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79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三月的北方春寒料峭,沈潔裹著毛皮大氅,蜷縮在馬車里還是覺得冷,三天前為了趕路錯過了驛站,在野外過了一夜,早上起來就覺得頭痛,身上有些發熱,這兩天愈發嚴重了。

“夫人。”小翠緊緊kao著沈潔,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她,“前面就是青縣了,王爺和吳晨哥今天晚上就能趕來。”

沈潔點點頭。

越往北走,旱情越嚴重,朱隸已經想到新開通的漕運會因水道干涸而受阻,只是推測不出會堵在哪一個地方,離天津還有四天路程時,朱隸接到消息,說北上的木料由于春旱被阻在天津附近的河道上。立刻就趕了過去,跟沈潔約好在天津前面的青縣匯合。

天近黃昏,朱隸和吳晨才風塵仆仆地趕到青縣。

沈潔輕微咳嗽著,起身迎朱隸。

“小翠說你染上了風寒,好些嗎?”朱隸拉著沈潔的手,試著她額頭的溫度。

“沒事,運河的事情怎么樣?”

“比較麻煩,我們恐怕要在這里住上幾天。”朱隸摸摸沈潔的額頭,再摸摸自己的額頭,“好像還有些熱,請先生看了嗎?”

“看了,也抓了藥吃了,你不用擔心。吃飯了嗎?”

“沒,一會下去吃,你先睡吧,會不會冷?”朱隸走到床前,伸手摸摸床褥。

沈潔抿嘴笑道:“會。”

朱隸一怔,隨即明白了沈潔的意思,手臂用力,將沈潔圈進懷中:“我很快回來,等我,真皮恒溫暖水袋,免費提供整夜服務。”

“討厭。”沈潔嗔笑著推開朱隸。

天津離北京不遠,朱隸下令將滯留在河道中的楠木全部搬上岸,用馬車運往北京。

安排好一切,朱隸同吳晨返回客棧,發現沈潔、小翠等都不在,問了小二,得知附近的農戶都聚到了縣衙門,沈潔帶著小翠、程剛看熱鬧去了,朱隸低聲罵了一句,問清了衙門的位置,同吳晨匆匆趕了過去。

縣衙門門前聚集了上百人,看衣著都是些普通的農戶,另有一些圍觀的城里百姓站在兩旁,看到沈潔同小翠在圍觀的人群中低聲說著什么,朱隸用力擠了過去。

突然感到手臂被人抓住,沈潔心中一驚,待看清是朱隸一副不滿的面容時,沈潔溫柔地笑了,身體向朱隸朱隸身邊擠了擠:“你回來了。”

“怎么到這里來了?知不知道很危險。”朱隸壓抑著心中的憤怒,低聲說道。

沈潔撇撇嘴:“又沒有人認識我,哪有什么危險。”

朱隸瞪了沈潔一眼,感覺自己是有點小題大做了,不知從何時起,朱隸已經習慣了出門的時候有人跟著,習慣了不讓沈潔和小蕓等到人多的地方,更習慣了讓手下跟在自己家人的周圍。

朱隸到底已經是王爺,不是普通百姓了,也許,真會有什么人,用他的家人威脅他做什么。

這次與沈潔先走,也是沈潔磨了半天的結果,如果不是沈潔提出石料木料一定要她親自過目,朱隸還是不會同意的,不過沈潔真能跟著朱隸先走,還有一個沈潔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燕飛送給了朱隸一個人,那個人現在的名字叫程剛。

望著聚集的人群,朱隸沉聲問道:“怎么回事?”

“朝廷賑災發放的種子中,有三分之一的種子不****,如果播種,今年的收成會大減。”沈潔氣憤地說道。

“假種子?朝廷不會做這種事情的。”永樂帝很重視農業,這事要是讓永樂帝知道,多少顆腦袋也保不住,朝中大臣們該知道厲害。

“如果不是一個叫陳滿江的人揭發出這件事,農戶們也不知道,到秋季收成低,還以為是別的問題。”大明朝自朱元璋起,每逢遇到旱災、水災等,朝廷都會發放種子,保證播種。永樂帝也延續了這一政策,朱隸尚未離開京師時,永樂帝已經收到北方旱情的奏折,發放的種子比朱隸早一個月離開京師。朝廷發放的種子只能用來播種,若是用于其他用途,處罰是很嚴厲的。

