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200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艚娜兆櫻嵌問奔淥淙恍卸遣蛔雜傻模奶肥底罘潘傻摹?br />
如今就算真的在囚禁在這里,也不會有那種放松的心態了。

扛著一個國家,絕不僅僅是表面看到的那樣榮耀。

“朕一直忘了問你,這個酒樓是不是你的。”

從燕王府出來,朱隸將永樂帝帶到了燕角樓。

朱隸起身給永樂帝倒上新沏的大紅袍,搖搖頭笑道:“皇上還記得我給你講過在開封府審過一次遺產案的事兒?這酒樓的主人就是當年遺產案里的孩子。”

“哦,他怎么會打著你的名義開酒樓?”永樂帝感興趣地問道。

朱隸有些尷尬的一笑,將他們母子兩個怎么見不到自己,怎么想到如此方法說了一遍,猶豫了一下,朱隸將劉欒紅的事也告訴了永樂帝。

朱隸講完,一口氣將面前的一杯酒喝了下去,微微喘著粗氣,永樂帝也沒說話,一時間,氣氛有些沉默。

夏風透過窗紗,從湖面上吹來,清清涼涼地,讓人覺得很舒服,西華潭水碧綠的像塊清透的美玉,點點睡蓮漂浮在上面,那抹粉紅裝點的恰到好處,和諧得讓人沉醉。

“我出去一下。”朱隸起身出去,將一房寂靜留給永樂帝一人。

一上午的流連回顧,朱隸知道永樂帝需要安靜一下,自己何嘗不是。

轉身正要走進與南海戲鯨緊挨著的占城謎案雅間,朱隸看到對面雅間里,馬智杺陪著一人正巧出來,看到朱隸一怔,下意識將那人擋了一下,馬上又想到自己的動作不妥,望著朱隸有些尷尬的一笑,正待打招呼,朱隸卻含笑一點頭,進了占城謎案。

雖然只是一瞥,朱隸已看清了馬智杺意欲遮擋的那個人,那如果是個女子,朱隸倒好理解,可那是個男子,文質彬彬的,像個書生,可那雙眼睛,卻寫滿了風霜。

朱隸一進酒樓,就吩咐過馬智杺上完酒菜就退下去,不用人伺候也不要讓人上三樓,不想馬智杺自己卻帶了個客人上來,恐怕也是圖清靜。

燕飛早已對這家酒樓查個底掉,并沒有違法的事情,想到馬智杺方才異樣舉動,朱隸暗自笑笑,不會是馬智杺對那方面有興趣吧。

看到朱隸什么都沒問直接進了雅間,馬智杺心里悄悄松了口氣,親自將那人送了出去。

吳夢蝶自受傷后,一直住在京王府,明日就要同皇帝一起啟程回南京了,吳夢蝶下午回了趟家,同父親告別。

吳燊知道吳夢蝶并不情愿進宮,但這種事不是情愿不情愿的問題,況且以吳燊的觀念,能進宮服侍皇帝,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吳燊雖然有幾分不舍,仍然興高采烈地為吳夢蝶準備了一大堆用的東西,直到吳夢蝶不停地說:“夠了爹,京王妃已經送夢蝶很多了。”

“如果是嫁入京王府……唉……”吳燊當然希望吳夢蝶嫁入京王府,這樣還能見到面,不像加入皇宮,此番一別,恐怕今生難見。

“爹。”吳夢蝶笑著搖搖頭。

回到京王府,天色已晚,吳夢蝶沒有想到永樂帝在她的天雨閣等她。

天雨閣是蘇蕊早先住過的地方,吳夢蝶受傷后,朱隸將吳夢蝶安排在這里,不僅因為這里清靜,更因為是蘇蕊住過。

“見過圣上。”吳夢蝶悄然跪下,像一個夜歸的精靈。

永樂帝仍然坐在石桌旁,手里轉著茶杯:“回家了?”

“是。”吳夢蝶低聲答道。

“起來說話。”

吳夢蝶站起身,伸手摸了一下永樂帝面前的茶壺,提起茶壺進了屋,片刻換了一壺熱茶出來。重新倒了一杯熱茶遞給永樂帝,換下他手中的涼茶。

永樂帝一直默默看著吳夢蝶忙碌著,沒有說話。

“圣上,明天要趕路,您這么晚了到夢蝶這里來,有什么要吩咐的?”吳夢蝶的潛臺詞很明確,沒什么是您就請回吧。

永樂帝抬頭望著吳夢蝶,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她就這么不想見朕,當初跟朕在一起,真的只是為了利用朕幫她報仇?

