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48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蘇爾碧公主不是拒絕了古里王子了嗎?”錫蘭山國王抓住了唯一的一根稻草。

“是啊,本王也知道公主拒絕了古里王子,錫蘭山王子才像柯枝國公主求婚的,不過,柯枝國公主似乎也沒有同意錫蘭山國王子的求婚朱隸嘆口氣,拿出一副我也很想幫你們的樣子。

錫蘭山國王一時無語了,蘇爾碧當然沒有同意索納翰爾的求婚,否則也不會逃出王宮了。

“可是,邀請函已經發出去了,蔣婚可不是兒戲,不是想反悔就能反悔。”錫蘭山國王強詞奪理。

“結婚當然不是兒戲朱隸深表同情地點點頭,“古里國王子這樣做,不過是不甘心柯枝國公主嫁給索納翰爾王子罷了。”

“不甘心又能怎樣?本王還怕他們搶不成錫蘭山國王的目光中閃過一道陰冷。

“小錫蘭山國國勢強盛,當然不會怕小小的古里國,不過,為了這件事情大動干戈,似乎也不是明智之舉”小朱隸悠悠提醒道。

“王爺可有什么好主意?。錫蘭山國王聽出了朱隸的弦外之音。他也不想輕易動武,朱隸沒說。錫蘭山國王心里也清楚,若真打起來,古里國必然會和柯枝國聯合起來。到時自己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本王思量了很久,倒是想到了一個辦法,還是你們這些國家中比較流行的辦法朱隸面露炫耀之色,卻很明顯地讓錫蘭山國王感到,這個辦法一定不是朱隸想出來的,就朱隸這個草包王爺,也想不出什么辦法……什么辦法?”不管誰想出來的,能解決問提就行。

“決斗朱隸興奮地說。


 第193章 整蠱朱隸

 

點斗。!,錫山國至吃驚地看著朱隸。大明朝船伏真”能人,這種事情也能想到。

“本王聽說,在你們的國家里,決斗是貴族的一種榮耀,為一個女子決斗,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朱隸雙眼冒著綠光,無賴的本色暴露無遺。

錫蘭山國王厭惡地移開了目光,如果是朱隸與古里國王子決斗,錫蘭山國王一定會比朱隸還興奮,可眼下,是自己的兒子與古里國王子決斗。

在火器盛行的今天,決斗的武器已經不在是西洋劍,而是時髦的手銳,那可是會要人命的。

當然,讓索納翰爾用西洋劍決斗,一樣會輸。

“王爺誤會了,決斗并我們國家盛行的風氣,而是歐洲一些國家貴族間常用的方法,我們國家崇尚和平,不喜歡這種血腥的方式。”錫蘭山國王用盡量平淡的語氣說道。雖然朱隸的提議讓他很反感,但大明朝他暫時還是得罪不起的。

朱隸心中暗笑,我當然知道決斗是盛行在西方國家的,不過你們這些王族,不是一向喜歡模仿西方貴族的行徑嗎?如果決斗的不是你兒子,你保準非常贊成。

“原來是這樣啊,本王也覺得決斗這種事情太血腥了,不適合我們這樣的文明人。”朱隸小小地拽了一下,文明人,朱隸第一次從索納翰爾口中聽到這個詞的時候,差點沒笑的噴出來。

“王爺所言甚是。”錫蘭山國王的語氣緩和了一些。

“本王覺得,我們大明朝的方法,更適合解決貴國與古里國王子之間的問題。”

“請王爺明示。”錫蘭山國王雖然不認為朱隸會說出什么好方法,但面子上還是要裝出很謙虛地洗耳恭聽。

“我朝一貫使用的方法其實也很普通,比武。比武一般分為三種,一種是草莽中人,就是江湖人,搭擂臺比試武功,誰贏了誰迎娶新娘。第二種是文人比試,無非吟詩作對,這個麻煩點,需邀請德高望重的人做仲裁,第三種是前兩種的統一,即比文,也比武,采取三局兩勝。”朱隸口若懸河地說著,絲毫無視錫蘭山國王越來越黑的臉色。

“陛下,您覺得哪一種方法好?”

