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特工之旅》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王牌特工之旅- 第109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童皇后隨手把不能動彈的小郡主推到了一邊,然后又一次似笑非笑地看著樂天道:“本宮絕非你心中所想殺人頂替;好了,不陪你玩了,動手吧。”

童皇后話音未落,一股狂風憑空突生,似若銅墻鐵壁般困住了樂天等人身形;同一瞬間,大地詭異下陷,一點一點地吞噬他們的雙腳。

“升云閣的陣法,小心!”

迷情的驚聲透出了三分恐懼,不用提醒,樂天等人已感受到了死神的陰影,前后不到十秒,眾人的雙腳已全部陷入了地面。

樂天,迷情,水柔,三人都是江湖上的絕頂高手,可是無論他們怎樣反抗,下陷的速度竟然與蜜兒一般無二。

“樂哥哥!”蜜兒一手緊抱著小絲蓮,一手抓向了樂天;生死時刻,純真少女無力抵抗,只想牽住愛人的手掌,但她這簡單的愿望卻被無情的大地生生分離。

“蜜兒,別哭!”

樂天用盡全力俯身撲去,但那短短的一尺距離卻怎樣也難以跨越,隨著身形的下沉,兩人的手掌距離越來越遠。

“還真有趣!”

大地的下陷突然停止,童皇后異域風情的絕色玉容無比平靜,平靜的似乎找不出人類應有的氣息,雙目認真地看著樂天道:“你若想救你的小情人也可以,只要你老老實實把死島交出來,本宮就破例留你們一命。”

“死島?!”

樂天眼神一眨,突然大笑道:“哈、哈……原來皇后娘娘也想要死島呀,也是,掌管一個這么爛的國家,是需要很多錢的;娘娘,你先把她們放了,我立刻告訴你進出死島的秘密,呵呵……”

“別給本宮耍小聰明,沒你討價還價的余地。”

童皇后的目光依然波瀾不驚,玉臉比平日少了幾分雍容,多了幾許飄逸,“樂天,你不愿投降,本宮也無所謂,只需把你小小樂天幫滅掉,一樣不用擔心死島。”

地面再次開始詭異下陷,樂天甚至聽到了自己下半身被擠壓的可怕聲響,他一聲長嘆道:“唉,好吧,你要死島,拿去就是,我不玩了。”

“識時務者為俊杰,既然你愿投降,就散去你的意志。”

“樂天,不要,她想用攝魂術控制你。”

迷情的驚問無比焦急,公孫水柔同樣急聲悲呼道:“樂郎,那與死沒什么兩樣,水柔寧肯自殺,也不會讓她得逞。”

“是嗎?那本宮就滿足你們的心愿。”

童皇后的狠辣就像她的功力一樣,遠遠超出了天下人的估計,死島雖然對她有著強烈的誘惑,但她的殺氣竟然沒有半點猶豫。

“轟!”

童皇后衣袖一掃,勁氣的余波從城門口的一座石獅子身上掃過,人高的石獸瞬間炸成了粉碎,下一剎那,數倍于此的力量撲向了樂天的頭顱。

“升云閣主,休得猖狂!”

千鈞一發之際,虛空一開一合,飛旋的玄鐵棋盤及時擋住了那股勁風,棋盤之后,灰衣白發的江湖第一殺神破空而至。

樂天神色一喜,抱怨道:“魔殺老頭兒,怎么現在才來?追殺我的時候,怎么不見你遲到呀,哎喲,腳都快斷了。”

“小友,你以為升云閣的人真是廢物呀,要不是我圣宗高手及時到達,老夫也到不了這兒。”

說話的同時,魔殺單腳用力一蹬,大地一顫,地面回復了正常,樂天急忙飛身躍起,第一剎那就把蜜兒與小絲蓮抱入了懷中。

童皇后靜立不動,并未阻止魔殺救人,直到樂天與眾女團聚,她這才似乎自言自語道:“這樣也不出現,看來魔尊是真得死了;唉,早知如此,本宮何必花這么多心思!”

“咯噔!”

樂天驚悸猶存的臉頰再次一白,當他以為自己已經很了解童皇后之時,猛然間才發覺,自己還是想得太簡單。

誘餌——自己不僅是用來對付三王爺的工具,還是對付魔教的誘餌;對了,魔殺剛才叫她什么,是升云閣主嗎?不、不……不會吧?!

“升云閣主,有老夫在此,不用師兄出手,足夠讓你美夢成空!吼——”狂霸之氣沖天而起,魔殺身形迎風暴漲,玄鐵棋盤閃電般化為了麒麟雙臂。

“嗯,不錯,想不到你的功力已經超越了十年前的魔尊,有資格讓本宮親手送你歸西。”

殺氣充斥了城門內外每一寸空間,但童皇后這時卻突然風華綻放,飄逸動人,就連刺出的劍光也是如夢如幻,如詩如醉!

