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4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燕王坐在書案后面專心的看著皇上轉下來的奏折,邊看邊喝茶,覺得茶杯空了,往書案上一放。

朱隸忙續上了新茶,輕輕換了一句:“四爺。”

燕王伸向茶杯的手陡然僵住了,卻仍未抬頭,片刻,伸手拿起茶杯,緩緩地喝了一口,仍看著奏折,沉聲道:“你好了?”

“是,讓四爺惦記了。”

燕王沒說話,也沒有抬頭看他,朱隸卻看到燕王端著的茶杯微微顫抖著,一頁奏折一共十幾個字,已經看了半炷香了,還在看。

“小四!”聽到是燕王妃的聲音,朱隸急忙走向門口。

燕王妃急匆匆地走過來,朱隸從來沒想到燕王妃居然能走得這么快,房寬和馬三寶眼見要跑著才能跟得上。

“姐。”朱隸兩步出了門口,在院中跪了下來。

燕王妃走到近前,淚流滿面地看著朱隸,輕輕呼喚:“小四。”

“姐。”朱隸的眼淚“唰”的就下來了。

燕王妃一把抱住跪在地上的朱隸……

在眾禁衛當中,他是統領,不管遇到什么困難,有他在,都由他來解決。

在所有的朋友中,他是領軍人物,出謀劃策,運籌帷幄,朋友信任他,他也責無旁貸。

在家里,他是她們的靠山,小蕓、沈潔、索菲亞、曼妙、甚至徐妙錦,他或許有讓她們失望的時候,但只要他在,天塌下來也不怕。

對于燕王,他是最得力的助手,什么事情交給他,就等于解決了。

對于老夫人,他是出色的兒子,他總能讓她為他驕傲,讓別人嫉妒她有這樣一個出色的兒子。

面對他們所有人,朱隸總是堅強的,沒有嚇得倒他的困難,沒有讓他服輸的難題。再苦再難,面對他們的,朱隸都是一副自信的笑容,也是他的笑容,給了所有人信心。

只有在燕王妃面前,朱隸放任了自己的軟弱,他不是鋼鐵人,他也會累,他也會心痛,他也有跨不過去的坎……

房寬和馬三寶守在院外,燕王默默地站在門口……

晚宴十分豐盛。

燕王特意吩咐把朱能也叫了過來。

朱隸看到馬三寶在燕王身邊半年多,頗得燕王信任,心中暗暗高興,自己這一步棋走得很對。房寬經過半年的鍛煉,也干練了很多,看來燕王身邊沒有自己,也過的很好。

這種想法讓朱隸心中多少有些失落。

一直跟著燕王,沒有機會與房寬或馬三寶單獨說話,也不敢問蘇蕊怎么樣了,有沒有被燕王收為側妃,一會瞧個空,悄悄問問,半年沒有音訊,還有些惦記這個丫頭。

“報告,宮中送來皇上口諭,明日下朝后,請燕王和朱隸將軍謹身殿覲見。”

暈,好好地吃著飯,這皇上老兒怎么又想起我來了。


 第063章 皇儲之爭

 

雖然輕車熟路,朱隸卻對謹身殿極為厭惡,上次朱元璋就讓我在這里過了幾次鬼門關,今天也不會輕易放過我的。

皇上還沒有下朝,燕王和朱隸等在殿外。

目光投降燕王,見燕王含笑點點頭,朱隸也露齒一笑。上次是孤身一人,雖然身邊有徐增壽,但是徐增壽只有擔心的份,根本說不上話,這次不同,有燕王,分量可不一樣了。

等了一會,看見皇上的龍攆在錦衣衛地簇擁下向這邊走來,朱隸和燕王趕緊跪下接駕。

皇上在謹身殿的龍椅上坐好,朱隸叩見完畢起身悄悄四處一看,嚇,皇上召見的除了他和燕王外,還有一個人他認識,藍玉,另外還有五個人,從官服上看他們品位不高,朱隸也沒見過他們,但朱隸聽說個他們,他們就是朱元璋的顧問,也就是后來的“內閣”。

不要以為內閣這個政治制度是歐洲人發明的,最早發明這個政治制度的是老朱頭——朱元璋,在胡惟庸案后,朱元璋嫌丞相分了他的權利,廢除了已經實行了一千六百年的丞相制度,設立了內閣,時間是1380年。

內閣在朱元璋手里還只是雛形,當時包括華蓋殿、文華殿、武英殿、文淵閣和東閣五處,成員統稱大學士,都是飽讀詩書、年紀較大的文官,他們雖然不參與政事,但他們的意見,朱元璋還是很重視的。

十多年之后,也是太子去世以后,這些內閣成員已在朝廷小有名氣,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皇上的立儲之事懸而未決,這些大學士成了各勢利的拉攏對象。

所以燕王一看到這些人出現,基本上猜到皇上今天的目的是什么。但朱隸這段時間充耳不聞窗外事,并不知道自己一度也跟這些大學士一樣,是各勢力拉攏的對象。

“朱愛卿,聽說你前一段時間病了,可大好了?”朱元璋的聲音聽起來總是那么低沉,似乎隨時都在耍著心機。

朱隸連忙跪下,這么多人你怎么又看上我了,我昨天才好你今天就把我弄到這來了,早知道我再裝幾天哪。

“謝陛下關心,末將已經大好了!”

