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4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蘇爾碧雖然談不上對朱隸一見鐘情,卻絕不反對嫁給朱隸。

“王后的心意本王明白,但本王真不能接受國王和王后的好意。蘇爾碧公主殿下還年輕,此去中國千里迢迢,而且風土人情迥然不同,此事萬萬不可,王后和陛下不要再提了。”朱隸再次拒絕道。

“王爺,我們柯枝國國小勢弱,無法與錫蘭山國抗衡,小女若嫁給索納翰爾,無疑是將小女推進了狼窩,讓我這個做母親的,情何以堪?!”王后說著,流下了眼淚。

“母后蘇爾碧也哭著伏在了王后的懷中。

王后雖然也舍不得蘇爾碧嫁到那么遠,可若跟了大明朝的王爺,柯枝國就成了大明朝的附屬國,有了大明朝這顆大樹,哪個國家也不敢窺視。將來公主的孩子長大。可重回柯枝國當國王,柯枝國就能保住。

如果就嫁給索納翰爾王子,柯枝國很快就會被錫蘭山國吞并。沒有了國家做后盾,蘇爾碧的日子也可想而知。

一時間,席間的氣氛變得十分沉重。

石小路真把蘇爾碧當成了姐妹,見蘇爾碧哭的悲悲切切,不忍心地說道:“大哥,要不,你就收了公主吧說完,石小路抱歉地看了一眼沈潔,目光收回時,又狠狠地瞪了一眼沙魯克。

沙魯克根本沒注意石小路的眼神,傻傻地似乎在想什么。

沈潔也心軟了,低聲對朱隸說道:“你若喜歡,就帶回去吧

朱隸為難地望著低聲哭泣的蘇爾碧,若隨自己的性子,他也想把蘇爾碧帶回去,可朱隸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收下小蕓和索菲亞是不得以。他已經覺得自己欠了她們很多。他不想再讓自己欠蘇爾碧什么,他知道,就算是他娶多少個。妾,他的心始終在沈潔那里。

不嫁給自己,他也一定能想出辦法,讓蘇爾碧與索納翰爾的婚約無效。

沙魯克一直沉默地坐著,他喜歡蘇爾碧,只是因為蘇爾碧與王兄有婚約在先,才克制自己感情,此時見柯枝國王和王后竟然想把蘇爾碧嫁給朱隸。十分不解,難道是柯枝國害怕連累古里國,才解除婚約可是王兄正在趕來,古里國不會屈服于錫蘭山國淫威的,況且,一步退。步步退,錫蘭山國早晚還是會欺負到頭上來。

“國王陛下,在下有一事不明,蘇爾碧公主與我王兄已有婚約。陛下為什么單方面取消婚約?,小沙魯克忽然揚聲問道。”

本章寫得有些卡。多次修改,發晚了,抱歉。

災難后的第一章,從這一章起,大約六萬多字,都是重寫的。


 第192章 決斗

 

習互陛下,在下有事不明,蘇爾碧公主與我互兄只用糊劃陛下為什么單方面取消婚約?”沙魯克忽然揚聲問道。

沙魯克的一句話,讓大家都怔住了,朱隸不知道中間還有這么個插曲,感興趣地問道:“什么婚約?”

“一個月前,柯枝國王、王后和公主到我們古里國做客,臨走時,王兄對公主十分心儀,向公主求婚,公主當時雖然沒有答應我王兄,但是國王和王后是同意這門婚事的,不對嗎?”沙魯克即是向朱隸解釋,也是再求柯枝國王的一個解釋。

“是有此事,但你們古里國不是不愿意履行婚約了嗎?”柯枝國王表情冷漠地說。

“不愿意?什么時候說的不愿意?”沙魯克一臉的迷惑。

“你若愿意,為何裝作不認識小女?”國王沉著臉,望著沙魯克。

古里國王和王后上船后,沙魯克未經介紹,就恭恭敬敬地向柯枝國王和王后見禮。蘇爾碧一路上已經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柯枝國王和王后。此時見到沙魯克與他們見禮,顯然是認識他們,可以想象之前不認識蘇爾碧也是沙魯克故意為之。

故而柯枝國王和王后也同意蘇爾碧的說法,古里國不想繼續那份婚約。

對于沙魯克的做法,柯枝國王雖然很不高興,但作為一個國王,他完全可以理解,站在國家的角度上,不愿意結錫蘭山國這樣一個仇敵。沒什么可指責的。況且當初是蘇爾碧一口回絕了古里國王子的求婚。

“我以前確實不認識蘇爾碧公主。”沙魯克目光坦誠地說道。



“不認識公主,怎么會認識本王和王后?”柯枝國王不可置信地追問。懷,信自己和王后并沒有單獨見過沙魯克王子。

“在下也是第一次拜見陛下和王后。”沙魯克解釋道。眾人一陣沉默,燕飛去接柯枝國王和王后,早已上船的沙魯克是知道的,見到柯枝國王和王后后。沙魯克無需介紹便將他們認了出來,也很正常。

