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260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然而朱隸還是感到沈潔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突然失去了力氣。

“御醫”朱隸轉頭望向御醫,緊張地喚道。

御醫趕緊上前兩步,也不再將就用絲帕罩在沈潔的手腕上在請脈,手指直接搭上了沈潔的脈關。

半晌,御醫神情放松地說道:“王妃并無大礙,修養一段時間就能痊愈,只是以后陰天下雨,手臂恐怕會酸疼。”

朱隸松了口氣,抱著沈潔向營帳走去。

朱隸和鄭和離開后,永樂帝陰沉著臉,不斷地派人去打探消息,知道沈潔已無大礙后,低沉的嗓音冰冷地問道:“誰射的?”

小太監趴在地上,戰戰兢兢地回答:“回圣上,世子朱瞻壑。”

“宣。”永樂帝的一聲宣,讓站在一旁的漢王朱高煦渾身一哆嗦,早已知道是兒子闖的禍,卻想不出有什么補救的方法,這一箭傷了任何人都好說話,卻偏偏傷了最不能傷的朱隸的家人。

朱瞻壑才十二歲,闖了這么大的禍,一張小臉早已嚇得慘白,聽到皇帝要見他,兩腿發軟,路都不會走了,是小太監連拉帶抱地將朱瞻壑弄到永樂帝面前。

朱瞻壑甚至都沒有看到自己的父王也站在一旁,被小太監拉來后,立刻低著頭跪在地上,不住地磕頭,求皇帝饒命。

永樂帝厭惡地皺皺眉頭,威嚴的聲音嚇得朱瞻壑連頭都忘記磕了:“怎么回事?”

“回皇爺爺,孫兒發現一只兔子,正準備射箭,被皇太孫推了一下,箭飛了出去,誤傷京王妃。”朱瞻壑費了半天力氣,終于把事情說清楚。

“皇太孫推了你一下嗎?”漢王朱高煦在一旁聽出問道,急忙追問道。

朱瞻壑這才知道自己的父王在,心中踏實了幾分:“是,父王。”

朱高煦這個時候可不怕把事情弄大,越大越好,轉過頭,目光投向永樂帝:“父皇,您看……”

“宣皇太孫朱瞻基。”永樂帝沉聲命令。

沒等太監宣旨,朱瞻基已然走過來,十分淡定地雙膝跪下:“叩見皇爺爺,皇爺爺萬歲萬歲萬萬歲。”

“太孫,是你推倒了世子,使得世子的箭射偏了嗎?”

“回皇爺爺,是皇孫的錯,皇孫不小心撞上了世子,讓世子的箭射偏了,傷了王妃娘娘,請皇爺爺責罰。”朱瞻基磕了個頭,鎮靜地說道。

皇上微不可查地皺皺眉頭,手指敲著椅子的扶手,目光凌然地望著朱瞻基。

朱瞻基很小的時候,就表現出了他的聰明伶俐,永樂帝一直很喜歡他,隨著年齡的增長,朱瞻基不僅沒有讓永樂帝失望,反而越來越展現出他卓越的才華和沉穩的氣度,只是少了一份人情味,多了一份理智。

作為王者,這算不上缺點,甚至可以算優點,因為親情對于一個帝王,是很奢侈的東西,甚至可能成為你唯一的弱點。

但若缺乏親情,也很難得到大臣們的絕對盡忠,感情的事,只有用感情去換,權利和金錢是無法代替的。

這中間的平衡度,很難掌握。

朱瞻基太理智了,犯下如此大錯,還能鎮靜地請求責罰。

永樂帝看著朱瞻基,半天沒有說話。

朱瞻基跪在地上回望著永樂帝,也半天沒動。

終于,永樂帝輕輕地嘆了口氣,揮了揮手:“下去吧。”

朱高煦和朱瞻壑十分不解地望著永樂帝,怎么也沒有想到永樂帝竟然對朱瞻基什么處罰也沒有。

這樣太偏心了吧。

“老2,你帶著世子去找京王爺,把事情經過跟京王爺講清楚,聽從京王爺發落。”永樂帝說完,不等朱高煦回答,起身徑直走了。

沈潔睜開眼睛,對上朱隸關切的目光。

“很疼嗎?”朱隸的手指溫柔地撫摸著沈潔的面龐。

沈潔露出一抹笑,緩緩地搖搖頭。

營帳外,兩個小腦袋輕輕伸進營帳,雖然小心翼翼地,還是弄出了聲音。

沈潔輕聲對朱隸道:“讓他們進來吧”

朱隸轉過身,對兩個小腦袋招招手。

兩個小腦袋立刻露出興奮的笑容,急忙跑了進來,大聲叫道:“沈娘”

“沈娘”

“噓。”朱隸將手指放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不要這么大聲,沈娘受傷了。”

兩個小腦袋立刻使勁點頭,又一起小聲叫了一聲:“沈娘”

“乖。”沈潔伸出沒有受傷的手臂,摸著朱麒的小腦袋:“麒兒,你沒有受傷吧。”

