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212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義賊心不死。絕對是真理。

其實,作為任何一個強大的國家,不管體制如何,是不是都賊心不死呢?這是個問題。

朱隸沉思著石毅的話點點頭:“你說的這兩點都很有道理,可有什么解決辦法。”

石毅笑了:“王爺,您這是在考我。”

朱隸轉過身,戲謔的目光看著石毅:“你三甲進士出身,考考你也不為過。”

石毅低下頭,手指在桌子上輕輕敲了一會,抬頭道:“解決第一個問題,首先要頒布告示,許諾那些軍戶,可以轉為農戶,長期定居。只要每年上交一定數量的糧食,這樣他們就會盡心伺弄土地,不會種地的也會很虛心的想別人學,這樣一來,產量必然會有所增加。”

“你的辦法不錯,但把軍戶都轉成農戶,一旦有了戰事,從哪里征兵?”朱隸瞇縫著雙眼,饒有興趣地看著石毅。

“王爺認為那些軍戶出身的人,都適合打仗嗎?”

朱隸但笑不語,他明白石毅指的是當年的蔡忻州,蔡忻州軍戶出身,卻真不是適合打仗的人,一場戰爭都沒打完,就丟了手臂,是還他命大,遇不到朱隸,連小命都丟了,這樣的人在軍隊里如果占到一定比例的話,人數只是一個假象,根本沒有戰斗力。

石毅見朱隸不說話,繼續說道:“如果發生了戰事,不如出錢征兵。”

雇傭軍,一向都是戰場上的尖刀,這些人經驗豐富,個人能力強,而且,愛打仗。

大明朝找不到真正的雇傭軍,不過,石毅的辦法并不是不行。出錢征來的兵,至少是自己主動來打仗的,而且征兵時,也會有一些考核項目,拿不動大刀的人,怎么也不會收進來。

看到朱隸贊賞地點點頭,石毅的情緒愈發高漲,考進了三甲這么多年,頭一次有一種報效朝廷的興奮。

“對于另一個問題,土地沙化,石毅愚笨,沒有什么辦法。”石毅很想再接再厲,但是思考了半天,還是沒有想到妥善的方法,不免有些沮喪。

朱隸笑笑,你沒有辦法也出正常的,如果你能說出植樹造林,廣種植被,防風固沙、治理沙化,你就不是明朝人了,我就要查一查,你是從什么時代穿越過來的。

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朱隸淡淡地喝了口茶,忽然說道:“智杺,天色已晚,是不是應該上幾個小菜,我們喝一杯。”

馬智杺笑著點頭:“正有此意。”

石毅卻緊張道:“吃點東西可以,不能上酒。”

朱隸安慰地笑了:“淺酌兩口無妨。”

石毅堅決的搖搖頭:“那也不行。”

吳晨噙著笑,悠哉悠哉地坐著準備看好戲,每次都是自己攔著爺,眼看著朱隸非要喝酒,急得都能上房,今天可好,有人替我攔著了,讓你嘗嘗爺不聽勸時的那份心急。

朱隸低眉一瞥,心里暗暗笑了:想看戲,沒那么容易。

嘴角一翹,朱隸好脾氣地說道:“不喝就不喝,喝茶。”

吳晨得意的表情“呱噠”一下掉了下來。才說了兩句話,朱隸怎么就偃旗息鼓了?吳晨大感失望,一臉委屈地說道:“爺,每次吳晨勸您,您就是聽了,也有一堆交換條件,今兒怎么這么痛快就答應了?”

朱隸看著吳晨極為豐富的表情,忍著笑故意說道:“本王知道你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所以多跟你纏一會,石毅不一樣,他只是勸幾句,如果本王不聽勸,石毅也不會堅持的,所以本王見好就收。”

吳晨張大嘴,一副原來如此的欣慰樣子。

石毅在一邊正色抗議道:“王爺,石毅也是真心勸您,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朱隸哈哈大笑,抬眼看馬智杺不在房間中,忽然俯****體,湊到石毅和吳晨面前,小聲孩子氣地問道:“你們猜智杺想求本王什么事?”

馬智杺今天討好朱隸的動作太明顯了,石毅和吳晨想忽略都忽略不了,不過他到底想求朱隸什么事?石毅和吳晨對望了一眼,還真猜不到。

“石兄,你跟馬大哥熟悉,你猜馬大哥想求我們家爺什么事?”吳晨剛剛占了把便宜,這會兒一副討教的神情。

石毅蹙蹙眉頭,淡淡地搖搖頭,馬智杺很少開口求人,石毅真是很難猜馬智杺想求朱隸什么事。

看到吳晨、石毅二人絞盡腦汁,仍一頭霧水,朱隸的嘴角付出一抹壞笑:“我們打個賭好不好?若是本王贏了,你們兩人一人為本王做一件事。”

吳晨和石毅感興趣地對望一眼,吳晨問道:“如果爺輸了呢?”

