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4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踝雍凸靼倌旰煤?br />
“多謝王爺國王的一雙眼睛貪婪地掃過鉆戒,轉頭向坐在下面的王子索納翰爾說道:“還不上來謝過王爺。”

索納翰爾起身走到朱隸面前,對著朱隸深深施了一禮說道:“多謝王爺美意

朱隸一笑,將錦盒遞與索納翰爾,遞了一半又想到什么似得,手停在半空中道:“差點忘了,當初滿刺加的國王送給本王這對鉆戒的時候曾囑咐過,一定要同時交給一對新人,這對鉆戒才會保佑他們永遠相愛,永遠幸福,若只送給一個人就沒有這種效力了。王子可否請公主出來。本王親自祝福你們?”

王子聞言臉色一變,飛快地看了一眼國王,國王也是一愣,隨即笑道:“真是不巧,柯枝國公主這幾天身體不適,在后宮靜養

“哦,病了?真是糟糕,就要大婚了怎么病了?本王船隊帶來了不少御醫,醫術都很高明,國王若是需要,本王可請御醫為公主診治。”朱隸誠懇地說道。

“多謝王爺美意,公主只是偶染小恙,靜養幾天就會好的……國王推辭道。

朱隸心中暗道,不讓見面,果然是你們搶來的人。本王還就不信,你們不讓見,本王就見不到這位公主了。

“哦,不嚴重就好,那這對鉆戒,是本王等公主好了,親自送給公主和王子,還是由王子代為轉送?”朱隸轉過頭,望著索納翰爾冉道。見索納翰爾有接的意思,又加了一句,“若是有王子轉送。恐怕會浪費戒指的神力,成為兩枚普通的鉆戒了。”

索納翰爾郁悶地縮回了手,若是此刻還接,不成了看重兩枚鉆戒價值的貪婪之人。

“還是勞煩王爺等公主大好了,親手將鉆戒送與在下與公主。”索納翰爾恭恭敬敬地答道。

“這樣啊?這樣也好,本王就多住幾天,等王子和公主大婚時,本王親自送與王子和公主朱隸說著話,又將錦盒收進了懷里。

“京王爺能參加小兒與公主的大婚,本王不勝榮幸。王爺請。”國王再次舉杯相敬。

朱隸豪爽地將酒一口干掉,臉卻更紅了,連口齒都有些含糊不清,微微有些搖晃道:“不好意思,本王有些不勝酒力,先行告退了

國王微笑著拱手道:“王爺請隨意

朱隸搖晃著站起來,兩條腿似乎有些不聽使喚,還沒邁出去就差點跌倒,燕飛忙一個閃身扶住了朱隸,對國王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王爺的酒量很差。多謝國王的熱情款待,我們先告辭了

說完話,扶著朱隸同鄭和、沈潔等一行人告辭出來,國王、王子及眾大臣客氣地一直送到王宮外。

看到國王等人返回王宮,燕飛一掌推開將整個身體都靠在自己身上的朱隸,笑罵道:“別裝了,自己走。”

朱隸被燕飛一推,似乎把酒勁也都推掉了似得,腳步一下變得穩健了,臉色也恢復了正常。

鄭和、沈潔都知道朱隸的酒量,這薦點酒,對朱隸來說跟喝水沒有多大區別,但跟著朱隸、燕飛等來一起來的其他官員并不知道,見朱隸忽然變得一點醉態沒有,都很驚奇。

“裝的很像吧,走吧,回船上。”朱隸回頭對著眾人嘿嘿笑道。

方登上寶船,見一名軍士單膝跪下報告說:“稟報王爺,古里國沙魯克殿下求見


 第190章 認干親

 

蘇爾碧得知大明朝的船隊靠了岸。忙個人來到岸邊想卜船向大明朝船隊求助,二來也找一找希瑪妮是否在船上,卻沒想到大明朝的船隊都停在了深海,來回上岸的只是幾只小船,蘇爾碧不會說漢語,船隊的人也聽不懂蘇爾碧的話,她跟本無法靠近船隊。

自從蘇爾碧住進沙魯克的豪宅后,沙魯克一邊對蘇爾碧照顧得非常周到,一邊令人去打探蘇爾碧的出身背景,沙魯克雖然不在乎什么等級,但總要知道蘇爾碧的父母是誰,蘇爾碧說她自己出逃婚出來。那他結婚的對象是誰,他會想辦法讓蘇爾碧以前的婚約作廢,自從見到蘇爾碧后,蘇爾碧動人的容貌和優雅的舉止。讓沙魯克控制不住地想親近她,第一次,沙魯克非常強烈地想結婚。

然而四天過去了,關于蘇爾碧的身份信息一點也沒有查到,就像蘇爾碧是從天上掉下的來一樣。

蘇各碧神秘的身份,愈發吸引了沙魯克的興趣,沙魯克對蘇爾碧的行動從來不加限制,豪宅隨蘇爾碧進出,但蘇爾碧一直很安靜地呆在房間中,直到沙魯克無意間提到大明朝的船隊靠了岸。

