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8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藍洪林、藍洪斌一見事情似乎有轉機,忙將期望的目光投向朱隸。

眾人也被朱隸精彩的表演牽得全情投入,期待著朱隸的下文。

“這樣吧。”朱隸十分大度地說:“是跟我和朱將軍打上一架,還是接受百戶長的杖責五十,賠償兩位軍士撫恤金各二十兩紋銀。二位將軍任選一個。”

眾人嘩然。心中均生出敬佩。兜兜轉轉一大圈,還是讓藍洪林、藍洪斌接受了懲罰,這懲罰是還是他們不得不選擇的,因為大家都看的出來,如果跟朱隸、朱能兩位將軍打上一架,那就不是被杖責五十那么輕的傷了。

沉默了半晌,藍洪林終于說:“我們怎么敢跟兩位朱將軍動手,我們愿意接受杖責,賠償給兩位軍士撫恤金各二十兩紋銀。”

朱隸愉快地笑了,跟一個從二十一世紀穿越過來的人比心機,你們確實嫩了點,不過這是不是也說明,明朝的人,比二十一世紀的人單純了很多?

聽著藍洪林、藍洪斌殺豬般的叫聲,圍觀的眾人群情興奮,藍家軍飛揚跋扈慣了,早以惹得天怒人怨,今天終于有人替他們出了口惡氣。

房寬帶頭拿出了手令,朱能,兩個世子也紛紛效仿,帶動著進城的人都主動拿出手令,排著隊等待入城,百戶長頭一次見到眾人如此自覺自愿地接受檢查,眼圈都有些紅了,對朱隸的敬佩,更是溢于言表。

眾人說說笑笑地進了城,卻沒注意,在進城的眾人中,有一輛看上去很簡樸,卻處處透著高貴的馬車。馬車早就停在了眾人的后面,車里的人將這一幕看的完完整整。

“朱四哥,你的武功太厲害了,小弟佩服的五體投地。”張輔緊走兩步趕在朱隸的面前,對著朱隸深深地鞠了一躬。

朱隸哈哈笑道:“什么武功厲害,都靠這枚戒指。”說著晃了一下中指上的鑲著金剛石戒指。

朱能等人恍然大悟。

陳恭卻道:“我最敬佩的,是四哥的才智,只這番才智,比什么武功都厲害。”

朱隸聞言看了一眼陳恭,見他確是有感而發,心中暗道:小子有點道行,有道是上兵伐謀,下兵伐武,無論武功再好,也只是智謀的輔助。

燕王府內,剛剛上香歸來的燕王妃徐儀華,輕盈地走下馬車,這馬車就是方才停在城門外的那輛。

徐儀華是開國元勛中山王徐達的長女,十五歲嫁與燕王朱隸,與燕王感情甚好,生有三子一女。

燕王正在書房處理公務,見王妃徐儀華走過來,一臉笑意地迎了過去。

“燕王猜猜臣妾回來的路上遇到誰了?”

燕王皺皺眉頭,這可不好猜了,此時春意正濃,出城踏青上香的人絡繹不絕,王妃遇上誰都有可能。

王妃的心情似乎異常的好,自己走過去坐下端起一杯茶:“其實遇到誰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臣妾今天看了一出好戲,心中甚是暢快。”

王妃平日很少到書房來,今天不僅一回來就過來,還似乎準備要多留段時間一樣,坐下喝起茶來。

“儀華不要再繞圈子了,快告訴本王你遇到誰了,看到了什么開心的事情?”燕王終于被王妃勾起了興趣,坐在王妃對面迫切地問。

“其實這人并不希奇,就是剛跟你回來的小四。”

“小四?你遇到他了?然后呢?”燕王一反常態的現出迫切的神態。

王妃并沒有注意到燕王的不同,仍舊沉浸在快樂中。

中山王徐達本與開平王常遇春同生共死,感情非常好,常遇春死后,徐達愛屋及烏,對他的妻舅藍玉也十分關照,可惜徐達死后,藍玉居功自傲,連燕王都沒有放在眼里,燕王雖然沒說什么,王妃徐儀華心中早有不滿,況且藍玉廣收義子,據說有近千人,這些人平時仗著藍玉的縱容飛揚跋扈。與燕王的護衛隊偶有沖突,王妃覺得燕王是看在徐家面子上不與計較,心中對燕王一直感到歉然。

所以今天朱隸制服藍洪林、藍洪斌一事,讓王妃徐儀華也出了一口憋在心中很久的惡氣。

王妃一改平時矜持的神態,眉飛色舞地講述著朱隸智敵藍洪林、藍洪斌一事,燕王也是笑容滿面地聽著,不是插言感嘆兩句。雖然他對藍玉的忍讓更多的是因為皇上對藍玉的倚重,心中哪能情愿,朱隸這一手,讓燕王覺得非常暢快。

