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4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貌皇俏抖鶯蕕廝ぴ詰厴希叵潰骸骯觶 ?br />
跪在地上的王宮護衛統領甘地連滾帶爬地退出了大殿,看著殿外的青天白云,甘地抹掉一腦門子冷汗,深深地吸了口氣,今天是混過去了,明天呢?柯枝國的公主到底躲到哪里去了,整個王城已經秘密地找了兩遍,仍然沒有找到一點蹤跡,她不會掉到海里淹死了吧,就是淹死了,也該有尸首浮上來,除非被鯊魚吃了。

再過八天,錫蘭山國王子將與柯枝國公主大婚,如果明天還找不到,恐怕無論如何也混不過去了。甘地愁眉苦臉地站起身,一天的時間,上哪里去找公主,找一個人間蒸發的公主,還不如帶著老婆孩子早點跑路更實際。

甘地煩悶地盤算著,一頭撞上了匆匆跑進來的一個護衛。

“不長眼睛啊?!”甘地正窩著一肚子火,開口罵道。

“對不起,長官!”那護衛見是自己的上司,忙點頭哈腰地道歉,隨即換上一副獻媚的笑臉說道:“公主來了,就在宮外,要求見國王,小的正要去稟報。”說罷也不顧甘地瞬間變成了癡呆,急忙跑進大殿。“啟稟陛下,大明朝賢國公攜夫人及鄭和大人同柯枝國蘇爾碧公主求見。”

錫蘭山國王氣還沒消,聽聞大明朝王爺求見,本想揮揮手讓他們稍后片刻,卻聽到蘇爾碧也來了。

“誰求見?”錫蘭山國王以為自己聽錯了,追問道。

“大明朝賢國公攜夫人及鄭和大人同柯枝國蘇爾碧公主求見。”守衛大聲重復。

“請!”

蘇爾碧怎么會跟大明朝的國公在一起,難道她一直在船上嗎?可前一天京王爺的談話中,應該沒有見過公主才對。

“父王。”索納翰爾聽說公主來了,也急忙趕了過來。

“大明朝賢國公、鄭大人、柯枝國公主到!”

索納翰爾還沒有站穩。燕飛和鄭和,陪著石小路,蘇爾碧走了進來。

“參見國王陛下。”燕飛含笑拱手見禮。

“賢國公,鄭大人,怎么不見京王爺?”錫蘭山國王起身還權,道。

各國的國王在大明朝的地位相當于王爺,比國公是高一等的,但錫蘭山國王知道,燕飛可是個惹不起的國公。

“京王爺不勝酒力,宿醉未醒,讓國王陛下見笑了。”燕飛微笑著落座,“本國公昨日回到船上小見到內人正與柯枝國公主閑話家常,才知道內人的家母,與柯枝國王后本是異性姐妹,兩人已有二十多年沒見面,柯枝國公主獲悉大明朝的船隊靠岸,特意尖船打聽內人家母的消息,內人也因而得知她的姨父姨母此刻正在貴國王宮做客,非央求本國公今天帶她來見見姨夫姨母,來得莽撞,還望國王陛下見諒。”燕飛特意把姨父姨母咬的很重,強調柯枝國王和王后,現在可是大明朝賢國公的姨父姨母了。

燕飛說得很清楚,錫蘭山國王卻聽得一頭霧水,柯枝國什么時候跟大明朝扯上了關系?

燕飛話音剛落,蘇爾碧盈盈立起,走到大殿中央,對著錫蘭山國王施了一禮道:“小女子昨日聽聞大明朝的船隊來了,心中著急知道中國姨父姨母的消息,未告知陛下,擅自離開了王宮,連累陛下擔心,請陛下恕罪。”

石小路也走到大殿中央,對錫蘭山國王福了一福,俏聲說道:“路還是二十年前與姨父姨母見過一面,此番來西洋,家母特意囑咐路,一定要去柯枝國看望坎父姨母小路昨夜得知姨父姨母就住在王宮。一時心急,清早就來拜訪,打擾了國王陛下,請國王陛下原諒小路莽撞。”

錫蘭山國王終于聽明白了,柯枝國公主是仰仗著大明朝做靠山。要人來了。柯枝國與大明朝一向交往甚密,錫蘭山國王到是知道,但說到柯枝國王后與賢國公的岳母是異性姐妹,錫蘭山國王雖然不相信,卻也拿不出證據說他們造謠,有心不承認柯枝國的國王和王后在王宮中,又擔心八日后的婚禮上,柯枝國王和王后必然出席,倒時兩下一說破,錫蘭山國想推卸都推卸不了。

三個人一上來先是認錯,連逃出王宮五天的蘇爾碧也說自己的前一天晚上離開的,給足了錫蘭山國王的面子。人家已經“先禮”了,如果錫蘭山國王不借著樓梯下來,放了柯枝國國王和王后,接下來必然是“后兵”

