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5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朱隸點點頭,方要下令返航小突然感到船速變快了。

“出了什么事?”燕飛低頭望著漆黑的海面問道。

“不知道,你守著點,我去舵艙看看。”朱隸丟下一句話,向舵艙走去。

“升哥。怎么回事?”

“王爺,我們的船似乎駛進了暗流。”升哥的語氣中帶著幾分焦急,雙手用力把握著船舵,盡量使海鷗號駛離暗流,然而船不僅沒有離開暗流,反而越行越快,船身也開始打轉。

看到升哥似乎用盡全力。仍然掌不住舵,朱隸伸手幫忙,升哥急忙叫道:“王爺不要太用力!”

然而升哥還是叫晚了,朱隸只覺礙手中一輕,明顯感到舵桿斷了。

“我們陷入漩禍了,船很快會被轉碎,快把桅桿弄斷,讓大家抱住桅桿!”升哥大聲叫道。

朱隸一閃身,出了舵艙。一掌將桅桿打斷,同時高聲叫道:“船掉入漩渦了,大家快抱住桅桿。”

旋轉的船把大家轉得七葷八素,見朱隸的桅桿伸過來,忙都抱住了,朱隸剛想讓燕飛將另一個桅桿也打斷。一轉頭,卻沒看到燕飛。

朱隸慌了:“燕飛呢?”

沈潔望著燕飛站過的地方:“剛剛還在那里。”朱隸心中一秉,桅桿是保持船體平衡的,他打斷一根桅桿的同時,很明顯感到船向一側晃動了一下,燕飛正在那側,那一下晃動很可能將他甩進了海里。

海鷗號已經開始發出難聽的吱扭聲,而很快就要破碎了。

朱隸一掌將長長的桅桿劈成兩段,喊道:“大家抱緊桅桿,千萬別松手,我去找燕飛。”說罷縱身跳進了大海。

一跳進大海,朱隸立刻明白了船受到了什么壓力,就像掉進洗衣機里一樣,海里大漩渦套著小漩渦,一個挨著一個,朱隸根本無法游動,只能順著漩渦一圍一圈的旋轉,盡量保證自己不嗆水。

似乎轉了很久,當朱隸覺得永遠不會停下來的時候,旋轉的速度慢了下來,朱隸試著掙扎了一下,居然逃離了漩渦,忙用力蹬水,浮出了海面。

還是那片夜空,還是滿天的繁星,朱隸卻感到天空在旋轉,人也在旋轉,頭暈暈的,

然而朱隸卻沒有時間調整自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朱隸再次潛入了海里,海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朱隸只能像蝙蝠一樣,閉上眼睛,不停地發散功力,他知道只要燕飛還活著,他就能感覺到燕飛。

朱隸什么也不想,一遍一遍地做著重復運動,吸氣,潛入海里,慢慢散發功力,搜索,浮出海面,再吸氣,潛入海里,,

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潛入海里時,朱隸終于感覺到了燕飛,心中不禁一陣狂喜,能感覺到燕飛,說明燕飛還活著。

浮出海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朱隸向感覺到燕飛的方向潛了下去,果然沒多久就摸到了燕飛的衣服,朱隸之把抓住燕飛,雙腿用力一瞪,帶著燕飛浮出了海面。

星光下,鼻飛雙眼緊閉,臉色慘白,感覺不到一點呼吸。

朱隸掌心聚力,猛地擊向燕飛的腹部。

雖然隔著海水打向燕飛,朱束知道仍有可能打傷燕飛,但環顧四周,根本看不到哪里有陸地。如果不立刻讓燕飛將腹中的水吐出,燕飛很快就會死亡。

隨著朱隸的一掌,燕飛“嘩”地吐出了一大口水,卻仍然未醒。朱隸咬咬牙,又是一掌拍出。

隨著又一大口水吐出,燕飛輕輕地呻吟了一聲,朱隸忙叫道:“燕飛?燕飛?”

燕飛睜開眼睛,看著朱隸虛弱地一笑:“還沒死。”

朱隸終于松了口氣:“靠,你死了我托著你還輕點。”

持續地尋找燕飛,朱隸已經將自己的內力消耗的差不多了,此時踩著水,托著燕飛浮在海面上,朱隸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也許就這樣跟燕飛一起葬身大海。

晴朗的夜空,平靜的大海,一次看上去非常安全的航行,卻隱藏著如此巨大的危機。

“朱隸!燕大哥!”

“大哥!相公!”

“王爺!國公爺!”

朱隸從來沒想到,沈潔、石小路和升哥的呼喚聲是如此的動聽,宛如天籍之音,比之席琳?迪翁動聽的歌聲還要美妙千倍。

“我在這!”

朱隸此刻沙啞的聲音,想必聽在沈潔的耳朵里,也絕對強過帕瓦羅蒂。

奮力托著燕飛與沈潔等人回合。朱隸看著趴在兩節桅桿上的人問道:“大家都在嗎?”

