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222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明天叫陣,我去會會這位面具將軍。”朱隸微蹙著眉頭,沉思著說道。

“好,我去安排,你早些休息吧。”張輔說著話走出營帳,看到吳晨吃了晚餐過來,張輔沖著吳晨招招手,率先遠離營帳幾步,從懷里拿出一小包東西。

“這是安神的,你等會把它放在四哥的茶里。”張輔將小紙包交給吳晨。

“張將軍,這……”吳晨有些詫異。

“放心,這藥藥性很緩,只是讓四哥睡得沉一些,沒有什么副作用,我只是不想讓四哥明天去叫陣,他再這樣硬撐下去,會傷身的。”張輔面帶憂慮地說道。

“謝謝張將軍,我家爺只有王妃能勸住,其他人的話根本不聽。”吳晨年輕、身體好,跟朱隸奔波了一個多月,還覺得疲倦得不行,朱隸不僅身體累,心也放不下來,常常夜里睡不著,吳晨看在眼里,心里非常著急,可朱隸就是不聽勸,他知道張輔也勸不了朱隸,所以對張輔的這個主意,倒是非常贊同地一笑。

一個多月以來,朱隸第一次睡了這么長時間,睡得這么沉。睜開眼睛,已近晌午。

“吳晨。”這段時間,朱隸每次睡醒,都感覺頭有些漲漲得疼,朱隸用拇指和食指揉著兩處太陽穴,高聲叫吳晨。

“爺。”吳晨聞聲進來:“您醒了,頭又疼了?”

朱隸放下手:“什么時辰了,怎么沒叫醒我?”

“張將軍說,查黃歷今天不宜動兵器,所以沒有去蠻軍那邊叫陣,也就沒讓屬下叫醒你。”吳晨說罷,心中又接了一句:張將軍這個借口實在太爛了,爺肯定不信。

“黃歷?張將軍行軍打仗,什么時候要看黃歷了?”朱隸不屑地撇撇嘴。

“四哥,早。”張輔說著話,掀開帳簾進來。

“不早了,張輔,是不是在我的飯菜里下藥了?”朱隸冷哼一聲。

“四哥,藥是下了,不過不在飯菜里,在茶里。”張輔無視朱隸冷酷的表情。嘿嘿一笑。

“張將軍本來準備了您最愛喝的洞庭香,不過昨晚怕您對洞庭香的味道太熟悉,喝出藥味來,給您換了味道重一些的普洱,以掩蓋藥的味道。”站在一旁的吳晨趕緊解釋道。

朱隸穿好衣服,頭也不抬地說:“去,下戰書,叫陣。”

“四哥,您就休息一天吧,您再這樣不顧身體,容易傷身的,您若是有個閃失,我怎么向圣上回稟。”張輔一側身,擋在朱隸面前。

朱隸沒說話,只是淡定望著張輔。

“四哥,如果燕大哥在,也不會讓你今天去叫陣的。”張輔繼續勸道。

“我只是想知道,面具將軍是不是燕飛,我不會跟他們動手的。”朱隸推開張輔。

“四哥。”張輔兩步跑到朱隸的面前,忽然單膝跪下。

“張輔你這是干什么,快起來。”朱隸忙伸手拉張輔。

“四哥若今天堅持去,小弟就在這里跪著等四哥回來。”張輔垂下頭,語氣堅決。

眾親兵見自己的大將軍跪下來,自己也不能站著,嘩啦啦跪下了一片。

朱隸無奈地嘆口氣:“起來吧,我不去了。”

交州城內,蠻軍大營。

“小王爺,大明朝的京王爺朱隸昨日到了大明軍營。”說話的是一個年輕人,挺拔的身材,冷峻的面容,一雙有神的眼睛透露著此人深厚的內功。

被稱為小王爺的人帶著一張精致的面具,魁梧的身材與年輕人相似,雖然帶著面具看不到面容,卻仍然能讓人感到他周身散發出來的王者氣息,此人正是眼下最炙手可熱的面具將軍。

面具將軍淡淡地哼了一聲,目光仍停留在面前的一張大地圖上。

“小王爺,京王爺朱隸明天很有可能前來叫陣,您裝著認識他,讓他過來,然后……”

“殺了他?”面具將軍抬起頭,映著年輕人的目光淡淡地說道。

年輕人狡黠地笑了一下。

“朱隸似乎你們都很畏懼他,他打仗很有本事?”面具將軍輕扣了一下桌子,站在一旁的衛兵立刻轉身出去,片刻端了兩杯熱茶上來,陣陣茶香霎時彌漫在營帳里,是洞庭香。

“朱隸人稱不敗將軍,在三年靖難期間,由他指揮的戰役,不僅沒吃過敗仗,而且傷亡都相對少。”

“由他指揮?”面具將軍不屑地笑了:“本王研究過三年靖難的戰事,朱隸只是大明皇帝的助手,沒有哪一場仗是他單獨指揮的,不敗將軍,太夸張了。”