“陳滿江?”朱隸皺皺眉頭,這個名字他好像在哪里聽過。

“陳滿江是周王的學生,咱們在鄭州時,見過他一面。”沈潔知道朱隸同學對這些事一向很弱智。

怪不得能認出真假種子,原來是周王的學生。

農戶們等了一上午了,但任大家怎么叫囂,衙門的大門始終沒開。

“這里的知縣是誰?”朱隸望著衙門前的百姓。

“宋天奇,大理寺少卿王學忠的外甥,在任兩年,百姓對他的口碑良好。”回答朱隸的不是沈潔,而是一直站在一旁的吳晨。

朱隸感興趣地望著吳晨,心中明白燕飛為什么派吳晨跟著他了,這小子不光武功好,看樣子還是燕飛情報網中的一名干將。

“先回去吧。”朱隸說著,拉著沈潔往外走。

“這事你不打算管嗎?”沈潔貼著朱隸低聲問。

朱隸沒吭聲,只是拽著沈潔的手緊了緊。

圍聚在縣衙門前的農戶直到天黑仍然在沒有散去。只是圍觀的群眾都走了,農戶們席地而坐,面色深沉,此番衙門不給他們一個交代,他們是不會走的。

吳晨暗中查了一下,那個叫陳滿江的人并不在其中。

客棧中,沈潔望著站在窗前的朱隸:“你怎么看這件事?”

“你知道王學中是什么人嗎?”

沈潔有些迷惑,不懂朱隸這么問什么意思:“他不是大理寺少卿?”

朱隸轉過身,走到桌旁坐下:“是,不過他還有一層身份。”

“什么?”

“他是太子黨。”

沈潔明白地點點頭,雖然太子已經冊立了三年了,但漢王朱高煦并不死心,京城中皇儲之爭仍然潛流暗涌,朱隸雖然是太子朱高熾的師傅,但一直置身于此事之外,群臣都知道,朱隸眼中只有一個人,永樂帝,對于太子朱高熾與漢王朱高熾之爭,朱隸從沒明著幫過誰。

沈潔輕輕蹙眉:“一個小小的知縣,會牽扯到太子嗎?”

朱隸沒有回答,或許沒有那么嚴重,但總感覺這其中不那么簡單。

“你打算怎么辦?”沈潔在朱隸對面坐下,亮晶晶的眼眸望著朱隸。

“馬上要春耕了,先解決種子的事情。”朱隸望著桌子上的茶壺,手指在茶杯沿上劃著圈。

“把虧空的種子補上,可不是個小數。”沈潔大該估算了一下,若按照陳滿江的說法,三分之一的種子不能用,至少有一百多石,用馬車拉,需要十多輛馬車。

“暫時用王府護衛隊的軍糧。”永樂帝為朱隸新增加了十萬護衛,連帶軍糧一起撥給了朱隸,這十萬護衛此時正和小蕓等王府眾人落后朱隸兩日的路程。

朱隸說罷起身:“我去安排一下,明早離開。”

“喂……”沈潔愕然喊了一聲,朱隸并未停步,徑直走了出去。

沈潔郁悶地拍了一下桌子,本以為朱隸遇到這件事,一定會查個清楚,沒想到朱隸居然袖手不管。

“你不管我管。”沈潔最恨的就是用假種子糊弄農戶,辛辛苦苦一年,到秋沒有收成,還不如直接騙錢,省了一年的勞累。

朱隸回來時夜已深了,沈潔雖然沒睡,卻賭氣躺在床上,背對著朱隸不說話,朱隸躺在沈潔身旁,探頭在沈潔的耳邊輕輕道:“明著走,暗著回來。”

沈潔一怔,轉過身,正對上朱隸一雙狡猾的眼睛。

“想不想微服私訪?”朱隸微微翹起嘴角,掛著一臉整人的壞笑。

沈潔撲哧一聲樂了:“你當自己是皇上啊。”

朱隸伸手抱住沈潔:“不是當,就是。”

“呸,大言不慚,不怕殺頭。”沈潔嘴上這么說,心里卻知道朱隸并沒有說大話,朱隸雖然不是皇上,卻真有皇上的權利。

翌日一早,朱隸、沈潔等五人堂而皇之地離開了客棧。朱隸等住店的時候并沒有報自己的身份,但也沒有避諱什么,幾天住下來,店掌柜早猜到知道朱隸來頭不小,這家客棧是縣城中最大的客棧,能開這么大的客棧,店掌柜自然同縣太爺有交情,朱隸等人住進來沒幾天,店掌柜就差人通知了知縣宋天奇。

宋天奇雖然是兩榜進士出身,身上倒沒有多少書卷氣,在任兩年,與縣城的諸位老板關系都不錯。得到店掌柜的通知,宋天奇并沒沒有想到朱隸,朱隸帶京王府回北京就藩一事宋天奇是知道的,只是若正常回北京,朱隸不會路過青縣。

不管是誰,宋天奇都帶了一分謹慎,因而農戶去縣衙門鬧事,宋天奇下令緊閉大門,既不轟趕,也不見。因為這件事他暫時還沒有頭緒。

宋天奇此刻手里正拿著發放下去的種子,他真看不出來,這種子有什么不同。但陳滿江他是知道的,這個人在這一帶都很名氣,農田中的事情只要找到他,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別人說種子有問題,宋天奇定然不信,陳滿江說種子有問題,宋天奇不得不懷疑了。