王妃講完,忽然話風一轉:“沒想到她的弟弟越來越像她了,若她知道她最喜愛的弟弟不僅武功高超,智謀也高出了她,一定非常高興。”

燕王聞言神色一暗,輕輕將王妃擁入懷中。


 第013章 身世之謎

 

朱隸的府邸同燕王府相比自然是小了很多,卻也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亭臺樓閣,花草樹木,應有盡有。

府內的花匠是燕王送的,一雙巧手將府里的花草打理得爭奇斗艷。

蘇蕊經過了一天的休息,換上了朱隸吩咐送過來的女兒裝,容顏嬌艷地坐在池塘邊,悠然地喂著魚,安詳的神態與周邊設計精巧的景色融為一體,仿佛是一幅嬌艷的風景畫。

朱隸看得有些癡了,忘了自己穿越了六百年,還以為自己站在某畫廊前。

“少爺。”小蕓的輕呼,讓朱隸嚇了一跳,愣愣地看著眼前身穿古裝的小蕓,才恍然回到現實。

小蕓自從得知朱隸帶回來的是個女人,小臉就一直緊繃著,見到朱隸也不笑了,讓干啥就干啥,一句多余的話也沒有。

朱隸心中暗笑:這個小丫頭也會吃醋。口中也不解釋,一來沒法解釋,二來朱隸藏了個私心,既然不能擁入懷中,看看這小丫頭吃醋也是滿有趣的。

明朝的腹黑一族,從朱隸這里誕生了。

蘇蕊被小云的呼換聲驚動,扭頭望來,見朱隸微笑這站在回廊里,舉起手晃動了一下,將手里的魚食都扔進池塘中,站起來向這邊走來。

朱隸接過小蕓手中的食藍,故意點頭道:“這里沒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小蕓幽怨的眼神瞄了一眼朱隸,轉身不情愿地走了。朱隸看得心中一樂,小丫頭,真把爺放在心里了,放心,爺也不會辜負你的。

“朱哥。”蘇蕊輕快地走過來,打著招呼。

豬哥,干脆叫我八戒哥哥好了,讓咱也陽光燦爛一下,可惜你這個小龍女已經有主了。

“蘇姑娘,這兩天住得可習慣,缺什么東西跟張伯說,不要客氣。”

“什么都不缺,張伯處處都想到了,真是個細心的老人,聽說跟著你很多年了?”蘇蕊修長的手指捻起一塊點心,放進口中,“好吃,京城做的東西果然味道很特別,不愧是我們的大都。”

“喂,說這話不怕殺頭啊,大都是過去式了。”

“過去式?什么叫過去式?”

“就是已經過去的事情,現在是洪武年,現在的皇上是朱元璋。”朱隸靠著回廊的柱子坐下,舒服地伸開他的兩條長腿,也伸手拿出一快糕點放進嘴里。

這糕點與六百年后的稻香村有得一拼,聽說稻香村是江蘇那邊流傳過來的,應該找個機會到江蘇那邊看看,這稻香村糕點是不是已經有了。

“朱元璋算什么,一個和尚而已,使了點手段收買了人心,讓別人替他賣命打仗,自己卻做皇帝。”

朱隸嚇了一跳,這丫頭也太狂了,他一個二十一世紀的人也不敢這樣評價朱元璋啊,這可是人家的地盤。

“你沒病吧。”朱隸伸手作勢要摸摸蘇蕊的額頭。

蘇蕊起身躲過,臉色一沉道:“我當你是條漢子,才跟你這樣說,沒想到你也是個膽小鬼。”

朱隸苦笑道:“我的大姐,你不是想復國吧。”

蘇蕊亮晶晶地大眼睛看著朱隸,一臉認真色:“有何不可,一個和尚都能盜走一個國家,我堂堂元朝皇族,把屬于我的東西拿回來,我有什么錯嗎?”

朱隸傻傻地看著蘇蕊:“皇族?你是元朝皇族?”

“孛兒只斤氏、珠蘭其其格。”蘇蕊傲然挺胸,自豪地說道。

“小的給格格請安。”朱隸滑稽的一個單膝下跪,竟是一個清朝的請安禮。

蘇蕊一愣:“你干什么?”

朱隸一拍腦門:“錯了,這是清朝禮節。”中國歷史上有兩次外族做皇帝,元朝的時間太短,不到百年,清朝統治了近三百年時間,留下的東西比元朝多多了,朱隸看到蒙古族公主,一疏忽竟用了清朝的禮節。

“你說什么?什么朝?”