錫蘭山國王忙緩和了一下表情:“小王覺得三種都不錯,但似乎都不適合我國的國情,比武,吟詩作對,我們都不會。”

“內容當然不適合,不過只用形式,換換內容,本王倒是覺得很適合。”朱隸仍然興致極高。

“哦?”錫蘭山國王覺得自己的忍耐已經快到了底賊。

“本王覺得,第三種三局兩勝,這種形式比較好,第一局,比武,貴國王子可以和古里國王子比試西洋劍或者射擊,第二輪和第三輪,比文,貴國可以出兩道題,讓古里國王子破解,當然,古里國王子也需出兩道題,讓貴國王子破解。在兩局里,可以不限定只能本人參加,只要是該國的人,可以限定三到五人參加。”

“王爺的意思,比文的時候,可以多派幾個人上場?”錫蘭山國王聽出了意思,打斷朱隸問道。

“正是如此,想那冉里國在貴國能有幾個能人,就算多讓他們帶幾個人,他們也無處找人。”朱隸又露出驕傲的笑容,可看在錫蘭山國王的眼里仍是一副白癡像。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辦法。”錫蘭山國王沉吟道。

這個辦法確實不錯,有整個錫蘭山王朝做后盾,比文還能輸給古里國王子?

比武,,

錫蘭山國王眼神忽然閃過一道狡黠的光芒,看得朱隸心中微微一動,這個老東西想到什么了?

“不愧是大明朝的王爺。這個方法太好了,小王要讓古里國王子輸得心服口服,再不敢打柯枝國公主的注意。”錫蘭山國王越想越覺得朱隸提出的這個方法倒是真不錯。

“陛下既然同意,那時間就定在再日后如何?讓古里國王子沒有時間回國搬救兵。”

錫蘭山國王微微一怔,聽朱隸的意思。似乎愿意促成這段婚事。柯技國的小丫頭跑到大明朝的寶船上告狀,按說小丫頭一定不愿意嫁給小兒的,那個小丫頭是國公爺的親戚,除了第一次是王爺和國公爺一起來的以外,剩下的幾次都是兩個人分別來的,難道這個王爺與國公爺不和?

不管怎么樣,先把小丫頭娶回來再說。

“好注意。”錫蘭山國王同意地點著頭。

朱隸滿意地站起身,拱手告辭,錫蘭山國王也熱情地起身相送,走到門口時,朱隸忽然停下。一拍腦門:“差點忘了,那比武是比射擊還是比西洋劍?”

根據燕飛的情報,朱隸早知道索納輸爾根本不會什么西洋劍法,射擊還馬馬虎虎能對付。朱隸此時一問,不過想再次突出一下自己做事情沒有章法,丟三落四,談比試的事情,內容都不敲定就走。

錫蘭山國王果然不要聲色地笑了一下。他早就注意到了這個漏洞,故意沒提,反正比試的一切都是他一手安排,屆時安排什么,古里國王子也只能接受什么。

小王的意思,還是射擊好,大家都對著目標打,不會彼此傷了和氣。”“射擊好,就定射擊,三局兩勝,陛下

射擊和西洋劍朱隸都著阿杰練過,絕對是其中的高手,索納翰爾,你等著慘敗吧。朱隸心中暗笑著,快步走出王宮。

朱隸登上寶船時,沙魯克兄弟正與沈潔、石小路、索菲亞和蘇爾碧等在甲板上用小沙包打瓶子。瓶子一字排開,擺在三丈開外,大家輪流用沙包打,每打倒一個都能贏來一陣喝彩聲,幾個女子玩的異常興奮,一張張俏臉都紅撲撲的小被汗水浸濕的頭發貼在臉上,愈發顯得妖嬈美麗。

阿杰?沙魯克上了寶船之后,朱隸發現這兄弟兩個雖然性格不同,但感情非常好,做事很有默契,阿杰身為王子,又是未來的國王,卻對下人很友好,從沒有什么架子。沈潔幾個更是愛屋及烏,立刻接受了阿杰。何況阿杰同樣的帥氣。

蘇爾碧這幾天心情也開朗了很多,常能聽到她的笑聲,只是跟阿杰并不親近,總是找借口賴在石小路身旁,阿杰很仲士,從來沒有過分之舉,但朱隸發現,在沒有人注意的時候,蘇爾碧的目光常常飄在阿洛的身上。

憑著朱隸在情場的多年經驗。可以肯定蘇爾碧更喜歡阿洛,可這種事情,朱隸可插不上手。

燕飛依著欄桿,含笑看著大家。見朱隸回來。用眼神打了個招呼。

朱隸走到燕飛身邊,略微感慨地說道:“我們還是老了,從來沒想過陪她們這樣玩。”

燕飛笑道:“再東輕十歲我也不會玩這個

朱隸踢了燕飛一腳:“你從來就沒有年輕過,生下來就是個老頭。”

燕飛當仁不讓地還了一腳,心里卻暗暗一嘆,他真沒有年輕過,有記憶起就在殺手刮練營,接著當殺手,當殺手指導,如果不是遇到朱隸,就算還活著,也還是過著殺手的生活。不要說玩,笑都很少。

