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22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走,倒不是朱隸不敢進營帳,就是龍潭虎穴,該進的時候,朱隸也沒有皺過眉頭,不進營帳,實在是為了避免無謂的沖突。

“京王爺留步。”帳簾一掀,燕飛施施然走了出來,“既然京王爺盛意邀請,小王怎敢不從。”

燕飛說著話,裝模作樣地看了看月亮,月色如銀,美得讓人炫目。

朱隸也抬起頭,望著干凈、深邃的星空,六百年后,這樣的星空早已絕跡。

“大戰在即,京王爺還有如此閑情逸致,出游賞月,這份從容,小王非常欽佩。”

不帶面具,沒有故意地變聲,雖然說出的話冷漠中帶著譏諷,絕不是燕飛能說出來的,但朱隸直接過濾了燕飛的話,眼神迷茫地看著燕飛,還是燕飛,哪都沒有變,只是瘦了。

燕飛看出朱隸異樣的神情,試探地問了一句:“京王爺與小王是故交嗎?”

再次看到朱隸,燕飛仍然有一種異樣的熟悉感。

朱隸一怔,晃過神來,不能勾起燕飛的記憶,朱隸知道吳翰文的話不是編的,喚醒燕飛的記憶,燕飛真可能變成白癡。

“不,本王與小王爺此番第二次見面,并非故交。”朱隸微笑著搖搖頭。

“可是小王看到王爺,總覺得王爺是故人,很熟悉。京王爺不是忘記小王了吧。”燕飛看似習慣地揉揉眉心。

朱隸暗嘆,燕飛以前沒有這個小動作的,不知道他們在燕飛身上做了什么手腳。

“小王爺風流倜儻、玉樹臨風,本王耳聞已久,今日細看,傳聞一點沒有夸大,像小王爺這樣出眾的人,本王若是見過,一生也不會忘的。”

“京王爺真會說話,可是經常贊美女人?”

“哈哈哈,小王爺真會開玩笑。”燕飛怎么也不會說出這種話來,他真不是燕飛了。朱隸心中輕輕一嘆。

“小王帳里還有一壇好酒,不如我們坐在那邊亭子上,邊喝邊聊如何?”燕飛說罷,也不待朱隸同意,返身進了營帳,片刻后手中托了一壇酒出來,向朱隸一點頭,施展輕功直奔小亭子。

朱隸只好緊隨其后。

到了亭子附近,燕飛沒有走進小亭,而是縱身一躍,跳到了亭子頂上,隨意地坐了下來。

朱隸明知道自己已經是吃什么吐什么了,但燕飛遞給他一碗酒,他仍然接了過來。閉上眼睛輕輕地聞了一下,純純的酒香淡淡飄散在夜空中,比朱隸用來招待吳翰文的酒,還要香醇。

“果然好酒。”

輕輕與燕飛撞了一下,朱隸一仰脖,將一碗酒掉入喉中,就順著食道而下,溫熱,卻沒有辛辣感。

然而酒是好酒,朱隸的胃仍然拒絕接受。

百般壓制后,朱隸尷尬地對燕飛笑了一下,飄身而下,落入樹叢中一陣狂吐,似乎要將五臟六腑全都吐出來。

朱隸心中苦笑,這一段時間確實有虧身體,前幾年在蓮花山為了收服齊昕,喝了四大碗酒,也沒有吐得這么慘。這種感覺,好像回到了**年前,第一次發病。

還未直起腰,朱隸已感到殺氣籠罩。

燕飛看著不遠處朱隸難過的樣子,心中十分詫異,朱隸帶著酒氣而來,燕飛自然是聞到了,可怎么看,朱隸也不像喝高了,怎么一碗酒下去,就吐成這個樣子,不過,此時的朱隸,氣場極弱,正是除去他的最好時機。

燕飛冷冷一笑,姿態優雅地跳下亭子,一步步向朱隸逼近。

扶著身旁的一顆小樹,朱隸知道燕飛正緩緩靠近,凌冽的殺氣浸入皮膚,似菲薄的刀片劃過,清楚的疼。

燕飛要殺他。

明知道燕飛什么都忘了,不僅不認識他,而且視他為頭號敵人,朱隸還是覺得心像被捏碎了似得痛,有那么一瞬,朱隸放棄了任何防御,既然燕飛要殺他,就殺吧,這條命本來就是燕飛的。

意思到自己這種荒唐的想法,朱隸苦笑了,這些年是太累了,居然想到了放棄。如果自己真的死在這里,張輔一定會瘋了一樣的報復,永樂帝也不會輕饒交阯,多少人因此會喪命,沈潔、小蕓她們會很傷心,萬一哪一天燕飛恢復記憶,他將如何面對。