“樂天,走!”

迷情及時抱住了功力不足的蜜兒,公孫水柔也抱起了一直昏迷不醒的三王妃,兩女并肩向城外飛躍而去,樂天擔憂地看了魔殺一眼,隨即身化狂風,沖出城門之際順便卷走了小郡主。

童皇后就似旁觀者一般看著樂天等人逃去,眼底閃過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即回身向魔殺悠然走去,就似在御花園閑庭信步。

“吼——”

類似魔獸的吼聲從魔殺七竅迸射而出,聲浪過處,先前化為粉碎的石獸神奇地虛空凝聚,大張的獸口一聲咆哮,狠狠咬向了升云閣主。

樂天偷眼往后一看,正好看到這近似神話般一幕,他不由心窩一熱,熱血沸騰:原來魔殺老頭兒的真正力量這么強,也許他能打敗升云閣主也不一定!

下一秒,王牌特工心中的僥幸立刻化為了泡沫,城門空間突然一暗,黑得伸手不見五指,黑得猶如人間地獄!





第十集 第03章  郡主向外

雙月大陸四面環海,隨著都有大江大河,東城港口距離城門只不過幾里路程,風中很快就飄來了海水的氣息,樂天心神一喜,緊接著腳底嘎得一聲,就似急剎車一般與大地猛烈摩擦。

人影,黑壓壓的人影堵在了他們的前方,火光一亮,照出了數千精兵強將,大軍把他們包圍了。

排列整齊的沖鋒騎兵兩旁一讓,一騎高頭大馬獨自上前,穿上盔甲的北郡王更顯威武高大,“謠兒,你太讓父王失望了,你若還當自己是童家子孫,立刻回到父王身邊來。”

樂天對童皇后手段的厲害已感到麻木,唇角一沉,苦笑道:“郡主,這下你開心了嗎?我不只與你皇后姑姑作對,還要與你父親刀兵相見,唉!”

當幻想成為現實的一刻,童但謠終于體會到了命運的殘酷無情,不過她畢竟是與眾不同的魔女郡主,美眸之中并沒有無用的淚水,反而嘻笑撒嬌道:“咯、咯……父王,你昏頭了吧,我當然是你女兒了,你就是想不承認也不行,誰叫我體內流著你的血呢。”

小郡主近似無賴的笑聲弄得數千士兵暗自偷樂,北郡王嚴肅的面容也被逗得微微扭曲,冷肅的殺氣微妙地消散了許多。

不待父親出聲,小郡主活潑的美眸忽閃忽閃,話鋒一轉道:“父王,你錯怪女兒了,女兒這是在履行童家千金的責任,在為你挑選最能干的女婿,幫父王分憂解難;你看,如今這雙月大陸,還有比我老公更優秀的人選嗎?”

“這……”

北郡王還真被女兒一番歪理說動了心思,眼底閃過一抹思索之光,他隨即順著女兒口吻道:“既然這樣,你們隨我回宮,我會向你皇后姑姑求情,不僅可以免他一死,還讓他當你的郡馬。”

“咯、咯……那太好了;父王,原來你是好人呀!”小郡主似乎忘記了皇后姑姑對樂天的必殺之心,歡喜得手舞足蹈,嬌小的身子撲向了父親的懷抱。

北郡王翻身下馬,也對女兒張開了雙臂,就在童謠撲入他懷中剎那,小丫頭突然一指點中了他的穴道:“父王,對不起,皇后姑姑不是好人,女兒不相信她了。”

魔女郡主緊接著扯開嗓子,威脅數千北郡士兵道:“你們的主將被我活捉了,立刻讓開,不然本郡主就對父王……不,對你們的主將不客氣了;咯、咯……立刻讓道!”

“啊!”

這幾千兵將也算身經百戰,但還從未聽到、見到過這種不倫不類的威脅,眾人你眼望我眼,沒有憤怒或害怕,只有為難與爆笑的沖動。

“父王,他們竟然不聽我的,你要為我做主呀。”小郡主連喊幾聲不見效果,反而向“人質”撒嬌,請求幫助。

剎那之間,訓練有素的大軍頓時哄堂大笑,北郡王搖了搖頭,突然反手點住了女兒穴道:“謠兒,這不是在家里,也不是玩耍,睡一覺吧,睡醒了就沒事了。”

“不,我不要睡覺,臭小子,救我——”

樂天臉上的苦笑絕不在北郡王之下,等到小郡主進入夢鄉后,他強自壓下了心中的慨嘆,一震雙臂,兩把回形刀嗚鳴著滑入掌中。

既然廝殺不可避免,那——戰就戰吧!

“殺——”

如潮如浪的喊殺聲突然在朝廷大軍后面響起,一股人馬似若利箭一般,迅猛撕裂了官兵陣勢。

胡刀,胡馬,胡騎,胡族大軍!