朱隸放松身體靠在椅子上,手指悠閑地敲著扶手:“如果本王輸了,本王答應你二人一人一個條件。”

讓朱隸答應一個條件,這可是大手筆。石毅有些躍躍欲試,吳晨卻冷靜得多,他很清楚,吃虧的事,朱隸是不會做的,如果對打賭沒有七分把握,朱隸怎么會提出這么優厚的條件。

“爺想賭什么?”吳晨謹慎地問道。

“本王能猜中智杺想求本王什么事。”朱隸慢悠悠地回答。

吳晨和石毅疑惑地互望一眼,他們想了半天還是毫無頭緒,朱隸卻說能猜中,不會朱隸早已知道馬智杺想求朱隸什么事了吧。

“王爺,是不是智杺曾經求過您?”石毅問得很技巧。

朱隸半閉著眼睛,微微一笑:“不曾。”

“那馬大哥告訴爺他想求你什么了?”吳晨問得很白癡。

朱隸的眼睛倏然睜開,手指掠過茶水,吳晨感到一個冰涼的東西迎面而來,不由得一驚,方要躲避,竟感到避無可避,略一遲疑,冰涼的東西已經在臉上炸開,微微有些疼。

是一滴茶水。

“知道智杺求本王什么還拿這個問題跟你們打賭,你當本王是老千哦。”朱隸不滿地翻了一眼吳晨,繼續閉目養神。

被朱隸訓斥一句,吳晨不僅毫不在意,還一副傻樣地嘿嘿一笑:“爺,你說馬大哥想求你什么事。”想贏朱隸,死皮賴臉裝白癡還有能幾分機會,不然就別去做夢。

石毅在朱隸身邊的時間短,哪知道這些奧妙,聞言笑道:“若王爺不會告訴我們的。”如果把事情點明了,以石毅跟馬智杺多年的交情,很容易判斷朱隸猜的對還是錯,這個賭約也恐怕無法進行不下去。

吳晨卻沒松口,死盯著朱隸等他回答,同朱隸打賭,一定要拿到最大的籌碼,否則只能等著輸。

朱隸暗道,吳晨這小子越來越滑頭了,心知想讓兩個人上當,還得加些籌碼,當下不在乎地說道:“告訴你們也無妨,女人。”

石毅眼睛一亮,遞給吳晨一個得意的眼神,望著朱隸道:“我們賭。”

朱隸也來了精神,坐起身目光灼灼地望著二人:“好一言為定。”

“爺,既然已經賭了,您能不能再透露一下,關于女人的什么事?”吳晨看到石毅信心十足地答應下來,知道他必有把握。再者,朱隸是跟他和石毅兩個人打賭,石毅已經應承下來,就是輸,看到石毅跳下去了,吳晨也不能撇下石毅自己不跳,雖然跟石毅并不是很熟,但那樣干也太沒義氣了。

既然賭了,再多點資料給自己增強信心也是好了。吳晨怎么看朱隸,也不像發善心成全他們的人,這個賭約,還是讓吳晨有點膽寒。


 第259章求親

 

朱隸玩弄著手中的茶杯,深深地吸了一口茶香道:“智杺大概想讓本王替他保媒。”

聽到朱隸的話,吳晨沒有什么反映,石毅卻想聽到了一個最不可能的笑話一樣,正在喝的一口茶差點噴了出去,伸手無意識地拍拍吳晨的肩膀,哈哈笑道:“兄弟,咱們贏了。”

石毅的這一親密動作,讓吳晨怔了一下,隨即也很開心地反拍石毅的肩膀,既懷疑又期望地問道:“你肯定?”

從進來開始,石毅一直同朱隸聊著糧食、收成事,吳晨一點插不上話,看著朱隸眼中偶爾露出的贊賞目光,吳晨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好像自己心愛的東西被別人分享了,因而對石毅多少有些敵意,此時石毅毫無介懷地將他視為自己人,讓吳晨覺得自己方才的小心眼有些不好意思。

石毅沒有注意到吳晨心理的細微變化,但朱隸看在了眼里,對吳晨的小孩子心性暗覺好笑,才想到用打賭的方法,將吳晨和石毅拴在一根線上。

石毅跟馬智杺認識已有三年,不敢說對馬智杺很了解,但對于馬智杺感情方面的事情,石毅自認為自己還是很清楚的,這幾年來,給馬智杺提親的人都快踩平了馬智杺家的門檻,馬智杺就是不吐口,石毅知道,馬智杺心中一個惦記著一個女孩,一個他在南京時偶遇并幫助過他的女孩。

馬智杺這些年一直在尋找那個女孩,絕不會輕易放棄,求朱隸為他向別的女子求親。

聽了石毅的解釋,朱隸微微皺了皺眉頭。這個小動作落在吳晨的眼里,如同看到了一片陽光,讓吳晨覺得信心十足。

朱隸對自己的判斷猶豫了。

就像自己了解楚暮一樣,吳晨相信,石毅對馬智杺的這番了解,一定不會錯。

看著朱隸,一絲玩味的笑容抹上吳晨的面龐:“爺,您說吳晨提個什么樣的條件讓你為難為難呢?”

