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27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裁聰敕ǖ娜耍補怨緣亓銎ǘ疾桓曳牛旄叱憔馱謖餛驕睬衣雜醒沽Φ幕肪持校轎鵲氐鄙狹嘶實邸?br />
燕飛自從試過一次與朱隸手心相對輸入內力后,就經常握住朱隸的手,將內力緩緩送入,朱隸在燕飛的內力調節下,頭真得不是那么疼了,而且,他也很享受與燕飛這種溫馨的交流。只是燕飛這種舉動,毫無規律可言,甚至有時兩人正在正吃著飯,有時朱隸正在睡覺,有時一天兩三次,有時好幾天也沒有一次。

朱隸出現在扶著永樂帝靈柩回京的隊伍里。這個消息很快傳到了馬智杺,石毅和齊昕的耳朵里,也傳到了守在南京的房寬和鄭和那里,房寬和鄭和都有官職,人不能隨便跑回來,但信件都寄來了,馬智杺、石毅和齊昕直接又拖家帶口,強行住進了京王府,當然,少不了對楚暮的一番攻擊,雖然楚暮一再解釋,是朱隸不讓告訴他們。

四個月后,十二月十九日,永樂帝正式入葬長陵,與徐皇后合葬。

朱隸同燕飛送了永樂帝最后一程。

在已修好的長陵地宮中,朱隸站在永樂帝的棺槨前,久久地佇立著,所有的儀式都結束了,眾人也都陸續離開,朱隸仍然不愿意離開。

“京王爺,要封宮了,圣上請您出去。”朱高熾身邊的一個小太監,手中拿著拂塵,畢恭畢敬地站在朱隸的身后,謹慎地說道。

朱隸沒有動,也沒有說話,如同已經僵化的雕像。

“京王爺,時辰到了,請您出去吧。”小太監再次低聲催促。

“封宮吧。”朱隸沙啞的嗓音在地宮中緩緩徘徊。

“是,京王爺請。”小太監見朱隸同意了,高興地點頭應著,躬身讓朱隸先走,但朱隸卻沒動。

“京王爺,您請。”小太監微微提高聲音,再次恭請道。

朱隸仍然沒動,只是有重復了一句:“封宮吧。”

小太監終于聽明白了朱隸的意思,臉色瞬間變得刷白,小心翼翼地低聲叫道:“京王爺。”

朱隸不說不動,又恢復了他的石化狀態。

小太監知道自己請不動朱隸,急忙跑了出去。

“什么,王爺不愿意出來。”朱瞻基一臉的震驚。

“是,京王爺只是吩咐封宮,自己卻不肯出來。”小太監心驚膽戰地回稟。

“隨朕進去看看。”朱高熾不顧地宮走廊很長,挪動著他肥胖的身軀,再次走進了地宮。

“皇叔,侄兒來接您出去。”朱高熾輕聲說道。

朱隸搖搖頭:“圣上出去吧,我在這里陪著先帝。”

“師傅,您不要徒兒了?”朱高熾抓著朱隸的衣袖,神態焦急。

“圣上,您身邊有先帝留下的賢臣,足能幫您管理好天下。先帝一個人在這里,太孤單了。”朱隸目光凝視這棺槨,緩緩地說道。

“先帝不是一個人,還有母后在這里,師傅,跟高熾出去吧。”

朱隸轉過身,望著朱高熾:“圣上,你也知道,我的身體已經沒有多長時間了,你已經登基,我也安心了,你走吧,好好做得你的皇上,善待你的子民。”朱隸說完,掙脫朱高熾的掌握,盤膝在永樂帝的棺槨前面坐下,閉上了眼睛。

進入地宮,朱隸的腦海中全是永樂帝的音容笑貌,與永樂帝在一起的一幕幕往事,如幻燈片般在腦中飛旋,他知道自己一但離開地宮,就真的同永樂帝天人永隔了,如果自己留下,也許永樂帝還沒有走遠,還在等著他。

這一刻,朱隸才發現自己根本邁不動腳步,永遠陪伴著永樂帝的想法,像一塊巨大的磁鐵,牢牢吸引著他。

朱高熾急得團團轉,他當然不能讓朱隸留在了地宮中,但卻沒有辦法勸朱隸出去。

忽然,朱高熾想到了一個人,連忙指揮太監扶著他走了出去。

朱隸聽著朱高熾漸漸遠去的腳步聲,心中一片清明,就在所有的雜念都將離他而去時,他又聽到了另外的腳步聲。

他這一生中最熟悉的腳步聲之一——燕飛的腳步聲。

朱隸很奇怪,空曠的走廊里只有燕飛一個人的腳步聲,并沒有別人的。

燕飛的智力嚴重低下,朱高熾很清楚,怎么讓燕飛自己進來了。

腳步聲在身邊停下,接著,燕飛也盤膝坐在了朱隸的身邊。

“燕飛。”朱隸摸索著握著燕飛的手:“你出去吧,聽話。”

