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82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沈潔自從進了義莊,兩只手死死抓著朱隸的手臂,眼睛一直望著地面,她可不想抬頭看擺滿一地的棺材,聽了朱隸的問話,眼角飛快地向面前的棺木溜了一眼,又把目光投向地面:“這哪里是楠木,這是最普通的水柳。”

為了采購修建故宮的建材,沈潔對木料可算是專家了。

“我那天晚上偷偷溜進靈堂,看到的格木可是楠木的。”朱隸說著話向前走了兩步,沈潔不得已也跟著走了兩步。

朱隸伸手在棺木上輕輕****:“不是那天的棺木了,這里恐

“你要開棺?”永樂帝深邃的目光望著朱隸。

朱隸一笑,轉導一拱手:“請大人恩準。”

永樂帝皺皺眉頭,嘟囔道:“好像玉望在你身上。”

說著話,老馬將宋天奇的尸格拿了過來,朱隸接過來看著:“左肩中鏢,鏢上有毒。宋天奇毒發身亡。時間是十六天前未時。”

“我要開棺,你先出去?”朱隸低聲問沈潔。

沈潔蒼白的臉點點頭,讓她看死了半個月的尸體,她能將昨天吃的東西都吐出去。

朱隸向跟在后面的吳晨低了個眼色,吳晨過來陪著沈潔走了出去。

“大人,您?”朱隸望向永樂帝。

“本大人在這里看著。”永樂帝淡淡地說道。

朱隸不想在老馬面前暴露身份,眼角一掃,看到墻角放了兩個撬棍。走過去拿了起來,將其中一個遞給房寬。

將撬棍插進棺木,與房寬兩個人一頭一個,略一用力,只聽得“吱吱呀呀”一陣響,棺木已被二人撬開。

朱隸探手一推,一股難聞的氣體至棺木中飄出。

擔心飄出的氣體有毒,朱隸拽著永樂帝迅速退到門外,房寬和老馬也隨后而出。

大家在門外等了半晌,估計氣體跑得差不多了,朱隸取出來的黑巾。分別遞給永樂帝和房寬,自己撕下一塊衣角將口鼻掩了,三人再次走進大堂。

屋中的氣味仍然非常難聞,但勉強可以忍受了,朱隸等人走到宋天奇的棺木旁,推開棺木蓋,向內望去。

由于毒發身亡,宋天奇的尸體**得非常嚴重,面部肌肉已然腐爛,根本看不出來原來的容貌。

朱隸用布將手纏上,輕輕掀起宋天奇的衣服。

尸體腐爛也非常嚴重。在尸體的左肩腫骨上。果然有一個小洞,小洞周圍的骨頭泛著青色。

永樂帝和房寬只是打開棺木時看了一眼尸體,再沒有細看。

回衙門的路上,朱隸一直沉默不語。永樂帝很久沒有見尸體了,此番見到的又是腐爛得非常嚴重的尸體,胃里有些不舒服,閉目靠在馬車上,也沒有說話。

朱隸和永樂帝都不說話。房寬和沈潔也不好說什么,一行人默默地回到了衙門。

剛到衙門口,衙役中的領班施大壯站在門口迎住了眾人:“啟稟老爺。清州快報。”施大壯說著話,將一封封著火漆的信函交給永樂帝。

宋天奇遇刺那天,就是這個施大壯臨危不亂,一面指揮搶救縣令,一面命令衙役將沒跑的人都抓了起來,使得當時的情況有了見證人,雖然這些人沒有說出什么有用的,但朱隸在大牢的十五天,還是了解到了不少情況。

宋天奇是死是活,目前還是個迷。當時的情況非常混亂,施大壯居然能做出這樣正確的決定,一直讓朱隸好奇不矣。

如果宋天奇詐死,施大壯與宋天奇同謀,做出這種決定不足為奇,如果宋天奇當時真的死了,這個人可就非同一般了。

“郭籍跑了。”永樂帝說著話。將信函遞給朱隸。

跪在永樂帝面前的施大壯見此目光中閃現出一絲疑惑。

朱隸詫異地望了永樂帝一眼,郭籍不是瘋了嗎?怎么跑了?展開信函,心中寫的很簡單:“郭籍失蹤,疑未瘋。”沒有落款,只有日期和清州府的大印。朱隸明白給永樂帝寫信之人,必然是永樂帝安插在清州的人,這么說永樂帝早就注意到清州了?

永樂帝將信函交給朱隸后,抬腿進了衙門,朱隸看完信,趕忙跟了進去,接近永樂帝身邊時,忽然聽到永樂帝低聲說道:“不是給聯的信。”

朱隸再次怔住了,不是給永樂帝的,那這封信給誰的?公函?

