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273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朱隸暈倒的剎那,張輔一個箭步抱住了朱隸,緊接著守在帳外的吳晨和沈潔也沖了進來。

“圣上,末將帶京王爺去營帳休息。”張輔對焦急地望著朱隸的永樂帝說道。

永樂帝點點頭。

張輔抱著朱隸剛要走,吃驚地發現,朱隸的手不知何時,跟永樂帝的手握在了一起,而永樂帝似乎也才發現,自己的手跟朱隸握著。

“小四不愿意走,就讓他在朕的龍床上休息吧。”永樂帝看著昏迷中朱隸說道。

張輔知道永樂帝也舍不得讓朱隸走,遂把朱隸輕輕放在了龍床上,永樂帝側身坐在龍床邊上。

轉身望向仍然跪在地上的眾人,張輔沉聲命令:“把他們都關在一個營帳里,不許任何人進出,等京王爺醒了,再行發落。”

“沈姑娘。”見營帳內只剩下沈潔和張輔、吳晨,永樂帝問道:“你和小四這些年去了哪里?小四的病怎么還沒有好?”

沈潔咬咬牙,將冰川的故事又說了一遍。

永樂帝倒沒有去質疑故事的可信度,而是望著朱隸憂心地說:“這么說,小四的病一點沒有治?”

沈潔點點頭。

“你們都下去吧。朕陪著小四。”

“圣上。”張輔不放心地輕輕叫道。

永樂帝揮了揮手。

張輔遲疑了一下,帶著吳晨、沈潔退了出去。

朱隸醒來,方一動,就聽到耳邊響起低沉而遲緩的聲音:“醒了?頭還疼嗎?”

朱隸側頭,朦朧的光線中,見永樂帝躺在自己身邊,正望著自己,這情形,同十多年前在南京皇宮,永樂帝最初發現朱隸病情時,將朱隸留在上書房中一樣。

“皇上,阿四對不起你。”想到永樂帝親自為自己試藥,朱隸的眼淚滴滴而下。

“小四,”永樂帝從朱隸的聲音中聽出朱隸哭了,抬手輕輕為朱隸拭去眼淚,嘆息道,“你能回來,朕已經很知足了,很知足了。”

“皇上,阿四再也不會離開你。”朱隸握著永樂帝為自己擦拭眼淚的手,微微用力。

“朕昨天已經跟他們說過了,此番回到北京,就傳位給高熾,高熾當了這么多年的太子,政務已經很熟悉了,朕就住到你的京王府中,和你天天下棋聊天,朕陪著你養病,一定能養好的。”永樂帝低緩的聲音,充滿了關愛,絲毫沒有大殿上面對百官時的凜然霸氣。

這聲調即使跟在永樂帝身邊多年的大臣、太監,恐怕也從來沒有聽到過,卻是朱隸熟悉的,當永樂帝跟朱隸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常常用這種疼愛小弟的兄長聲調。

“好皇上陪著阿四養病,一定能養好的。”朱隸深深吸口氣,讓自己的聲音盡量平靜。

“小四,朕也當了二十二年的皇帝了,你說朕算不算是個好皇帝?”

“當然算,皇上英明睿智,遠見卓識,心懷社稷,體恤百姓。皇上在位二十多年,派遣鄭和六次下西洋,宣揚皇上的仁政和大明朝的國威,疏通京杭大運河,繁榮了南北貿易,編撰永樂大典,承接前人的文化,給后人留下了非常寶貴的文化財富,修建紫禁城,遷都北京,鞏固了大明朝的邊防,五次親征漠北,有利地打擊了蒙古人南下的野心,支持佛教,讓西藏的活佛也臣服于大明朝,還有四次派兵平定交阯暴*,將貴州編入大明朝版圖等等等等,皇上,您登基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是歷代皇帝所望塵莫及的。”朱隸神色莊重地說道。

“小四,聽你這么說,朕確實做了很多事,但朕也殺了很多人,有時晚上睡覺,常能聽到那些被朕殺了的人,在罵朕。”永樂帝長嘆一聲。

“皇上,成就任何功業,都有犧牲,殺人是不可避免的手段,阿四這一生也殺了不少人,但阿四仍然睡的很坦然。阿四問心無愧。”

“朕,也問心無愧”

“阿四知道。”

“小四,朕這一生有你,非常非常的欣慰。”

“阿四一生跟著皇上,也非常欣慰。”

永樂帝微微笑了,緊了緊握著朱隸的手,有些疲倦的說道:“朕有些累了,你陪朕再睡一會吧。”

“好。”朱隸輕輕答應著。

“朕回到北京就讓位,你把京王府你的院子騰出來,給朕住。”

“好。”

“朕不做皇帝,還是你的爺,你再叫朕一聲爺。”

“爺。”

