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71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也正是如此殘酷的布局,燕軍氣勢洶涌的進攻,始終沒有撕開裂口,但是,平安知道,就要擋不住了。

天快些黑吧,只要再堅持半個時辰,就算被燕軍沖破了陣勢,燕王是個謹慎的人,鳴金收兵后,必然會撤回河的北岸,到時只要讓西北部的守軍撤出,燕軍就會朝著西北方向撤退,就會路過侯爺郭英布下的火炮區。

***

朱隸帶領著一萬騎兵,阻擋著郭英、吳杰的十萬從西南過來的大軍。

靠一萬人抵擋十萬人,硬拼朱隸是不會干的,他率領的是一萬名騎兵,是燕軍是核心部隊,是寶貝,不僅要擋住這十萬人,他還要發揮這支部隊的最大優勢,減少傷亡。

騎兵的優勢是什么,機動。

尚未等到天亮,星星還掛在天空,朱隸就帶著一萬人悄悄地出發了。

朱隸的任務是攔截郭英、吳杰的大軍,按正常的思路,朱隸應該在他們的前方設埋伏,阻止他們前進,可朱隸反其道而行之,帶著一萬人連夜急行軍,繞到了郭英、吳杰的背后。

早春奔襲大同的那次訓練此時見到了成效,當郭英和吳杰正在迷惑前方的敵軍在哪里埋伏時,朱隸帶領大軍突然在后方出現。

朱隸是個現代人,沒有打仗事先打招呼的習慣,萬人騎兵在十萬大軍的背后一出現,朱隸手中令旗一揮,騎兵如下山猛虎,瞬間就扎進了敵方的大營,郭英、吳杰毫無準備,倉促應戰,尚未扎好的陣型很快被朱隸的騎兵沖的七零八落,只能各自為戰。

一旦沒有陣型保護,騎兵的優勢就充分發揮了出來,速度快,位置高,馬上的騎兵攻擊地面上的步兵很占便宜,不過一個時辰,郭英和吳杰的大軍向東北潰退而去。那邊正是向白溝河平安大部的方向。

但朱隸并不擔心,向東北方向進發和向東北方向潰敗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進發是有組織的,過去,他們是一只援軍,會對燕軍形成前后夾擊,是燕軍處于不利的境地,潰敗只是一只敗軍,完全沒有戰斗力,若朱隸引導的好,不僅對燕軍產生不了威脅,還可能給平安的大軍造成困擾。

所以朱隸帶領騎兵緊追其后,像驅趕一群羊群。

然而郭英和吳杰畢竟是老將,一開始朱隸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并不等于總能讓朱隸牽著鼻子走,大軍潰退十里后,郭英和吳杰已穩住了陣腳,迅速擺成龜殼陣,最外層是藤甲兵。

在藤甲兵的后面,朱隸看到了讓他難以相信的東西——火器。


 第096章 白溝河之戰之燕王失蹤

 

火器這東西難道在明朝就有了嗎?

朱隸真想使勁抽自己一下,當年為什么不好好學學歷史。

揮動令旗讓部隊停下,朱隸迅速思考著對策。

從簡陋的外形看,這種火器至少準確率不會很高,射程也不會太遠,而且,最致命的缺點,應該是只能發射一次,一次發射完畢后,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做第二次發射的準備。

朱隸嘴角浮出一絲冷笑,你既然悄悄使用火器,我就跟你玩一次馬術。

揮手召集燕飛和朵彥三衛的首領蘇哈、巴特爾、哈森,對他們簡明扼要地分析了敵方情況以及對策,四個人聽完,嘴角都浮出了笑意。

朱隸等五個人分別縱馬在騎兵隊中轉了一圈,各自挑出來了五十余人,這些人都是騎兵隊中馬術高手。

朱隸將自己和燕飛挑出來的一百名騎兵聚在一起,對他們講述了即將執行的任務,見眾人都聽明白后,朱隸和燕飛目光一對,一夾馬腹,率先向郭英、吳杰的龜殼陣沖去,一百余騎快馬以朱隸和燕飛為中心,成兩翼一字兒展開。

郭英低呼:“來的好!”手里的令旗握得緊緊的,目光不停地在計算著距離。

十丈、五丈、兩仗、一仗,“放!”

