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9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郭義的臉色雖然不好看,卻并沒有抗議自己兒子什么樣他很清楚的,當街調戲婦女,郭銘做了不是一次兩次,也不是一天兩天,終于死在這上面,也算是罪有應得只是郭銘只是調戲了婦女,并沒有強搶民女,沒有鬧出人命,罪不至死,就這么死了,郭義這個做父親的,自然不肯善罷甘休

朱隸看了一眼面上隱隱罩上薄怒的永樂帝,正想彈個紙團提醒一下喬和僧,喬和僧開口道:“吳姑娘,本官知道這樣問你,你不方便回答,但你的回答對本案至關重要,故而還是請姑娘如實回答,郭銘是如何非禮你的?”

吳夢蝶抬頭看了一眼喬和僧,仍舊低下頭,小聲道:“郭大公子不曾非禮過小女子”

吳夢蝶的聲音雖然很小,但喬和僧的問題問了兩遍,大堂上所有的人都在等著吳夢蝶回答,因而堂上雖然有幾十人,此時卻寂靜無聲,吳夢蝶的這句話,無疑像在平靜的潭水里扔了一塊巨石,頓時激起重重波瀾

“肅靜”喬和僧拍了一下驚堂木,眾人立刻安靜下來

永樂帝望向朱隸,見朱隸瞇著眼睛,緊緊盯著同樣一副吃驚表情的郭義

“吳夢蝶,本官再問你一次,你要大聲回答本官,郭銘是如何非禮你的?”喬和僧冷冷地盯著吳夢蝶,沉聲問道

“回大人的話,郭大公子從未非禮過小女子”吳夢蝶抬起頭,聲音坦然

“哄”大堂上再次響起喧鬧聲

“咣”驚堂木再次炸響,大堂安靜下來

喬和僧冷著臉,面色如水,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吳夢蝶會突然改口供:“昨日證人說,郭銘將你擠到商販的攤位上,他若沒有非禮你,做了什么?”

吳夢蝶瞟了一眼郭義,鎮定地答道:“回大人,問路”

把吳夢蝶擠到攤位上,只是為了問路?

知道自己的回答可信度太低了,吳夢蝶又加了一句:“郭公子不是故意將小女子擠到攤位上,當時人太多了,郭公子不小心將小女子擠到了攤位上”

盡管吳夢蝶誠心解釋了一句,但傻子都聽得出,吳夢蝶在說謊

那么寬的馬路,當時并沒有過什么車輛人流,行人再多,也不至于將人擠得靠在攤位上

郭義最初聽到吳夢蝶說郭銘并沒有非禮她時,驚訝過后是興奮,這小女子一定是害怕了,知道本侯的手段,故而說假話

但沒過多久郭義漸漸感到不對,吳夢蝶的話太假了,假得所有的人都能聽得出來,所有的人也都會想到,吳夢蝶之所以做假口供,一定是有人脅迫她,而郭義的嫌疑無疑最大

郭義想到這的時候,感到似乎所有的人,都用厭惡或憎恨的目光看著自己

郭義忽然有一種掉進坑里的感覺,他并沒有對吳夢蝶說過任何話,也沒有對她做過任何事情,吳夢蝶這樣做,分明是陷害他天地良心,他郭義是做過很多昧著良心的事,但他真沒有脅迫吳夢蝶

不是他不想,是他不敢

朱隸和永樂帝都看著呢,他郭義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在此案中做哪怕做一個小手指頭的手腳

“吳夢蝶,你可知道在大堂上做假供,是要受處罰的”喬和僧盯著吳夢蝶,冷冷說道

“回大人,小女子知道,小女子所說句句是實若有虛言,愿受處罰”吳夢蝶的回答清晰鎮定

“吳夢蝶,本官再來問你,郭銘到底是怎么死的?”喬和僧問了另外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吳夢蝶猶豫了半天,終于說道:“是被賢國公打死的”


 第244章 偷聽



 第245章 定親

 
“圣上,成安侯郭義求見。”

正在書房中同朱隸、燕飛說話的永樂帝聽到禁衛報告,側頭望了朱隸一眼,嘴角微微一翹。

“宣。”

朱隸笑道:“皇上,我們回避一下。”說著話,起身同燕飛一起走了出去。

“微臣郭義叩見圣上。”郭義走進書房,跪下叩見。

“成安侯請起,賜坐。”永樂帝的聲音聽不出喜怒,如一貫的威嚴冷清。

“謝圣上。圣上,微臣冤枉,求圣上為微臣做主。”郭義并沒有站起來,而是磕了個頭繼續說道。

永樂帝蹙蹙眉頭:“成安侯所為何事?”