“夢蝶,明天就要跟朕回皇宮了,你可高興。”永樂帝喝著茶,垂著眼眸語氣平淡地問。

吳夢蝶怔了一下,隨即扯起一臉笑容清脆的答道:“當然高興了,夢蝶還是四年前去過一次京城,京城好繁華哦。”

四年前吳夢蝶去京城,是去找失蹤了一年的吳天越,當時根本沒有心情逛京城,京城給吳夢蝶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人多,人太多了,多得吳夢蝶根本無法找到她的天越哥哥。

永樂帝輕輕嘆了口氣,他聽得出吳夢蝶的笑并不是發自內心,永樂帝很懷念當初以京王爺的身份同吳夢蝶在一起時,吳夢蝶那開朗的笑聲,如果把吳夢蝶帶進皇宮,會不會連這種假裝的笑,永樂帝也聽不到了?

永樂帝同朱隸走了一上午,有關吳夢蝶的話題朱隸一個字也沒有提,似乎真的只是臨行前懷念一下,但永樂帝明白,朱隸在給他慢慢滲透女人對于感情的執著,吳夢蝶的故事朱隸沒說,吳晨自然也不會多嘴,但不等于永樂帝不知道,朱隸有朱隸的情報系統,永樂帝自然也有自己的情報系統,況且永樂帝知道,這件事情是朱隸故意透給了自己的情報系統。

“夢蝶,如果朕同意你可以不隨朕回皇宮,你還會去嗎?”永樂帝目光灼灼地望著吳夢蝶。

吳夢蝶吃了一驚,張著小口瞪大眼睛望著永樂帝,半晌才激動地說道:“夢蝶可以不回皇宮嗎?”看到永樂帝的目光倏然變得陰郁,吳夢蝶恍然明白自己說錯了話,永樂帝明明是試探自己,自己怎么就把真話說出來了。

起身跪在永樂帝面前,吳夢蝶低頭道:“夢蝶口無遮攔,冒犯了圣上,請圣上恕罪。”

永樂帝緩緩站起身,背對著吳夢蝶:“起來吧。”

永樂帝說這話雖然并不完全是試探,但吳夢蝶做出的答案顯然是不及格。

后宮雖小,卻同朝廷一樣,多數嬪妃都有娘家勢力,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表面上和睦,其實風起云涌,處處暗流旋窩,稍不留心,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把吳夢蝶帶入后宮,若是寵她,必將引起其他嬪妃嫉妒,吳夢蝶一來缺乏心機,二來沒有娘家依靠,自己沒有保護自己能力,光靠永樂帝保護,總有百密一疏的時候,若是吳夢蝶在后宮真有什么閃失,永樂帝不知道自己將會是什么樣的心情。

如果不再寵她,又何必將她帶回皇宮。

“朕明日回京師,你不必跟著了。”永樂帝扔下一句話,并未回頭,徑直出了天雨閣。

“夢蝶剛才來找我,皇上同意不帶她回皇宮了,起來起來,你告訴我,你是怎么做到的。”沈潔興匆匆地走進屋,坐在朱隸的床邊,推著躺在床上的朱隸。

朱隸不耐煩地翻個身:“別鬧,明天還趕路呢。”

“你到底做了什么,讓皇上改變了注意?”沈潔八卦的興趣極濃。

“皇上的主意誰能改變,讓不讓吳夢蝶去皇宮都是皇上說了算,跟我有什么關系。”朱隸往里避了避,離開沈潔的掌控。

沈潔趁勢躺在朱隸身邊:“怎么能跟你沒關系,你陪了皇上一上午,回來皇上就該變了注意,哎,朱隸,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你了。”

朱隸白了沈潔一眼,心里卻美滋滋的,讓這么一個自己心愛的女人服服帖帖地跟著自己,真有種夫復何求的感覺。何況這丫學歷還那么高,博士啊,自己才是個大學畢業。

“只是佩服我嗎?”朱隸翻過身,眼中明顯帶了色彩。

沈潔對上朱隸的眼睛,刷的臉紅了,匆忙起身有些驚慌道:“我去洗澡。”

朱隸哈哈哈地笑了,沖著沈潔的背影喊:“我等你哦。”

吳夢蝶還是同永樂帝一起踏上了回南京的歸程。

因為朱隸一句話:“燕飛捎來消息,找吳天越的事情似乎有了點眉目,吳天越可能還在南京。”

這并不完全是謊話,朱隸確實收到了消息,當然不是尚在路上的燕飛傳來的,得知吳天越的事情后,朱隸立刻安排人手查了,消息也不是剛到的,朱隸已經收到兩天了,本來若是吳夢蝶真的跟永樂帝回了皇宮,這個消息朱隸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告訴吳夢蝶。

吳天越是不是在南京朱隸并不知道。吳天越五年前確實進京趕考了,考的成績也不算差,同他父親一樣,進了三甲,有了封官的資格。但三甲也只是有了封官的資格,并不是一定會有官做,特別是像吳天越這樣沒有門路的,只能等機會。因而吳天越拿了吏部發放的所謂資格證后,就離開了南京。