郭英一聲怒吼,手中令旗一展,手持“一窩蜂”士兵們萬箭齊發。霎時郭英的陣勢中如突然飛出了一群螞蟥,遮天蔽日地向朱隸率領的百余名騎兵們射來。

“一窩蜂”是一種很簡陋的火器,像一個炮筒,直徑有碗口大,長短與成人手臂相仿,內裝十數支箭頭上涂了火油的箭,“炮筒”底部有少量火藥,并裝有引信,點燃引信,火藥在“炮筒”內爆炸,將十數支箭發射出去,像一窩蜂,因此取名“一窩蜂”。箭頭的火油十分易燃,一般射出“炮筒”后就開始燃燒,威力十足。

看著漫天遍野向自己飛射而來的火箭雨,朱隸帶領的一百余名騎兵并未慌張,他們在高速奔跑的過程中,始終注意著朱隸的令旗,一見到朱隸的令旗高高舉起,一百余名騎兵同時勒住韁繩,在百匹戰馬人立的嘶鳴聲中,眾騎兵使出了高超的騎術,紛紛一個轉身,同來時一樣,又以極快的速度退了回去。火箭一窩蜂追著他們身后而至,然而射程有限,力道已消,即使有個別“火箭”射到了馬上,也被騎兵輕松彈掉。

看到這一幕的郭英和吳杰驚訝得下巴差點掉在地上。

一般遇到一窩蜂的攻擊,慌忙停止前進,向后撤退是正常的。但一窩蜂速度很快,郭英又算好了距離,后撤的人因為慌不擇路,根本逃不出一窩蜂的攻擊,而一窩蜂的另一個殺傷性是火攻,人一遇到火特別容易慌亂,幾個人亂了以后,會造成整個隊伍混亂,因此一窩蜂造成的傷亡很大。

沒想到在朱隸率領的百余名高超的騎手面前,一窩蜂竟然毫無建樹,就好象特意為朱隸的騎兵送行放的煙花。

然而讓郭英和吳杰不僅是驚訝,而是慌亂的還在后面。

朱隸率領的一百余名騎兵尚未回到陣營中,朵彥三衛首領蘇哈,巴特爾、哈森率領的一百五十余名騎兵已沖殺過來,從朱隸率領的一百名騎兵空隙中穿過,竟然沒有掛碰,

而朱隸率領的一百名騎兵待蘇哈等率領的騎兵過去后,再度轉身,追在一百五十名騎兵身后,一起向郭英、吳杰的陣勢沖了過來。

郭英慌了神,“一窩蜂”裝一次需要很長時間,而朱隸的騎兵轉瞬就到,無奈只能迅速讓長戈兵補上。

但朱隸等人的速度太快了,不待郭英調動完畢,已沖到了陣前,只一個沖鋒,將郭英的陣勢再次打亂,迫使郭英再次敗退。

如此幾次較量,郭英的大軍離白溝河已經很近了,但郭英和吳杰仍然一次一次的結陣,與朱隸對抗,幾番下來,朱隸心中漸漸生疑,明明是朱隸帶著萬人騎兵阻擋郭英和吳杰的十萬大軍與平安會合,怎么好像變成郭英與吳杰想方設法阻止朱隸與燕軍會合,燕王那邊難道出了什么問題?

此時天色已漸漸暗了下來,雙方鳴金收兵的鑼聲相繼響起,不遠處,燕軍陸續地向河邊退過來,準備過河。

就在這時,爆炸聲響起,河邊緩灘上傳來了慘叫聲。而后繼的大軍仍然再向河邊移動,更多的爆炸聲響起,河邊一片鬼哭狼嚎。

朱隸瞬間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怪不得郭英說死不往后撤,他要給撤退的燕軍讓出路來,讓他們去踩郭英事先埋下的地雷。

如果不及時指揮撤退,燕軍就會一批一批的沖向雷區。

朱隸一拎戰馬,手持大旗,迎著撤退的燕軍沖去。

萬人騎兵隊跟著大旗,緊隨其后。郭英此時再想阻攔,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迎上撤退的燕軍,朱隸一聲厲喝:“停止后撤!”

撤退的燕軍雖然混亂,然而在百余匹戰馬面前,很快停了下來,待看到是朱隸的大旗,更是穩住了慌亂。

朱隸審視了一下河水,水流緩慢的地方不能走,再往東,河水較深,水流湍急,不適合過河,但眼下不立刻組織過河,東面是不斷撤下來的燕軍,西面是郭英、吳杰的軍隊,滯留在這里,必然會引起無法控制的慌亂。

“騎兵隊下河,站在河中央,保護大軍過河!”朱隸氣沉丹田,大聲命令道。

燕飛首先拍馬下河,河水最深處及至馬腹。

另有五十余名騎兵跟著燕飛下了河,在河水中排成了一隊,大軍互相攙扶著,沿著馬匹結成的“墻”順利過河。

朱能、張玉等本帶兵斷后,卻突然聽到前面的爆炸聲,忙趕了過來,等他們趕到時,朱隸已經指揮大部分人過了河。

看著不遠處緩灘上扔下的一具具尸體,朱能拍拍胸口,心有后怕地說:“幸虧老四過來了,不然得有多少人死在那里。”

朱隸將指揮過河的事情交給朱能,自己帶著數百名騎兵守在四周。防止平安或郭英趁亂襲擊。

直到天都黑透了,軍士們點起了火把,朱隸才帶著最后一批人過河。走到河中央的時候,見燕飛仍然在,埋怨道:“我都換了好幾批人了,你怎么仍然在這里!”說著伸手拉住燕飛的手,一股真氣透過勞宮穴輸入燕飛體內。

燕飛笑道:“你當我紙糊的,又不是數九寒天,這點冷水就受不住了。”

朱隸白他一眼,與他并騎上了岸。

到了岸邊,燕飛問道:“你看到燕王爺了嗎?”