朱麒跪在沈潔的床頭,聲音清脆地說道:“麒兒沒受傷,娘說,是沈娘救了麒兒的命,讓麒兒好好孝敬沈娘,一輩子對沈娘好”

朱麟不甘示弱跪下道:“麟兒也好好孝敬沈娘,一輩子對沈娘好”

“好,都是好孩子,起來吧。”朱隸慈愛地摸摸兩個孩子的頭。

“姐。”

“姐姐。”

帳簾一動,小蕓端著湯藥,同索菲亞一同走了進來。

“姐,你受苦了。”小蕓話沒說完,眼淚先掉了下來。

沈潔露出個微笑:“別哭,我受傷都沒有哭,你哭什么。”

“姐。”沈潔一勸,小蕓的眼淚掉得更多了。

“好了,別哭,只是小傷,沒事。”沈潔安慰道。

小蕓也知道自己不該讓沈潔擔心,忙忍住淚轉過身。

“姐姐,把藥喝了吧。”索菲亞接過小蕓手中的藥碗。

朱隸坐到沈潔的床頭,小心避開沈潔的傷口,讓沈潔靠在自己的身上,索菲亞細心地,一勺一勺地將湯藥喂進沈潔的口中。

湯藥不熱,卻喝得沈潔冒了一身的汗,沒有受傷的手抓著朱隸越來越用力。

剩下最后兩口湯藥時,沈潔眼中含著淚,可憐巴巴地轉頭望著朱隸。

“很疼?”朱隸望著沈潔的目光,覺得心被扎了一刀。低下頭,朱隸輕輕親吻這沈潔沾著淚珠的睫毛,眼睛,鼻子,吻到嘴的時候,朱隸手指已摸到了沈潔的昏睡穴,內力突發,沈潔軟軟地暈倒在朱隸的懷中。

穴道被封,定會引起血流不暢,不利于傷口的恢復,但朱隸實在看不了沈潔可憐的目光。

好的慢就慢吧,朱隸恨不得自己疼十倍,也舍不得讓沈潔這么痛苦。

抱著沈潔躺好,朱隸目光在眾人身上轉了一圈,沉聲問道:“囡囡呢?”

小蕓和索菲亞這才發現囡囡并沒有跟著她們進來。

“剛才還在帳外站著呢。”小蕓望著索菲亞說道。

索菲亞點點頭:“漢王和世子來請罪時,囡囡一直站在營帳外面,不過我們進來的時候,好像沒有看到囡囡。”索菲亞詢問的目光望向兩個孩子,自朱隸將沈潔抱回來后,兩個孩子一直很懂事地守在營帳外面。

沈潔昏迷期間,漢王帶著世子奉永樂帝的命令,到營帳中請求朱隸責罰,朱隸靜靜地聽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沉默了半天,并沒有給朱瞻壑什么處罰,只是揮揮手讓他們退了下去。

“姐姐去找皇太孫和世子報仇去了。姐姐不讓我們跟去。”朱麟說道。

朱隸一聽,眉頭倏地皺了起來,低聲罵了一句:“胡鬧”說罷起身,“你們好好照顧沈潔,誰也不許離開營帳。”說著話,人已經走了出去。

圍場的西北角,由于沈潔意外受傷,圍獵活動全部取消了,皇帝沒有心情打獵了,誰還敢打獵?

沒有人打獵,卻有一群十四、五歲的孩子圍在一起,似乎在比賽什么。

這些孩子都是皇孫、公主,王公大臣們的子女,當然還有囡囡、朱瞻基、朱瞻壑。

其他人都是自愿來的,只有朱瞻壑是被伙伴架過來的。

“你不是沒膽量吧,太孫。”囡囡鄙視的目光望著朱瞻基,言辭犀利。

“他就是沒膽”

“他怕死”

“他是個孬種”

囡囡在皇宮中住了三年,跟這些王公貴族的子女和多數皇孫、公主的關系都不錯。

跟囡囡關系不好的,朱瞻基算一個,因為囡囡和朱麒、朱麟一進宮,就將永樂帝對朱瞻基的寵愛搶走了。

為此,朱瞻基對囡囡總是冷著一張臉,時不時地給囡囡找點小麻煩,囡囡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朱瞻基給囡囡找的麻煩,囡囡不僅如數奉還,還外加利息,結果最后吃虧的,總是朱瞻基。

奇怪的是朱瞻基似乎有吃虧的癮,對于給囡囡找麻煩的事樂此不彼,但都不是什么大事,囡囡也是照單全收,然后加息奉還,當然利息也不大,用楠楠的話說,利息高了吃虧。

后宮孩子們的生活本來很單調,囡囡和朱瞻基的擂臺賽,逐漸成了大家期盼的娛樂項目。

“比就比,誰怕誰?”朱瞻基一把搶過蘋果,頂在頭上。

“等等,你先把這個簽了。”囡囡居然拿出了一張生死狀。

朱隸知道了,一定會暗暗嘆息,在北京住的這一年,囡囡還真沒有少學,程剛那些江湖上的知識,恐怕被囡囡掏走了一半。

朱瞻基接過生死狀仔細看著,越看小臉繃得越緊。

“簽啊”

“不敢簽嗎?”