永樂帝腳步沒停,快進內堂的時候,說了兩個字:“房寬。”

房寬聽到永樂帝的呼喚,不僅沒有上前聽吩咐,反而轉身走了,永樂帝也沒說什么,繼續走進內堂。

朱隸一路默默地走到內堂門口,抬起頭,望著跟在身后的吳晨,然后微一點頭,吳晨也轉身出了衙門。

永樂帝北上的主要原因是同廖均卿大師一起看看陵寢的位置,朱元樟的陵寢在南京的紫金山,永樂帝計劃將自己的陵寢修在北京附近,永樂帝不是開國皇帝,但他的陵寢卻將是北京附近的第一個,遷都后,以后大明朝的所有皇帝都會葬在他的附近,陵寢地點的選擇,關系到大明朝的運數,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龍脈,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因為王學忠的突然自殺,又得知朱隸用軍糧換購假種子,永樂帝才決定提前幾天啟程,到青縣看看。不想興師動眾,故而頂了個縣令的官名,下令讓真正的縣令一個月后到任。

雖然出了假種子的事情讓永樂帝很生氣,但牽涉到的人死的死,瘋的瘋,永樂帝并不想過分追究,到青縣不過是想看一看,之后會同朱隸一起回北京。

可事情越發展越蹊蹺,永樂帝那一聲“房寬”朱隸和房寬都明白。那是讓房寬通知錦衣衛,對此事徹查。

朱隸自己有一套情報網,現在由燕飛管理著,永樂帝知道得很清楚,靖難期間朱隸的情報網起過很重要的作用,那個時候管理情報網的還是曼妙。

吳晨不聲不響地也走了,永樂帝知道。朱隸也動用自己的情報網了。

四月的南京氣溫還很適宜,溫度不冷不熱。然而太子朱高熾的額頭上不停地滲出密密的汗珠,肥胖的身軀在太子府的書房內來回走著,不時抓起書案上的手巾,煩躁地抹掉額頭上的汗珠。

“殿下。”郭云中疾步走來,白哲的臉龐因劇烈的運動泛著紅暈。

“怎么樣。”朱高熾攔住要下跪的郭云中,焦急的問道。

“還沒有找到。”郭云中搖搖頭。

“不是讓人保護好了嗎?怎么突然就失蹤了?保護他的人呢?”

“都死了。”郭云中淡淡的口氣中帶著憤怒。

“你認為是老二做的?”朱高熾低聲問道。

“除他了還能有誰?”郭云中的目光陰冷。

朱高熾嘆了口氣:“父皇在青縣,這個時候恐怕已經知道了。”

郭云中望了朱高熾一眼,欲?****埂?

朱高熾轉過身,望著窗外:“你想說什么?”

“殿下,柯授這兩年在青縣,籌集了不少銀兩。”郭云中說得有些猶豫。

朱高熾騰然轉身,一雙犀利的眼所望著郭云中,兩道灼熱的目光似乎要融化他:“你們并沒有罷手?”

郭云中撲通一聲跪下了:“對不起,殿下,這回真是害了您了。”


 第229章 審訊

 
,毒的時候,房寬和莫晨井后回來了,看著朱隸和永樂甲小牲桌旁吃早餐,毫無忌諱地將各自的消息遞給朱隸和永樂帝。兩人各自看完,又互換了一下。

永樂帝皺皺眉頭:“你的燕飛比聯的錦衣衛厲害。”

朱隸得意地笑了。

兩個人收到的情報雖然措詞不同,內容幾乎一樣,都寫著郭籍被劫持。目前下落不明,只是永樂帝收到的紙條土寫著:劫持郭籍的可能是漢王的手下。

朱隸紙條上寫著:漢王的手下劫持了郭籍。

與永樂帝的信息相比,朱隸得到的情報更加準確。

宋天奇似乎是眼前最直接的線索,因而當天的衙役,成了永樂帝當縣令審訊的第一批人。

第一個帶上來的是當天領著皂隸抓人的施大壯。

傳訊自己衙里的人,永樂帝沒選大堂,直接將人都帶進了后堂的議事廳。

永樂帝坐在正中,朱隸坐在一側,房寬坐在另一側,拿支筆裝模作樣當師爺。

施大壯長得并不高大,普通的個,精精瘦瘦的,手下管著十幾個皂隸,朱隸早聽過這個人的名字,今天還頭一回見。看著這個人進門的幾步路,朱隸斷定此人身藏功夫,恐怕還不低,一個有此功夫的人,怎么會甘心做一個衙役領班?