“沒什么,嘿嘿,你知道,我失憶了,就算不失憶,我對你們元朝的歷史,也知之甚少,你是順帝的孫女?”順帝似乎很老了,不可能是女兒。

“那個竊國賊,我怎么會跟他有關系?”蘇蕊嗤之以鼻。

“那你是……”

“我是文宗圖帖木爾的重孫女。”蘇蕊驕傲地說。

朱隸的腦子一團漿糊,他知道元朝的最后一個皇帝順帝,還是朱能告訴他的,順帝并不是元皇帝的號,原號是惠宗皇帝,順帝朱元璋送的,戲謔他跑的快,順順利利地就把北平拱手送出了,至于元朝其他皇帝,除了進駐中原后第一個皇帝忽必烈,剩下的他一個也不知道。

“文宗是那個皇帝?”朱隸依依哎哎地問道。

蘇蕊倒并不在意,耐心地解釋道:“文宗是惠宗皇帝的親叔叔,文宗去世后,經歷明宗,寧宗,然后是惠宗。”

朱隸拜著手指頭數著:“四個皇帝,順帝都死了好多年了,你還是重孫女?那你今年貴庚?”

蘇蕊似乎站累了,也學著朱隸靠著柱子坐下:“我今年十八歲,你不用那么驚訝,明宗和寧宗在位一共不到一年,所以其實算起來,我太爺爺文宗之后,就是惠宗皇帝了。”

“你說惠宗竊國,有什么證據?”朱隸小心地問。順帝竊國他可是頭一次聽說,不過這種事情沒有證據的話,史書是不會寫的,就算有證據,有些東西也會被史書改掉,所以不知道并不稀奇。

“太爺爺文宗是被擁戴明宗的那幫臣子們害死的,這個大家都知道,不用證據。”

不用證據,就是沒有證據了?朱隸對元朝最深的印象,就是他們的皇帝換得很快,趕上日本首相的更換速度了,不同的是元朝似乎換下來的皇帝都死掉了,唉,蠻荒就是蠻荒,野蠻啊,在權利競爭上,就更顯得野蠻血腥。

其實朱隸不知道,明宗,也就是順帝的父親,文宗的親哥哥,是被文宗毒死的,在位僅八個月,這個歷史上可有記載,不是沒有證據的胡說,所以如果文宗真是被擁戴明宗的臣子們害死的,那也是罪有應得。

“原來你有這樣復雜的身世,不過蘇蕊,聽哥一句勸,這件事情不能再跟任何人說,真會殺頭的,特別不能跟燕王說。”朱隸一臉正色,語重心長地警告道。

“不能跟燕王說?我早就跟他說過了,這些天,我們一直在探討這件事情。”蘇蕊撲閃著大眼睛,一副天真的樣子看著朱隸。

朱隸差點沒一頭撞死,這傻丫頭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然而讓朱隸真往柱子上撞的,是蘇蕊緊跟著說的一句話:

“燕王也是文宗的重孫子。”

------------------------

《風liu御弟》本周沖榜,懇請各路大神支持 

 第014章 人命如草芥

 

燕王是文宗的重孫子?這怎么可能,燕王是朱元璋的四子,大腳馬皇后的親生兒子,怎么可能是文宗的重孫子,難到燕王是撿來的孩子,這可是天大的秘密。

看著朱隸跟偏癱了似的歪著嘴,流著哈喇子,蘇蕊不屑地叫道:“喂,你沒事吧?這么大個人,怎么膽子比老鼠還小?”

朱隸伸手擦了一把流出的口水,站起來掉頭就走。

“干什么去?”

“就當我今天來過,沒見過你,也沒聽你說過任何一句話。”開玩笑,堂堂明朝永樂皇帝居然是撿來的。知道這個秘密,只有一個下場——殺頭。

朱隸可不想死,他的妻妾成群的夢想還沒實現呢,真能死了也就算了,如果不小心再穿越了,穿越到母系社會……蘇蕊真是個害人精,要不是因為她長得像燕王,當初不救她讓她死在乃兒不花手里就好了,像燕王?靠,燕王真有可能是撿來的。

“你丫的,走路不長眼睛啊。”朱隸撞到一個人身上,開口就罵,自己的府邸,當然毫無顧忌,沒想到一抬頭,冷汗“唰”的下來了。

燕王。

燕王倒沒計較朱隸說什么,見朱隸神色不對,關心的問道:“小四,怎么了?”

朱隸忙掩飾道:“對不起四爺,沒撞到你吧。”說罷單膝跪下:“小的給四爺請安。”靠,又錯了,我tmd今天撞邪了,這清朝的電視看的太多了,現在不是清朝,是明朝,明朝!!!朱隸郁悶地閉上了眼睛。

“快起來,你這是從那學來的禮節?”

“這個這個,阿四剛想出來的,嘿嘿。”朱隸心虛地掩飾道。

“單膝下跪,倒是方便站起,就是不夠尊重。”

“是,阿四也是一時無聊,亂想的,看到四爺來了,不知怎么用了上,當不得真。”都說伴君如伴虎,今兒是體會到了,燕王還沒當皇上呢?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