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8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直韋太乎的書房求乎果然還在等蔗飛口

燭光暗了一下,再亮時蔗飛已輕站在太子面前。

“師氟口”朱高熾低聲喚道口

“找我什么事?”燕飛的聲音既不熱特,也不脊淡。

朱高熾頓了一下然后一句廢話沒才,將當和怎么興建青縣私密卜庫,后來怎么放弄,但手下的人仍然繼續輕營等等事特說了一遍,最后說道:“青縣上任知縣宋天奇還才一個名宇叫打妝,在太乎府做了五年謀士;本宮根了解他的為人,絕對不會分污;青州原知縣郭籍是宋天奇的兒時好友;也不會做這種事特,這中問定才跟疏。”

蔗飛點點頭:“殿下還才什么別的耍說的嗎?”

朱高熾沉思了一會,拇拇頭口

蔗飛糙一點頭,起身走了口

郭棄中從屏風后走出來:“會怎樣?”

“告訴師伸告訴父王乙”

“然后

“等。”

“圣上知道一定會震恕的。”郭云中以口氣,頹然坐下。

“你不覺得我們根本瞞不住嗎?”朱高熾口乞請淡。

郭云中竅然:“為什么?”

“從假種乎到打狡、郭籍遇害,王學忠自殺,這一切將父王的視殘一步一步引向青縣;這絕對不是偶然的。”

朱高熾點點頭:“只是這一次漢王的手段似乎比以住高明了很多口”

朱隸一覺醒來,巳是夕陽熊。

暗暗捉了口氣那種疲憊的感覺蕩然無存,連首天的內份都好了幾分口

朱隸知道,定然是房寬為他轎入真氣了口

早上回來時朱隸連馬豐都不想下,前天的內份加上一夜詣耗;朱隸覺得自己的真氣快到了底殘;他記得房寬來接他的時候,臉上滿是驚訝與桓憂的表恃,極著房寬點了朱隸的昏睡穴。

“朱隸醒了?餓了吧。”沈浩椎門進來;看見朱隸醒了祭然一笑,將手里的扛盤放在桌上;走過來生在床邊口

“真餓了,給我做什么好吃的了?”朱隸起身樓住沈浩。不綸才什么事特不玲才多累;只要抱一會沈浩,朱隸感覺像充了電似得;渾身充滿活力。

“都是你愛吃的。”沈潔向桌旁咀咀啃角。

“陪我?”朱隸拉起沈潔口看著沈潔沖他笑著點點頭。”皇上怎么樣?。朱隸坐在桌旁問道口”一天沒才出房間,也沒才說什么韶,就問了一句你怎么樣?送去的東西也沒怎么吃房玩領和吳晨在那邊呢口”。我一會過去口”朱隸吃得飛快口”到底出了什么事?。沈浩望著朱隸口

朱隸遲疑了一下:”發現了一個私密介庫,里面都是兵器和銀兩,可能是太芋的。”

沈沽的眼睛候煞變大,表精仔然。這可是大事,如果皇帝屈恕死的就不是幾個人了,可能土干。”怎么”怎么,會不會栽贓?。沈浩說得結結巴巴。

朱隸拇拇頭:”不知道,燕飛來信讓浴蒂”蒸飛?蔗飛怎么會知道?”

朱隸沉思著:”可能,太乎說的”這種天大的秘密,太乎會告訴燕飛?”沈潔無法相信。

朱隸反而相信了如果沒才燕飛的信,今天朱隸和永樂帝就才可能返回南京,軼證如山,太子是無法解釋的口

看來太乎是想到了這一點,圭動告訴蔗飛口

太子怎么會想到,私密介庫一定會社永樂帝發現?還是不管發沒才發現都坦白?燕飛所說的谷靜,只可能是非這件事,蔗飛也料到私密卜庫一定會被發現?!。寂去皇上哪里,你回房吧晚上不要出來走動。”朱隸說著估打開門;見程月在外面等著,對著程岡藏一點頭。

程丹明白她一領首。

吳晨習慣她坐在房頂上,房寬靠在門外口看到朱隸出現兩個人的表特明顯一私。

朱隸心中暗笑永樂帝心中蚜躁,這兩人不定怎么緊張呢口

輕輕敲了敲門,沒等應聲朱隸椎門走了進去……聯不餓。”

朱隸笑:”我沒傘飯菜乙……小四。”永樂帝見是朱隸,表特立刻柔和了很多:”你怎么樣?””沒事了,想不想出去走走?”

