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38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深深地吸了口氣,朱隸緩緩地推開門。

曼妙站在屋內,正與剛進來的女子說話,美的讓人窒息的臉上如今被大大的帽子遮住,帽檐上垂下厚厚的面紗。但那魔鬼般的身姿,依舊玲瓏可人,讓朱隸一眼就認了出來。

“曼妙!”朱隸輕呼一聲,快步上前。

曼妙卻害怕似的后退了一步。

“香香,曼妙……”朱隸疑惑的目光投向曼妙身邊的女子香香。

香香是曼妙的貼身丫鬟,曼妙待她親如姐妹,什么事情都不瞞著她,就連朱隸和曼妙的事,香香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姐姐中了毒,雖然控制住,但是容貌……”香香心痛地解釋。

“讓我看看。”

“不。”曼妙驚嚇地低呼一句,又后退了一步。

“誰干的?”

“朱公子,我來南京只是想見你一面,如今已沒有什么遺憾,香香跟隨我多年,求你把她帶走。”曼妙話語凄然。

“姐姐,我不走。”香香態度堅決。

“香香,我有些口渴,你能幫我倒杯茶來嗎?”朱隸轉向香香柔聲問道。

“公子。”香香何嘗不知道朱隸是想把她支開,但看著朱隸懇切的目光,只好嘆口氣走了。

“曼妙,讓我看看你。”朱隸走進曼妙。

“不,不要。”曼妙警惕地再次后退。

“你體內的毒解了嗎?”

“香香不是告訴你,解了。”

“你騙我!”朱隸一把抓住曼妙的手,抬手就要解開她的面紗。

“不要,求你,求你讓我在你心中保持那個完美的形象。”曼妙聲音凄慘。

朱隸的手陡然停在了半空。

容顏對于一個女子,特別是一個漂亮女子來說,重過生命。

特別是不愿意讓自己在乎的人,看到她們不美麗的一面。

“你告訴我,你的毒到底解了沒有?”

曼妙緩緩地搖搖頭:“解藥也是毒藥,服下解藥,容顏就會變得丑陋。”

“容顏總有老去的時候,生命才更重要。”

朱隸感到曼妙凄然地笑了:“你不是女人。”

“你離開組織了?”

曼妙渾身一震:“你終于想起來了?”

“沒有,我猜到的,離開北平前,我去找你,你已經離開了。”

“他們答應我,刺殺燕王是我最后一次任務。”曼妙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語氣平淡。

朱隸沒有接話,刺殺燕王是他預料中的,因為他們絕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燕王也一定沒有大礙,因為京城沒有得到任何消息。

“我們等了一個月,燕王始終沒有離開王府,實在等不下去,只好在王府內實行刺殺,結果慘敗,只傷了幾個侍衛,燕王毫發未傷,我們卻死了兩個,被抓了六個。”

朱隸很想問誰傷了,忍了忍還是沒問,他知道問也是白問,曼妙不會認識王府的侍衛。他擔心的是馬三寶,自己給了他那樣一個危險的位置,這次刺殺,會不會受傷?

“我運氣好,逃了出來,雖然刺殺失敗,但我去了,算是完成了最后一次任務,卻不知道在我執行任務之前,他們已經給我下了毒。幸虧我身上一直藏有一顆靈丹,可惜雖能解毒,卻也使我的容顏一天天變得丑陋。”

曼妙緩了緩繼續道:“我來南京找你,只是想見你最后一面,將香香托付給你。”

“曼妙。”

“香香跟了我多年,求你給她找個人家,我也就安心了。”

“曼妙,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你的毒解了。”朱隸一把拉起曼妙的手,“跟我走。”

“去哪里?”

“這里已經不安全了,殺手組織剛才跟蹤我和香香,雖然被我們甩掉,但保不住他們會找到這里。”朱隸打開門,輕輕呼喚:“香香。”

“公子。”

“拿上東西我們走。”朱隸吩咐道,“今晚先到我那里躲一個晚上,明天我送你們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找到客棧老板,朱隸拿了一小塊銀子讓老板幫他們雇一輛馬車,一路上也不管有沒有人跟蹤,直奔中山王府。

我還就不信了,一個殺手組織,還敢跟我進王府。

王府的守衛看到朱隸,并沒又問什么,直接讓朱隸帶著馬車進了王府。

剛安頓下來,徐增壽風風火火地跑了進來。

“你去那里了?我里里外外找了你三圈。”

朱隸嘿嘿笑了:“四哥,不是我去打點野食,也需要向你報告吧。”

“沒時間跟你開玩笑,你看看這個。”徐增壽遞給朱隸一張紙,朱隸只看了一眼。臉刷地白了。

紙上只寫了一句話:“用曼妙交換是沈潔。”

“他媽的!”朱隸憤怒地把紙揉成一團,狠狠地扔在地上。

“沈潔不是在船上嗎?怎么落在了他們手里?”