“小四,我想你姐姐了,你的紅果姐姐和儀華姐姐,我想去看看她們,她們一定都在等著我。”永樂帝的聲音平緩。

朱隸一驚,輕輕起身望著永樂帝,營帳里的光線很暗,但朱隸仍然能看得到,永樂帝的臉色不正常的白,握著自己的手也有些冰冷。

遲疑了一會,朱隸用力握著永樂帝的手說道:“爺,您去看姐姐們吧,不用擔心阿四,阿四會好好地活著。”

“小四,頭疼了吃爺給你找來的藥,爺試過,毒性不大,不要硬撐著,爺看著心疼。”永樂帝緩緩睜開眼睛,慈愛的目光罩著朱隸。

朱隸點點頭:“阿四記得了。”

“小四。”

“爺。”

“爺有些冷,你幫爺把被子蓋上。”

“好。”朱隸哽咽著,看了一眼好好地蓋在永樂帝身上被子,起身坐在床頭,將永樂帝抱在懷中:“爺,這樣還冷嗎?”

“不冷。”

望著永樂帝疲憊的雙目,朱隸咬咬牙,硬逼著自己聲音平靜:“爺,您睡吧,阿四就坐在這里陪著您。”

永樂帝沒說話,只是攥著朱隸的手緊緊地握著,然后慢慢放松……

張輔等人進來時,看到朱隸靠在床柱上坐著,臉上很平靜。

永樂帝躺在朱隸的懷中,安詳地閉著眼睛,像似睡著了……

這一天,是永樂二十二年七月十八日,公元1424年8月12日。

一代君主,結束了他曲折、坎坷而輝煌的一生,永樂帝朱棣一生征戰沙場,最終也死在了出征的途中。

在中國歷史上,死在出征途中的還有一位皇帝,叫成吉思汗。

兩天后,永樂大軍拔營啟程,永樂帝睡在臨時趕制出來的錫棺里,仍然乘在龍攆上,隨大軍同行。龍攆還坐了一個人——朱隸。

為了不至于引起社稷動蕩,永樂帝駕崩的事情被嚴格封鎖著,那天被朱隸訓斥的太監、宮女和內侍等,朱隸并沒有處罰他們,只是對他們說,如若外界知道朱隸回來了,就將他們全部處死,一個不留。

那些太監、宮女、內侍等知道這次真是觸怒了京王爺,他們知道,京王爺真殺起人來,一點不比永樂帝手軟。

這些太監中,只有王彥沒有參與此事,但王彥卻非常自責,十年了,王彥竟然沒有發現此事,感到自己很對不起皇帝,也對不起京王爺朱隸,朱隸雖然沒有罰他,他卻除了給朱隸送飯,其他的時間自己把自己關在車里。

永樂帝去世的當天,朱隸認識了隨永樂帝出征的另個重要人物——楊榮。

其實朱隸早就認識楊榮,楊榮一直是永樂帝身邊的文官,第一次北征時,楊榮就跟著永樂帝,只是楊榮官階低微,見到朱隸,總是恭謹地讓到一邊,朱隸也只是笑笑,算是打招呼,沒想到朱隸消失十年,楊榮的官職卻升了起來,永樂帝突然去世,朱隸讓張輔找幾個永樂帝相信的人商量事宜,張輔就找來了楊榮。

楊榮也因此成了后來輔助朱高熾乃至朱瞻基的三位重臣之一,這三位重臣都姓楊,史稱三楊。

朱隸見到楊榮,一雙眼睛打量了他半天,見他并沒有驚慌失措,也沒有回避朱隸的目光,而是坦然地任朱隸打量,朱隸微不可查地點點頭,

永樂帝身后的事情,朱隸并沒有參與多少意見,只是靜靜地聽,聽到安排中的漏洞,略加提醒一下,楊榮周詳的計劃,讓朱隸對楊榮多了幾分信任,而楊榮更加佩服朱隸縝密的思維,他覺得自己已經把計劃做的很周詳了,沒想到朱隸只聽了一遍,就挑出了里面的瑕疵。

張輔雖然是此次出征的大將軍,遇到這種天大的事情,卻沒感到有什么壓力,朱隸坐鎮軍中,他自然地就有了主心骨。雖然自永樂帝去世后,朱隸一天也說不上兩句話,只是靠著永樂帝的錫棺靜靜地坐著。

讓張輔略感安心的是,朱隸一日三餐,都按時吃了。

朱隸砸在地上的箱子,早讓沈潔小心的收了起來,好在瓶子都沒有摔破,只是墊在瓶子下面的紙,全部都弄亂了,沈潔瞞著朱隸,像永樂帝一樣各種藥都試了一遍,分門別類地重新收好。

一個月后,五十萬北征大軍,簇擁著載著錫棺的龍攆,終于回到了居庸關。

距離居庸關尚有最后半個時辰的路程時,朱隸遣人把沈潔找了過來,朱隸明白,從此刻起,接下來的幾天,將是穩定局勢至關重要的幾天。


 第313章后臺

 