就讓你們把人帶走又如何,婚禮已經定了下來,大明朝也不能干涉我們的婚禮吧。

“原來柯枝國王和王后是夫人的姨夫姨母,小王若早知道,昨天就該讓你們見面的。”錫蘭山國王抱歉地對石小路笑笑,高聲道:“來人,請柯枝國王和王后到大殿來。”

石小路心中偷偷一笑,別說你不知道,我也昨晚才知道。雖然是突然冒出來的姨夫姨母,但人家可是國王和王后。我石小路認這樣的人做親戚,還是很有面子的。

柯枝國王和王后一進大殿,蘇爾碧立刻撲進王后的懷里,邊哭邊將事情的大概說了一遍,王后也是個極為精明的人,聞言立刻向石小路張開了雙臂。

石小小一…二止老討尖,井拜了拜,隨后也撲講車后的懷石小路從小沒有父母,王后擁抱令她感覺非常的溫暖,鼻子一酸。不禁流下淚來,看到石小路哭,王后的淚水也掉了下來,那感覺真像是見到了多年未見的孩子,蘇爾碧與希瑪妮更是在一旁相擁哭成了淚人。這一幕讓一手編劇加導演的燕飛都有些懷疑,他們是不是真是多年不見的親戚。錫蘭山國王更是疑惑。

但不管是不是,柯枝國王和王后是不能在扣留了。蘇爾碧公主也必然不可能留下,好在他們是大明朝國公接走的,若到時婚禮上看不到人,西蘭山國王完全可以向大明朝要人。

提醒了婚禮定在八天后,錫蘭山國王客客氣氣將燕飛、鄭和及柯枝國國王和王后等一行人送出王宮。

朱隸特意吩咐寶船上的廚師準備一桌有中國特色的酒席,既然是大明朝的親戚,當然要用大明朝的禮儀接待。

聽說燕飛將親戚關系安在了石小路的身上,朱隸繃著臉瞪了燕飛半天。直到燕飛說道:“好像安在我身上,你就能脫得了干系似的朱隸終于無語了。

一個是大哥,一個是妹妹,與他們兩個誰有關系,都與朱隸有關系。確實這親戚按在誰身上都一樣。

柯枝國王還沒到,沙魯克倒不請自來了。

燕飛、鄭和都不在船七,朱隸正閑得無聊,看到沙魯克乘船過來,興高采烈地走到甲板迎接。

有一些人,剛認識就很投緣小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朱隸對沙魯克就有這樣的感覺。

“嗨朱隸像見到老朋友似得跟沙魯克打招呼。

沙魯克也很熱情地揮揮手。爬上甲板。

沈潔和索菲亞卻一改昨日的熱情,對沙魯克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態。

“我們好像沒請你吧沈潔冷冷地說道。

沙魯克卻不在乎的笑了:“我可以現在接受邀請

“現在我也沒打算請你。”沈潔的態度仍然很冷漠。

朱隸詫異地望著沈潔,沈潔從來沒有這樣對過什么人,昨天對沙魯克印象還非常好。今天是怎么了?!

“她不請你我請你,走,我們上去朱隸說著一拉沙魯克的手臂。帶著他上了四層。

“你怎么得罪沈潔了?。小給沙魯克到了杯酒,朱隸問道。

“沒有啊,昨天離開后,今天是第一次見到夫人沙魯克也感到莫名其妙,昨天下船時,沈潔還親自出來送了一下。

“一會我幫你找機會問問朱隸笑笑道。

沙魯克在歐洲住了多年,英語、葡萄牙語都很流利,朱隸的葡萄牙語剛剛起步,英語已經扔下了多年,此時跟沙魯克聊天,他將英語、葡萄牙語。手語,偶爾加兩句漢語,一起都搬上陣,難得的是沙魯克不僅能聽得懂,還能將自己的意思,參合著手語和蹙腳的漢語,準確地表達出來。兩個人時不時地爆發出爽朗的笑聲。

沈潔本以為沒有自己和索菲亞在一旁翻澤,兩個人是沒法交流的,沒想到兩人不僅能聊,還聊得很開心,似乎在溝通上一點障礙都沒有,沈潔控制不住好奇,借著送茶的機會上了四層,回來給索菲亞描述時,兩人笑得差點沒背過氣去。

直到遠遠看到燕飛陪著柯枝國王和王后乘坐小船回來了,朱隸和沙魯克方下到甲板上迎接。

在王宮里認了親戚,石小路和蘇爾碧好像真成了姐妹似的,一路牽著手回來,神態非常親密,見到沙魯克也在船上,石小路比沈潔更冷淡。直接視而不見。蘇爾碧看到沙魯克,也僅僅是禮貌地笑了一下。