今天早上,蘇爾碧第一次走出了沙魯克的豪宅,沙魯克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悄悄跟在蘇爾碧都后面,見蘇爾碧來到了大明朝船隊停靠的岸邊,似乎在打聽什么,然而她所詢問的人,都對她搖搖頭,蘇爾碧最終十分無助地站在了海邊。

“蘇爾碧。”沙魯克終于安奈不住,走上前去。

蘇爾碧見沙魯克突然出現,小小吃了一驚:“沙魯克殿下,你怎么在這里?。

“有點事路過這里,正巧看到了你沙魯克撒了一個小謊,,“你怎么到這里來了?”

“我想上大明朝的那艘船。”蘇爾碧指著停在深海的寶船”但這里所有的船都不載我過去。”

沙魯克心中偷偷笑了,在海上,船隊的主船相當于該船隊所在國家的領地,當然不會隨意讓閑雜人登船,而且,不是船隊的小船,其他船也沒有能力靠近主船。

“你要上船干什么?”沙魯克好奇地問道。雖然他知道在東方有一個國家叫中國,但沙魯克從來沒有去過。也沒有跟真正的中國人大過交道,做過買賣,跟他有過交往的所謂中國人,都是早已移居海外多年的中國華僑。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見大明朝船隊的最高指揮官蘇爾碧說著忽然雙手緊緊抓住沙魯克的衣服,哀求道,“求求你,帶我上大船好嗎?”

沙魯克看了蘇爾碧一會,雖然他猜不透蘇爾碧為什么要上大船,但看到蘇爾碧誠懇地哀求,沙魯克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拒絕,況且,沙魯克本來也準備登船造訪,大明朝這樣有錢的貿易伙伴,沙魯克當然不會放過。

“你等一下,我去問問沙魯克安慰地拍拍蘇爾碧的玉手。走到岸邊。

過了一會,沙魯克回來說道:,“大明朝的王爺帶著眾人去王宮了,我們找個地方等他們,他們回來后,我會去求見。”

“沙魯克殿下。非常感謝你沙魯克對她幾天來的細心照顧,蘇爾碧也非常感激,只是對他因政治原因向自己求婚,回頭過認都不認識自己,還是不能原諒。

“古里國沙魯克拜見京王爺沙魯克上了寶船,十分帥氣的走到了朱隸專門用來接待賓客的一個比較大的船艙,對著朱隸深施一禮,道。

聽說古里國的殿下要來拜見朱隸,沈潔、石小路非要看看古里國的王子長什么樣,朱隸磨不過她們,只好同意。

看著沙魯克氣宇軒昂地走進來,站在朱隸身后沈潔、石小路等眼睛一亮,索納翰爾算是個帥氣的小伙子了,但跟沙魯克比起來,很自然地就給比下去了。

同沙魯克同時進來的還有蘇爾碧,雖然蘇爾碧像所有錫蘭山國女子一樣,用薄薄的沙麗遮住了面龐,朱隸還是從隱約的輪廓和窈窕的體態上,看出蘇爾碧是個美女,沈潔、石小路的目光被沙魯克吸引。朱隸的目光卻被蘇爾碧吸引住了。

站在是沙魯克身旁的蘇爾碧見沙魯克行完禮,也走上前單膝下跪道:“柯枝國公主蘇爾碧見過京王爺。”

蘇爾碧的一自話,頓時讓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柯枝國貴族都習慣說葡苛牙語,蘇爾碧的自報家門是用葡萄牙語說的,索菲亞這幾天充當希瑪妮的翻澤,習慣了只要有人說葡萄牙語,她就立刻翻澤成漢語,蘇爾碧的話剛說完,索菲亞也翻澤完了,然后索菲亞才意思到自己翻澤的內容。

沙魯克怎么也沒有想到,王兄讓自己去找的公主,竟然就在自己的身邊,怪不到查不到她的任何資料,怪不得她那么優雅,那么高貴。

朱隸他們也沒想到,費勁心機一直在燈砒的柯技國公辛。黃然自只跑到船來了六

非常伸士地走到蘇爾碧的面前,朱隸伸出一只手,用十分流利的葡萄牙語說道:“公主殿下請起。”

沈潔再次瞪大了眼睛,朱隸什么時候學會葡茍牙語了?