燕飛反握著朱隸的手,沒動。

“燕飛。”朱隸起身,順手拉起燕飛,向走廊走去,“順著這條路走出去,乖。”朱隸說罷,松開燕飛的手,在燕飛的后背上輕輕拍了一下。

燕飛不僅沒走,反而反過身擁抱著朱隸。

朱隸苦笑了一下:“好好照顧自己。”說著話推著燕飛,燕飛卻生怕朱隸消失了一樣,朱隸越推他,他抱得越緊。

“燕飛。”朱隸再推,卻忽然感到有濕濕的東西落在自己的肩膀上。

“燕飛。”朱隸身軀一僵,這是燕飛第二次在他面前流淚,上一次,是十多年前,朱隸為了封閉了燕飛的記憶,不得不點了燕飛的昏睡穴。

朱隸一直以為,燕飛充其量能認出自己,卻沒有想到,燕飛還記得與自己的友情。

“燕飛。”朱隸心中低嘆,燕飛這樣舍不得他,就算他時日無多,他也不應該浪費跟在燕飛在一起的最后時光。

朱隸轉過身,雙目凝望著永樂帝的棺槨,低語道:“爺,我走了,我很快會回來陪你的。”說罷深深鞠了一躬。卻在直起身體時,發現棺槨前兩個火燭中的一個,忽然一閃,地宮中的光線暗了一下,又亮了起來。

朱隸的眼淚刷地掉了下來:“爺,您聽到我的話了?阿四很快回來的。”

兩個火燭中的一個直接滅掉了。

朱隸一怔,走過去將滅掉的火燭重新點燃:“爺,你不希望我回來嗎?可是阿四舍不得你,阿四離不開您,爺~~”

朱隸雙膝一軟,跪在棺槨前,低聲哭泣。

半晌,朱隸感到有一只手暖暖地罩在肩頭,不用回頭,他也知道那是燕飛的手。

深深地吸了口氣,朱隸最后望了一眼永樂帝,帶著燕飛走出地宮。

朱高熾正在地宮外面焦急地等著,讓燕飛去找朱隸,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朱高熾知道朱隸一定會處處順著燕飛的,卻不知道燕飛能做到哪一步。

如果燕飛帶不出來朱隸,朱高熾只好動用武力,讓錦衣衛把朱隸架出來,無論如何,朱高熾也不能看著朱隸留在地宮里。

沒想到燕飛真把朱隸帶了出來。

不管朱隸是同意出來,還是朱隸僅僅把燕飛送出來后還想回去,朱高熾在朱隸和燕飛離開地宮大門的一瞬間,揮手讓人合上了地宮的大門。

“皇叔,若是先帝泉下有知,一定希望您好好活著,您失蹤的那十年,先帝最大的心愿,就是等您回來。”朱高熾肥胖的身軀在看到朱隸出來的那一瞬間,像打了激素一樣,變得異常靈活,幾步奔過去抓住朱隸的手,言辭懇切、聲淚俱下,“先帝若看到您這么痛苦,一定也會痛苦的,皇叔。”

朱隸拍拍朱高熾的手,緩緩地點點頭。

又是一年新春,同永樂帝在時一樣,大年三十的一大清早,皇帝的賞賜已經到了京王府,仍然是滿滿的六大箱子,取“六”這個吉利數字,東西也都同每年差不多,瓷器、衣物、圖書、茶葉、草藥、首飾物件等,唯一有變化的,是皇帝換成了朱高熾,而永樂年間也將成為歷史,明天起,年號將更改為洪熙。

從北征回來,朱隸就在永樂帝曾經住過的天軒閣正堂中立了一個香案,香案上只有一把匕首,那把跟了永樂帝二十多年后,被永樂帝送給朱隸,之后朱隸又還給永樂帝的匕首。朱隸失蹤那十年,這把匕首無時無刻不陪伴著永樂帝,太監王彥說,永樂帝經常神情專注地撫摸著匕首,甚至在半夜睡不著的時候。

永樂帝說過,回到北京,要住在朱隸的京王府。

如今朱隸將匕首擺在正堂,如同永樂帝回來了。

同每天一樣,朱隸清晨起來,先去正堂的香案前站一會,無聲地同永樂帝說兩句話,或者只是靜靜地站一站,然后對永樂帝露出一個微笑,開始他一天的生活。

朱隸知道自己實在是沒有多長時間了,永樂帝留給朱隸小箱子中的藥,朱隸已經吃掉了一多半,時空傳送器已經被沈潔修好了,時間也計算好了,仍然傳送回2012年,現在就等著朱隸下決心離開,朱隸卻隱約感到得自己不可能離開,他這具明朝時期的身體,無法去適應21世紀的生活,如果離開,就意味著死亡。

