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32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徐妙錦小小出了口氣,也不再打趣他,轉了個話題:“明天陪我去看看太子好不好?”

“好啊,我也正想明天去呢。”

“太子身體平時雖然不是很強壯,但也很少生病,怎么這次病了這么久還不見好?”徐妙錦有些憂慮地說道。

其實在很多人當中都流行這樣一個觀念:平時經常感冒,常有個小病小災的人,倒不容易生大病,看著不是很健康,壽命倒很長;而平時很少生病,看上去很健康的人,一旦生病往往是大病,而且是突發性的,讓人措手不及,英年早逝。

理由有兩個,一個是說經常生病能調動身體的抵抗力,不容易被大病侵害。另一個理由是身體不好的人更愛惜身體,有點不舒服就看醫生,不容易耽誤。

這兩個理由聽起來似乎都有些道理。

反之總是不生病的人,總覺得自己身體很好,平時既不注意,偶而有點不舒服也硬挺,結果往往一旦發病,都是大病。

太子得的很可能是是肺結核,在古代稱為癆病,沒到咳血的階段,不知道御醫確診了沒有,肺結核傳染性比較強,而且是空氣傳染,這個時候去看他比較容易被傳染。

朱隸想到這里,抬頭看著徐妙錦:“明天還是我和沈潔去吧,你不要去了。”

徐妙錦眼中閃過一絲不悅,話中有些酸酸的味道:“我去看太子是母親的意思,你要帶沈姑娘去就帶好了,為什么不讓我去?”

朱隸知道徐妙錦誤會了,笑著解釋道:“聽說過癆病嗎?”

徐妙錦一驚:這種病得上是治不好的,雖然不常見,但是她聽過說。

“你不是說太子……”

朱隸沉重地點點頭。

“怎么可能,我聽說這病是傳染的,太子怎么會被傳染上呢?”

“聽說太子從西安回來后沒多久就病了?”

“你的意思太子在路上……”

“我也希望我的判斷是錯誤的,明天我去太子府看看,如果太子只是普通的風寒,你再去探望。”

“你說,你要帶上沈姑娘…”徐妙錦說得有些猶猶豫豫,雖然她把沈潔當成了她的假想情敵,但這樣危險的事情她也不愿意她冒險的。

朱隸明白徐妙錦的心思,欣賞地笑了:“沈姑娘以前照顧過這樣的病人,不會被傳染的。”

朱隸不能解釋說沈潔接種疫苗。

“哦,”徐妙錦松了口氣,又想到什么:“那你呢?你會不會被傳染?”

如果是朱隸原來的身體,當然不會,不過這個身體就不一定了,但明天他怎么也要看看太子,這個險必須的冒一下。

“我沒事,我身體好,不會被傳染的。”朱隸看著衣桌子的飯菜差不多被他吃了個底朝天,滿足地放下“鵝毛筷子”,筷子用的次數多了,已經不好用了,軟軟地垂著。

“天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明天從太子府回來,我再給你消息。”

朱隸和沈潔到太子府時,紀御醫剛剛給太子請完脈,由朱允炆陪著在廳堂了開藥方。看到朱隸和沈潔進來,紀御醫抬頭望了朱隸一眼,眼神中似乎有話。

“沈潔,你先進去看看太子吧,我同御醫聊兩句在進去。”說著話給沈潔打了個眼色。

沈潔會意,笑嘻嘻地看著朱允炆,朱允炆馬上說:“小四舅你先陪陪御醫,我陪沈姐姐進去看父王。”

自徐老夫人壽宴后,朱允炆執著地叫沈潔姐姐,理由卻很荒唐,因為沈潔那天晚上的詩做得最好,那天晚上的彩頭是,誰的詩做得最好,朱允炆就叫他一聲姐姐,當然僅限美女。

沈潔那天晚上的詩朱隸無意吟的納蘭容若詞中的兩句,讓朱隸栽贓嫁禍給了沈潔。

彩頭本規定叫一聲即可,朱允炆卻一直叫了下來,沈潔被未來的皇上叫姐姐,小小的虛榮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自然不去阻止,樂得讓朱允炆叫下去。

看著兩人進了內間,朱隸低聲問紀御醫:“太子的病……”

朱隸和沈潔在山中被徐增壽找回來,請的就是紀御醫看的。紀御醫在御醫館醫術高明,德高望重,太子、皇子生病,都愿意請紀御醫,徐增壽能請到紀御醫為朱隸和沈潔看病,不僅靠中山王府的面子,更是因為太子發了話。

紀御醫深知太子信任朱隸,見朱隸來正得心意,忙給朱隸遞眼色,此刻見朱隸相問,長長地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朱隸心中一沉:“紀御醫可是診清楚了?”