生命看上去好像是自己的,其實背負了太多的責任,也因而有著太多惦念,人是群聚的動物,有幾個人敢說自己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緩緩地提起真氣,朱隸知道自己不可能放手與燕飛一搏,但拼著受點傷,逃走是沒有問題的,雖然經朱隸一鬧,整個大營都處在了戒備狀態,朱隸卻根本沒把這些攔截放在眼里,整個蠻軍,能讓朱隸注意的高手,只有兩個,一個是身后的燕飛,另一個是目前關在明軍大營的吳翰文。

燕飛緩緩靠近朱隸,胸口又像那天一樣鈍鈍的痛,燕飛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每次想殺朱隸,都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心中長嘆一口氣,算了,殺了朱隸,必然會引得明軍瘋狂反擊,也許得不償失。

殺氣一散,燕飛覺得渾身無比輕松,腳步也加快了,他明白不管是因為什么,他真是不想殺朱隸。

聽著燕飛的腳步聲靠近,朱隸沒動,只是將真氣布滿后背,若燕飛發掌,他會借著燕飛的掌力而遁。

燕飛的手掌果然抵住了朱隸的后背,然而吐力卻很輕很緩:“京王爺酒量怎么這么差,一杯酒就醉成這個樣子。”燕飛的語氣中帶著戲謔,掌中的真氣緩緩輸入朱隸的體內,幫朱隸止吐。

多年前,每次朱隸很辛苦的嘔吐,燕飛就是這樣做的。

朱隸的眼圈一熱,終于控制不住地吐出了兩個字:“燕飛。”


 第272章 藥粥

 

燕飛渾身一僵,這一聲呼喚,似乎回響了幾個世紀。

察覺到自己情緒失控,朱隸忙深深地吸了口氣,回身微笑道:“多謝小王爺援手,本王好多了,讓小王爺見笑,本王的確不勝酒力。”

燕飛似乎并沒有聽到朱隸說什么,仍執著于朱隸的那聲呼喚中:“京王爺方才喚小王什么?”

“不好意思,本王認錯人了。”朱隸明顯感到那一聲呼喚對燕飛的撼動,雖然他多么希望燕飛能想起一切,卻不敢冒這個險。

“無妨。”燕飛看了朱隸片刻,直起身說道:“小王叫陳巖騛,京王爺一定是將小王錯當成你的兄弟燕飛了吧,小王聽說你的兄弟與小王長得十分想像,連名字都幾乎一樣,是這樣嗎?”

朱隸望著燕飛硬朗的側面,緩緩地點點頭:“是,他姓燕,燕國的燕,單名一個飛字,與小王爺的名字發音很相近,長得非常像,看到小王爺,本王總以為看到了我的兄弟燕飛。”

朱隸已知道燕飛本名叫陳巖騛,當初把他帶到殺手訓練營的人,根本就是知道他的身份的,燕飛本就是他的名字,只是換了個字而已,讓燕飛恢復身份,卻忘記了一切,一定是當初殺手訓練營中的人干的,沒想到兜兜轉轉一大圈,當年的殺手組織不僅還在,而且一直活動著。

二人走回小亭,亭內的石桌上,已換成了一壺茶,兩個茶杯。

燕飛親自倒了杯茶遞給朱隸,朱隸借過茶,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片刻,走到亭旁吐掉,回手將茶杯放在石桌上,一切做的那么自然,一如當年。

燕飛又將茶水滿上:“喝口熱茶暖暖胃。”

朱隸恍然,看了眼燕飛微笑道:“多年前傷了胃,一旦嘔吐了便吃不了任何東西,吃什么吐什么,多謝小王爺好意了。”

“茶也不能喝?”燕飛奇怪。

朱隸搖搖頭,走到亭內的石條凳上坐下。半天沒聽到燕飛說話,轉過頭望著燕飛:“小王爺有事要說?”

燕飛眼神朦朧,一臉的困惑:“小王似乎也認識一個傷了胃的朋友,酒喝多后不能吃任何東西,卻想不起這位是朋友是誰了。”

朱隸嚇了一跳,忙岔開還話題:“以小王爺看,小王爺這次起兵,有幾分必勝的把握?”

燕飛大腦有些短路地望著朱隸,不明白朱隸怎么突然說到這事上來,但這一打岔,卻忘了他剛才在想什么,順著朱隸的話題說道:“不管有幾分把握,小王都不會屈服于明朝的yin威。”聲音不大,語氣卻極為堅決。

“小王爺的心情,本王很理解。”將安南化為大明朝的一個省,并改名交阯,必然會遭到原安南百姓的反抗,朱隸早就想到了,永樂帝也不是不知道,但作為皇帝,自然是領土越大越好,小小的安南劃都劃了,沒理由讓它重新獨立,況且現在明朝軍事力量強大,反抗必然會招致無情的鎮壓,永樂帝不怕打仗,張輔也不怕打仗,如果不是燕飛守在這里,張輔下不了狠心強攻,交州城早就是明軍的了。