“你一口一個王兄,你的王兄是誰?難道你不是沙魯克王子嗎?”蘇爾碧打破寂寞,問了一個被大家都忽略了的問題。

柯技國王這才意識到沙魯克一直說有婚約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王兄。他望著沙魯克。也很奇怪怎么又冒出一個“王兄”

阿魯克忽然笑了:“原來是誤會了,我的王兄叫阿杰?沙魯,我叫阿洛7沙魯克,我們是李生兄弟,跟古里國訂婚的是我的王兄。”

“你有一個李生兄弟?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石小路眼睛一亮好奇地追問道。

“一模一樣。”沙魯克點點頭,“但我和王兄性格不同。他熱衷于治理國家,我喜歡經商。”

“那么,你們現在還愿意與柯枝國聯姻嗎?”沈潔問了一句她最關心的問題。問完這話臉自己的臉微微有些紅了。不能怪她小氣,哪有女人愿意自己的丈夫愛上別的女子,若古里王子能與柯枝國公主聯姻,當然就沒朱隸什么事了。

“當然愿意。王兄一接到消息。立刻想辦法通知了我。讓我盡最大的努力將柯枝國公主救出來,他自己則盡快趕來。只是我太沒本事,進了兩次王宮也沒有找到公主,卻沒有想到公主就在我的身邊。”沙魯克苦笑道。

“最近幾天王宮連續鬧了兩次刺客,是你做的?”一直沒說話的燕飛忽然插嘴問道。王宮里鬧刺客的事情,在街面上傳得沸沸揚揚,燕飛一上岸就聽說了,為此還仔細查了兩天,當然不是為了錫蘭山國王宮的安全。而是為了大明朝船隊的安全,燕飛擔心這里會不會再上演爪哇國東西王戰爭,連累到船隊。可惜燕飛并沒有查出什么結果。

沙魯克臉色微紅地點點頭,王兄讓他找柯枝國公主,明的不能找,只好來暗的,可惜他身手太差,兩次都驚動了王宮守衛,好在兩次都成功逃脫。

蘇爾碧心情復雜地望向沙魯克,雖然沙魯克對她很關心,但蘇爾碧一直認為這種關心無非是沙魯克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點。一次蘇爾碧無意中看到醫生為沙魯克包扎傷口,見到蘇爾碧走過,沙魯克還急忙掩飾了一下,蘇爾碧當時還以為沙魯克在外面惹事,今天才知道那是為了找自己而受傷。

“你手臂上的傷,”望著沙魯克的手臂,蘇爾碧目光中充滿關心與感激。

沙魯克心中一動。咧開嘴傻傻笑道:“早好了,多謝關心。”說著揮動了一下手臂。

“古里國如此有情有義,小王真是感激不盡,以前的種種誤會,還望沙魯克王子殿下見諒!”柯枝國王端起酒杯,感情真摯地望著沙魯克,聲音有些顫抖。

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碳難小古里國能在此刻義務返顧地伸出援手,堅定地站在柯枝國一邊,讓柯枝國王頗為感動。

“陛下言重了,柯枝國與我們古里國是友好鄰邦,山水相連。唇齒相依。大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支持柯枝國,就是保護我們自己,更何況,王兄對蘇爾碧公主情有獨鐘。”沙魯克說到最后一句話時,心中有些酸酸的,自己何嘗不是對蘇爾碧情有獨鐘。

沙魯克的話讓蘇爾碧羞紅了臉,嬌羞地低下了頭。

朱隸裝出一副酸溜溜地樣子小長嘆一聲:“唉,可惜本王與美麗聰慧的蘇爾碧公主無緣了。”

眾人“哄”地全笑了。

“大哥。錫蘭山國王咬著婚約不放,這事你還得想辦法。”石小路想到臨出王宮時。錫蘭山國王囑咐不要忘了八天后大婚。

“放心,古里國王子不懼強權,仗義援手,本王當然也不會坐視不管,再說,蘇爾碧還是你的妹妹呢,本王也不能看著蘇爾碧公主被逼出嫁不是。”朱隸站起來,走到石小路身后將手石小路肩膀上,“不過,怎么解決,還得讓大哥好好想一想。”

柯技國王聞言立刻起身道:小王代表小女和柯枝國,多謝王爺相助!”

沙魯克也跟著說道:“在下也代表王兄和古里國。多謝王爺相助!”

有大明朝做后盾,柯枝國國王和沙魯克心中霎時輕松了下來,蘇爾碧和王后喜極而泣。緊緊相擁。

“客氣客氣。”朱隸臉狐尖著”中卻打著結一自只一時沖動應承了下來,接術“必么辦?硬搶當然沒問題,但錫蘭山國是西洋通路中的一站,不到不得已,不能動武,怎么樣智取?