聽不到有人回答,朱隸陡然緊張起來:“怎么了?”

“沙魯克王子為了救我,被漩渦卷走了。”蘇爾碧帶著哭音說道。

朱隸忙看了一眼:“阿洛?”

沈潔沉重地點點頭。

“照看燕飛,我去找。”朱隸說著就要潛入海里,被阿杰一把拉住:“別去了王爺,海水太黑,什么也看不到,我和升哥已經找了很多次了。”

朱隸望著阿杰,見阿杰面容悲戚,目光卻很堅定。

朱隸知道阿杰說的是實情,找到燕飛。靠的是燕飛深厚的內功,與朱隸互有感應,阿洛一點不會武功,在海水中只能憑感覺去找,就算阿洛近在咫尺,也不一定能找到。

“我相信阿洛吉人自有天命,一定會沒事的。”阿杰看著朱隸焦急的神情,反而安慰他道。“嗯。”朱隸用力握著阿杰的手,點點頭。

鄭和看著朱隸的海鷗一號漸漸遠去,放松地躺在甲板上。

美人魚,好凄美的故事。鄭和雖然沒有聽到前半部分,只是后半部分已讓他感慨萬分,愛情,對他來說太遙遠了,他沒有能力給一個女人完整的愛,他也不去接近女人,只是默默地跟著朱隸,感受朱隸帶給他的兄長和家的溫暖。

緩緩的夜風中,鄭和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天蒙蒙亮時,鄭和突然驚醒。這一夜鄭和睡得很不踏實,到不是因為睡在甲板上不舒服,幾年的軍旅生活,養成了鄭和睡覺從不挑地方,只要需要睡覺,溝壑中也能香甜入睡。

鄭和睡得不踏實,是因為他始終惦記這一件事,朱隸等人出海了,鄭和在等他們。

天蒙蒙亮了,著么朱隸他們還沒有回來?

“王爺沒回來嗎?”鄭和問站在不遠處望著大海的老柯,他非常希望老柯國告訴他王爺已經回來了,沒打擾他直接進了船艙,然而。鄭和也知道這根本不可能,憑他的武功,怎么可能這么多人從他身邊過而不知道。

老柯臉色凝重的搖搖頭,跟著王爺出海一年多,他知道王爺雖然平時有些大大咧咧,但卻是個謹慎的人,海鷗一號上有兩個古里國王子,一個柯枝國公主,還有幾位夫人,王爺絕對不會帶著他們徹夜不歸,這么晚還沒有回來,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老柯之所以沒有叫醒鄭和,是因為就算再著急,漆黑的大海里也無處尋找他們,反而可能找錯方向。

鄭和望著老柯凝重的表情,立刻意識到出事了,跳起來不停地吩咐著:“準備海鷗二號,讓黃御醫過來,準備好纜繩,藥材,食用水,干糧,衣服,跟我走!”


 第200章 環繞的小島

 

燕飛已經陷入了昏迷中,聽著燕飛斯斯的呼吸聲,朱隸可以斷定一定是海水嗆進了燕再的肺里靠,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逼著燕飛練潛水。為什么上一次燕飛掉進洞里,沒有逼著燕飛練潛水?!朱隸暗暗罵自己,他發現燕飛對學游泳的事情一點也不積極,似乎燕飛有些怕水。

在海里飄了一夜,海浪并沒有將大家沖到任何島嶼上,朱隸心知這附近一定是沒有島了,海圖上也沒有標明這里有島嶼,好在只有一個晚上,離寶船一定不會太遠,朱隸相信天一亮,鄭和就會帶著船來找他們,只是蒼茫的大海中,朱隸怎樣向鄭和發出信號。

還有一直沒有找到的阿洛,到底在哪里?朱隸想著心中一痛,英然與阿洛相識時間很短,朱隸卻很喜歡這個年輕人,真很擔心他出什么事。

環顧四望,朱隸沒有看到阿洛,卻看到了不可能出現的小島。那確實是一個,;卜島,而且離他們很近。島上郁郁蔥蔥的,卻不是樹,應該是草。

“喂,醒醒,大家都醒醒,快看!”朱隸興奮地叫道。

眾人順著朱隸的目光望去,一個個都發出既驚訝又興奮地歡呼聲,大家都不是海里的新手,與朱隸想的一樣,一夜都飄不到島上,不是這周圍沒有島,就是海島離的很遠,都沒有想到,這么近地方,居然有一個海島。

互相拉扯著爬到島上,朱隸顧礴孕休息。立刻盤膝坐好,雙掌抵住燕飛的背后大穴,真氣緩緩輸入。

燕飛已經開始發燒,如果引起肺部感染,將會變得很危險。

半個多時辰后,見燕飛的蒼白的臉上有了幾分血色,呼吸也慢慢均勻了,朱隸才緩緩收手,渾身無力的躺在海灘上。

朱隸為燕飛療傷期間,阿杰和升哥把大家都弄上岸后,又返回大海尋找阿洛,然而直到兩個人都游不動了,也沒有找到阿洛,阿杰一直沉著臉不說話,蘇爾碧更是跌坐在海灘上,眼淚不斷。

