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8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朱隸一愣,抬頭望著永樂帝。

“朕和沈姑娘都在這里,能讓你坐立不安的,也只有賢國公了。”永樂帝了解地看著朱隸。

“燕飛沒說,但我知道他肯定是受傷了。”朱隸低下頭。

“你回去看看吧。”

朱隸搖了搖頭:“我現在不能走,燕飛不說,就是不讓我回去。”

“朕這里有房總管,不會有什么事情的。”

“也許讓燕飛受傷,也是他們的詭計之一。”朱隸忽然想明白了,心中長長吁了一口氣,就算暫時找不到你,我也不會再讓你得逞。

“漢王還在路上,讓燕飛帶旨命令漢王回去,然后北上與我們在北京會和。”朱隸建議道

永樂帝沉吟了片刻:“按你說得辦。”

某處的一個密室中,兩個人正在低聲交談。

“皇帝回到禁衛中,一日后到北京。”

“朱隸回去了嗎?”

“朱隸身邊那個叫吳晨的回南京了,朱隸一直跟在皇帝的身邊。”

“預料到了。”

“王,為什么您一知道跟在皇帝身邊的那個人是朱隸,就撤回了所有計劃?”那人問道。

被稱作王的人嘆息了一聲:“因為我了解朱隸的能力,如果不是及時撤回,這個時候,恐怕我們眼前站著的,已經是朱隸了。”

那人有些不屑地搖搖頭,王一直是位很有氣魄,很有膽量的人,唯獨面對朱隸的時候,總是十分謹慎。

刺殺皇帝的計劃,原本就是能做到幾分算幾分,目的是造成驚擾,當然能殺了最好,但那人知道他派去的那些殺手,沒有刺殺皇帝的本事。

得知皇帝被刺重傷,那人還驚喜了半天,原來刺殺皇帝也不是那么難,早知如此,當初就該派更硬一些的殺手去了。

然而然而當那人將這一消息匯報給王時,王臉上的表情與那人正好相反,原本還有一絲笑容的臉霎時變得冰冷,隨即下了兩道命令,第一個命令是停止所有活動,第二個命令是查皇帝身邊的人是誰。

那天夜里,王一直在屋中徘徊到天亮。

情報在破曉十分送到王的手里,只有兩個字:朱隸。

王拿著紙條看了半天,然后命令:“計劃停止,清場。”

清場的意思是凡是與此事有關的人,自己人撤回,外人滅口。

那人不解地望著王:“一切進行的很順利,為什么停止?”

“你不覺得,你派去的那幾個人,根本不可能傷了皇帝嗎?”王的目光落在窗外覓食的麻雀上,似乎那麻雀是一盤可口的燒雀肉。

“是很僥幸。”那人也覺得太容易了

“不是僥幸,他們傷的不是皇帝,是朱隸,我們的計劃已經被朱隸看破了,如果不收手,就會把朱隸引來,滿盤皆輸。”

“朱隸?!王的意思,朱隸故意受傷,等我們上鉤?”那人第一次在王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恐懼。

“不是我危言聳聽,在朱隸面前,一點點失誤,都會導致最終的失敗。”王表情凝重,似乎有慘敗的經歷。

離開北平五年后,朱隸終于再次同永樂帝一起重返更名北京的北平。

仍然是初夏,朱隸記得穿越后第一次進北京差不多也是這個季節。

南京的燕王府永樂帝已經賜給朱隸,北京的燕王府此次也一并賜給了朱隸,并允許朱隸大肆休憩,朱隸也沒客氣,開口就要了五千萬兩修葺費用,滿朝文武當時就傻了,這是修王府嗎?修行宮也用不了這個數。

但話說回來,朱隸的王府可不就是永樂帝的行宮,況且以朱隸在永樂帝心中的分量,就是要一個億紋銀的修葺費,永樂帝也會同意的。


 第236章 閑事

 

“郭大少,瞧您說的,您能上小店吃飯,是小店的榮幸,哪用您付錢啊,您消消氣,小二有眼不識泰山,您別跟他一般見識,回頭在氣著您。78542598745878546”聽著掌柜極盡巴結的聲音,朱隸微微蹙眉,似乎能看到他此刻堆滿了假笑的臉,和不停鞠躬的媚像,再有錢的商家,在這個重農的時代,在官府面前都沒有什么地位,何況這個中等客棧的老板。

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那個所謂的郭大少一定是個官府少爺。

“哼,敢向本少要飯錢,真是瞎了眼了,看在您的份上,本少今天暫時留他這雙招子,若有下次……”

“不會不會,郭大少什么時候高興了想來吃頓飯,盡管來,小店有機會孝敬郭大少,小的我做夢都能笑醒。”掌柜的繼續一筐一筐地送高帽,那個郭大少終于沒再說什么,聽著大門咣當一響,似乎帶著人走了。

一名店小二進雅間送茶水,朱隸低聲問道:“剛才那個郭大少是什么人?”