“大哥,你真是好人石小路也高興地站起來,在朱隸的面頰上吻了一下。

朱隸嚇了一跳。忙后退兩步:,“你這是干什么?!”

“大哥你躲什么,蘇爾碧說他們那里的人對人表示友好或感激,都會這樣做石小路看著朱隸慌張的樣子,哈哈大笑。眾人也跟著哄蕪

朱隸怎能會不知道這種禮節,不過是擔心燕飛誤會而已。偷眼看燕飛,見燕飛也是一副看熱鬧的表情,心里狠狠罵道,看我笑話,看我怎么報復你們。“哦,是表示友好和感激嗎?”朱隸拽過石小路,看著她妖好的面孔問道:“吻哪里都行嗎?吻嘴唇呢?”

石路一聽,趕忙掙脫朱隸。躲到了燕飛身后。

燕飛愛惜地拍拍石小路的手笑道:“敢跟你大哥鬧,你大哥吃過誰的虧?!”

朱隸怪叫:“你的!我后悔把小路讓給你了

“晚了!”燕飛拽過身后的石小路,在她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

石小路沒想到燕飛今天會這樣放得開,臉倏地紅了。

眾人又是一陣哄笑。

蘇爾碧含情的目光偷偷望向沙魯克,正遇到沙魯克也正望向自己,兩人目光一碰,蘇爾碧迅速地下了頭,白哲的脖頸立刻變得粉紅。

沙魯克的心中一酸,為什么沒在王兄之前認識蘇爾碧。

等待阿杰?沙魯克到來的幾天里,日子過得輕松而愉快。柯枝國國王和王后以及蘇爾碧都住在了寶船上,阿洛?沙魯克也找各種借口,賴在船上不走,朱隸處理事情的時候,阿洛或跟沈潔聊天,或跟索菲亞和石小路下棋,但很少跟蘇爾碧說話。

沈潔、石小路和索菲亞對阿洛的態度再一次匆度大轉彎,對他好得不得了。簡直把他當成了英雅,看著阿洛風度翩翩地周旋在眾美女之中,朱隸醋意大發,惡狠狠地對阿洛說道:“你若再勾引我的夫人們,我就把你趕下船。”

阿洛早摸清了朱隸的脾氣。不僅不把朱隸的警告放在眼里,而且公然挽起沈潔的手臂。在朱隸面前招搖而過,氣得朱隸眼睛直瞪眼。卻一點辦法沒有。阿洛并不會武功。朱隸還不能上去削他。

阿洛敢挽沈潔的手臂,是因為沈潔說過她也在英國留過幾年學,當然沈潔省略了她留學的時間是在六百年后。

站在一旁的燕飛看到這一幕。笑得快抽了。跟朱隸下西洋這段時間,燕飛學習了大量的沿岸風土人情和西方禮儀、文化。早已不會像以前那樣,認為沈潔這么做有傷風化。

就像石小路常常讓朱隸吃驚一樣,燕飛也總是感嘆,朱隸的知識好像永遠不干的水井一樣,什么時候用什么時候有,燕飛覺得自己學的很快了,但朱隸似乎根本不用學,天生就會。

聽到燕飛開心的笑聲,朱隸立刻把氣撒在了燕飛身上,動不了再洛,我還動不了你么?

燕飛對朱隸太熟悉了,朱隸一個眼神,燕飛已經知道朱隸要干什么了,不等朱隸有所動作,燕飛已經足尖輕點,躍上了二層,緩口氣又躍上了四樓,朱隸隨之而上。卻見燕飛已經悠哉悠哉地躺在躺椅上,兩只手一手端了一杯蘇爾碧做的奶茶。見朱隸上來,伸手遞給他一杯。

“想好怎么辦了嗎?”

朱隸接過奶茶躺在燕飛身旁:“想好了,等阿杰?沙魯克來了,我就去王宮

“你說什么?古里國王子到寶船上搶親?”錫蘭山國王氣憤地問道。

朱隸點點頭:“是啊。不過人可沒有被他們搶去,我們大明朝的人,那能說搶就給搶走了?,小朱隸這句話,說得一語雙關,一來說明蘇爾碧是大明朝國公夫人的妹妹,也算大明朝的人。二來。不管誰來搶親,都不是說搶就給搶走的,古里國不行,錫蘭山國也不行。

“我們跟柯枝國公主已經有婚約了,柯枝國王和王后也已經同意了。古里國王子又來湊什么熱鬧?。錫蘭山國王語氣有了些緩和,說到底,蘇爾碧也是他們搶來的……本王也這樣跟古里國王子說了。可他們說柯枝國王和王后也同意了古里國與柯枝國的婚約。”朱隸煩悶地說。

“蘇爾碧公主不是拒絕了古里王子了嗎?”錫蘭山國王抓住了唯一的一根稻草?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