客棧住進的那位不名來歷的人物,宋天奇不得不防著點,誰知道他跟舅舅王學中是否有嫌隙。聞之那位來歷不明的大人物走了,宋天奇暗暗松了口氣,開始他的一系列行動……


 第226章 關進大牢

 

朱隸、沈潔一行人沒有按原計劃往北走,而是掉頭向南,盡管吳晨一百個不愿意,回過頭找小蕓和王府護衛,以及安排用軍糧換購種子一事,也只能由吳晨去。

“王爺,要不我通知‘春花秋實’到國公爺身邊去,讓楚暮過來?”吳晨掙扎著做最后的努力。

“春華秋實”算是“暮鼓晨鐘”的師弟妹,也是燕飛培養的第二批人中的四個佼佼者,但他們都還小,最大的馮春今年才十六歲,就算十年后他們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現在讓他們守在燕飛身邊,朱隸可不放心。

看著朱隸緊閉的****,吳晨知道說什么也沒有用,只能翻身下馬,給朱隸磕了個頭:“王爺,您可一定要小心,最多五日,我一定回來。”

“你再啰嗦一句,讓你五十日也找不到我。”朱隸騎在馬上,冷冷地說道。

“小翠,程剛,王爺和王妃就拜托你們了。”

“吳晨哥,你放心吧。”小翠第一次出遠門,還是改裝出行,盡管從昨天晚上開始吳晨就囑咐個不停,小翠依舊興奮遠遠大于責任。

吳晨起身上馬,望了朱隸一眼,絕塵而去。

重新回到青縣,已是黃昏,在縣城里找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客棧,朱隸搖身一變,成了一名捐官的員外,石員外。

員外在明朝之前,還是有名有實的官,到了明朝,徹底變成了“正員以外的官員”,只要肯花銀子,地主,商人都可以捐一個員外來做。

既然是暴發戶,朱隸和沈潔特意穿得很土氣,沈潔更是帶了一頭的金飾,就差沒鑲兩顆金牙了。走在陽光低下,晃得朱隸直眼花。

“你不用對自己這么狠吧。”朱隸瞇起眼睛,受不了地搖搖頭。

“女人,就應該對自己下手狠一些。”沈潔一揚頭,一步三搖地走進了客棧,卻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出來,差點撞上跟在她后面的朱隸。

“見到鬼了?”朱隸扶住沈潔,歪歪嘴打趣道。

“抬頭看招牌。”沈潔的目光牢牢地釘在了招牌上。

同福客棧。

朱隸低低地罵了一句:“丫的。”

“你說客棧的掌柜會不會叫佟湘玉?”沈潔轉過頭,一臉壞笑。

“真當自己進攝影棚了?”朱隸不屑地哼了一聲,拉著沈潔進了客棧。

“請問你們家掌柜貴姓啊?”朱隸走到柜臺前問道。

沈潔一聽,偷偷狠狠地掐了朱隸一把,真希望店掌柜是佟湘玉是誰啊?!

“回老爺話,我們掌柜姓邢,老爺認識我們掌柜嗎?”店小二恭恭敬敬地回答。

朱隸失望地撇撇嘴,姓邢,聽這個姓就不像美女:“不認識。有上房嗎?要兩間。”

“有,有,老爺您這邊請,怎么稱呼您老?”

“我家老爺姓石,石員外。”程剛拿著行李進來解釋道。

“石老爺,石夫人,您請。”小二躬著身,將朱隸等引到二樓的上房。

“這里的縣老爺是誰呀?老爺我明天去拜訪一下。”朱隸將外衣拖下,問正向茶壺里續水的店小二。

“老爺,您問得真不巧,我們縣老爺去世了。”

“死了?什么時候?”朱隸一怔,拖口問道。

“回老爺,就今天上午。”

“怎么死的?被人謀殺了?”

“回老爺,這個小的就不清楚了,老爺,開水給您放這里,您若沒什么吩咐,小的先下去了。”店小二似乎避諱什么,說完話,躬身退了出去。

“死了,跟昨天的事情有關嗎?”沈潔低聲自語道。

“夫人,小翠覺得一定有關系,是那些人殺人滅口。”小翠的眼睛中閃著興奮的光芒。

朱隸心中暗暗一笑,這個小丫頭,頗有幾分石小路的性格,沈潔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將這個小丫頭帶在身邊的,以前的那個小丫鬟,出海前已經安排她嫁人了。

入夜,朱隸穿上久違的夜行裝,悄悄潛進了縣衙門。

宋天奇的遺體安放在大堂。幾個衙役坐在堂前守夜,雖是盤膝坐著,似乎都睡著了。

朱隸落在大堂門前,看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