不過沈潔很快就釋然了,朱隸學會的葡萄牙語,只是那么簡單的幾句。

聽說公主來了,希瑪妮滿臉淚痕地跑了出來,與公主緊緊相擁。

蘇爾碧見到希瑪妮后,和希瑪妮又哭又笑嘮叨了不停,加上索菲亞,沈潔和石小小路的加入,完全把其他人當成了空氣,男人們也很識趣地將待客的船艙留給了她們,自覺地退了出去。

得知蘇爾碧的身份,沙魯克即興奮,又傷感,興奮地是,自己心儀的女子,竟然是六位公主,然而正是因為她是公主,她也是王兄心儀的女子,這使沙魯克十分的傷感。

蘇爾碧當然開心地留在了寶船上,沙魯克則抑郁寡歡地獨自下了船。

送走沙魯克,朱隸吩咐給公主安排一間舒適的客房,自己和燕飛又上了四層。

“公主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辦?”燕飛望著慢天的星星問道。

“還能怎么辦?不幫她。你以為沈潔、小路和索菲亞能饒了我?我以后就再也沒有好日子過了。”朱隸一肚子怨氣。慢悠悠地說道。

“別跟我裝得像是被強迫似得。”燕飛不屑地撇撇嘴,“就是沒有沈姑娘小路的逼迫,你照樣會盡心盡力地幫助公主的。”

“不會。”朱隸搖搖頭。

“不會?就你看公主的那眼神,就差沒有舍身相許了。”燕飛毫不留情地揭發道。

“靠,你給兄弟留點面子在不行。”朱隸雖然躺著,照樣一腳踢過去。

燕飛當仁不讓地還了一腳,朱隸沒占到便宜,誓不罷休,兩人誰也不起來,就那么躺著,轉眼換了七八招。仍然誰也沒有占到誰的便宜。

“四哥,燕大哥。”鄭和說著話走了上來。

朱隸坐了起來,拍拍身邊的空地:“坐。

鄭和盤膝坐下:“四哥,公主說她的父王和母后都被亞列苦奈兒國王軟禁著,你計劃怎么辦?”

“明天帶著公主,先找國王要人。”

燕飛和鄭和一起望著朱隸,公開要人?能給嗎?

“看著我什么,你們兩個去要人,本王喝醉了,宿酒未醒。”朱隸說著話,又躺下了。

“四哥,我們去要人,他們不承認怎么辦?”鄭和望著躺下的朱隸。擔憂地說。

“讓燕飛認個干親戚,他們不敢不放人。”

“干親戚,什么干親戚?”燕飛一時沒腦子沒反應過來,疑惑地問朱隸。

“什么干親戚都好,只要柯枝國的國王與王后與大明朝的賢國公有了親戚關系,錫蘭山國國王怎么也要掂量掂量能否惹得起你這個國公,到時自然乖乖放人。”朱隸看著燕飛,不壞好意地笑道。

“為什么不跟你這個王爺有親戚關系,那國王就更痛快放人了。”燕飛郁悶道。

“你去就好了,不要把我的實力暴露了,我可是正在裝熊呢,說不定過兩天,需要我扮豬吃老虎。”朱隸無視燕飛的不滿,繼續懶洋洋地說道。

份豬吃老虎?”鄭和不解地重復道。

“如果你是老虎,你會怕一只豬嗎?”朱隸問道。

“當然不會,一只豬有什么好怕的,老虎是吃豬的。”

“當你正要吃的時候,才發現那根本是之只老虎呢?”

“你就是那只老虎?”

“現在正裝成一頭豬。”朱隸舒服地翻個身,卻覺得身上有什么東西格得慌,伸手一掏,是那個裝了兩個鉆戒的盒子,隨手扔到了一旁。

“四哥,這么貴重的東西你就這樣亂放。”鄭和忙撿了起來。

“假的。”

“什么?”

“假的,里面的戒指是我昨天上岸時。花了一錢碎銀靈的。”

鄭和聞言打開了盒子,戒指還是那兩枚戒指,卻安然無光,一眼就能看出玻璃做的。

“可是今天在王宮,它明明閃爍著光芒,大家都看到了。”鄭和拿出戒指,迷惑地看著。

“將它放入掌心,用內力逼它,就會出現光芒。”朱隸解釋道。

鄭和聞言,忙把戒指放入手心,慢慢運功,果然,兩枚戒指越來越亮,越來越跟真的一樣。

“我就說,滿刺拉國王送你兩枚戒指。我怎么一點都不知道。”燕飛笑道。

“靠,你連我都調查。”

“職業習慣。”燕飛笑得非常開心,他終于明白,把他的歡樂,建立在朱隸的痛苦之上,是一件多么開心的事情。,


 第191章 預嫁朱隸

 

廢物!全是廢物!!窩囊廢!!!個小小的女子“你們居然連根毛都沒有找到,留著你們還有什么用!再給你們最后一天時間,明天這個時候,如果還找不到人,也不用回來了,全部到刑場候著!”錫蘭山國王亞列苦奈兒隨手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似乎覺得不是味兒,狠狠地摔在地上,咆哮道:“滾!”

跪在地上的王宮護衛統領甘地連滾帶爬地退出了大殿,看著?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