年輕人想爭辯什么,開口卻轉變了口氣:“小王爺說得對,是屬下才疏學淺,聽信了傳言。”

“張輔不也是位傳說中的不敗將軍嗎?到我安南第一仗就敗了,可見傳言是不可盡信的。”面具將軍端起茶杯,悠然地喝了一口茶。

“小王爺教訓的是,屬下受教,那明天出戰……”

“戰略上藐視,戰術上要重視,本王絕不會輕視任何一場對戰,如果能誘殺大明朝王爺,對大明軍隊的士氣是個沉重的打擊,本王當然不會錯過,況且本王收到的情報,這位大明朝王爺與張輔大將軍私交甚好,此舉若成功,定能讓張輔心神混亂,若追加幾個勝仗,很可能令其一舉退兵。”面具將軍說著話沉思地站起來,想了片刻問道,“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這話是誰說的?”

“小王爺的兵法受過高人指點,這話許是那位高人說的。”年輕人目光閃爍地偷偷看著面具將軍。

面具將軍沒有注意到年輕人的表情,仍然陷入自己的沉思中:“一定是的,只可惜去年那次頭部撞擊,讓本王忘記了很多東西,連指導小王兵法的恩師也想不起來了。”

面具將軍手指揉著自己的印堂穴,自去年不慎跌下山崖,頭部被撞擊后,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了,這幾個月行軍打仗,很多布局就在心中,似乎非常熟悉,可就是想不起來,自己是什么時候,跟著什么人學的。

“小王爺不必心急,大巫師說了,這些記憶慢慢都會恢復的。”年輕人不安搓著手,看著面具將軍的眼神安慰道。

面具將軍點點頭,轉移了話題:“你說過,小王與朱隸那位叫燕飛的兄弟長得有幾分相似?”

年輕人肯定地點點頭:“非常相似,不仔細看都容易認錯。”

“你見過燕飛?”

“十年前見過一面,屬下第一次見到小王爺,還以為小王爺是燕飛。”年輕人解釋道。

“可惜那個燕飛失蹤了,不然本王倒要好好看看真有跟本王長得一樣的人?”面具將軍遺憾地嘆口氣,忽然又說道:“就算長得相似,本王帶著面具,朱隸也看不到本王的面容,怎么能吸引朱隸過來?”

“京王爺和燕飛感情很深,這次到安南來就是來找燕飛……”

面具將軍打斷年輕人的話:“朱隸為什么到安南找燕飛?”

年輕人搖搖頭:“具體原因屬下也不清楚。”

見面具將軍沒說話,年輕人繼續道:“明天戰場上,小王爺只要裝作認識京王爺,小王爺的身材,舉動,一定能騙過京王爺,只要京王爺靠近放松警惕,小王爺就……”年輕人說著話,遞上了一把刀,刀鋒雪亮,泛著藍光……

朱隸騎在馬上,望著三十丈之外的面具將軍,一絲欣慰的笑浮上臉龐。

那確實是燕飛,朱隸根本不必看第二眼,帶不帶面具對朱隸根本沒有區別,朱隸對燕飛太熟悉了,熟悉到只要燕飛在周圍出現,朱隸用不著看到,就能感覺到,那是氣場的效果,幾次的生死相救,那氣場已融入了彼此。

“燕飛。”朱隸低聲喚了一句,打馬向前。

“四哥。”張輔見狀忙上前兩步,攔住朱隸。

“那是燕飛。”朱隸笑著對張輔說道。

“四哥,如果真是燕大哥,他現在的情況很奇怪,好像并不認識我們。”

“放心,他認識我。”朱隸拍拍張輔的馬,轉頭拽了一下自己的馬韁,雙腿一夾縱馬向面具將軍馳去。

“小王爺。”年輕人見朱隸過來,輕輕地呼喚一聲。

面具將軍目光閃過一道寒光,一夾馬腹迎上朱隸。

兩匹馬瞬間沖到一起,朱隸和面具將軍同時一拉馬韁,兩人的坐騎均人立起來,“嘶嘶”鳴著,顛了兩步,方都站穩了。

“燕飛,終于找到你了。”朱隸開心的笑容綻放在臉上。

“朱隸,我也終于把你等來了。”面具將軍露在面具外面的眼睛也充滿了笑意。

“怎么搖身一變,成了面具將軍?還帶著個面具?”朱隸說著話伸手去摘。

“別動。”面具將軍向后讓了一下,“這樣有神秘感。”