“怕死就別簽”

“我看他不會簽。”

“他那么怕死怎么會簽。”

“就是啊”

大家哄地笑了。

朱瞻基的人緣真不怎么好,向著他的人不多,而這會兒,向著他的人也都沉默了。

“簽就簽拿筆來”朱瞻基瞪了囡囡一眼,狠聲說道。

囡囡傲然地一擺頭,立刻有人將沾了墨汁的毛筆送過來。

朱瞻基接過毛筆,猶豫了一下,簽上自己的大名,寫罷,很灑脫地把毛筆一扔。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看你今天這么痛快,本小姐今天就送你個全尸。”囡囡舉起弓箭,緩緩瞄向朱瞻基頂在頭上的蘋果。

朱瞻基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我yao*了,你不要亂動,不然一箭射不中你,我還會再補一箭的。囡囡清脆的聲音提醒道。

朱瞻基沒吭聲。

囡囡拉滿弓箭,倏地一松手,長箭帶著破空的風聲直奔朱瞻基。

膽小的都捂上了眼睛。

朱瞻基聽到拉動弓弦的聲音和箭的破空聲,心中忽然十分平靜,不管這支箭射向他頭上的蘋果,還是射向他的身體,他都很坦然。

然而,就在長箭要射中自己的時候,他聽到了異樣的聲音。

似乎是另一支劍破空而來。

睜開眼睛,朱瞻基不禁驚訝地長大了嘴。

囡囡射向他的箭定在他側面的不遠處的大樹上,而在囡囡那只箭的箭桿上,還插著一支箭。

顯示是那支箭,使得囡囡的箭改變了方向。

在空中利用箭讓另一支箭改變方向不是難情,但竟然穿過在空中飛行的箭的箭桿,擁有這份內力的人,整個大明朝也沒有幾個。

不用看,朱瞻基就明白是朱隸來了。

“見過皇叔公。”朱瞻基頷首。

“見過皇叔公見過京王爺”除了囡囡和朱瞻基,剩下人跪下一片。

朱瞻基是皇太孫不用跪,其他人可沒有這個優惠條件。

來的不僅是朱隸,還有被這些皇孫公主們趕到一邊去的內侍和宮女。

朱隸冷冷地掃了一眼跟在他后面來的內侍和宮女,眾人被朱隸有如實質的目光掃過后,慌忙都跪了下來。

“你們,每人回去領二十大板,朱鴿,你也是。”朱隸的話語,帶著不可置疑的威嚴。

內侍和宮女們卻都悄悄松了口氣。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幾個孩子居然用人當靶子,頂著蘋果比賽射箭,這要是真傷了那個皇孫,他們有十條命也不夠賠的。

就算沒傷,這是若是讓永樂帝知道了,也絕不可能挨二十板子這么輕。

“爹”囡囡聽到自己也要挨板子,一臉的不高興。

明明是朱瞻基推了朱瞻壑一下,朱瞻壑才誤將自己的箭射向小弟,沈娘為了救小弟才受傷的。

誰都知道,兩個小弟進宮后,永樂帝將寵愛都轉移到兩個小弟的身上,朱瞻基早就暗暗嫉妒兩個小弟,今天這件事,朱瞻基雖然沒有解釋什么,但大家都認為,朱瞻基是故意的。

朱隸沒有責罰朱瞻基,囡囡可很不甘心,一個是她親小弟,一個是待她像親娘一樣的沈娘,囡囡怎么能不為她們出口氣。

其實囡囡并沒有想傷害朱瞻基,只是想嚇唬嚇唬他,囡囡的射箭的技術,可受過永樂帝親自指點的。

“是瞻基的錯,求皇叔公饒過囡囡。”朱瞻基方才沒有跪下,此時卻跪下了。

“我不用你求情。”囡囡一臉的倔強。

“都帶回去。”朱隸再次命令。

內侍宮女們起身,低聲勸慰著自己的小主子。

大家都紛紛跟著內侍們向大帳方向走去,只有朱瞻基還跪著:“求皇叔公開恩,饒過囡囡,瞻基愿意承受任何責罰。”朱瞻基再次懇求道。

“收起你的假惺惺,跟你說過我不用你求請。”囡囡冷冷地說完,也跟著內侍宮女們走了。

朱隸仿佛從頭至尾都沒有看到朱瞻基,見大家都走了,朱隸也騎上馬走了。

片刻后,偌大的場地只剩下還跪著的朱瞻基和一直跟著他的幾個內侍。

好好的一場秋圍因為沈潔受傷而失去了興致,當天晚上,所有的人都回到了京師。

永樂帝派狗兒太監送來了最好的金創藥,需要用的不僅有沈潔,還有挨了二十大板的囡囡。

囡囡雖然堅持不讓朱瞻基代替?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