朱隸心中咯噔一下:“你沒看到?”

燕飛搖搖頭。

朱隸立刻拍馬向營地奔去,朱能正帶著人查看營地,見了朱隸和燕飛飛馬奔來,迎了上去,劈頭問道:“看到燕王爺沒有?”

恐慌隨著沉默迅速蔓延在三人之間。

“房寬回來沒有?馬三寶呢?”朱隸沉聲問道。

“房寬受傷了,在營帳中,沒有看到三寶,應該和王爺在一起。”朱能回答。

“最后一次見到王爺,是什么時候?”

朱能回憶道:“俺同王爺帶著人殿后,聽到這邊爆炸聲,王爺命令俺同張玉將軍過來看看。”

“當時王爺身邊還有什么人?”

“三寶,張輔,還有十多個禁衛,張輔回來了,受了點輕傷,他讓王爺和三寶帶了兩個禁衛先走,他殿的后。”

“燕飛,你上游我下游,半個時辰內,找到找不到都回來,朱能,穩住大軍,別聲張,等我們。”

燕飛一點頭,與朱隸背向而馳。

朱隸沿著河岸一點一點靠近平安的大營,他不敢高聲呼叫,怕被南軍士兵聽到,如果燕王真在附近,一旦被南軍發現,憑一己之力,很難把燕王帶出來。

岸邊沒有,朱隸繞回白天的戰場,經過一天的激戰,這里尸橫遍野,收兵時已是黃昏,沒有人打掃戰場,數萬人尸體就那么扔著,在慘淡的月光下,鮮血已不那么刺目,朱隸看在眼里,甚至感覺不出那是人,而像工廠里生產出來的報廢玩偶。

燕王不可能在這。

朱隸排斥地掃了一眼戰場,方要翻身上馬,覺得自己腳踝被什么絆住,接著一個微弱的是聲音傳來:“救我。”

朱隸心中一驚,忙蹲下,見是一個南軍的士兵,一身的血跡,卻看不出哪里受了傷。

朱隸探查了一下他的脈搏,拽著他的手臂想將他抱起來,卻聽到他無力的呻吟,才發現他的手臂齊肩處幾乎斷了,只有少許的肌肉粘連著,幸運的是少許的肌肉護住了他的手臂動脈,不然早已流血而死。

手臂肯定是接不上了,朱隸咬咬牙,抽刀削斷了殘存的肌肉,并迅速點住了他的穴道,從自己身上撕下一塊內衣,草草地包扎了一下,抱起他橫臥在馬上,逃一樣的離開了戰場。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也斷了一個手臂,會怎樣。

頭一次,朱隸感到了死亡的恐懼。

快馬跑回營帳,朱隸在心中一遍一遍祈禱著燕飛能將燕王平安地找回來,還有三寶……

救下的那個人在朱隸砍斷他殘存手臂的那一刻就暈了過去,一路顛簸也沒有醒過來,朱隸不知道這個人的命還能不能救回來,就算救回來了,他少了一個手臂,日后的生活必然會很艱辛。

回到燕軍的大營,朱隸將那人交給了一個守將,心中忐忑不安地向中軍帳走去,燕王回來了沒有?


 第097章 白溝河之戰之袒露真情

 

走近中軍帳,朱隸猶豫了一下,毅然挑開了門簾,尚未開口,已看到燕王坐在椅子上,軍醫正在為他包扎手臂上的傷口。朱能、馬三寶站在燕王身旁,燕飛站在門邊。

看到朱隸進來,燕王對他微微一笑。朱能和馬三寶也笑著點點頭,朱隸閉上眼睛長長地出口氣,上帝保佑,都回來了。

他卻忘了,那個時候,上帝還照顧不到中國。

燕飛低聲道:“我走了一半,迎上了他們,三寶說他們走錯路了,繞了半天才繞到河邊,趴在河水里嘗了一下,確定是上游,才涉水過來。”

朱隸疑問的目光看著燕飛,燕飛解釋了一句:“下游的水有血腥味。”

朱隸一瞬間有想吐的感覺,哪里僅僅血腥味,這一戰,白溝河水都染紅了。

目送著軍醫出去,朱隸上前兩步,跪在燕王面前。

燕王詫異地叫道:“小四?!”

“從現在起,阿四不離開四爺,請四爺另外派人帶騎兵隊。”

“小四起來,本王不是好好的嘛。騎兵隊統帥不能換人。”燕王溫和地說道。

朱隸沒啃聲,也沒動。

“本王知道你的心意,但是騎兵隊不能少了你?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