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2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逃覽值鬯淙換共壞揭荒輳且丫宄揮兄熗ピ謨覽值凵肀擼覽值鄄嘔崛绱絲牡卮笮Γ熗ナ柑觳煥矗薔鴕蟾髀飛襝桑S又熗ピ縲┗乩礎?br />
“日本國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

“三寶網從那邊回來,對那邊的情況比較了解,阿四的想法,派三寶作為使臣,出使日本小朝鮮,確立大明朝與他們的友好關系,敦促他們年年朝貢。”朱隸侃侃而談。

永樂帝點點頭:“阿四的想法跟聯不謀而合,但聯的想法更遠一些,聯想讓大明周邊的所有國度都來我大明朝朝拜,與我大明朝簽訂友好關系,揚我大明朝國威!”

“皇上的目光遠大,阿四欽佩。”

“等三寶出使回來,就著手安排出使西洋各國事宜,聯要造一艘大大的船,載著我大明朝強大的經濟和軍事力量,出使各國,展示我殃殃大國的風采,讓各國都能感受到我大明朝恩澤,各國的百姓都能像我大明朝的百姓一樣,過上安定富足的生活。”永樂帝大手一揮,目光深遠。

朱隸也被永樂帝宏偉的心胸所深深震撼。

“聯從這些,雖然我大明朝地域遼闊,經濟強盛,但周邊國家也有不少值得我大明朝借鑒的地方,聯很想到各國看看,但聯不能離開,你代聯走一趟可好?”永樂帝詢問的目光望著朱隸。

朱隸瞇著眼睛笑了:“好啊,這可是趟好差。”

“不要想得這樣輕松,一路上會很辛苦的,還斜良危險,聯也是考慮再三,才決定讓你去,因為只有你去,聯才覺得像聯親自去了一趟。”

“皇上放心,阿四一定會順順利利地去,平平安安地回來,把皇上的旨意傳播到異域他鄉。”

“聯讓你去,還有一個想法小你還記得你曾跟聯討論過海外貿易的事,先皇在位時禁海,聯覺得開放海外貿易,能增強我大明國力,所以聯希望你此去,能為海外貿易打開一條通路。”

朱隸再次點點頭:“阿四也有此想法。”

永樂帝滿意地笑了,他知道在這件事情上,他和朱隸的意見是很容易統一的,但對自己將要提出的另一件事,永樂帝沒多少信心,他曾經試探地問過幾個身邊的大臣,包括永樂帝最綺重的姚廣孝,得到的意見出奇的一致反對。

如果朱隸也反對,永樂帝覺得就算自己非常想做,但也一定很難實施了。

看到永樂帝陷入沉思,朱隸走到上書房門口,打開門吩咐門外內官送茶水和點心進來。

“小四。”永樂帝沒注意朱隸走了出去,輕輕地說道:“聯還有一件事,要詢問你的意見。” 

 第164章 督造寶船

 

永樂帝陷入沉思,朱隸老到卜書房門口,打開門吩弊,官送茶水和點心進來。

“小四。”永集帝沒注意朱隸走了出去,輕輕地說道:“聯還有一件事,要詢問你的意見,聯想遷都北京。”

永樂帝說完,靜靜等待朱隸的母復,可是等了好一會,也沒有聽到朱隸的回答。

“小小四。”

“是,皇上。”朱隸的聲音竟然從門口傳來。永樂帝抬起頭,看到朱隸正端著茶水和點心走過來。

“吃點點心吧。”朱隸將托盤放在龍案上,倒了杯茶遞給永樂帝。“皇上想說什么?”

永樂帝接過茶杯猶豫著,他實在很擔心朱隸也會否定他的想法,畢竟,遷都是一件大事,先皇想遷都想了一輩子,最終也沒有實施。

“聯想遷都北京。”永樂帝的聲音很小小的似乎只有他自己能聽到。

“好啊。”朱隸回答得更隨意,隨意地就像永樂帝問他能不能去倒杯茶。

永樂帝一口茶網喝進嘴里,聽到朱隸的回答驟然愣了,就算朱隸同意這個方案,也應該考慮考慮在回答,朱隸的回答也太草率了。

永樂帝忘了自己口中還有茶,網要開口說話,一口茶全吸進了氣管里,嗆得他劇烈地咳嗽起來,臉色瞬間變得通紅。

朱隸忙走過去輕輕拍著永樂帝的后背,同時另一之手帶著內力慢慢戈過永幕帝的前胸任脈。

見永樂帝臉色恢復正常,朱隸方收手。

“感覺怎樣?”