“你上岸不久,沈潔也跟著上岸,我們眼看著剛上岸的沈潔被幾個人架走了,但我們當時在船上,只能干著急,等我們急急忙忙上岸,那些人早已不見了蹤影,僅留下這張字條,讓一個小乞丐送我們。”

徐增壽說完問:“曼妙是誰?”

朱隸沉默了半晌:“一個殺手。”

-----------------------------

封推到今天結束,謝謝大家支持,鞠躬!!

從明天起更新改為一天一章。懇請大家繼續支持!謝謝!!!!


 第054章 辨認巧妙

 


時間在等待中過得異常得慢。

朱隸坐在曼妙門口的臺階上,聽著城市慢慢蘇醒,看著東方漸漸發白……

他不僅僅為曼妙守夜,也是等殺手組織的下一個通知。

在他身后的房間里,曼妙還在熟睡,這是她近一個月來睡的最踏實的一夜。

自從離開北平,踏上南行的路,曼妙帶著香香一直處在極為小心的戒備中,然而兩天后,她不僅發現自己中了毒,而且確定殺手組織根本沒有讓她活著離開的意思。

曼妙徹底失望了。

十多年,她為殺手組織出生入死,換來的仍然是:離開等于死亡。

死亡對于一個殺手來說,死并沒有什么可怕,但曼妙不想看到香香落入他們手中,走她的老路。

為了香香,她改變行程,到南京找朱隸。

她想信朱隸有能力保護香香。

至于她自己,在她知道自己中毒的那一刻,已失去了對生命的眷戀,解毒固然能保住生命,但容貌卻會越來越丑陋,對于曼妙來說,這樣的結果,生不如死。

臉上微微的刺痛是曼妙驚醒,她知道毒又開始侵害她的面部肌肉了,使她的面部肌肉慢慢變形。

悠悠地嘆口氣,曼妙起身帶好面紗。

她已經沒有勇氣再審視鏡子中的自己,毒發快一個月了,她相信自己的容顏一定丑陋不堪。

終于見到了朱隸,這樣痛苦的生活也該結束了。

曼妙推開門,看到坐在臺階上的朱隸,雖不感到驚訝,卻涌起了陣陣暖意。提著裙子,曼妙輕巧地坐在了朱隸的身旁,伸展雙臂,伸了一個十分放松的懶腰,即使仍帶著厚厚的面紗,曼妙這個慵懶的姿勢,也足矣讓男人血脈噴張。

如果此時在京城楚香院,朱隸一定會忍不住一親芳澤,可此時在中山王府,而且朱隸還在盤算著怎樣救出沈潔。

當然不能用曼妙去換,甚至不能讓曼妙出現,因為殺手組織要的不是曼妙的人,而是曼妙的命,只要曼妙一露面,就可能立刻被殺。

可如果曼妙不去,怎么換回沈潔,殺手組織看不到曼妙,絕不會讓沈潔回來。

說不擔心沈潔是假的,雖然朱隸知道殺手組織的目標是曼妙,暫時沈潔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但以沈潔的性格,會不會挨打?

“原來綁架在明朝就已經很流行了。”朱隸狠狠地想著,“可惜,你遇上爺爺了,爺爺雖然沒綁架過別人,但綁架的電影可沒有少看,知道綁人需要什么。不管是求人還是求財,

“曼妙,說說你對殺手組織的了解,越詳細越好。”

曼妙偏著腦袋想了一會,沮喪的搖搖頭,她在殺手組織十多年了,讓她說殺手組織的事,她還真說不出來什么。

“我是單獨接受任務的,給我下任務的人,是個男人,個子跟你差不多高,他利用情書約我見面,每次都帶著面具,從不說話,任務的內容都寫在一張紙上,我有什么要求問他,他也用寫字來回答我。”

“除了他以外你沒有見過別人?”

“沒有。”

“那你是怎么中毒的?”

曼妙再搖搖頭:“我只知道我在執行最后一次任務之前就中了毒,是怎么中毒的一直沒有想明白。”

“他叫什么名字?”

“燕飛。”

“這次追殺你的人當中,有沒有他?”

“我沒有與追殺我的人正式交過手,但是我感覺他在其中,而且……”曼妙有些猶豫。

“而且什么?”