紀御醫沉重地點點頭:“老夫連續診斷了三天,斷無差錯。唉。”

朱隸明知歷史上太子朱標就是這一年死的,心中還是有些難過:“是癆病?還有多長時間?”

紀御醫一愣:“朱將軍學過醫?”

朱隸沒說話,癆病雖有千年的歷史,但古代時并不多見,也許跟空氣清潔,沒有污染有關。

而到十九世紀以后,癆病突然多了起來,對于朱隸來說,對癆病,也就是肺結核的簡單了解,已經是常識性的問題了。

“還有五天就是新年了。”

“是啊,老夫在猶豫是否將實情回稟皇上。”

“癆病具有傳染性,紀御醫打算怎么做?”

紀御醫難以決斷地坐下,回稟皇上,自然一切聽從皇上發落,可是已近年關,這個時候將這種惡訊稟報給皇上,皇上很可能承受不了而使龍體染恙,對御醫來說,讓皇上染恙,輕則發配,重則殺頭。

不回稟,一是當不知道,繼續按風寒醫治,落下誤診的惡名不說,耽誤太子的病情,很可能讓太子更早的離開。紀御醫作為一個醫者,自己良心上也過不去。

二是按癆病醫治,但不告訴任何人,那就沒有理由進行隔離,臨近新年,來探望太子的都是王宮大臣,一旦傳染擴散,再查出知而不報,那就不是一個人死的問題了,很可能會滅九族。

回稟不回稟,似乎都難逃一死。


 第046章 常駐太子府

 

這個問題紀御醫已經思考了三天了,他覺得唯一能幫他拿主意、救他性命的只有朱隸,不僅因為朱隸得太子信任,且宮內傳出朱元璋對朱隸也十分欣賞,更因為紀御醫給沈潔看病的幾天,看出朱隸不是尋常的人,他總有一種讓別人欽佩的能力。

中山王府的幾天里,紀御醫發現不僅是同朱隸一起來的朱能、徐府的四公子徐增壽、三小姐徐妙錦,甚至一向不服任何人的徐府大公子,魏國公徐輝祖,都對朱隸另眼相待,徐老夫人對這個干兒子更是心疼的不得了。

“懇請朱將軍救老夫一命。”紀御醫起身要跪,朱隸忙扶住。

“紀御醫言重了,朱隸得御醫相救,定當盡力而為。”

“老夫叩謝朱將軍。”紀御醫對著朱隸深鞠一躬,朱隸這回沒攔著,他知道不讓紀御醫鞠躬,他放心不下。

“朱將軍認為太子一事怎么處理最為妥善?”雖然紀御醫四十多歲了,卻很虛心地像二十多歲的朱隸求教,關乎生死,什么年齡的早都不在乎了。

“末將認為暫時保密,待過完年再回稟皇上。”

紀御醫心中舒了一口氣,他果然沒有找錯人,只要不立即稟報皇上,至少暫時他的老命是安全了,等過完年再稟報時,他還可以拖上朱隸。

紀御醫并不是想拉朱隸下水,而是他相信朱隸必然能將兩個人的命都保下來了。

朱隸看著紀御醫松了口氣,自己心里卻嘆了口氣,朱元璋喜怒無常,誰知道他知道這件事后會是什么態度。

唉,自己怎么總是給自己找麻煩呢?可是,他能看著紀御醫死嗎?不要說紀御醫救過自己和沈潔,只是紀御醫高超的醫術,朱隸也不能看著紀御醫死。

“紀御醫,你開好方子,讓太子府的人跟你把藥拿回來,這里你就交給我吧。”

紀御醫感激拱拱手,拿著藥方走了。

朱隸坐回桌旁,盤算著下一步怎么辦。

“小四舅,紀御醫走了?”

朱隸看著一臉稚氣的朱允炆,終于決定連他也瞞下。

“紀御醫開了藥方,回去取藥,太子怎么樣?”

“父王讓你進去呢。”

朱隸點點頭,同朱允炆一起走進里間。

朱標雖然臉色蒼白,精神狀態倒不錯,但雙頰上,已明顯有了紅暈。

“允炆,你先下去吧,孤王同朱將軍說幾句話。”

沈潔看了朱隸一眼,也站起走了出去。

“太子,感覺好一些嗎?”