“你丫,對我你還有什么神秘感。”朱隸笑著仍然去搶。

“別搶,兩邊幾十萬雙眼睛看著呢,面具將軍多威風。”面具將軍仍然避讓。

“那么威風給我戴戴。”朱隸搶了幾下沒搶到,索性用起了小擒拿手,眾人就看到兩匹馬馱著二人團團轉,忽然朱隸的身體一僵,接著搖晃了一下,摔下馬來。

年輕人一見,大聲喊道:“京王爺死了,殺”說著話,率先沖了出去。跟在后面的士兵群情激動,大聲吶喊著往上沖。

張輔一直緊盯著朱隸同面具將軍,看到朱隸落馬,驚得心臟漏跳了一拍,在年輕人大喊的同時,也高叫著:“保護京王爺”同時人已經沖了出去。

吳晨站在張輔的身旁,朱隸身體一僵得瞬間,吳晨已然策馬奔出,趕在年輕人之前搶到朱隸身旁,翻身下馬抱起朱隸,轉身又跳上馬,很快沖進張輔趕來相助的前鋒隊列內。

面具將軍將匕首捅進朱隸腹部的瞬間,自己的腹部也像被刀捅進一樣,尖銳地疼了一下,令面具將軍握著匕首的手不自主地一顫,抬頭望向朱隸,見朱隸的笑容僵在臉上,接著痛苦地閉上了眼睛,身軀一晃,跌落馬下。面具將軍的心也跟著忽悠了一下,內心竟然有一種跳下馬去查看朱隸傷勢的沖動。

他很奇怪自己怎么會有這樣的沖動。

眼看著明軍里一名年輕人飛奔過來,跳下馬抱起朱隸,面具將軍絲毫沒有阻攔,自用匕首刺殺了朱隸后,面具將軍似乎陷入了懵懂狀態。對周圍的情況視而不見。

看著吳晨帶著朱隸返回營地,張輔帶著大軍狠狠地殺向蠻軍。

此番對陣,雙方都沒有出動全部兵力,朱隸旨在摸清對方虛實,只讓張輔帶出了十萬大軍,而且將明軍中最引以為傲的神機營留在了營地,帶的都是騎兵和步兵,雖然神機營的戰術已然有了一定的規范,但短兵相接,神機營還很難起作用。

蠻軍帶的是一水的騎兵。與張輔雖然只交過一次手,但蠻軍對神機營早有耳聞,對付神機營,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快。靖難期間,朱隸以一萬騎兵隊,打得當時很不完善的神機隊毫無還手之力,這件事即使過去了十年,仍然是軍事對戰中的經典,而事實上,以現在神機營換彈藥的速度,騎兵仍然是神機營最大的克星。

沒料到此番明軍并沒有派神機營,派出的也是騎兵和步兵,因而雙方一旦打在一起,立刻出現膠著狀態,誰也沒有明顯的優勢。

雖然大軍中跟著朱隸打過靖難的人已經寥寥無幾,但朱隸仍然是軍中不敗的戰神,將士們心中的偶像。傷了他們的偶像,將士們自是義憤填膺,戰場殺得異常慘烈,但沒殺多久,雙方將領均鳴金收兵。

張輔心中惦記著朱隸的傷勢,自然無心戀戰,同時也知道將士們現今的勢頭憑的是一股怨氣,到底傷的是他們的戰神,時間長了傷亡一大,士氣必然會受打擊,屆時將一個堅持不住,就可能一潰千里,及早收兵是上策。

年輕人也同時鳴起了收兵鑼。原打算借著打傷朱隸,鼓動軍隊的士氣,壓過對方,卻沒想到朱隸在士兵中的影響不是單方面的,而是雙方面的,在明軍復仇的氣勢下,自己的士兵竟然產生了懼怕,追擊的氣勢只堅持了一會,就被明軍復仇的氣焰壓了下去,不過讓年輕人決定收兵的主要原因,是面具將軍刺殺朱隸后,一直迷迷糊糊地,完全不在狀態,年輕人不得不時刻護著面具將軍,無法領軍沖鋒。

張輔及時收兵,正中了年輕人的下懷,緊跟著也鳴金收了兵。

將善后的事情交給副將陳旭,張輔急匆匆地跑進中軍帳。

“京王爺怎么樣了?”張輔人還未進來,焦急的聲音已傳進中軍帳。


 第269章偷襲

 

看到張輔走過來,立刻有親兵打開帳簾,張輔一陣風似得卷了進來。

“四哥。”剛叫了一聲四哥,張輔愣住了,朱隸笑嘻嘻地坐在太師椅上喝著茶,看著沖進來的張輔,哪有一點重傷的樣子。

“四哥你沒事啊,嚇死我了,你要真有個三長兩短,圣上能把我五馬分尸了。”張輔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還是不放心地走到朱隸身邊,上下打量著:“傷哪了,讓我看看。”

“小傷,只是匕首上啐了毒。”

“有毒?”張輔驚呼一聲。

“別那么大驚小怪的,那點毒在藥王大師面前算什么。”朱隸戲謔地笑了。

張輔這才看到,中軍帳里除了朱隸和吳晨,還坐著藥王和一個陌生的年輕人。

?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