按明朝的規矩,進了三甲的進士,每年都是有一次封官的機會,家中有門路的,自然不用再到吏部點卯等待封官,像吳天越這樣,按規矩應該每年去吏部報到一次,運氣好不一定哪一次就有官做了。

但吳天越五年前離開南京后,再沒有去過吏部報道,吏部也沒有任何資料顯示已經給吳天越封了官。

吳天越去了哪里,沒有人知道。

朱隸估計不出兩種可能,一是吳天越出了意外死了,二是吳天越改名換姓,以另一種身份生活,之所以這么做,恐怕是被某位大人家的小姐看上了。換句話說,當了陳世美了。

如果真當了陳世美,朱隸如果想找,還是有辦法把他找出來的。但朱隸的吩咐是不必查了,這種事情朱隸不想看到。

不過現在朱隸又改變了主意,也許吳夢蝶真不在乎吳天越變心,只要他活著就好。

當然,朱隸說服吳夢蝶同永樂帝一起回南京,并不全是為了吳夢蝶考慮,說實話是為永樂帝的面更大。永樂帝放棄吳夢蝶,也讓朱隸心中小小感動了一下,同時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了,永樂帝一天煩心的事情很多,唯一能讓他輕松一些了,就是跟喜歡的女人在一起,朱隸卻顧及女人的感受,把永樂帝這點樂趣都剝奪了,確實有些太不仁義了。

讓吳夢蝶同行,不過是補償永樂帝,至少回京這一路不要太****,回到京師,永樂帝也沒有時間再想別的了。

當然,如果吳夢蝶此趟能找到吳天越更好,不管吳天越現在如何,至少讓吳夢蝶了了這份心愿。

永樂帝自早起,臉就一直陰著,看著朱隸忙前忙后,也沒有個笑臉,直到見吳夢蝶也跟著上了馬車,才詫異地望了朱隸一眼,臉也不那么黑了,望著吳夢蝶時也有了笑容,雖然知道吳夢蝶只是陪同一路,心里也很高興。

車隊走得并不快。

永樂帝和吳夢蝶坐在馬車中,朱隸和房寬騎著馬跟在后面。

夏天天氣炎熱,車隊早晚趕路,午間太陽上來的時停下休息一、兩個時辰,四天后,進入順德地界,再有一天,該出河北省了。

順德臨近山東,多山,三年靖難時永樂帝來過這個地方,當時朱隸正陪著燕飛在云南求醫。

朱隸騎在馬上正與房寬閑聊著,看見前方大前站的禁衛似乎發現了什么情況,正策馬往回奔。朱隸和房寬對望了一眼,兩人一夾馬腹,迎上前去。

“京王爺,房統領,前面過來一只商隊,有人受傷。”來人翻身下馬報告道。

朱隸向身后一招手:“車隊原地待命”說罷轉向房寬,“保護好圣上,我去前面看看。”

駿馬奔出的同時,朱隸喊道:“吳晨”

“是。”吳晨答應著,與朱隸并駕齊驅,絕塵而去。

沒跑多遠就迎上了商隊。

與其說于商隊,倒不如說是車隊,沒有看到多少貨物。五輛馬車,前后圍著二十多匹馬,只是此時車隊用一個子形容比較確切:慘。看不到車里的人,但騎馬和趕車的人,幾乎沒有不掛彩的,似乎是被劫了,但奇怪的是馬車并沒有壞。

車隊已經被打前站的禁衛圍住,朱隸在車隊前站下,揚聲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回稟大人,我們是從貴州來的商人。”走在車隊前面的人下馬答道。

“發生了什么事?”朱隸皺皺眉頭,不會真遇到打劫的了吧,居然真有打劫的?

“回大人,詳細情況望容后在稟,我家兩位老爺傷勢嚴重,求大人援手。”那人叩首道。

朱隸更是不解了,什么事情還要容后在稟,不過眼前救人要緊,看這些人都須要包扎休息。

“你家老爺貴姓?”

“回大人,我家老爺姓彭。”

“姓彭?貴州來的?”朱隸一怔,瞬間想到了貴州宣慰使彭源和彭勇烈,旋即又笑了,他們兩個怎么會到這里來,彭在貴州是大姓,同姓很常見。

雖然如此,朱隸還是說道:“前面帶路。”

那人立刻起身,帶著朱隸來到第二輛馬車旁。

掀開車簾,朱隸一驚,竟然真是彭勇烈。


 第249章 山賊

 

彭勇烈一定遇上了高手,那高手也必是不想要他的性命,彭勇烈身上刀口十多處,但沒有一處致命的,只是流血過多,處于半昏迷狀態。

“彭兄”朱隸輕輕搖晃彭勇烈,“彭兄,醒醒,我是朱隸。”

彭勇烈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了朱隸半天,也不知認出朱隸了沒有,眼睛一閉又暈了過去。

“來人,快去請御醫。”朱隸伸手將彭勇烈?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