吳晨望著朱隸不懷好意的笑讓石毅心中陡然一動,一種莫名的酸楚浮上心頭。一直認為朱隸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人,雖然傳言中朱隸待人和藹,雖然這些天也覺得朱隸沒有通常王爺所擺的架子,但吳晨對朱隸所表現出的那份隨意和親近,讓石毅感到既嫉妒,又羨慕,石毅覺得,自己無論同父親,還是同大哥、二哥,都沒有這么親近過。

對著吳晨得意的笑,朱隸笑得更痞:“現在言勝負太早了吧,不過你想想倒無妨,反正你也只能想想。”

“爺,你就那么有把握贏?”吳晨看著朱隸篤定的笑,心中有些動搖,懷疑的目光又投向石毅。

石毅淡定的一笑,他對自己的答案很有把握。

馬智杺推開門走進來,后面跟了四個店小二,各自手里端著一個大大的托盤,不過片刻,十幾道精致的菜肴擺滿了桌子,吳晨看了一眼,對馬智杺露出了打趣的笑容,這些菜里,有一多半都是朱隸平時愛吃的,看樣子馬智杺還真下了一番功夫。

沒有上酒,卻上了兩種明朝少見的飲料,這些飲料最初是朱隸十多年前在開封農莊時,閑得無聊配制出來的,本來只是哄哄沈潔、小蕓和索菲亞,沒想到小蕓看著喜歡,非常認真地學了去。這些年朱隸偶爾在家中擺擺宴席,小蕓總是會為女賓準備些飲料,飲料在小蕓的努力下,已經由朱隸開始配制出來的兩三種,發展到近十種,小蕓做出的飲料,一直是京師皇家貴族們追捧的東西,只是小蕓雖不藏私,其他府中廚子做的飲料,卻也總是沒有小蕓做的口感好。

這些飲料雖然在王府高官府里頗為盛行,但一般酒館客棧卻很少見。

朱隸端起飲料喝了一口,詫異地看了一眼馬智杺,地道的口味,像是小蕓的真傳。

再看這一桌子的菜,馬智杺在王府這十多天真沒有白住。

整整一頓飯,馬智杺一直神態自然地與大家聊天,根本不像有什么心事,似乎所有的人都判斷錯了,馬智杺今天對朱隸殷勤照顧,完全是對朱隸的尊重,并沒有別的想法。

馬智杺不說什么,朱隸當然也不提,石毅在一旁信心十足的坐著,只有吳晨沉不住氣,幾次想開口,猶豫半天,還是閉上了嘴。一頓飯別人都吃得很悠閑,唯有吳晨有點食不知味。

看著大家都停下了筷子,馬智杺喚店小二把桌子收了,重新上了茶,親自為朱隸倒上,終于鄭重開口道:“王爺,智杺有件事求你。”

吳晨的眼睛倏地亮了,等著這么久,馬智杺終于提出來了。石毅也不自覺地坐直了身體,唯有朱隸仍然一副悠然的樣子,優雅地端起茶杯,閑閑地問道:“什么事?”

馬智杺忽然在朱隸身側跪下,看著朱隸,神態嚴肅:“求王爺為智杺保媒。”

石毅驚愕地差點把手中的茶杯扔了;吳晨像被人兜頭澆了一盆涼水,滿心的希望不僅被澆滅了,還凍上了冰,哀怨地看著仍在石化中的石毅,轉過頭對著朱隸露出一臉苦相,他真后悔沒在石毅同意打賭之前,好好告誡石毅一番,朱隸跟別人打賭,很少會輸。

朱隸仍然是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心中卻長長地松了口氣,聽了石毅的解釋,朱隸還真擔心自己判斷錯了,輸了這個賭約到無所謂,問題是輸給吳晨這小子,吳晨不知道會怎么得意,在朱隸齷蹉的小思想中,整不到燕飛,整整吳晨也算一種補償,但被吳晨占了上風,可就得不償失,相當不爽了。

馬智杺哪里想到朱隸等人居然會為此事打賭,很奇怪石毅和吳晨的異樣表情,石毅的表情像是受了多大的打擊,吳晨則是一幅吃了多大虧的樣子。

不過是想去求婚嘛,反映不用這么大吧。當然馬智杺也承認,這個婚求的有些突然。

不過此刻馬智杺沒精力顧及其他,繼續對朱隸說道:“智杺對都府府尹喬大?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