朱隸沒見過施大壯,施大壯可見過朱隸,不僅見過,他還認識,朱隸在京師是百官之首,認識朱隸并不是什么奇事。

他只是沒有想到,抓進大牢里的石員外居然是朱隸。

那天大堂上的事情施大壯也聽說了,眼前這個縣官定然是朱隸的舊識,朱隸的舊識中怎么可能有七品縣令這么小的官,況且這幾日大家都在說石員外雖然是六品官,卻對新來的縣令小小的七品官巴結得緊,進進出出都陪在左右,大家都心中暗笑,捐的官就是不行,品級大也沒有用,有官無權,一樣為別人提鞋。

施大壯想到這里。咋然出了一身冷汗,能讓朱隸跟進跟出的人。整個大明朝恐怕只有一個人。

施大壯被帶進來后,朱隸一雙歷目一瞬不瞬盯著他,他對施大壯早有懷疑,此時見他身懷武功小更不敢掉以輕心,施大壯見到朱隸后的種種表情,朱隸看得清清楚楚,連施大壯驚冉的那一身冷汗,朱隸也沒有錯過,知道他認出自己了,很有可能,也認出了皇帝。

“你叫什么名字?”永樂帝冷靜地問道。

“回大人,卑職叫施大壯。”

“宋大人遇刺那天,你在場嗎?”

“在場。”

“宋大人是怎么遇刺的?”

“回大人,宋大人出衙門安撫農戶,突然中箭,當時情況太混亂,卑職沒有看清刺客是誰。”施大壯恢復了冷靜,低頭答道。

“宋大人遇刺后,你立刻下令抓肇事人員。是宋大人的命令,還是你的命令?”朱隸突然問道。

施大壯楞了一下,低聲答道:“是卑職的命令。”

朱隸的目光一直盯著施大壯小有如實質,施大壯雖然沒有抬頭。卻感到緊張無比。已經散去的汗水又密密地出現在額頭。

施大壯,宋大人是何時死的?”永導帝繼續問道。

“回大人,宋大人遇刺后一直昏迷,雖請了多位先生,仍然束手無策,于未時故去。”

“宋大人的棺木是誰去訂的小訂的哪家的?”朱隸突然又插了一句話。

施大壯慌張地抬起頭,遲疑了一會說道:“并不是當時訂的。那個。棺木,是宋大人上任時自己帶來的。”

“帶著棺木上任?”永樂帝驚訝地重復了一句。

“大人說,要為百姓某福利小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施大壯磕頭道。

“這種精神到時頗令人敬佩。”永樂帝點點頭。

“宋大人遇刺之前,棺木放在那里?”朱隸再次問道。

“在,大人的寢室。”施大壯的神色明顯有些慌張。

“哦?大人,宋大人時時刻刻將百姓裝在心中,卻英年早逝。真是令人撫腕嘆息,我們不如去宋大人的寢室看看,也好寄托我們的哀思。”朱隸說著話站起身來。

永樂帝也起身:“本大人也正有此意。”

跪在地上的施大壯一咬牙,就以跪著的姿勢直接彈向永樂帝。朱隸一閃身,已然站在永樂帝身前,掌心一吐。一股強勁的內力打向施大壯。然而掌力方吐,朱隸又立刻收了回來。由于距離近收得急,身后又是永樂帝,朱隸的部分掌力硬撞在了自己的身上。身軀晃了一下,鮮血自嘴角流下。

饒是如此,沒有來得及收回的掌力還是將施大壯打飛了出去,跌至在門口,昏死過去。

房寬一步搶到朱隸面前,關切地叫道:“朱將軍。”

朱隸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的血,對著房寬笑了一下:“沒事。你帶人去看看宋大人的寢室,對外宣稱這個人襲擊大人,當場被打死,然后秘密關押起來,這件事不能對衙門的任何人透露意思口風。”

房寬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小四。”永樂帝關心地望著朱隸。

“我沒事,皇上。”

“干嘛救他?”永樂帝的聲音中充滿了不滿。似乎打傷朱隸的是施大壯。

“他求死,我當然不會成全。”朱隸一笑,他發掌的瞬間,發現施大壯空門打開,立刻明白了施大壯意圖。急忙收掌。

“吳晨!”永樂帝揚聲喊道小這幾天的相處,永樂帝很喜歡這個年青人,在他的身上,似乎有當年朱隸的影子。

“是,大人有何吩咐。”吳晨應聲進來。

“你家老爺受傷了,你扶他去休息。”永樂帝拜

吳晨

“潔身望向朱隸,朱隸的臉煮微紅,嘴角懷隱隱殘留著聯冊!“老爺,您傷到哪里了?”吳晨忙上前扶著朱隸。

“一點小傷,沒事。”朱隸笑了一下,吳晨緊張的眼神讓他感動。

“老爺,我扶您的去吧。”

朱隸搖搖頭:“我在這里坐一會就好。”

“扶你家老爺到本大人的寢室。”永樂帝說著,率先打開門走了出去。

朱隸心中暗暗一笑,永樂帝太清楚他了,房寬走了,此時朱隸一步都不會離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