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21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那人卻覺得周身發冷,因為背對著他的王,渾身都散發了冷意。

那不是普通的冷意,是殺氣。

那人知道,只要他的情報讓王不滿意,他會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王身后一丈遠的地方站在,那人盡量讓自己的牙關不顫抖。

“王,燕飛已送妻女北上,估計一個月后會南下。”

“他察覺到有人跟蹤了嗎?”王的聲音如同金屬撞擊

“沒有,我們很謹慎。”

“南邊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已經集結了十多萬人,只等王一聲令下。”

“終于要開始了跟著燕飛,隨時報告。”

“是。”

那人走后,王從懷里掏出一個非常精致小盒,小心翼翼打開,喃喃道:“該你一顯身手了。”

與此同時,北京。

朱隸也收到了燕飛離開南京護送石小路北上的消息,按計劃,燕飛護送石小路母子走半個多月的路程,然后同楚暮南下,由貴州到廣西再到云南,這一趟,燕飛的任務很多,調查朱能的死因,尋找吳祖信,還要替朱隸以千年信使的名義,走訪各苗寨,最好能將千年信使傳給有緣人。

如果尋找吳祖信順利,一年能回來,實在找不到,兩年后也會回來,回來時先到南京,接上囡囡一起北上,從此在北京定居,等待京都北遷。

朱隸留給石毅和吳晨找樹苗的任務,兩個人已經完成得差不多,只等到天氣在暖一些,朱隸就會帶著二十萬護衛去種樹,光想想那場面,也夠壯觀的了。

只是苗圃還在籌建中,今年的樹苗不會太足,明年會好一些,幾年后,朱隸綠色長城的計劃,有望實現。

紫禁城和皇陵的的興建,一切順利。

但朱隸刻在奠基石石碑上的碑文,以及同向永樂帝伸手再要的三百萬兩銀子修王府這兩件事,卻并沒有如預想的一樣,在朝廷上引起太大的爭議。永樂帝給朱隸的密折上抱怨:這些大臣們太狡猾了,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經猜到了不是在建王府,而是建皇宮,因而反響不大。大概是因為朕將陵墓修到北京,讓他們都有所察覺。鑒于此狀況,朕決定五月份祭完天后,正式宣布遷都。

朱隸郁悶,沒有爭議還不好?永樂帝是看戲看上癮了,一旦平靜下來,倒不適應了。V


 第263章 慘敗

 

永樂帝不將自己的陵墓修在太祖皇帝朱元璋的明孝陵旁,而是修在了北京的天壽山,這一決定在朝廷曾經引起過巨大爭議,但永樂帝的理由找得好: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多么博大的氣魄,多么寬廣的胸懷。大臣們想反對也找不出詞來,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冠冕堂皇的借口。

其實說借口實在有點冤枉永樂帝,永樂帝自己守了二十年的北京,深知北京的重要性。不然也不會把朱隸派到北京住番,但番遲早是要撤的,朱隸也必然是第一個被撤番的王爺,撤了番,誰守北京?只能是天子。

遷都,實在是勢在必行。

在北京興建皇陵,在加上朱隸在北京大興土木,建所謂的王府,但規模卻不是一般的大,朝臣不是傻子,多少總能猜到點什么。

天壽山皇陵于永樂七年開始動工興建,雖然有專人負責,但總的籌劃調度,永樂帝都推給了朱隸,反正紫禁城也在興建中,朱隸也沒推辭。

由于朱隸的賒賬策略,四大盟這個冬天都很安靜,偶然來犯的蒙古散騎,被守城護衛輕松打跑。

雖然忙,但一切都在掌握中,井然有序。

四月中旬,朱隸安排好手中的事情,同吳晨一起去接石小路母子。

齊昕比朱隸早一個月出發,早早迎上了石小路和孩子們,并一路將石小路等接到了蓮花山小住了幾天,等待朱隸的到來。

五月的北京滿目碧綠,處處顯現出盎然的生機。

心情好看什么都好。

朱隸的這句真理被石小路再次驗證。

馬車方進北京城,石小路的眼睛就不夠用了,左顧右盼,不停地向朱隸問這問那,朱隸于是得出一個結論,燕飛的話一項不多,這一年明顯把石小路憋壞了。

見到等在大門口的沈潔、小蕓和索菲亞,石小路像是終于找到了組織,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跑起來還跟小燕子一樣,以讓人眼暈的速度,一頭扎進沈潔、小蕓和索菲亞懷中。

“我想死你們了。北京太漂亮了,樹也高,天也藍,這王府不錯,比南京的那座好,你們想我嗎?我已經盡快來了,路上累死了,對了,我去蓮花山了,那里的景色真美……”