“大哥,過來跟我們一起玩石小路直接用手背擦了一把汗,對著朱隸大叫道。

“不玩,你們這幾個。人,加起來都不是我的對手。”朱隸說的很拽。

“吹牛,過來我們比試一下沈潔好勝地喊了一句。

“比就比,還怕了你們不成朱隸笑著走過去,“先說好了,輸了的要認罰,比還是不比?。

“罰什么?”石小路有些心驚地問道。朱隸的本事她知道,像這種小游戲,就算朱隸再讓著她。她也只有輸的份。

“罰”朱隸的眼睛四處轉了一圈。不懷好意地笑了,“輸的一方,學兩圈兔子跳

讓這幾個人學兔子跳,晚上有的腿疼了。

沈潔將幾個人叫到了一邊小聲說著什么,聽得幾個人連連點頭,燕飛輕笑道:“你被算計了

朱隸不屑:“就他們幾個還能算計卻。

燕飛笑而不語。

片刻功夫,幾個人走了回來。

“行,我們同意,不過我們加個條件。如果你輸了,讓燕大哥陪你一起跳。”沈潔笑里藏刀地說道。

燕集立刻抗議:,“為什么算上我,我又沒說參加。”

朱隸一拍燕飛的肩膀:“安了,對付這幾個小孩子,你兄弟我還會輸嗎?。說罷對沈潔等人道:“同意,你們開始吧。”

幾個人互相交換了一個得意的眼神,石小路立刻跑過去,將六個瓶子一字擺好,撿回六個沙包,遞給第一個出場的阿洛。

阿洛接過沙包,深吸了一口氣,一揚手,“啪”打倒了一個,剛要打第二個時,朱隸喊道:“停!”

沈潔眨著眼睛,故意問:“為什么喊停?”

“六個人,六個沙包,當然一個人打一次了,阿洛已經打了一次,為什么還打?”朱隸問道。

“誰告訴你一個人只打一次小六個沙包,當然一個人打六次沈潔理直氣壯地解釋。

朱隸投降地擺擺手:“好好,打六次。不就是多打幾次嗎?彌次也不多

“我們每個人打六次,你也只能打六次,我們每個人的成績加在一起,和你一個人的成績相比沈潔慢悠悠地說。

“什么?”。朱隸怪叫道,“你們一共打三十六次,只讓我打六次,這不是分明害我嗎?!

“這可怪不得我們,是你自己說,我們加起來也不是你的對手沈潔幸災樂禍的說道。

“那不過是一說朱隸沮喪道。“你雖然不是天子,一言九鼎,好歹也是個王爺,哪能說話不算數呢?”沈潔越說越得意,難得有捉弄朱隸的機會,沈潔覺得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笑。

“燕飛”。朱隸將求助的目光投向自己唯一的盟友。

“兄弟這回被你害慘了……燕飛望著朱隸,一臉苦笑。兩圈兔子跳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不過這幾個女人,日后不得想起來一回笑一回,不一定要笑道何時。這夫綱是振不起來了。

“大哥,如果你覺得贏不了我們,現在認輸也可以石小路很大度地說道。

“認輸?那兔子跳呢?,小朱隸像抓住了一根稻草,男人的形象啊,跳一圈兔子跳,什么形象都沒有了。

“當然要跳了,兩圈,一圈都不能少。”石小路眼睛一彎,嘴角一翹

什么叫近墨者黑,石小路本就不是一個安分的小女人,如今在沈潔的循循善誘下,絕對是整盅先鋒。

“朱隸啊朱隸,你怎么得罪她們了,連我這個好人都被牽連了。”燕飛無奈地說道。

朱隸臉一沉:“打就打,本王還就不信了,贏不了你們幾個

“對嘛,男子還大丈夫。贏得起當然也輸的起,不就是兩圈兔子跳嘛。”沈潔絕對得便宜賣乖,好不容易抓住朱隸一次,不把他整舒服了,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阿洛始終笑吟吟地看著沈潔和石小路一步步緊逼朱隸,心中感到非常的羨慕,他和阿杰感情也很好,但兩個人從小就在兩處長大,聚少離多,做為一個王子,也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跟他們鬧過。

阿洛想著,目光投向阿杰,見阿杰也望著自己,他知道,阿杰心中也是這樣想的。

“阿洛,繼續,加油啊沈潔笑著催出道。

阿洛點點頭,他忽然也有一種非常想贏的感覺,似乎能捉弄一下朱隸,也是一件無上榮耀的事情。

提神靜氣,阿洛穩穩出手,六個沙包全中,6分。

阿杰是神槍沙包也不在話下,再拿6分。

索菲亞和蘇爾碧算是他們幾個中最弱的兩個,卻也發揮了她們的最佳水平,兩人均拿下了2分。

看來讓朱隸燕飛兔子跳。真讓他們感到榮譽。

“占分了。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