店小二看了朱隸一眼,大概覺得朱隸長得還算比較溫和,同樣低聲答道:“聽說過北京城的郭義郭侯爺嗎?郭大少爺是他的獨子,唉,人家有個好老子啊。”店小二搖頭嘆息了一聲,轉身出去了。

朱隸和房寬對望了一眼,同時說道:“郭義?”

郭義是當年隨永樂帝起兵的八百親兵之一,也是最早跟著永樂帝到北平就番的人,年齡比張玉、陳亨等人還大,只是當年官職比他們小很多。靖難三年,郭義多數時間負責北平的守備,永樂帝登基后,封郭義為成安侯,任北京總兵,仍然負責北京的防務。

這兩年,永樂帝考慮到郭義年近六十,想將他換下來頤養天年,暗中透過幾次話,郭義硬說自己身體很好,還能在為永樂帝看幾年大門,這北京總兵的位置,愣是守得死死的,一直不肯放手。

朱隸來北京之前,永樂帝曾跟朱隸提過此事。

對于郭義,朱隸的印象雖深,但談不上交情有多深,一來靖難三年,朱隸始終同永樂帝一起在外面打仗,唯一的一次守城戰,郭義還沒有參加,跟著永樂帝去了大寧。

再者軍中欣賞、追隨朱隸的將領雖然是絕大多數,但就是有一些看不上朱隸打仗的,這些人中就包括郭義,用郭義的話說,朱隸打仗太滑頭了。

朱隸并不在乎別人對他打仗怎么評價,不過既然意見不同,難得的幾次碰面中,朱隸也很少跟郭義談什么,若論年齡,郭義算得上朱隸的長輩,偶爾愿意教育朱隸兩句,朱隸不愛聽,每每只是笑笑,找借口離開。

不過郭義的事情朱隸倒時有聽說,知道他娶了六房老婆,前面五個老婆給他生了七個女兒,最小的六姨娘肚皮爭氣,終于在郭義四十歲的時候,生了一個兒子。也是郭義唯一的一個兒子。

看來這個吃飯不給錢的公子爺,就是郭義這個生下那天就被當成寶兒的兒子。

永樂帝的臉明顯沉了下來,這種仗勢欺人的行經,一向是永樂帝深惡痛絕的。

“房寬,啟程回京。”永樂帝冷著臉,掀開門簾走了出去。

房寬忙緊走幾步,吩咐禁衛準備馬車。朱隸和沈潔互相打了個眼色,大氣不敢出地跟在永樂帝后面。

朱隸與永樂帝等從天壽山回來三天后,小蕓、索菲亞等京王府的大隊人馬到了北京,由小小的將軍府改成的京王府一下變得滿滿的,到處都是人,朱隸也借此機會開始廣招工匠,打著重建京王府的名義,開始為修建紫禁城招人。

第一批人當然包括多年前沈潔找到的工匠蒯富。

朱隸也終于見到了傳說中承天門,后改名為**的設計者——蒯祥,這一年,蒯祥十歲。

都說一歲看大,三歲看老。三歲能不能看老朱隸不知道,朱隸卻知道十歲的蒯祥已然透著優秀建筑設計師的神韻,將來必然成為著名的建筑設計師,紫禁城修建中的領軍人物。

蒯富和朱隸見過多次面,算是老朋友了。蒯富知道自己身份地位,自然不敢高攀,不過一聽說朱隸不久將就番北京,并且要重建京王府,立刻就推掉了其他人的邀請,一直在等著朱隸。

朱隸招募工匠的告示剛發出來,蒯富帶著兒子就找到了京王府,讓蒯富感動的是,在大門口剛報上自己的名字,門衛就找了家丁帶他們進去,說王爺在等他,吩咐了不用通報,來了直接領進去。

朱隸和沈潔在正堂見到了蒯富父子,寒暄過后,朱隸留下沈潔,自己去忙其他的事,建筑方面的具體事情,朱隸很自覺地讓給了專家沈潔。

晚上回來,朱隸看著異常興奮的沈潔,有種欲哭無淚的就感覺,朱隸當然不會認為沈潔對蒯富這種男人有什么興趣,但沈潔這種明顯粉絲的狀態,讓朱隸倍感郁悶,沒想到不待朱隸開口,沈潔說了一句話,讓朱隸徹底無語。

“蒯祥那孩子太可愛了,整個一小正太。”