“好了,聯真是老了,一口茶也能嗆道。”永樂帝嘆息道。

“皇上正是當年,英明神武,大明朝正要在皇上的手中日益富強,皇上怎么就說自己老了。”朱隸笑著說道。

永樂帝心中微微感慨,坐在廟堂上,天天聽著大臣們歌功頌德,永樂帝已經聽習慣了,他也明白那些大臣們只是嘴上說說,只有朱隸說的話,永樂帝聽得出是真心的。

“聯方才說想要遷都北京。”吁了口氣,永樂帝舊話重提。

“好啊。”朱隸仍是一副很隨意的態度。“皇上離開北京,大明朝在北邊就缺少了一個有效的防衛,那些蒙古部落定然會趁機南犯,皇上遷都北京,正好看著他們小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永樂帝驚訝地看著朱隸,朱隸總能和他想到一起去,他并不吃驚,可遷都這件大事,永樂帝已經想了很久,出來,朱隸就能一言命中永樂帝的主要意圖,永樂帝甚至覺得,如果這個皇位讓朱隸做,會比他自己做得更好。

他怎么能想到,朱隸之所以能說得這么準,是因為永樂帝這一主張經過歷史證明是正確的,而朱隸早已接受了他這一套主張。

“但北方的經濟不如南方。”這一點遷都的最大障礙,遷都不是光把皇宮搬過去,隨著皇宮過去的,是整個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等等的遷移,沒有強大的經濟基礎,不能讓國家的各個中心跟著轉移僅僅遷過去皇宮,早晚還會因為指揮運轉不便而搬回來,扔在北京的,最多也就是個行宮。

“展經濟,展運輸業,6路運輸時間長費用高,運載能力差,開通水路運輸,清理大運河,從水路,把南方的物資運到北方,同時在稅收上傾斜北方,鼓勵南方與北方的貿易,開通北方與周邊國家的商貿,北方的經濟,就會逐漸展起來。”朱隸大學里雖然不是學經濟貿易的,但他當時女朋友是,為了討好女朋友,朱隸經常蹺課陪女朋友上課了,這些常識性的東西,朱隸說起來跟自己的專業課一樣。

永樂帝再次驚愕了,他甚至開始相信姚廣孝說的那句話:朱隸不是普通人。

姚廣孝的下一句話:留之必有害,殺。朱隸看到永樂帝詫異的面孔,徒然察覺自己說得太多了,禍從口出,當初朱元璋總想殺他,就是因為他表現得太出色,怕他有異心對朱允墳不利。朱元樟是對的,在朱隸的輔佐下,燕王確實如虎添翼。

今天他再次表現出了他的出類拔萃,皇帝由朱元璋換成了朱林,處置的結果會有什么不同嗎?

朱隸坦然地注視著永樂帝,他已經不是十年前的朱隸,就算永樂帝真要殺他,他也不會像十年前那樣引頸就戮。

永樂帝似乎讀懂了朱隸的目光,微微一笑說道:“誰想殺你,除非聯死了。”

朱隸的雙眼瞬間模糊了,永樂帝收買人心的手段,日臻成熟。

永樂元年十一月,朱隸在一個月中當了兩次爹,得了兩個兒子。朱隸樂壞了,然而比朱隸還高興的是永樂帝,一直擔心朱隸無后,如今終于有了。然后永樂帝又開始用看牲口的目光看著朱隸。

朱隸哪能不知道永樂帝想什么,在上書房中正式跟永樂帝攤牌:立儲,不然帶著全家老小玩失蹤。

朱隸知道永樂帝從國家社稷出,真希望他繼承大統,但這只是永樂帝的一廂情愿,別看靖難時有不少主和派,那是因為對立雙方都是朱家人,無論誰當皇帝,天下仍然姓朱。換成朱隸就不一樣了,雖然朱隸也姓朱,但這頭豬不同于那頭豬,朱隸要是繼承大統,天下絕對大亂,除了靖難的這些人會絕對支持他以外,其他人都會轉而支持朱元樟的其他兒子們,戰爭將不可避免,就算打勝,也會讓國家經濟倒退十年。