樂天不由喜出望外,而北郡王面色一沉,看了看這支突然冒出來的奇兵,又看了看懷中的女兒,他下達撤退命令之時,眼底悄然閃過了一抹無奈嘆息。

官兵軍隊落敗得十分迅速,樂天搶過一匹戰馬,飛騎迎了上去,先阻止了胡兵的追擊,然后大聲歡呼道:“依娜、飛燕,你們怎么來了?”

耶律飛燕傲立馬上,欣長倩影依然好似一柄絕世寶劍,女戰神一本正經地道:“你還差我族百萬兩銀子,怎能讓你輕易死去。”

大汗妃的馬兒從女戰神身邊沖過,大半年不見,權力美婦眼中的情意已掩飾不住,媚目如絲,詳細解釋道:“我們收到了玉女宮主的來信,又發現哈赤烈秘密上京,所以臨時決定,直接從塞外駕船來到京城。樂天,戰船就停在港口,走吧。”

“哈赤蜜兒參見大汗妃。”

習慣是個很難改變的東西,雖然身處中原,又關系突變,但蜜兒還是向依娜王妃行了個胡人的尊敬禮節。

“啊,這……是不是小絲蓮?”來自血脈的感應分外玄妙,依娜王妃一眼認出了已然長大許多的小女嬰,美婦人歡喜無限躍身下馬,抱著小絲蓮笑得雙眸紅潤,激動無比。

東城港口,一向不可一世的渡口官兵已成了俘虜,常年被欺壓的胡人著實出了一口惡氣。

水面之上,十余艘超級大船一字橫排,稍小的樂天號則獨領風騷,傲立在前。

人登船,馬入艙,胡兵的精良讓樂天眼目發亮,忍不住靠近女戰神,嘻笑問道:“飛燕,你統一塞外了嗎?”

“是大汗妃統一了四族,我只不過負責帶兵打仗而已。”

耶律飛燕抬眼眺望了京城上空的火光,話鋒一轉,突然問道:“我也是升云閣弟子,你不怕我害你嗎?”

“咦,你連這也知道,消息也傳得太快了吧?”樂天臉上一片好奇,卻找不出絲毫擔心,又或者說,他現在才想起這有點頭疼的問題。

耶律飛燕下意識看了看不遠處的魔教妖女,修長渾圓的長腿一定,唇角微微一挑,半真半假道:“來此之前,我收到了閣主的親筆來信,她要我奪取塞外兵權,等升云閣控制了雙月皇朝,我就是未來的大汗王。”

“呵、呵……升云閣主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她不知道飛燕你其實一點也不喜歡權力嗎,你若要是真想當大汗王,哪用得著她賜封呀。”

女戰神深邃的目光終于被異彩攪亂,天下俊杰多如江河沙礫,但能如此簡單,如此直接讀懂她的,卻只有眼前這無賴男人一個。

“啟稟兩位可汗,兵馬已全部登船,隨時可以升帆了。”

一個胡兵恭敬地跪在了兩人面前,徒有虛名的神使可汗搶先道:“不急、不急,再等等;魔殺老頭兒救了我,等等他也應該。”

站在船邊的迷情聞聲而至,樂天雖然沒有明說,但她卻感激一笑,少了幾分妖嬈,多了幾許情絲;不知不覺間,兩人的關系從最初的敵對利用,逢場作戲,變成了如今的心有靈犀,水乳交融。

大約盞茶時間之后,眾人眼中幻影一閃,渾身霸氣張揚的魔殺果然來到,江湖第一殺神仰天一笑,隨即砰地一聲,摔倒在甲板之上。

“老頭兒,你可別死,死了誰來考驗我呀?”

樂天與迷情一左一右扶起了魔殺,世事變化,奇妙無比,在王牌特工心中升云閣與魔教已是黑白顛倒,正邪對換,就連魔殺也變得十分可愛。

“小友,老夫這次可不會聽你安排,死定了,咳、咳……”

一陣劇烈咳嗽之后,魔殺一邊抹去嘴角血跡,一邊強自掙脫了別人扶持,傲然站立道:“老夫雖然敗在了升云閣主手中,但她也不好過,至少一年內休想恢復元氣;小友,以后就看你的了,哈、哈……”

豪邁大笑還在船頭回蕩,魔殺兩眼悠然一閉,轉瞬間就含笑而逝,灑脫而亡。

耶律飛燕走出了悲涼的空間,一聲令下,眾船升帆而起;就在這時,樂天卻突兀地道:“飛燕,你們先走,我要回去一趟。”

眾女迷惑不解的眼神籠罩了樂天,他深吸一口大氣,凝聲解釋道:“皇后既然是升云閣主,她定會對六王府與玄冰門下手,我當了這么久的扯線木偶,這次定不能讓她順心遂意。”

“咯、咯……好人兒,你是要教唆六王?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