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83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沈潔像哄小孩一樣哄著:“再躺一下,很快就到驛站了,要不,我給你講個故事?”

朱隸咧嘴一笑:“姐姐,我要吃糖糖。”

沈潔破啼而笑,硬拉著朱隸躺下:“多休息休息,小蕓看到你傷成這個樣子,不知道有多心疼呢。”

“你不心疼嗎?”朱隸不出三句話,定然下道。

“不心疼,不僅不心疼,還打算親自送你上路。”想起那天的驚險,沈潔至今心有余悸,如果道衍大師晚來一會,如果燕飛聽了他們的勸”

“朱隸,真的差點害死你,你會怪我嗎?”沈潔拉著朱隸的手,大眼睛歉疚地看著朱隸。朱隸伸手在沈潔的鼻子上輕輕一捏:“不僅不會怪你,還非常感激你,感激三寶,能理解我的心意。”

沈潔垂下眼簾:“說出那些話,當時真覺得心都碎了。”

朱隸拍拍沈潔的手,忽然擔心地問道:“對了,這么多天了怎么感覺燕飛的一點內力都沒有恢復,他武功不會廢了吧。”

“放心,不會的。”沈潔跪在馬車的地板上為朱隸蓋好毛毯。“道衍大師說,若這兩個月妄動真氣,真氣將難以恢復到原來的水平,還可能傷到身體。所以道衍大師用丹藥暫時封住了他的丹田之氣,幫助他固本培元,兩個月后,藥力消失,真氣方可恢復。”

“哦。”朱隸放心地點點頭。

中羊略做休息時,燕飛上了朱隸的馬車。

“朱隸,明天就到真定了,我想從真定南下,不跟你回北平了。”坐在朱隸的對面,燕飛平淡地說。

朱隸正用一把精致的小刀表演削蘋果皮技術,聞言手一抖,馬上要削成一圈的蘋果皮“啪”得斷了。

“為什么突然要離開?你的身體還沒有恢復。”朱隸不解地問。

“跟著燕王打了一年多對燕飛接過朱隸沒有削完的蘋果,接著削。

朱隸疑惑地看著他:“就是想去,也要到了北平,拿上銀子再走。”

“身上有不少銀子呢,夠用了。天氣漸漸冷了,還是早些往南走好走。”燕飛削好蘋果,遞給燕飛。“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兄弟不能陪你打仗了,再上戰場,自己要小心

燕飛說罷躬身下車,朱隸心急伸手一拉,牽動了傷口,疼得嘶嘶直吸冷氣。

燕飛忙轉過身,心疼地責備道:“說話就行了,拽我干嘛?”

“你***干嘛說走就走?”朱隸呲著牙罵道。

燕飛沉默了片刻。低聲道:“我的武功廢了,想找個僻靜之處,重新修煉,如果功力能恢復到以前的七八成,還會回來找你的,如果

朱隸放開拽著燕飛的手,躺下陰著臉冷冷地說道:“我一直以為你當我是親兄弟,原來我只是一廂情愿

“朱隸。”燕飛心中愧疚,低低地換了一聲。

朱隸索性閉上眼睛。

燕飛默默地轉身打開車門,卻見到正要上來的沈潔。

沈潔微笑著方要開口,發現兩個人的神情不對,問道:“怎么了?”

“燕飛說他失去武功了,不想拖累我們。要走。”朱隸口氣帶著諷刺。

燕飛表情一窒,卻沒有分辨什么,他雖然沒有這樣說,但確實是這個意思。

沈潔愣了一下。燕飛的武功不過是暫時沒有,怎么搞的好像永遠恢復不了了似地,難道燕飛不知道他提不起內力是因為真氣被道衍大師的靈丹封住了?道衍大師只將這件事情告訴了當時在營帳中馬三寶和自己,自己一直守在朱隸的身邊,以為馬三寶會告訴燕飛,看來馬三寶跟燕王走之前,也沒告訴燕飛。

從濟南撤回后,燕王帶著部分人馬先到了德州,將德州的軍備物質都運回北平,既然放棄攻打濟南,燕王也不打算在德州留守軍。

帶著插重行軍慢,燕飛的人馬反倒落后朱隸他們一天。

“燕飛,其實你,”沈潔想告訴燕飛他的武功并沒有廢。

“其實你隨時都可以離開,連真定都不用去。”朱隸粗暴地打斷沈潔的話,冷漠地說道。

阿德走過來:“將軍,可以出發了嗎?。

“將燕大俠的馬牽過來朱隸沉著臉吩咐道。

阿德疑惑地看看幾個人,應了一聲走了。

“朱隸,我送你到真定燕飛沉聲說道。

“不必,謝了!你若恢復了武功,也不要再回來了,多年前我救過你一命,這次你救了我一命,大家彼此扯平,互不相欠。就在這里分手吧,你多保重

燕飛望著朱隸,見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種深深得被傷害的痛,燕飛的心也跟著一痛。

“保重。”

燕飛打開車門要走,被沈潔叫住。“燕飛,如果你的武功還在,而朱隸的武功全失,你還會走嗎?”