朱標搖搖頭:“孤王知道你跟御醫說些什么,孤王的身體自己清楚,怕或不了多久了。”

“太子。”

朱標擺擺手打斷朱隸:“不要欺瞞孤王,你們在討論要不要把孤王的病情稟報給父皇吧。”

朱隸點點頭。

“不要稟告,眼看過年了,父皇心情不好會殺人的。等過了年,就說是孤王的旨意,欺瞞了父皇。”

“太子,您若做君主,定然是個仁慈的君主。”朱隸衷心地說,遺憾的是,他永遠登不上皇位了。

“孤王總是覺得氣短得很,朱將軍,孤王到底得的什么病?”

朱隸沉默了半晌,終于說:“癆病。”

猜到自己得絕癥是一回事,被別人證實卻是另一回事。

太子聽到“癆病”二字,呆呆地愣了很久。

朱隸不敢打擾他,只是在一旁站著,他能體會到太子此刻的心情,雖然一直生活在朱元璋的陰影下,很壓抑很郁悶,也許曾想過借死亡逃脫,可是事到臨頭,真正想死的是實在太少了。

就像跳樓都是一時的沖動,如果跳下去后還有生的選擇,恐怕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會選擇生。

“癆病是會傳染的,朱將軍也下去吧。”

朱隸沒有想到太子半天不說話,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樣。

“多謝太子關心,末將決定在太子未將此時稟明皇上之前,住在太子府,管理太子平日的飲食起居。”

“朱將軍。”

“太子放心,末將不是魯莽之人,知道怎樣保護自己,太子這個院落,除了留下幾個侍女和下人,其他人就不讓進來了,太子心中可有人選,末將好去安排。”

太子略微沉思了片刻,吩咐朱隸記錄了下來。

“太子休息一下,沈潔以前服侍過患癆病的人,不易傳染,一會讓她進來,太子有需要可吩咐她,”

出了太子的房間,朱隸根據太子所列的名單,將八個人召集過來。

這八個人中,有四個侍女,四個內侍,朱隸第一次見太子時的兩個侍女也在其中。

“我是朱隸將軍。”朱隸先自己介紹,接著說,“你們是太子最信任的人。”

這頂高帽子送的八個人都非常舒服。

“太子得的是癆病。癆病是治不好的,而且還會傳染。”朱隸曾經考慮了很久,最后還是決定坦白告訴這些人,因為他并不打算一直瞞著,只是瞞過這十天,一過了年,朱隸會同紀御醫一起稟明皇上,以后太子的起居,還是需要這八個人照顧,如果這八個人知道真相后大驚失色,不能在承擔起照顧太子的重任,朱隸就白費心思訓練他們了。

八個人同時色變,這等于告訴他們讓他們陪葬。

“如果你們現在誰提出來不想侍候太子,我會立刻找人替換你們。”朱隸說得平淡,但他心里清楚,提出來的人只有一條路——滅口。不是朱隸心狠,既然打算保密,就不能婦人之仁,留下漏洞。

不能不佩服太子看人的精準,八個人在短暫的驚慌后都鎮定了下來,神情決絕,沒有一個人提出要退出。

但朱隸還是沒說話,他知道這個時候沉默對大家的壓力,他需要的絕對衷心的人,而不是一時沖動的人。

近半個時辰過去了,仍然沒有人退縮。

“很好,既然你們都決定了,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們臨時的主子,我說的話,無論你們理解也罷,不理解也罷,都要絕對服從,有問題嗎?”

“沒有。”八個人回答的很齊聲。

“第一,我要讓你們知道的是:從今天起我和你們一樣會住在這里,另外還有一位沈潔沈姑娘,我們十個人負責起太子的飲食起居。”

朱隸這句話,就是在平靜的湖水中扔下一塊石頭,瞬間蕩起一層層漣漪,朱隸這些天成了京城里的新聞人物,關于他的故事很多很多,不管這些故事中有多少水分,朱隸不是個尋常人已成定論。

這樣一個傳奇人物同自己一起同生共死,讓八個人的心中都生出震撼。

“第二,從今天起,任何人進這個院落必須經過我的同意,包括皇上。你們八個人從今天也不許出這個院落,太子的病情不許跟任何人透露,違令者,”朱隸一雙厲眼掃過沒個人的面孔:“斬!”

這一條到沒有引起什么騷動,朱隸說出太子病情的時候,他們已經想到了。

“第三,每天嚴格按照我規定去做,我會盡最大的可能,保護你們不受傳染,這一點,請你們相信。”

這回八個人可沉默不下去了,當覺得必死的時候,又看到了生的希望,才更明白生的可貴。而給與他們生的希望的人,很自然的就被他們看成了恩人。

如果一個人將你從死亡邊緣拉回來,你當他是救命恩人,這個很好理解。

如果一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