沙魯克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得罪這幾位夫人了,對夫人們的冷淡態度,沙魯克只能無奈地聳聳肩,雖然夫人們明顯不歡迎他,但朱隸和燕飛對沙魯克都很友好,況且,沙魯克心中放不下蘇爾碧。

恭恭敬敬地拜見了柯枝國王和王后,讓沙魯克覺得不解的是,柯枝國國王和王后對他的態度也很冷淡。

寶船上的廚師很給力,一桌宴席做得色香味俱全,還沒吃,光看口水就流下來了,讓朱隸覺得倍有面子。

席間,石小路竟然用葡茍牙語交談,看得朱隸大跌眼鏡,石小路以前只是玩一樣的跟索菲亞學過幾句葡萄牙語。希瑪妮被救到船上后。石小路的葡萄牙語倒是有了很大的進步,不過希瑪妮上船也不過是幾天前的事情。朱隸覺得就像石小路在烹茶、國際象棋方面有天分一樣,石路在語言方面,也絕對有天分。

“你說小路會不會真有可能是什么皇族后代。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就能讓你吃一驚,像一座挖不盡的寶藏一樣朱隸低聲對沈潔說道。沈潔看著忙著給國王和王后布菜的石小路,略帶酸味地說道:“是不是把小路讓給燕飛。心里特后悔?。

朱隸嘿嘿笑道:“是很后悔,后悔怎么沒有把你也讓給燕飛。”

沈潔對著朱隸溫柔地一笑:“你現在也可以送。”

朱隸裝模作樣地搖搖頭:“現在送不出去了,燕飛有了小路,對其他女人根本看不上眼,你就是過去做妾燕飛都不要你,還是我可憐可憐你。讓你留下吧

沈潔一副感激的模樣:“謝謝朱大爺收留小女子小手卻伸到桌子地下,在朱隸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朱隸疼得直咧嘴,可是在示下,有不能有什么動作,只能低聲恐嚇道!“竹收拾你

沈潔高傲地白了朱隸一眼。一副還不知道誰收拾誰的表情。

柯枝國王端起一杯酒,起身道:“京王爺,我們柯枝國幾十年來一直與大明朝交往甚好。大明朝對我柯枝國也有諸多幫助,此番又蒙王爺和國公爺相救小王感激不盡。小王滿飲此杯,感謝京王爺,賢國公和鄭大人柯枝國王言罷,一口將杯中酒喝干。

“國王陛下言重了,我朝與貴國是多年的友好國家,互相幫助是理所應當的,哪當得起國王陛下的謝字,本王也滿飲此杯,歡迎國王陛下和王后、公主到寶船上做客朱隸說罷也一口氣干了。

“京王爺,小王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小王膝下原本還有一個小兒,前年因病不幸走了,只留下小女,小王本不希望小女嫁得太遠,不料想到錫蘭山國王仗勢欺人,強搶小女與他的兒子成婚,小王被他脅迫。不得不答應,但小王知道。錫蘭山國王王子看中的是柯枝國,不是女。小女嫁過去后。必會受到欺負和冷落小王不愿意看著自己的女掉進火坑,求王爺將小女帶回大明朝吧,小王知道王爺已有正室”女不求名分,給王爺做個。小妾就好,請王爺成全。”

柯枝王國說罷,竟然對著朱隸跪下了。

朱隸嚇了一跳,好好的怎么把事情扯到他的身上了,忙起身將柯枝國王扶起來:“國王陛下請先坐下。公主身份尊貴,嫁給本王做妾,豈不是太委屈公主了。”

朱隸說著話,目光飄向蘇爾碧,見蘇爾碧羞怯地低下了頭。

不可否認,蘇爾碧確實是個非常美麗的女子,如果真能將蘇爾碧”

朱隸想著,目光不由得有些癡了,忽然覺得大腿又是一疼,扭頭見沈潔俏臉掛著寒霜,嚇得連忙把目光收回。

“王爺。我也知道這事令王爺很為難。求王爺就當救救我的女兒,跟著王爺走,雖然到中國路途遙遠,此生也許再沒有機會見面了,但我相信王爺一定會善待小女小女跟著王爺會很幸福的。”王后也對著朱隸懇求道。

你女兒是幸福了,我的大腿可就要經常痛苦了。朱隸心中苦笑。蘇爾碧悄悄望著朱隸,只是一個晚上,蘇爾碧就被朱隸優雅的風度,睿智的談吐所征服。男人三十歲到四十歲本就是最具有男性魅力的時候,擁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也擁有了豐富的社會經驗,懂得對女人溫柔體貼,又不失幽默風趣。年輕人的活力尚未失去,也不乏中年人的穩重。這個時候的男人,確實能給女人山一樣的感覺。

蘇爾碧雖然談不上對朱隸一見鐘情,卻絕不反對嫁給朱隸。

“王后的心意本王明白,但本王真不能接受國王和王后的好意。蘇爾碧公主殿下還年輕,此去中國千?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