燕飛關心地問道:“朱隸怎么會武功全失,他的傷不是在好轉嗎?”

“我說如果。”沈潔強調。

燕飛苦笑了一下搖搖頭,他如果武功還在,當然不會離開燕飛。

“你的武功全失,你就要走,你把朱隸當成什么人?”沈潔的語氣也變得冷淡。

燕飛心中恍然。

沈潔一語說道點子上,如果異地而處,朱隸提出走,自己也會很生氣。

緩緩地走下,燕飛低聲道:“對不起,我錯了。”

阿德在車門外叫道:“朱將軍,馬牽來了。”

沈潔打開車門跳下車,抱著馬頭親了一下,翻身上馬,絕塵而去。

燕飛的戰馬連朱隸都不讓騎,卻讓沈潔騎,這是沈潔最引以為傲的事。

隊伍的前端隱隱傳來沈潔的命令:“出發。”

阿德識趣地關好車門,跟著馬車走著。

車廂里。朱隸和燕飛誰也不說話。

片刻,朱隸的眼中落下了一滴眼淚。

燕集伸手緊緊握住朱隸的手:“對不起

朱隸長嘆一聲:“患難互助才是兄弟。能幫上我的時候你留在我身邊,一旦覺得幫不上我了。你就要走,你當我是什么人?”

“現在正在打仗,我不想成為你的負累。”

“你如果真當我親兄弟。就不會這樣想。”朱隸含淚的目光看著燕飛,燕飛迎著朱隸的目光搖了搖頭:“不會再有下次。”

朱隸笑了,當年他用真氣一點一點救回燕飛的性命,這次燕飛用真氣守著他的性命,他相信在他的血脈中,已經有了燕飛的血,燕飛亦然。

雖然燕軍在濟南城受了重挫,但回師北平的燕軍并無士氣低迷,軍心渙散之現象。

大軍在北平休整一個。月后,于建文二年十一月,燕王帶領大軍再次揮師南下,朱隸和燕飛因傷沒有隨行,萬人騎兵隊交由朱能指揮。 

 第112章 濟南攻堅戰之卜卦



在北平休整個月后,千建文二年十月。燕圭帶餉幾十再次揮師南下,朱隸和燕飛因傷沒有隨行,萬人騎兵隊交由朱能指揮。

燕王帶領大軍走后,朱隸每天早起去燕王府,同世子朱高熾一同晨練,朱高熾打的太極拳雖然有些動作做得不到位,但總體看來已打得有模有樣了,至少沈潔是這樣評價的。

同朱高熾一起打一套太極拳后,朱隸照例圍著蓮池跑兩圈,如果不是還穿著明朝的衣服,朱隸幾乎以為自己活在現代。

“朱將軍。”十一月份的北平,天氣已經很冷了,蓮池已結了層薄冰,朱隸網運動完,渾身散著熱氣,道衍和尚只是穿了兩件單衣,在瑟瑟的晨風中,一點也看不出他寒冷。

“道衍大師朱隸雙手合十,躬身問好。道衍救了朱隸一命,甚至可以說救了朱隸和燕飛兩條命,朱隸當然不敢再對道衍和尚不敬。

“朱將軍內功深厚,恢復得真快。”道衍看著朱隸,稱贊道。

“道衍大師太過獎了,若不是大師的靈丹妙藥,在下早就掛掉了朱隸客氣地說道。

道衍不解地望向朱隸,朱隸恍然一笑解釋道:“翹辮子了見道衍仍望著自己,繼續說道:“回姥姥家了,上西天了,見小鬼了,就是死了

道衍和尚哈哈一笑:“朱將軍真是風趣。不過救朱將軍一命的并不是老衲,是燕王,如果沒有燕王的龍血做藥引,老衲的藥也沒有什么作用。”

朱隸一聽,不可置否地笑笑,這種把戲騙騙別人還可以,怎么騙到我頭上來了。

道衍和尚見朱隸表情輕視,冉道:“朱將軍可是不相信?”