石小路的思維跳躍性太大了,除了沈潔、小蕓等三人,恐怕在沒有人聽得懂她在說什么。石小路也沒打算讓別人接話,一個人嘰嘰喳喳地一直說個不停。

于是沈潔也得出一個結論,這一年燕飛對石小路照顧得不夠好。

其實沈詰這么想絕對是冤枉燕飛。朱隸帶著沈潔、小蕓等離開的時候,石小路已經有了身孕,接著生孩子,坐月子,燕飛一直全程陪護,就差沒有把石小路含在嘴里了,可就因為燕飛太緊張石小路了,什么也不讓石小路做,哪里也不讓石小路去,加上沒有沈潔、小蕓陪著說話,石小路才感到憋得慌。

到北京跟沈潔等人住在一起,是石小路盼了一年的事情。

跟在石小路身后的丫鬟婆子,恐怕也是頭一次看到石小路如此瘋狂的舉動,一個個定在原處。直到小蕓大喊一聲:“孩子在哪里?讓我看看。”石小路才雀躍著,帶著沈潔等到后面的馬車里看抱在奶媽懷中的孩子。

老2是個女孩,燕飛早就在飛鴿傳書中告訴了沈潔等。小兒女長的非常美麗,眼睛像燕飛,大大的,睫毛很長,石小路非常自豪地抱過來,話題又迅速轉移到孩子身上。

“相公說二丫長得跟我一樣,不過我覺得二丫的眼睛長得像相公。”

二丫是石小路跟女兒起的小名,二丫的大名叫燕紫陌。

有了石小路一家的京王府,每天都跟市場似得,熱鬧非凡。

躺在床上,聽著孩子們的吵鬧聲,媽媽們溫柔的訓斥聲,朱隸很滿足,如果每天再能同燕飛喝點小酒,比劃兩手武功,這樣的生活真非常愜意。

“起來了,今天要下禮單。”沈潔站在朱隸的床邊,粗魯地掀起被子。整個京王府,恐怕只有朱隸還賴在床上。

朱隸無奈地看了沈潔一眼,慢騰騰地坐起來:“還早呢,急什么?”

“快起,等你吃飯呢。”沈潔語氣不善。

“不吃行不行?”朱隸身體自然前傾,靠在沈潔的身上。

“不行。”沈潔用力一推,將朱隸推倒在床上。

朱隸索性閉上了眼睛。

“不起是不是,我讓海生來看叫你。”沈潔不懷好意笑道。

“別,我起。”朱隸立馬彈起來,眨眼一出了房間。

那個管朱隸叫舅舅的小海生,絕對繼承了她媽媽話癆的優良傳統,眨著一雙極為天真的大眼睛,能半個時辰不歇氣的問朱隸問題,直把朱隸問得啞口無言,才嘆了口氣,像個小大人似得說道:“娘說,舅舅知道的可多可多了,什么都懂,原來是騙海生的。”

朱隸掉頭就跑,邊跑邊想,這孩子是燕飛的嗎?

石毅和馬智杺的婚禮定在三天后舉行,按規矩,今天要到新娘家下禮單。

婚禮的程序相當繁瑣,沈潔、小蕓幾個卻忙的開心,石小路更是因為沈潔想著她,把婚期定到了五月而格外感謝沈潔,同時參加兩對新人的婚禮,這種熱鬧石小路豈能錯過。

終于將兩對新人的婚禮忙完,石小路也從極度的興奮中慢慢地舒緩下來。時間已經到了六月中旬。

燕飛偶有消息過來,到了貴州,并沒有任何有關吳祖信的消息,但見到了幾個苗人的族長,借用朱隸的千年信使身份為苗人辦了幾件好事。

朱隸和沈潔不像開始時那么忙了,一切都上了軌道,兩個人偶爾可以躲在家里,沈潔陪陪孩子,朱隸看看書。

然而輕松的日子還沒過上一個月,永樂七年八月,派往韃靼示好的使者郭驥,被韃靼的汗王木雅失里殺害了。

元朝滅亡后,元明宗長子妥歡帖睦爾繼位,史稱北元,建文四年,也就是永樂帝攻入南京城皇宮的那一年,北元的韃靼領袖鬼力赤,殺死了北元皇帝坤貼木兒汗,改北元為韃靼,自立為王,稱可汗。

北元的另一位領袖猛可帖木兒不服鬼力赤,帶領部分人離開,稱為瓦刺。

至此,北元最終分裂成兩部分,韃靼和瓦刺。

鬼力赤沒做兩年韃靼可汗,就被當初支持他上臺的西元另一個領軍人物阿魯臺連合瓦刺的馬哈木殺死了,本雅失里趁機登上了汗位。

本雅失里是黃金家族的后裔,所謂黃金家族,是指成吉思汗的一脈血統。

本雅失里是北元皇帝額勒伯克的兒子,被鬼力赤殺死的北元最后一個皇帝坤貼木兒汗的兄弟。他上臺后,對明朝極為仇視,一改之前多年與明朝表面和平的關系,殺害了明朝友好使臣郭驥。