永樂帝去世后,朱隸很少說話,同沈潔也是如此,沈潔很理解朱隸的心情,每天到送飯的時候,看著朱隸吃飯,然后擁著朱隸,靜靜地靠著錫棺坐一會。

聽聞朱隸找她,沈潔喬裝上了龍攆,看到朱隸對居然自己笑了一下。

一個月來,朱隸的臉上第一次有了點表情,然而這表情卻讓沈潔心酸。

“快到居庸關了,我想讓你幫我化化妝,讓臉色看上去健康紅潤,我的病情,絕對不能讓別人看出來。”朱隸望著沈潔說道。

沈潔答應著,低下頭伸手將流出的眼淚悄悄拭去。這一個月,朱隸雖然一日三餐按時用飯,但沈潔知道,朱隸實在沒有吃進去多少,而永樂帝為朱隸找來的止痛藥,卻讓朱隸吃了不少,自永樂帝去世,朱隸的頭似乎就沒有停止過疼,一直靠藥物壓制著,而朱隸的藥丸,已經從綠色的,吃到了紅色的。

為朱隸涂了一些腮紅,又為朱隸重新綰了發,使得朱隸看起來精神抖擻,沒有一絲病容,朱隸照著青銅鏡,扯出了一絲笑容。

改朝換代,每每都是政局最敏感的時期,朱隸知道永樂帝不希望好不容易穩定了二十幾年的天下發生動蕩,希望朝代順順當當地過渡,朱高熾安安穩穩地當上皇帝。朱隸就要保證朱高熾登基前后不要出任何差錯,這也是朱隸能為永樂帝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先一步回來的楊榮早已將永樂帝駕崩的消息稟報了太子朱高熾,大軍走進居庸關,迎接他們的居然是浩大的儀式,如同一年前永樂帝四征歸來時一樣,只是那一次是滿眼的紅,這一次是滿眼的白……

大軍瞬間都愣住了,不明白太子怎么會這么做,皇帝還活得好好的,太子這是要造反嗎?

朱高熾一身重孝,無視眾人奇怪的目光,在楊榮的陪同下,緩緩地走近龍攆,雙膝跪下,對著龍攆痛哭道:“父皇,兒臣,兒臣來遲了”說罷以頭扣地,當當有聲。

龍攆的門簾打開,走出來的當然不是永樂帝,而是朱隸。

朱隸沒有穿這一個月來一直穿著的龍袍,也沒有帶孝,只是一身素袍,站在龍攆上。

京王爺回來了

京王爺何時回來的?怎么會在龍攆上?皇帝呢?真的駕崩了?

大軍中嗡嗡的議論聲像戰斗機掠過低空,然而這聲音在朱隸平靜卻帶有霸氣的目光掃過之后,瞬時消失無聲。

朱隸平面容坦然地掃視著眾人,之后氣沉丹田,緩緩地,十分沉重地說道:“皇帝,駕崩了”

這一句話,朱隸用的是丹田之氣送出,聲音雖然不大,卻使在場的數十萬人,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五十萬大軍全部愣了,他們雖然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時候駕崩的,但是可以肯定,朱隸冒充皇帝隨大軍回來,一定不是一天兩天了。

隨著一個人跪下,轟的一聲,數十萬人全部跪了下來,唯有朱隸仍然站在龍攆上,硬朗而消瘦的面龐上,掛著兩行熱淚。

這一個月來,朱隸一直陪伴在永樂帝的身邊,他以為自己已經接受了這件事情,不會再流淚了,然而當皇帝駕崩了幾個字從他嘴里說出時,朱隸仍然感到胸口劇烈的疼痛,涌上眼眶的熱淚抑制不住地流出。

這一個月來,除了有限幾個人,大家都不知道永樂帝病逝了,朱隸的潛意識里,也覺得永樂帝不過是太累了,他睡著了,就睡在錫棺里,有朱隸陪著他,永樂帝睡得很安穩。

但今天,朱隸口中這五個字,硬生生地將這個童話打破。

從次再沒有人叫他小四,再看不到永樂帝關愛的笑容,聽不到永樂帝雖是斥責,卻充滿關心的話語,再也感受不到那雙溫暖的手,握著自己的手……朱隸的心中似乎被硬生生地撕掉了一大塊。

朱高熾三叩首后,在內官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居然顫顫巍巍地登上了龍攆,先高聲喚了一聲:“見過皇叔”隨即低低喚道:“師傅。”

朱隸帶著淚光的雙眼微微一笑,沒叫太子,沒叫殿下,而是叫了一聲:“高熾。”

朱高熾一把擁抱住朱隸,低聲痛哭。

朱隸回來的事情了楚暮早已按朱隸的囑咐告訴了朱高熾,此番朱隸扶著永樂帝的靈柩歸來,朱高熾也早就得到了消息,明明一切都在計劃中,可朱高熾看到朱隸,還是控制不住的激動,朱隸對于朱高熾,亦?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