朱隸嘿嘿一笑,腳尖挑起一塊小石頭,在腳背上顛了兩下,踢向結了冰的蓮池,石頭砸碎了薄冰,掉進了一個冰水里。

道衍和尚似乎對朱隸很感興趣,朱隸連著兩個問題沒有回答他,仍然不怒不惱,繼續問道:“朱將軍緣何不信,老衲愿聞其詳

朱隸回過頭,見道衍很坦然地看著他。一笑道:“藥引的目的是讓在下將體內的淤血吐出,龍血自然能起到這個作用。”朱隸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見道衍面露微笑,繼續道:“人血也能起到這個作用,不止人血,可能雞血鴨血同樣有這個作用。”

看著道衍有些僵化的表情,朱隸繼續道:“況且,即便燕王有朝一的登上皇位,也不會真變成龍

道衍更加感興趣的看著朱隸:“朱將軍見解果然與眾不同

“大師謬贊,燕軍久攻濟南城不克,軍心浮躁,大師借著為在下療傷的機會,憑區區幾句話,不僅穩定了軍心,更激發了斗志,大師的手段,令在下敬佩萬分。”

道衍和尚銳利的目光打量著朱隸,從他見到朱隸的第一眼,就知道這個年輕人并非凡人,卻沒有想到他能看透自己的計謀,這個人如果有野心,確實不可輕視。

“朱將軍不認為燕王最終能登上帝位嗎?”

朱隸轉過頭,微笑著看著道衍,這老和尚這么問是什么意思,怕我不忠于燕王,怕我有二心?

“有大師這樣的高參,燕王登上帝位不過是水到渠成,沒有什么懸念。”朱隸隨口說著,又用腳尖挑起一塊小石頭,踢到湖面上,石頭在冰面上滑行了一段,最終停了下來。

道衍和尚聞言笑了,很隨意地坐在堤岸上,拍拍身旁的空地。朱隸一撩長袍,坐在了道衍的身邊。

“朱將軍如此抬舉老衲,老衲惶恐

“大師不必自謙,大師不是常以元朝開國功臣怪僧劉秉忠為心中楷模嗎?”

朱隸這句話讓兩個人都有些微微一驚。

道衍吃驚的是這個想法他似乎并未與任何人說過,包括燕王,不過燕王心中應該明白,他與朱隸說過也大有可能。

朱隸吃驚的是自己怎么把歷史上對道衍的描述說出來了,前些天巡視北平城的防守情況,路過盧溝橋北不遠處的劉秉忠墓,忽然想起史書上對道衍和尚的記載,當年對道衍和尚感興趣,也是源于一部。

“劉秉忠乃一代名臣宗師,老衲心中十分仰慕。”

朱隸見道衍和尚的眼中,居然也流露出粉絲才有的蔥白目光,心中偷偷笑了,看來粉絲不分年齡,也不分朝代。

“大師將來也會成為一代名臣宗師。”朱隸順口恭維了一句,站起身來。

“朱將軍慢行,老衲今日一時手癢,給朱將軍卜上一掛可好?。

朱隸心中暗笑:你還是不放心我,“好啊,就有勞大師。”

“朱將軍請那邊坐。”道衍指著不遠處的一個亭子。

二人在亭內坐定,朱隸笑道:“大師想怎么樣為在下卜卦?。

“天下萬物,均暗藏天理,昭示循環,老衲就以六枚銅錢,為朱將軍算上一掛道衍說著將手納入袖中,卻只拿出了五枚銅錢,遂抬起眼睛看著朱隸,“請問朱將軍可帶有銅錢?”

朱隸在袖籠里找了半天,還真找到一個,遞給道衍。

朱隸現在已混成“大款”了,上街買東西要么有阿德跟著付賬,要么記賬,事后再由阿德去結賬,身上除了沈潔不時放進去的銀剛……口陽…8。0…漁書凹不樣的體蛤!非”碎銀都很少帶了。汝個銅錢,很可能是囡囡玩的時候。低州尖的。

道衍將六枚銅錢拿在手中看了一遍,交給朱隸,做了個請的手勢。朱隸接過銅錢,隨手扔在石案上。

六枚銅錢中有兩枚壓在了一起。朱隸一笑,都拿了起來,重新又扔了一遍,沒想到還是有兩枚壓在了一起。扔第三遍時,還是這樣。朱隸覺得奇怪。想拿起銅錢看看怎么回事,卻被道衍和尚伸手擋了一下。

只見道衍表情嚴肅,盯著六枚銅錢看了半天,皺著眉頭,不時地搖搖頭。

“大師,可需要在下再扔一遍?”朱隸問道。

“不必了,朱將軍的卦象,再扔幾遍,老衲也看不明白。”道衍困惑地說。

“大師此話何解?”

“僅從卦象上看,朱將軍不是本朝人,卻與本朝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道衍和尚看著卦象,費解地說道。

朱隸一向不相信算卦,不是他對中國傳了幾千的易經不屑,而是覺得根本沒有人看得懂易經,所謂算卦,不過利用求卦人的心理,騙騙人罷了,沒想到道衍居然從卦上了看出了朱隸的來歷,讓朱隸不能不感到震驚。

道衍沉迷于卦象,沒有注意到朱隸神色的變化,繼續說道:“卦象上顯示,你還能在這個朝代生活十五年,又好像是二十五年,中間十年看不清,似乎瞬間而過道衍抬起頭,目光迷茫:“你從哪里來?”

朱隸眉峰?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