉!”

華夢月看著晶瑩美酒,話鋒一轉道:“所以夢月才千里迢迢,前來請樂兄出手相助。”

時光輪回,舊事重演,只不過這次由六王爺變成了升云圣女,今非昔比的王牌特工還是毫不猶豫道:“夢月小姐,你自己都陷進泥潭了,讓我拉你出來也許還可以,把我也一起陷進去……不好吧?!”

該來得總會來到,兩人的會面終于進入了正題,但先前那愉悅的氣氛卻一點一點消失。

“樂兄,天下已是民不聊生,你不看在夢月面子上,也要拯救天下的黎民百姓呀!”

樂天自然知道是死島換來的仙女的特別對待,他難得認真地回望華夢月,凝聲道:“天下百姓是苦,但只有敢反抗的人——才有被拯救的資格!夢月小姐,你說對嗎?”

“敢反抗的人——才有被拯救的資格?!”

升云閣最杰出的弟子突然發現,她引以為傲的智慧在樂天面前,突然變得不堪一擊,第一仙子勸人不成,心靈反而又一次受到了重擊,不由自主將樂天“抄襲”的人生格言重復了兩遍。

“樂兄,話雖如此,可是……”

“夢月小姐,對不起,又讓你失望了;咦,沒酒了,看來咱們的重逢也到此為止了。”

樂天灑然起身,毫無留戀逍遙而去;升云圣女手中酒杯放回了長案,杯底卻偏離了原來的位置,就像第一次見面那樣,王牌特工還是讓她難以看透,難以捉摸。

一會兒過后,北郡王的身影走入了升云圣女的視線,儒雅王爺雙眉微皺道:“這小子竟然不識抬舉,要不要小王出面教訓他一下?”

郡王的話語看似怒斥樂天,其實已不由自主透出了岳丈的口吻,華夢月悠然搖頭道:“郡王不用為難,夢月會再想法子說服他的。”

樂天的心神并不像腳步那般悠閑自在,華夢月的意外出現,無疑是為他的未來劃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樂天島已經把升云圣女招來了,還有最近沒有露面的魔教妖女,再加上匯集源城的各方勢力,他樂天一個決定,將牽動——武林大勢。

唉,想不到北郡王會站在六王爺一邊,自己這么不給面子,小郡主的事會不會……

王牌特工走到馬車前的腳步微微一頓,從小郡主他又聯想到了杳無音信的哈赤蜜兒,歷史重演的擔憂讓他心中思緒一團亂麻,無比煩悶。

車門一開,樂天縱身躍入了來時的馬車,然后雙目一縮,冷聲道:“曲夫人,你還不死心?!”

車輪平緩地碾壓著街道,車內響起了曲清影略帶羞澀的聲音,“樂幫主,請不要誤會;奴家……只是想取回遺落的絲巾。”

“絲巾,你就為了一條絲巾回來找我這好色之徒?”

樂天的目光逼得人妻少婦緊靠車壁,他深吸一口女人香,半真半假地道:“夫人是不是已經下定了決心,嗯,為了云州百姓,你要……”

曲夫人的羞憤強壓在心底,豐盈身子盡量靠近了車門,委曲求全道:“先前是奴家誤會了樂幫主,對不起;絲巾乃是母親遺物,還請你歸還。”

“嘿嘿,原來是這樣呀,好像我懷里還真有一條絲巾,你自己來取吧。”

王牌特工雙手張開,敞開了胸懷,仿佛等著女人自動投懷送抱一般,嘻笑調戲之際,他心中的煩悶果然消減了許多,斗志迅速重生,邪火也開始上竄。





第六集 第06章  再戲清影

第六集第06章再戲清影

曲夫人可不知道自己成了樂天擺脫煩悶的“工具”,花信人妻曼妙的雙峰一陣劇烈抖動,一番猶豫后,她突然一指點中了樂天的穴道。

“樂幫主,得罪了,奴家取回絲巾立刻為你解開穴道。”

溫婉少婦終于展現了幾許江湖人的魄力,不過形勢雖然逆轉,但要她把手伸入丈夫以外男子的懷中,溫婉貞潔的天性還是讓人妻手腕顫抖,銀牙幾乎咬破了下唇,美眸還下意識左右看了一看。

樂天身子不能動彈,無賴色狼竟然一點也不害怕,也不生氣,反而變本加厲地調戲道:“原來夫人要主動非禮呀,唉,早說嘛,我會配合地,嘿、嘿……不知夫人還有些什么特別愛好呀?”

“啪!”

羞憤之火抹殺了溫婉羞怯,善良美婦重重給了樂天一耳光,雙目怒視道:“再敢出言侮辱,我就……就對你不客氣。”

樂天臉頰浮現五指紅印,曲夫人差勁兒的威脅令他更加放肆,男人雙目微微一收,剎那浮現迷人微笑,“曲夫人,你這一耳光可是要還得喲,我這人最記仇了。”

‘你……無賴!”

江湖美婦對上了視死如歸的色狼,片刻之后,她反而目光不敵,還生出了強烈的哭笑不得的感覺;僵持好一會兒后,溫婉佳人這才鼓足了勇氣,玉手飛速伸出,接觸到了丈夫以外男人的火熱體溫。

“啊,絲巾呢,你藏到哪里去了?”

曖昧在狹小空間內游蕩盤旋,曲清影將男人渾身搜遍,卻還是沒有找到她的青色絲巾;樂天的眼神向下身一掃,故意以哀怨的口吻道:“你……你不會還要搜吧?救命,我遇到女色狼啦!”

“噗嗤!”

男人這一“慘嚎”竟然將良家美婦當場逗笑,曲夫人渾然忘記了怒火,也忘記了拯救蒼生,善良美婦突然發覺,她的心情從沒有像現在這樣輕松自在過。

笑聲過后,曲夫人以誠懇的語調道:“樂幫主,絲巾真是我母親的遺物,請你還給奴家,就當……奴家欠你一個人情可好?”

“先前一個耳光,現在又多了一個人情,嗯,買賣不錯,不過曲夫人,你要怎么還呢?”

樂天受制于人,色膽依然包天,曲夫人剛剛把他從惡人名單里劃掉,他火熱的目光就如有實質般射向了良家美婦的曼妙雙峰。

就在這時,馬車速度慢了下來,王府車夫在外小聲問道:“樂公子,驛館快到了,要不要小人在城中再繞一圈?”

剎那間,強烈的羞澀彌漫了曲夫人臉頰,車夫話語里的意思傻瓜也聽得出來,兩人鬧騰了這么久,王府車夫原來并不是一個聾子傻瓜,而?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