“我感覺他似乎在保護我。”

朱隸望向曼妙,厚厚的面紗雖然看不到曼妙的表情,卻似乎能感到曼妙那種淡淡的眷戀。

朱隸的心中不由得微微泛酸。

握住曼妙肉若無骨的玉手,這竟是一雙殺手的手,它那樣白皙,那樣纖弱,很難想像這樣一雙手握著冰冷的劍,會是怎樣的情形?

“曼妙,給我一年的時候,我一定能夠讓你恢復容顏。”朱隸突然想到了月光寶盒,如果能回到半年前,朱隸早一步想到曼妙的身份,將曼妙帶走,這件事也許不會發生,曼妙也不會中毒。

“朱公子。”

“相信我,好嗎?”朱隸安慰著曼妙,自己卻沒有信心,上哪里找繼電器,沒有繼電器,也就談不上“月光寶盒”。但如果自己不給曼妙信心,曼妙恐怕真沒有信念活下去了。

“我去吩咐他們把早飯送過來,晚一些送你和香香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安心養好身體,一切有我呢。”拍拍曼妙的手,朱隸站了起來,經過一夜的思考,他終于定下了對策。

照例每天早上跟沈潔一起去太子府看望太子,只是今天坐在他身邊的不是沈潔,是穿著沈潔衣服的香香,和帶著面紗的曼妙。

馬車出了中山王府沒多久,憑著逐漸敏銳的直覺,朱隸已經察覺到至少有三組人在跟蹤他們,徐增壽的人算一組,另外兩組呢?難道殺手組織派出了兩組人暗殺?還是那個叫燕飛的在暗中保護?

馬車走的很慢,與行人的速度相仿,在馬車的前后左右,閑散地走了十多個人,雖然都穿著普通百姓的衣服,但鼓鼓的腰間,明顯藏著兵器,而且這些人高馬大,步履沉穩,似乎已經在臉上寫明了——我是保鏢。

這是朱隸特意安排的,為的就是像殺手組織示威:曼妙就在這輛馬車,不服氣就上。

殺手行刺,講究的一擊即中,像這樣示威型的防護,除非沒有其他選擇,一般不會硬掠其纓,殺手組織有沈潔在手,所以他們應該會派人交易。

果然走了一半,兩個小叫花攔住了馬車。

“一個人讓我把這個給你。”其中一個小叫花遞給朱隸一封信。

朱隸接過打開,只有四個字:破廟交換。

朱隸笑了笑,從懷里取出一塊碎銀賞了小叫花,隨后將信團成一團,扔在地上,仍然向太子府方向駛去。

破廟在城西十里,廢棄多年,除了大殿還在,其他的側殿都已坍塌。廟內雜草叢生。

一個戴著面具的人站在破廟內,看著另一個人飛奔而至。

“朱隸沒來,仍然去了太子府。”

“難道他不在乎那個小娘們的性命?還是他以為我不敢殺了那個小娘們?”

報信的人沒有吭聲。

戴面具的人沉思著:“再探。”

“是。”

朱隸的馬車仍然以步行的速度駛進太子府,由于每天都來,守護太子府的錦衣衛只是跟朱隸打了招呼,并未檢查馬車就放了進去。

馬車一進院便停了下來,從車廂里下來兩個人,卻是朱能和徐增壽。

早在中山王府,人就悄悄地掉了包,上車的是曼妙和香香,上車后立刻從車廂底下又下了車,跟著馬車走的,是一直藏在馬車中的朱能和徐增壽。

三人下了車,朱允炆早已在等候,帶著他們走進太子的書房,朱允炆用手按動太師椅旁的一個突起,在書架的一側出現了一個暗門。

朱隸對著朱允炆略一點頭,領先下了暗道,朱能和徐增壽緊隨其后。

暗道的另一個出口在一家布店內,布店的老板是太子的私交。

三人換了一件普通的衣服,收斂精神,裝成顧客的樣子,大大方方地走出了布店,沒走多遠,一個人被另一個人追著,猛然從他們三人中間撞過,一個趔趄后,起身又跑,后面那個人緊追不放。

待一追一逃的兩個人轉過一道巷子不見了,朱隸放打開追得人塞在他手里的紙:

“不在破廟。”

不在破廟是朱隸預料之中的,殺手組織不會遵守什么交易規則,曼妙他們想要,沈潔卻不會帶去。帶著沈潔目標太大,他們也防備朱隸半路搶人。

雖然字條上寫著不在破廟,朱隸還是朝破廟走去。

“老四,沈姑娘不在那里,你還去那里干什么?”朱能疑惑地小聲問道。

“她現在不在,一會就在了。”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