合著沈潔不是迷上老的了,而是迷上小的了。老的朱隸毫不懼怕,可是這小的……

沈潔一邊興奮地說著,一邊用在朱隸眼中顫抖的手,遞給了朱隸幾張紙,朱隸很無奈地接過來。

不得不承認,僅僅十歲的蒯祥已經充分展示了他的建筑設計天分,這幾幅建筑圖,在朱隸這個外行眼里,都能看出新意。

并且,才十歲的孩子,第一次見到朱隸,竟一點不怯場,安靜沉著,有問有答,比他認識朱隸十多年的父親還淡定,天不熱,蒯富緊張的除了一身汗,蒯祥直到朱隸離開還是清清爽爽,臉不袖聲音不抖,讓朱隸贊嘆。

雖然朱隸自己的兩個兒子,在皇宮里都能上房揭瓦,那是因為兒子們從小就在皇宮長大,永樂帝對朱隸兩個兒子的寵溺,已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此番到北京不足兩個時辰,就被永樂帝派人接走了。

“蒯祥長得也高,都到我這了。”沈潔用手比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朱隸仰頭望向沈潔,敷衍地笑了一下,蒯祥更像她的母親,比蒯富帥氣多了,身材也好,小小的年紀,已能看出將來一定是個帥哥,這將來也不遠,不過是七八年以后。

看著沈潔仍然沉浸在快樂中,朱隸心中暗暗嘆口氣,看來自己是老了,怎么跟一個孩子較起勁來。

心里想著,人已經不自覺地站了起來,兩步走到沈潔面前,一把抱住沈潔深深地吻了下去。

沈潔沒留意到朱隸情緒的變化,還在滔滔不絕地講著,忽然被朱隸吻上,怔了一下,隨即雙臂攬上朱隸的脖頸,深情地回應。

半晌,兩人在分開。

沈潔伏在朱隸的胸口,輕聲問:“怎么了?”

“看到小帥哥,嫌我老不要我了?”朱隸在沈潔耳邊低笑。

沈潔聽得疑惑,推開朱隸望了他片刻,忽然明白朱隸所指,一拳打在朱隸的胸口:“胡說什么你”

朱隸雙臂用力禁錮想掙脫自己懷抱的沈潔:“不是嗎,從我回來,你一直不聽地再講,快半個時辰了吧。”

沈潔撅起嘴:“還胡說,他才十歲。”

“你印象中的蒯祥可不是十歲。”

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崇拜者,蒯祥絕對值得建筑設計行業的人崇拜的偶像,沈潔對古代建筑一直非常感興趣,蒯祥也是沈潔崇拜的人物之一,雖然現在的蒯祥,還遠遠不如沈潔。

沈潔重新靠進朱隸的懷里,低聲笑道:“吃醋了?”

朱隸冷哼一聲:“怎么可能?”

沈潔仰頭主動吻著朱隸:“我愛你,一輩子。”

朱隸雙臂陡然用力,狠狠加重了這個吻。

是因為小蕓和索菲亞心思單純,還是因為朱隸對她們情大于愛,朱隸對于小蕓和索菲亞,很少緊張,但對于經常頂撞朱隸的沈潔,朱隸總擔心抓不住。

人大概總是這樣,越是不容易抓住的,越在乎。

晚餐時,兩個兒子都沒回來,朱隸也知道,孩子什么時候回來是永樂帝說了算,朱隸主動進宮接孩子,從來沒有接回來過。

“這么喜歡孩子,后宮嬪妃又那么多,為什么不努力努力多生幾個。”沈潔小聲嘀咕道。

兩個兒子雖然不像囡囡那樣粘著沈潔,但也很喜歡沈潔,其實說到底,是喜歡沈潔給他們講故事,領他們做游戲。沈潔也很喜歡這兩個孩子,剛回來還沒有跟孩子親熱夠,就被永樂帝接走了,到現在不送回來,沈潔免不了不高興。

聽了沈潔的話,小蕓似乎想說什么,看了朱隸一眼終究沒說。

朱隸也很想孩子,囡囡留在南京皇宮給公主做伴讀,沒帶過來,京王府沒有孩子的打鬧聲,倒是顯得有些冷清。

“圣上真是很喜歡麒兒和麟兒。”索菲亞這么說的時候,臉上洋溢著驕傲的笑容。皇宮里的人都知道,永樂帝對自己的幾個皇孫,也沒有對朱麒朱麟那么寵愛。

“圣上寵愛朱麒、朱麟,是因為他們無緣皇位。”朱隸一句話,道出了玄機。

朱隸的兒子,再怎么受寵,也于皇位無關,皇家的子孫就不一樣了,永樂帝寵那個皇子皇孫多一點,都會左右宮里和朝廷上的一班人的取向,也極可能給被寵溺的孩子帶來危險,這就是皇宮。

六月初,燕飛和吳晨、楚暮趕到北京

朱高煦接到圣旨,帶著大軍返回南京,對于自己冒冒失失就帶兵出京城一事,永樂帝在圣旨中沒說什么,朱高煦竟然也傻瓜地認為永樂帝沒生氣,竟然連句認錯的話都沒說。

燕飛本就對朱高煦沒有多少好感,朱?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