但這種顧慮朱隸從未跟沈潔透露過,他知道,帶著自己離開是沈潔最大的心愿,如果沈潔知道朱隸不能離開,沈潔也不會離開,如果朱隸死了,沈潔斷難接受,很可能追隨朱隸而去。

同沈潔一起離開,就算朱隸有什么危險,沈潔也回去了,回到她原來的生活中,自然有她的父母、師長,朋友們照顧。

朱隸最放心不下的,還是燕飛和石小路。

自己離不開,當然也不可能帶著這個時代的燕飛和石小路冒險。把他們扔下,燕飛現在的情況……

朱隸讓吳晨給吳翰文和陶鴻泰分別寫了信,向他們詢問這些年有沒有找到治療燕飛的方法,信發出去幾個月了,仍然沒有消息。

年夜飯在沈潔、石小路、吳夢蝶、喬依依等張羅下,熱熱鬧鬧地擺了上來,吳晨、楚暮、馬智杺、石毅、齊昕等都趕了回來。

吳晨、楚暮這兩年都娶了親,有了孩子,小桃也終于感化了齊昕,成了齊昕的夫人,大人孩子,滿滿當當地坐了兩大桌。

馬智杺拿出自己親手釀造的果酒,給朱隸倒上。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恐怕這是最后一次與朱隸一起過年了,因而大家都努力讓自己的臉上綻放出笑容。

朱隸依舊緊挨著燕飛坐著,時不時給燕飛夾兩道菜,燕飛雖然仍舊面無表情,但朱隸發現,燕飛的目光偶爾能在朱隸身上聚焦片刻。

晚宴吃到一半,阿德來到朱隸身邊,跟朱隸耳語了兩句,朱隸眼睛一亮,起身就向外走,吳晨和楚暮對望一眼,跟在了朱隸后面。

朱隸直奔大門口,一眼看到站在門外,一臉笑容的吳翰文,雙眼卻明顯含著熱淚,朱隸喉頭一緊,兩步奔出去,與吳翰文緊緊擁抱在一起。

半晌,吳翰文方沉聲說道:“收到你的信急忙趕來了,你活著真是太好了,身體怎么樣?”

朱隸低低嘆口氣:“讓你失望了,我恐怕,沒有多長時間了。”

“王爺”吳翰文驚愕地望著朱隸,細致打量,吳翰文才發現,朱隸的臉色病態的蒼白,而且很消瘦。

“現在告訴你,是不想你有了希望后再失望,其實我的身體狀況你早就知道,你們做過殺手的,對生命應該有不同的理解。”

吳翰文沒說話,只是用力地握著朱隸的手。

“進去吧,大家都在,朱婳沒同你一起來嗎?”朱隸說著話,向吳翰文身后望去。

一女子領著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正從馬車上下來,女子眼神靈動,卻把朱隸看呆了。

盈盈走到朱隸面前,女子彎腰一福,嫵媚地笑道:“王爺,我該稱呼你大哥,還是該稱呼你皇叔?”

“朱婳?”

“朱婳見過大哥。”朱婳再彎腰一福,“還是叫您大哥吧,妹妹都這么樣叫你,還是叫大哥親切。”

朱婳說著話,將小女孩拉到朱隸面前:“叫皇舅舅。”

“皇舅舅。”小女孩脆生生叫了一聲,那聲音甜得宛如囡囡兒時。

“乖。”朱隸彎腰將小女孩抱了起來,“告訴舅舅,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茵茵。吳辰茵。”

“茵茵,你幾歲了?”

朱隸微笑著逗孩子,吳翰文卻敏銳地發現朱隸的手在微微顫抖。

“四歲。”茵茵甜甜地答道。

“茵茵,爹抱。”吳翰文趕緊將孩子從朱隸懷中接過來,心中卻狠狠地一疼,一個孩子才二十多斤,朱隸卻有些抱不動了,沒想到朱隸的身體差到了這樣。

“吳大哥。”

吳晨和楚暮迎出來,興奮地打著招呼,吳晨卻細心地走到朱隸身邊,扶著朱隸低聲問道:“爺,還好嗎?”

“沒事。”朱隸微不可查地搖搖頭。

“大嫂,您的病好了?”楚暮興奮地望著朱婳,問出了大家都想問,卻沒來得及問的話。


 第315章 以毒攻毒

 

“大嫂,您的病好了?”楚暮興奮地望著朱婳,問出了大家都想問,卻沒來得及問的話。

“是相公舍了一身的內力救了我。”朱婳感激地望向吳翰文。

朱隸、吳晨、楚暮等三人均轉過頭,有些吃驚地看著吳翰文。

吳翰文很隨意地笑笑,仿佛將一身傲人的內力送給別人,就想將一件喜歡的衣服送給別人一樣,雖然有些也不得,卻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現在是沒有內功的人,你們兩個可不許欺負我。”吳翰文對著走過來的楚暮和吳晨一人捅了一拳。

吳晨閃身一躲,怪叫道:“這那是我欺負你,明明是你欺負我。”

楚暮沒躲,結結實實地吃了吳翰文一拳,皺著眉頭?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