“不過小王爺也應該知道,明軍是不會讓交阯重現變成安南的,而且明軍也有這個能力,即便今天小王爺殺了本王,也不會改變這個結果。”朱隸侃侃而談。

“小王明白,事雖有可為與不可為,但有些事明知不可為也要為之。”燕飛望著蒼茫的夜色,神情堅毅。

“小王爺可知一意孤行,除了會讓眾多人命喪黃泉,不會有任何結果。”朱隸來之前白沒有打算勸降,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勸動燕飛,但朱隸實在很難與燕飛對陣沙場。

交阯不可能放棄,結果只能有一個,而過程,或者犧牲無數人性命,或者……

“京王爺果然不是來賞月的,是來勸降的吧,小王讓京王爺失望了,夜深了,京王爺請回吧。恕小王不送了。”夜風吹到身上,帶著陣陣的涼意,而燕飛的語氣,比夜風更冷。

“燕飛。”朱隸望著燕飛離開的背影,低聲呼喚。

燕飛的腳步一頓,又繼續向前。

“小王爺且留步,本王不打算勸小王爺什么,只是有個提議,希望小王爺能聽一下。”朱隸站起來說道。

燕飛的腳步并未停留,朱隸哂笑:“小王爺不是怕自己信心不足,不敢再聽本王說什么了吧。”

燕飛轉過身:“笑話,小王只是有些疲倦,想早些休息罷了。”

“本王只有幾句話,不會耽誤小王爺休息。”朱隸微笑著邀請。

燕飛猶豫了一下,最終重新走回小亭子坐下:“有什么話說吧。”

“本王只是想同小王爺打個賭,若本王輸了,本王愿以本王的名譽和性命擔保,奏請永樂帝同意交阯脫離大明朝,恢復安南國號,獨立成國。”朱隸目光炯炯地望著燕飛,一臉嚴肅。

燕飛對朱隸的了解都是別人告訴他的,知道朱隸這話不是玩笑,大明朝能左右皇帝想法的,只有朱隸一個人,朱隸若這樣說,他就真能做到。

這一仗若真打,即使短時間內能取得幾場勝利,往長遠看,失敗是必然的,一來軍事實力遠遠不如明軍,二來人員和后備物資也跟不上,燕飛之所以帶兵起義,是告訴大明朝,同時也告訴安南百姓,安南是個獨立的國家,不能甘心屈服于他國,只要這顆獨立的種子不滅,十幾年或幾十年后,總能復國,若一味屈服,安南真就沒有了。

“如果小王輸了呢?”燕飛回望朱隸,雙眼微瞇,一臉冷峻。

“若小王爺輸了,本王奏請朝廷,請小王爺擔任交阯布政使,保證交阯境內,十年之內不再起兵造反,至于稅收政策方面,本王盡量為交阯爭取最大的利益。”多像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政策,香港是港人治港,交阯是蠻人治蠻,可朱隸不能像香港那樣,五十年不變,五十年,時間太長了,朱隸活不到,燕飛活不到,永樂帝也活不到,一朝皇帝一朝臣,許諾五十年根本是句空話,換了皇帝,會是什么政策誰能知道。

燕飛雖然怎么看都不像蠻人,但人家卻是正宗的王室血統。朱隸曾經跟燕飛打趣向永樂帝把交阯要下來,讓燕飛管理,燕飛當時堅決不干,當時怎么也不會想到,轉了一圈,交阯最終還是要落在燕飛肩上。

命中注定啊

“交阯布政使,還是大明朝的官。”燕飛冷冷說道。

“對,如果小王爺輸了,就要為大明朝做官,不過,由小王爺管理交阯,一定會比朝廷派來的其他官員對更加愛護交阯百姓,這話小王爺同意吧。”朱隸微微笑著,修長的手指有節奏地輕輕扣著石條凳子,發出清脆的聲音,使得似乎緊張的氣氛緩和下來。

燕飛沒說話,心知自己被說動了,贏了固然好,復國近在咫尺,當然他也知道,朱隸敢這樣說,他贏得可能性一定不大。

朱隸看出燕飛猶豫,接著說道:“小王爺此次起兵的目的,本王多少能猜測到一些,但有些事情,時機未到,就算花費再大的代價,也未必能獲得成功,俗話說,十年磨一劍,蟄伏,未必是示弱,只是更好的爆發,交阯這些年戰火不斷,百姓生活艱苦,戰爭對于交阯來說,實在是擔負不起了,能不打仗解決此事,自然是上策,況且,小王爺未必會輸。”

朱隸倒不是慫恿燕飛十年后再起戰事,只是除非讓交阯復國,不然眼下根本沒有一勞永逸的辦法,燕飛以陳朝小王爺的身份,將各路義軍聚集在一起,就算抓了吳翰文,再狠下心把燕飛也抓回去,一旦燕飛離開,各路義軍就會分崩離析,戰事仍會不斷。

讓?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