“愛卿平身,朕聽說愛卿的病是因為思念太子所致,愛卿跟標兒的感情真是深厚。”

你丫的,燕王在這站著呢,你居然這樣說,什么意思嘛。

“回稟陛下,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友愛賢德,太子的離去,不僅陛下痛心,太子的兄弟姐妹們痛心,朝廷的大臣們痛心,就是我大明朝的每一個子民,都感到痛心。”

朱隸感到背后有五道目光同時射向他,嘿嘿,玩這種文字,我不比你們差吧。這是朱元璋把我逼出來的。

朱元璋似乎對朱隸的回答很滿意,暫時把朱隸放在了一邊,轉向藍玉。

“藍愛卿,標兒忽然撇下朕走了,朕心痛之余,還得勉力國事,可是朕年事已高,儲君的位置不能空著,藍愛卿認為誰做儲君比較合適。”

皇上你問得也太直白了,這種事情能隨便回答嗎?不過藍玉這種粗人,大概不會轉什么腦筋。

朱隸偷眼看看燕王,見燕王面無表情,剛才自己的回答,燕王也面無表情,那些一聽就是假話的東西,燕王當然明白,不知皇上的話刺到燕王的心了沒有。

捫心自問,在太子清醒的最后一刻,自己確實沒想到燕王,如果太子臨終真說什么,自己肯定答應,即使會損害燕王的利益。

帝王出身的人不服不行,自己那樣效忠燕王,也被太子在最后一刻給收了。

太子就是仁德,什么話也沒說。

朱隸想到太子最后那一笑,心里又又些酸酸的,連藍玉說了什么話都沒有聽到。

“藍愛卿認為立允炆比較合適?”朱元璋重復道。

藍玉推薦朱允炆很正常,雖然太子不喜歡藍玉,但藍玉到底是太子的舅舅,朱允炆的舅爺。

“朱愛卿的意思見?”

靠,你居然抓我來討論這樣敏感的問題,我算什么,聽上去是個二品將軍,有仗打有兵權是個將軍,沒仗打就是個保鏢頭子,你問我,不是耍我嗎?

“回稟陛下,末將處事不深,才疏學淺,一切都聽陛下的,沒有意見。”

“朱愛卿不必有顧慮,朕只是聽聽你們的意見。”

這你說得倒是實話,我們說立誰也不好使,到最后還是你說了算,不過你為什么要我說意見。

朱隸思考了片刻,恍然明白了,皇上這是在收集選票。

他想立朱允炆。

但朱允炆畢竟是他的孫子,年紀太小,立朱允炆必須有大臣們的支持,今天召見的這幾個人,藍玉,跟太子鬧得再僵也是**,當然支持朱允炆。

燕王,肯定不會服氣他的二哥三哥,總不能自己推薦自己,讓燕王選擇也只有朱允炆。

自己,皇上一上來就關心病情,接著說自己跟太子感情深厚,擺明了要把自己往**里拉,讓自己也投朱允炆一票。

至于后面那五個大學士,他們并不是來提意見的,而是查祖數典,為皇上立孫子找出理論依據。

哎,皇上,不是我不想推薦你孫子,他實在沒有能力坐穩這個皇位,我也是為太子著想,為允炆著想,才不推薦他的,太子早有先見之明。不希望允炆走他的老路。

“回稟陛下,末將斗膽認為,皇孫年紀太輕,不足矣擔當大任。晉王住藩邊疆多年,驍勇善戰,經驗老到,且太子走后,晉王年齡最大,應該由晉王擔任儲君。”

朱隸的話落,大殿一片寂靜。

朱元璋冷冷地看著朱隸,不用他說,朱隸也知道他的畫外音:你怎么從來都是惹麻煩那主兒,朕當初為什么沒有殺了你!