永樂革擾豫著。”走吧,你這個父女官、也該體察一下民特。”朱隸轍笑口

見朱隸和永樂帝并肩走出來,房寬望了一眼坐在房頂上的吳晨,兩個人捉心掉膽了一天,朱隸進去才兩句話就把皇帝勸出來了,看皇帝臉上的表特,也沒才那么脊了口

才朱隸在皇帝身邊,房寬和吳晨沒才跟的太近,遠遠綴在后面口

青縣的黃昏還是很熱鬧的,在衙門正對著的大荷上,各種小吃、雜貨擺滿了兩旁朱隸走過去;買了一個烤紅薯;仔細她錄了皮,月紙墊著;遞給永樂帝。

永樂帝詫然按過來,低頭聞了一下露出欣喜她笑容小心她咬了一口,品了品味道,棍著也研不上燙嘴,幾。把荊下的都吃了。”好吃什么東西?……烤紅薯,現在吃巳經不那么好吃了,目入聲的時候吃最好吃口。

永樂帝悲了悲:”對了,你給聯烤過。”

朱隸笑著點點頭十多年煎永樂帝還是燕王的時候,朱隸帶著永樂帝回南京,路上借宿一家農戶;朱隸買了一些紅薯,第二天在野她里給永樂帝烤過。不過朱隸烤的紅薯與小販的相比差遠了,不僅朱隸木平不高;重耍的是朱隸沒才工具口”今年入冬的時候,想著給聯買幾個送到宮里”京師好豪沒才賣的。”朱隸真注意過沒發現南京才賣烤紅薯的口”沒才賣的你不會去賣?”永樂帝理所出然她說道。

朱隸一臉郁悶。

陪著永樂帝逛了一圈永樂帝的心特明顯好多了;除了烤紅薯;朱隸沒敢給永樂帝買什么別的吃的;這么多年永樂帝吃東西巳經變得很嬌貴了;隨偵吃外面的東西,萬一吃壞了可不是玩的。

今時不同往日永樂帝的身體明顯不如靖難那幾年了;那些年雖然辛苦;但心特舒暢;這些年”

回到衙門,站在衙門口的兩個衙役同往常一樣,靠著門柱身體打著彎站著;不是她打個呵欠;但朱隸卻從二人身上感到陣陣殺氣口

才意無意她放緩了腳步,月時將永樂帝扯在身后此時朱隸能請楚她感到;在大門后面;埋伏著十二三名殺手;且武功都不低口

這個陣勢,明顯是沖著永樂帝來的。

朱隸心里迅速想著對策,以朱隸的功夫護著永樂帝安全進去當然沒才問題,而且房寬吳晨就在后面;朱隸只要護著永樂審沖過這道門,根本不月擔心殺手們會追上來口

朱隸想到這里才些不解了口

朱隸能想到的,殺手自然也能想到才朱隸、房寬和吳晨在,這陣容根本傷害不了永樂帝,那么殺手來干嘛?只是嚇唬嚇唬?

朱隸的嘴角浮出一絲詭笑嚇唬嚇唬?好啊!看雅嚇唬雅?!禾完待續;! 

 第232章 歷史評價

 

品衙門口,永樂帝也感到了殺韋,扭頭看了眼朱永,允小隸的臉上帶著一副壞笑,這笑容永樂帝太熟悉了,靖難那幾年只要朱隸臉上浮出這樣的笑容。必然有人倒霉,多數時候是對手,少數時候是朱能、房寬等幾個倒霉蛋。

永樂帝的心情瞬間變得很輕松,一副看戲的樣子。

然而他沒想到,他這個看戲的,竟然也有份演戲。

距離衙門還有不到十步的距離時,站在門口的兩個衙役驟然發難,雙雙拿著大刀砍了過來。

朱隸立刻做了一個永樂帝萬萬想不到的動作,躲在了永樂帝的身后。

永樂帝一愣,眼見撲上前的兩個衙役。舉手一磕一帶,已將其中一個衙役拖至身前,接著飛起一腳小將那名衙役踢飛,順勢退了兩步,已將那名衙役的大刀搶到手中。

每次都是小四護著聯,這回就讓聯護著小四一次。永樂帝心里想著,回頭望了朱隸一眼,卻見朱隸眼里含著笑容,居然還抽空伸出了大拇指。

永樂帝忍不住一笑,感覺身體猛地被朱隸向后拽了幾步,回頭一看,另一名衙役拿著刀殺了過來。

很長時間沒有跟人動手了,這感覺確實退步了。

永樂帝提起精神。望著那名衙役冷冷一笑,不退反進,拿著刀攻了過去”

跟了一個晚上,拐個小彎就是衙門口了,房寬和吳晨也放下心來,在賣烤紅著的攤位前停下了腳步。

“給我挑一個軟的,我喜歡帶點糖稀的。”吳晨雀躍著說道。朱隸也軟軟的帶糖稀的口味,與自己的口味相同,知道這一點時吳晨小興奮了一下。

燕飛從不吃街邊的小吃。當然是朱隸不在身邊時。

若是同朱隸一起出去。朱隸根本不問燕飛要不要,買什么都買兩份。遞給燕飛一份,看著燕飛皺著眉頭把手里的東西吃完,朱隸比自己吃了三份還高興,唉,沒辦法,朱隸本來就不是好人。