“回稟圣上,微臣不孝之子郭銘確實當街意圖侮辱吳夢蝶小姐,賢國公正巧路遇,出手制止,失手將微臣犬子打死,微臣教子無方,是微臣的罪過,小兒雖有過失,但罪不至死,微臣方提起狀告,請都府大人秉公辦理,微臣相信都府大人會給犬子一個公道。今日大堂之上,吳夢蝶小姐忽然改口供,稱犬子并未侮辱于她,實非微臣授意,微臣對此事毫不之情,求圣上明察。”成安侯不卑不亢,沉聲說道。

“成安侯先起來吧。”郭義一直低著頭說話,沒有注意到自己提到郭銘意圖侮辱吳夢蝶時,永樂帝臉上一閃而逝的殺氣。

郭義站起身,謹慎地在永樂帝對面坐下。

“今日大堂上吳夢蝶姑娘所說的話,都是假的嗎?”永樂帝端起茶杯,淡淡喝了一口,方不緊不慢地問道。

“回稟圣上,都是假話。”郭義低頭回答。

“哦?成安侯當時在現場嗎?”永樂帝望了一眼郭義,仍然將目光收回到茶杯中。

郭義身體一僵,聲音有些緊張:“微臣不曾在現場。”

“既然成安侯不再現場,怎么知道吳夢蝶小姐說的都是謊話?”永樂帝放下茶杯。目光平淡地看著郭義。

“微臣……”郭義猶豫了一下,“微臣聽跟去的家將們說的。”

“成安侯怎知家將們說的不是謊話?”永樂帝的聲音越平淡,郭義卻不自覺的越緊張。

“微臣……”郭義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圣上這是什么意思?吳夢蝶今日的供詞明明對賢國公不利,圣上卻似乎認定了這份供詞,難道說朱隸不得寵了,圣上想借此機會打擊朱隸?

可郭義怎么覺得自己的后背涼颼颼的?

“微臣驚擾了圣上休息,微臣告退。”郭義跪在地上磕了個頭,見永樂帝揮揮手,退了出去。

郭義離開京王府后不久,喬和僧被朱隸送出京王府。

吳夢蝶一直等到夜深人靜,方悄悄離開府邸,看左右沒人注意,裹緊了斗篷匆匆向南走去。

吳府的房頂上,吳夢蝶謹慎的行動,一絲不拉地落在了吳晨這位專業人士的眼中。能逃脫吳晨監視的人,整個大明朝恐怕不多,讓吳晨來監視吳夢蝶,實在是殺麻雀用了把牛刀。

一個不起眼的民居門前,吳夢蝶謹慎地敲了敲門,片刻后吳燊那張有些蒼白的面孔出現在門口,見是吳夢蝶,一伸手將她拉了進來,大門隨之關上。

“怎么樣?”吳燊面露焦急。

“郭義這個老賊真沉得住氣,并沒有來找女兒麻煩。”吳夢蝶氣餒地坐在桌旁。

吳燊皺皺眉頭:“會不會是因為你昨日失蹤,京王爺擔心你的安全,在你的周圍布防得太嚴密,郭義不敢去。”

吳夢蝶恍然一笑:“女兒忽略了,恐怕真是這樣,京王爺的禁衛一直在府外保護著,女兒也是極為小心,才出得府來。女兒明日懇請京王爺撤回禁衛,給老賊一個機會。”

“夢蝶,爹總認為,你這么做太危險了。”吳燊擔心地搖搖頭。

“沒事,爹,您放心,女兒會多加小心的。這個機會太難得了,如果放過這個機會,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為我親爹報仇。”吳夢蝶一臉堅定。

“爹覺得京王爺對你不錯,如果你嫁給京王爺,有朝一日,京王爺也許能幫你報得了這個仇。”吳燊愛憐的目光望著吳夢蝶。

“爹,您忘了女兒與天越哥哥有婚約在先,女兒已經是吳家人了。”吳夢蝶對著吳燊粲然一笑,卻很快低下頭,用力忍住差點流出的淚水。

“夢蝶,爹知道你的心意,知道你放不下天越,可是天越沒有福氣,這么多年沒有消息,想必已經不在人世了。”吳燊悲傷地嘆了口氣。

“不,爹,女兒知道天越哥哥沒死,他一定在什么地方,女兒相信天越哥哥一定會回來的。”吳夢蝶堅定地說著,她不僅再給吳燊信心,更是給自己信心。

“夢蝶。”

“爹,您不用勸女兒,如果天越哥哥一直不回來,女兒就替天越哥哥一個陪著爹,替天越哥哥盡孝。”

“夢蝶,這樣做太苦你自己了,爹不能同意,你若是不愿意跟京王爺,等這件事情了了,爹再給你找一個好夫家,讓你快快樂樂地過一輩子。”吳燊愛惜地說道。

吳夢蝶起身撲進吳燊的懷中:“爹,我親爹已經去了,您也不要夢蝶了嗎?”