不用任何解釋,所有人都明白,這是赤luo裸的宣戰。

明朝經過七年的修養生息,此時談不上兵強馬壯,但當年沒有把西元放在眼里,如今當然也不怕由西元分裂出來的韃靼的挑釁。

朱隸聽到這個消息時,將手里的茶杯使勁地摔在了地上。前來報告的官吏嚇得一哆嗦,立馬跪下。朱隸并沒有理他,徑直走了出去。

靠,欺負老子沒人是怎么的?打

詳細情況同朱隸的請戰書一起,十多天后,到了永樂帝手上。永樂帝做了一個同朱隸相同的動作,摔碎了茶杯,但隨后做了一個與朱隸不完全一樣的決定,打但主帥不是朱隸,而是同朱隸一起打過仗的老將邱福。

朱隸仍然留守北京,都建紫禁城和皇陵。

永樂帝對朱隸解釋的理由有兩個:一,紫禁城和皇陵都處于初建時期,很多事情需要朱隸親自處理,此時不能離開。二、韃靼偏安一隅,沒有什么兵馬,收拾他用不著朱隸,派幾員大將去打他們,已經很看得起他們了。讓朱隸靜等他們的好消息。

收到永樂帝回復,朱隸窩在書房里沒有吃飯,心里說不清的煩悶。

沈潔端著一碗燕窩走進朱隸的書房時,朱隸坐在太師椅上,右手揉著太陽穴。

“怎么了?”沈潔將燕窩放在書案上,關切地走過來。

“有些頭疼。”朱隸的聲音中帶著輕微的鼻音。

“感冒了?”沈潔摸摸朱隸的額頭,并不熱,“我給你燉了燕窩。”

“不想吃,沒胃口。”朱隸閉上眼睛搖搖頭。

沈潔走到朱隸的身后,雙手輕重適中地揉著朱隸的太陽穴:“很疼嗎?”

“還好。”

“皇上不讓你領兵,你不高興了?”

朱隸搖搖頭:“沒,皇上照顧我情緒,用我十萬護衛。”

沈潔撲哧笑了:“用你的人還叫照顧你情緒?你為這個不高興?”

“我沒不高興,用我的人很正常,皇上一時也掉不出來那么多兵力,況且用我的護衛,連集結都省了。我就是覺得讓邱將軍領軍,心里有些不踏實。”

“邱將軍是老將了,幾位副將也都久經沙場,經驗十足,你有什么不踏實的?”沈潔站在朱隸身后安慰道。

“不知道,我就是覺得……,哎”朱隸說了一半,突然痛苦了****了一聲。

“怎么了?”沈潔忙轉到朱隸面前,見朱隸冷汗都出來了,“頭很疼嗎?我去找御醫。”

沈潔抬腿要走,手卻被朱隸拉住了:“別去,不那么疼了,沒事。”

沈潔仔細看著朱隸,見朱隸蒼白的臉上漸漸有了幾分血色,眉頭也皺得不是那么緊了。

“我還是叫御醫來看看。”沈潔堅持道。

“沒事,真的,好多了,叫御醫來,不管有沒有病,都會開一堆苦藥湯的。”朱隸拉著沈潔的手不放,“讓我抱一會就不疼了。”

沈潔嘆口氣,靠在朱隸的懷里說道:“你多大個人了,還怕喝藥?”

朱隸嘿嘿笑著,用鼻端蹭著沈潔的自然垂下的秀發:“沈潔。”

“嗯?”

“你說是不是我在明朝住的時間太久了,變成明朝人了?”朱隸輕聲問道。

“你想說什么?”沈潔輕蹙眉頭,沒明白朱隸的意思。

“這場仗應該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載入了史冊,我應該知道勝負的,可我想得頭都疼了,還是什么都想不起來。”朱隸將頭深深地埋在沈潔的懷里,郁悶地說道。

沈潔將朱隸推開一點,雙手揉著朱隸的太陽穴:“頭還疼嗎?”

“好多了。”朱隸閉著眼睛答道。

“別說你當年不是學歷史的,就算是,在歷史的長河中,這場戰爭只是數以千計的戰爭中的一場,不是你在明朝呆的時間長了,在那里呆二十年,很多東西都會忘記的。”

“也是。”

“所以別想了,你對邱福沒信心嗎?”

“邱福還是很會打仗的。”

“那就不要擔心了,等著他們凱旋。”

然而兩個月后,朱隸等來的不僅不是凱旋,而且是全軍覆沒。

邱福帶出去的精騎十萬,連同朱隸的十萬護衛,只?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