石小路一直緊張地盯著朱隸和燕飛,看到燕飛雖然臉色蒼白。表情卻舒展了很多。倒是朱隸衣服在往下滴著水,頭頂上卻隱隱有霧氣蒸騰,一張臉繃得緊緊地,有心想為朱隸擦擦汗水,卻又不敢靠前。

沈潔見石小路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輕輕拉了她一下:“有朱隸照顧燕大哥,一定沒事的,我們去查看一下這個小島,看能不能找到淡水。”

帶著索菲亞和石小路,沈潔不敢走太遠,只是在附近轉了一圈。

這個小島是一個礁石島,島上土層很薄,只生長了一些高大的草本植物,并沒有樹木,沈潔轉的這一圈里,也沒有看到什么動物,包括飛禽。

不過沈潔還是弄明白了一件事,為什么小島近在咫尺,他們卻飄了一夜也沒有飄到島上。

因為海水不是正常地涌上岸邊,而是想河流似得圍著小島旋轉。這一夜,他們也許也圍著小島,轉了好幾圍,

“朱隸。”沈潔坐在朱隸的身旁,用衣袖為朱隸輕輕擦著汗水,“我們所在的這個小島就像一個行星,海水像一群衛星一樣,圍著小島轉。

“嗯?”朱隸疑惑地望著沈潔。

沈潔拿起朱隸手掌,在朱隸的掌心點了一下:“這是我們現在的小島。”然后在朱隸手掌上圍著掌心畫圈,“這是海水,圍著小島流動,在這里”沈潔在朱隸使勁的畫了一圈,“是昨夜把我們卷進來的那一道急流,站在島上,能看到遠處的浪花,浪花很大,說明水流很急。”

“這是什么鬼地方?”朱隸郁悶地問道。

沈潔搖搖頭。

“這島有多大?”

“比我們寶船的面積能大一些。”

“找到淡水了嗎?”淡水是朱隸最關心的問題,如果出不去。沒有淡水只能等死。

沈潔點點頭:“找到了一點,這島上的草葉巨大,有些草葉上殘留著雨水,勉強夠我們用的。”

朱隸還想問什么,聽到石小路驚訝地喊道:“看,飄來了很多木板。”

朱隸望向海面,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他們的海鷗一號,當初刷油漆時,朱隸特意要求將海鷗一號通體刷成了白色,海鷗一號是整個船隊中,唯一一條純白色的船。

海面上飄來的木板上,很多還帶著白漆。

朱隸忽然想到什么,站起身來幾步又沖進了大海,向深處游去。升哥和阿杰一愣,也跟著沖進了大海。

大海能把海鷗一號殘存的木板帶進來,阿洛一定也在附近。

海水圍著海島流動,朱隸等人也不自覺地被海水帶動著,圍著海島游動,游了接近兩圈后,海水里的木板越來越多,朱隸終于看到了趴在一塊木板上的阿洛。

阿洛喝了很多水,肚子高高地漲了起來,身體似乎都被泡腫了,臉色鐵青。然而心臟還在微微跳動,他還沒死。

看到阿洛被朱隸等人架上海灘,蘇集碧發瘋似得沖了過來。

“攔住她。”朱隸低聲說道。

阿杰沉著臉,緊緊地

上了岸,朱隸才發現,阿洛的兩條腿都斷了,如果不是喝進了大量的海水,阿洛很難浮出海面,然而大量的海水也給他的內臟造成了巨大的壓力,朱隸不敢用力壓迫阿洛的腹部,怕用力過大,造成內臟破裂。

單膝跪地,朱隸將阿洛趴著放在自己支起的另一條腿上,手掌帶著內力緩緩地劃小過阿洛的后背,將海水慢慢地從阿洛的口中擠壓出來,半晌后,阿洛腹內的海水吐得差不多了,然而脈搏卻沒有了。

“沈潔。”朱隸把阿洛平放在海灘上。脫下還滴著海水的外衣,“人工呼吸

沈潔沒說話,手腳麻利地拿起朱隸脫下的外衣卷在一起,墊在阿洛的脖頸下面,也顧不上阿洛會不會咬到她。伸出手指在阿洛的口中清理了一下,保持阿洛的呼吸暢通,然后對朱隸點點頭。

朱隸跪在阿洛的身旁,雙手交叉在阿洛的胸口上按了五下,沈潔立刻捏著阿洛的鼻子,另一只手掰開阿洛的嘴,口對口往里吹氣。

阿杰等人又緊張又奇怪低看著地看著朱隸和沈潔,知道他們在救阿洛,卻不明白?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