藍玉的目光就更直白了,整個兩把匕首,高喊著:我用眼神殺了你!可惜呀,你的功夫還沒練到那一步。你就算把眼睛瞪出來,我也毫無感覺。

燕王的目光比較復雜,他不明白朱隸為什么這樣說,皇上不喜歡老二是眾人皆知的事,就是因為老二被別人告到了皇上那里,皇上才派太子去了解情況,結果回來就一病不起,最終撒手人寰,回京的路上你不是還說懷疑太子的病是晉王動得手腳嗎?為什么現在竟然推舉晉王。

就算想撇清和太子的關系,也不用這樣做吧,如果父皇因此而找茬責罰你,怎么辦?

后面的五個大學士則各有各的想法。太子死后立太子的長子,不是不行,不過立太子的弟弟二皇子的例子更多。

“老四,你的看法呢?”朱元璋終于沉聲問道。

燕王看了一眼朱隸,也沉聲答道:“回稟父皇,兒臣同意朱隸的意見,立二皇兄為儲君。”

靠,你怎么也這樣說呀,你沒發現你爹的臉剛才就已經比鐵鍋底還黑了嗎?你這話說出去,你爹直接變種為非洲人了。

朱元璋氣的差點沒暈過去,他今天真是找錯人了!這兩個人平時看著挺聰明的,今天怎么這樣笨啊?朕是在問你們意見嗎?雖然是選擇題,朕已經告訴了你們答案,而且是唯一的,你們明知道答案,偏去選那個錯的,敢跟朕這樣玩,覺得朕拿你們沒辦法是不是?

“立儲的問題,朕再好好考慮考慮,老四,北平是北方的重鎮,你這些年把守的很好,朕很放心,朕也知道你這么多年辛苦了,可是身為大明朝的皇子,就必須為國守邊,你離開北平太久。朕不放心那些蒙古人,太子的喪事已畢,你們擇日返回吧。”

“是,父皇!”

“朕倦乏了,你們退下吧。”

騎馬返回府邸的路上,朱隸和燕王誰都沒說話。

離開京城,對朱隸來說沒什么。對燕王來說,儲君是徹底跟他沒有關系了。

雖然燕王當上儲君的可能性不大,但這之前在燕王看來,也不是一點可能行都沒有,皇上不喜歡老二,原來是很喜歡老三,但這兩年老三太張揚,皇上也開始對他起了戒心,就剩自己和朱允炆,朱允炆太小,但讓繞過老二、老三自己當,歷代都沒有這一條。

朱隸為什么會推選老二呢,別人不知道他對太子的感情,自己還看不出來嗎?不是不介意,但朱隸一向心地善良,別人對他好他就會加倍的對別人好,大哥也是個心底善良的人,他們兩個彼此感情深厚很正常。不過感情再深,大哥病重,他不是一樣舍掉了太子,千里迢迢不懼生死來接自己,他推薦老二難道只是為了撇清和太子的關系嗎?

燕王望向朱隸,發現朱隸也正看著自己。展顏笑了一下。

“四爺,我推薦晉王……”

燕王揮手打斷他:“本王知道,你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如果不想說就不說,如果你擔心本王誤會你和太子,本王可以坦率地告訴你,不會。”

朱隸笑了,你們哥倆,算是徹底地把我玩死了。但他推薦晉王的理由,確實不好說。朱隸總不能告訴他,你二哥過兩年會死,到時我再推薦你三哥,你三哥也會死在你老爹前面,那時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上皇位了。

“四爺,阿四現在真的不好解釋,但阿四以性命保證,阿四這個選擇,完全是為了四爺。阿四也知道,四爺同意阿四的選擇,是擔心皇上責罰阿四。”

燕王哈哈地大聲笑了,他明知道朱隸不會做對他不利的事,但聽到朱隸親口保證,他還是非常開心。回北平就回北平,既然儲君與他無關,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也是好事。

所謂天意,就是如此,朱隸的這個選擇,真讓他們離開了一個天大的是非。


 第064章 燕飛的留言

 


回到燕王在京城臨時的府邸,朱隸終于見到了老管家張伯和將軍府里的人。說朱隸終于見到張伯他們很準確,張伯他們卻是終于見到‘會說話的朱隸’,早在朱隸將燕王接回京城,他們就見到朱隸了,只是那個時候朱隸處于神游狀態,看到什么人都毫無反應,就跟沒見到一樣。

年前到了京城后,朱隸就跟大家約好,過完正月十五回到南京聚齊,同返北京。大家回到南京時,朱隸已北上接燕王去了,燕王妃便做主先安排他們住下,待朱隸護著燕王到了京城后,又病倒了,燕王妃再次做主將他們帶到了臨時的燕王府。

張伯十年沒回老家,這次回去,朱隸特意為張伯置辦了些年貨,讓張伯在鄉親面前掙足了面子,老懷大悅,這時見到朱隸病好了,更是高興,朱隸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