“說什么傻話,爹怎么會不要夢蝶,爹最大的希望,就是看著夢蝶幸福。”吳燊****著吳夢蝶的秀發,微微仰起頭,將沖擊而上的熱淚強忍了回去。

吳天越和吳夢蝶從小一起長大,吳燊與吳羽絎早有結為兒女親家的想法,五年前吳羽絎失足落水喪生,吳夢蝶孤苦無依,吳燊將她接到家中。吳天越進京前,吳燊讓二人定親,本是想給吳夢蝶一個定心丸,就算吳天越高中,也不會拋下吳夢蝶,沒有想到吳天越一去不回,如今生死不明,倒耽誤了吳夢蝶的終身。

“永遠陪在爹的身邊,就是女兒最大的幸福。”吳夢蝶抬起頭望著吳燊,一雙漆黑的眼睛亮晶晶的。

“傻孩子。”吳燊憐愛地扶著吳夢蝶坐好,問道:“京王爺知道為父失蹤了?”

吳夢蝶點點頭:“昨日京王爺找了女兒一天一夜,家里也去過好幾次,知道父親也失蹤了。”

吳燊擔憂地嘆口氣:“夢蝶,爹覺得,你今天的這步棋走得太險了,京王爺和郭侯爺,兩邊都不是你能欺騙的人,特別是京王爺,他可是當僅圣上身邊的第一紅人,你這樣欺騙他,太危險了。”

“京王爺是個好人,知道女兒的苦衷,一定會原諒女兒的。”吳夢蝶想到永樂帝,微微笑道。

“不管有什么苦衷,欺騙就是欺騙”房門被突然推開,吳晨笑吟吟地站在門口。

吳夢蝶和吳燊立刻驚得定在了座位上。

吳晨關上房門,走到桌旁坐下:“不請我喝杯茶嗎?”

吳夢蝶和吳燊對望一眼,吳夢蝶站起身,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拿起茶壺,為吳晨斟滿茶:“吳大哥請喝茶。”

吳晨笑著接過。

“吳大哥怎么會到這里來?”吳夢蝶悄悄瞥了一眼吳晨,低聲問道。

“自然是跟著你來的,你忘了,我們家爺囑咐我,要保護好你的安全。”吳晨微微翹起嘴角,掛著一臉戲謔的笑。

吳夢蝶想起‘京王爺’確實曾經說過,但吳晨從來沒有離開‘京王爺’,單獨跟著自己,難道是昨天自己失蹤,使得‘京王爺’決定讓吳晨始終跟著自己?

“吳大哥什么時候到的?”吳夢蝶怯怯地問道。

吳晨笑了:“跟著你來的當然是你到我也到了,你若是想問我都聽到什么,自然是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聽到了。”

吳夢蝶深深地喘了口氣,抬起頭時,目光已變得清澈而堅定:“此事都是夢蝶一個人所為,與我爹無關,吳大哥要追究,請追究夢蝶一人,不要為難我爹。”

“不,吳大人,這都是下官的注意,請大人高抬貴手,不要為難小女,下官聽從大人處置。”吳燊只見過吳晨兩次面,知道他是跟在京王爺身邊的人,俗話說,宰相府中七品官,跟在朱隸身邊的人,就算沒有官階,權利也比普通的官員大的多,對于吳燊這個從七品的主簿官,吳晨自然成了大人了。

吳晨第一次被人稱作大人,一時沒反映過來,看到吳燊作勢要跪,才趕忙起身,攔住吳燊。

開玩笑,如果喜歡吳夢蝶的真是自家老爺朱隸,吳燊真跪下也就跪下了,朱隸頂到頭在他的頭上賞他一個‘暴栗’,教訓他兩句。

可現在喜歡吳夢蝶的是永樂帝,雖然剛剛吳晨聽到吳夢蝶并不想跟永樂帝,但若永樂帝真想將吳夢蝶收為嬪妃,又哪里需要吳夢蝶愿意不愿意,吳夢蝶真若封妃,吳燊雖然不是吳夢蝶的親爹,也算國丈,讓國丈下跪,吳晨真是找死了。

吳夢蝶見吳燊將責任都攔在自己身上,攙扶著吳燊說道:“此事確實與我爹無關,請吳大哥明察。”

“夢蝶。”吳燊焦急地打斷吳夢蝶的話。

“爹,夢蝶已經失去了一個爹,絕對不會讓爹有事的。”吳夢蝶望著吳燊,目光堅定。

天蒙蒙亮,京王府的書房,朱隸給吳晨倒上熱茶看著吳晨狼吞虎咽地將三個饅頭塞進了肚子里。

“都安排妥了?”

“屬下辦事,您就放心。”吳晨咧嘴一笑,那笑容像極了朱隸。

“慢點吃,噎到你。”朱隸將茶杯遞到吳晨手中。

吳晨接過一口喝下,卻燙得直扇舌頭。

朱隸嘿嘿笑了:“有那么燙嗎?”

吳晨對朱隸做了一個鬼臉,把舌頭縮回去。

“屬下走了。”吳晨走到門口,又回過頭,“爺,您說夢蝶姑娘會跟圣上回皇宮嗎?”

“快滾這事用不著你操心”朱隸虛踢吳晨一腳,笑著罵道。這小子八卦的潛質,也越來越像自己。

吳晨一閃身走了,朱隸卻也不自覺地想,吳夢蝶會同永?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