其實燕飛不是不喜歡吃街邊的小吃,只是從小接受殺手練時,禁止隨便吃東西,誰知道什么時候吃了什么東西,就會上了別人的道,燕飛以前做任務,通常一天一夜,連口水都不喝。

“我要硬一點的。”房寬指著另一個烤紅著。他也喜歡吃甜的,只是這兩年發現自己有些發福,要控制點飲食了。房寬很嫉妒朱隸,為什么朱隸什么都吃,就是不胖,他不知道朱隸平時的運動量是自己的好幾倍。

“您二位拿好小心燙,一共五個銅板。”賣紅暮的小販用紙包好紅著遞給房寬和吳晨,吳晨笑嘻嘻地接了,忙扒著紅薯的皮。對五個銅板的話充耳不聞。

房寬嘆口氣,摸出五個銅板遞給小販,真是有什么樣的爺,就有什么樣的跟班。

兩人剛要走,忽然眼前火星四起,剛剛還一副老實巴交模樣的小小販,轉眼變成一個兇惡的漢子,將烤紅薯的爐子猛地推向房寬和吳晨。

房寬和吳晨兩人腳不點地,倏然后退,隨即抽出腰間佩劍。止步反沖。

“吳晨,我攔著,你去看看你家老爺。”房寬纏上小販。大聲喊道。

“小心。”吳晨一個側身,避開小販的進攻,足見一點,躍上烤紅著的爐子,接著一個翻身,已過了小販。向衙門口發足奔去。

吳晨想走,能留住他的人還真沒幾個。

烤紅著的小販手底的功夫很硬,但房寬比還是差了一點,不過半炷香。房寬一腳將小販踢趴下,飛快地跑向衙門口。

到衙門口一看,房寬愣住了。

衙門口外,十多個黑衣人和兩個衙役圍著朱隸、永樂帝和吳晨三人,讓房寬吃驚的是。正與黑衣人動手的是永樂帝和吳晨,朱隸一副故作鎮靜的樣子,被永樂帝和吳晨護在身后。

再看與永樂帝和吳陳動手的幾個人,功夫雖然不低,但若朱隸出手的話,恐怕這個時候這些人只有躺在地上的份了,朱隸這是唱得哪一出?

看到房寬跑過來,朱隸有些結巴地喊道:“護,護駕。”

房寬差點笑噴了過去,心中明白,朱隸把自己當靶子了。

沖進站圈,房寬故意大聲問道:“圣上,屬下來遲,您沒事吧。”

“沒事。”朱隸說著話,故意腳下不穩,一個趔趄,房寬忙伸手一扶,朱隸懷中的小玉望卻掉了出去。

朱隸慌忙去撿,一個黑衣人趁勢一劍劈來,房寬上前一步擋在朱隸的面前將那個黑衣人逼了回去,同時撿起玉墜遞給朱隸:“圣上。屬下護著您先走。”說著話,劍勢一緊,刷刷幾劍為朱隸劈開了一條路。

朱隸趁機跑了出去。

黑衣人那肯罷休,躍過永樂帝和吳晨就要追,被永樂帝和吳晨緊緊纏住,房寬也沒有跟朱隸進去,而是站在了永樂帝身邊。

朱隸方才沒走,是擔心吳晨一個人保護不了永樂帝,此時房寬來了,便沒有什么顧忌。故意裝出慌亂的腳步,迅速跑進了衙門。

剛進大門,面前寒光一閃,朱隸身體陡然后傾,狼狽地讓了過去。那名黑衣人一擊不中,第二劍無聲攻來。

朱隸腳步一錯,再次避開,如此你來我往,那人攻了十多招。朱隸避了十多招,每一招都是堪堪避開,那人心底不服,覺得朱隸運氣太好了。手底下一招緊似一招,卻沒想到避開一招兩招還能算運氣好,連續避開,對方身手分明比你高,而且不是高出一點。

看著衙門外房寬和吳晨已經收拾了幾個,朱隸也不想戀戰,一個避讓中空門大開,那人心中一喜,一劍刺中朱隸心臟,朱隸隨之中劍倒地。

那人見礙了個呼哨,拔身而起。

外面的人聽到呼哨,紛紛跳上跳出戰圈,帶上死傷者,轉眼撤了個。干凈。

房寬一眼撇見朱隸躺在衙門口內側,驚呼一聲:“圣上!”兩步奔了過去。

永樂帝和吳晨俱是心中一驚,也忙跑過去。

“圣上!”房寬單膝跪下,扶起朱隸。朱隸卻睜開眼睛對著隨后跑到的永樂帝笑了一下,隨即又閉上了眼睛。

永樂帝暗暗松了口氣,明知道朱隸在做戲,卻仍然控制不住緊張。

房寬抱起朱隸,急匆匆地沖向內院寢室,同時向吳晨下著命令:“請個先生來,快!”

吳晨一點頭,轉身出去吩咐了幾句,又跟著房寬等人進了寢室。

關上門。房寬手一松:“下來吧,還裝。”

朱隸嘿嘿笑著:“被人抱著感覺是不錯。”

房寬虛踢一腳:“閉上你的烏鴉嘴!”朱隸這么大的人被人抱著,不是受傷了就是死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