最主要,朱隸根本不想做皇帝。

按照大明的規矩,皇帝登基后應該盡快立儲,朱元璋登基的同時,就立長子朱標為太子,朱允墳登基后,也很快立了自己的長子朱文本為太子,朱林登基一年多了,卻遲遲不立太子,朝廷內傳聞永樂帝拿不定主意立長子朱高熾還是立次子朱高煦,這確實是讓永樂帝猶豫的事,同時讓永樂帝遲遲不立儲的原因,是永樂帝始終沒有放棄對朱隸的希望。

朱隸在謹身殿為朱高煦求情一事,在京城里傳得風言風語,朱隸在永樂帝面前說話的分量大家都清楚,為朱高煦求情,是不是朱隸在立儲問題上站在了朱高煦一邊?

立儲,已經是安定朝廷人心必須做的一件事。

“你希望聯立誰為儲?”永樂帝平靜地看著朱隸。

朱隸微微一笑,心道:我知道你希望我說立朱高煦,你也知道我是朱高熾的師傅,一向是偏愛朱高熾的,反正不管立誰,只要不

“皇山中早弓定下來了,何必問阿四。”

“聯知道你希望聯立長子高熾,哎,高熾雖然不能武,但文不錯,而且跟武將的關系也不錯,能籠絡住武將,最主要的,有你這個師傅做后臺,想反他的人也反不動,就立高熾吧。”

朱隸適時地喊了一句:“陛下英明!”

永樂帝臉一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朱隸毫不掩飾地哈哈大笑。

永樂帝也無奈地笑了。

這介。世上,只有朱隸敢在永樂帝的面前如此的放肆,很多時候,朱隸甚至根本沒有把永樂帝當成皇帝,永樂帝卻很喜歡與朱隸的這種關系,他也很清楚,除了徐皇后徐儀華,也只有朱隸跟他是一條心,也正是如此,朱隸在沒有外人的時候,跟他根本沒有君臣之分。

紛紛擾擾的立儲之事在算是毫無懸念情況下結束了,朱高煦雖然因為朱隸曾在大殿上為自己求過情而曾寄希望于朱隸,希望他能在立儲的問題上向著自己,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他更明白朱隸對他和他胖哥哥的看法,雖然每次看到朱隸對他的胖哥哥真摯的笑容,他都氣得想殺了他的胖哥哥。

隨著立儲的結束,永樂二年的春天也過去了,這個春天在皇宮里還生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情,小皇子朱高爆因嚴重水土不服病危,為了救兒子性命,蘇蕊只好帶著孩子大年初二返回了北京,朱隸很想集自護送回去,卻因為立儲的事情無法離開。

所幸朱高爆到了北京后小身體在一點一點的復原。

龍江船廠也在正月十五后正式開始興建,鄭和出使日本和朝鮮,充分展現了他高的外交能力,出使取得了極佳的效果,永樂二年正月,日本和朝鮮均派出了使臣到南京朝貢。使永樂帝更有決心派船隊遠行南洋,耀大明之國威,讓更多的國家到大明朝朝貢。

宣布立儲后沒幾天,永樂帝就宣布了南下西洋的決定,令朱隸掌管南下西洋的全部事宜,鄭和賜封太監欽差總管,全力協助朱隸。至于人事和財政方面的調度,由朱隸全權負責。

朱隸也不再顧忌賣弄自己的那點知識會不會引來殺身之禍,造船他不懂,管理他可拿手,按照現在大型汽車廠管理模式,重要部件的生產和整體組裝由龍江造船廠擔任,其他小部件的生產由附近小作坊承擔,這種流水線作業,既保證了質量,也保證了數量,還使得龍江船廠不會過分擁擠,騰出人力物力生產重耍的部件。

看了兩天造船,朱隸知道在造船中木工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種,便把一直住在北平的削富調到了南京龍江船廠,果然,側富和他帶領的一群木匠,其精湛的木工手藝,得到一致贊嘆,而他們這些人,也受到了大家的熱烈歡迎。

朱隸忙著造船,沈潔則天天忙著跑方孝孺那里。為編輯永樂大典,各方面收集上來的書籍越來越多,很多古書由于收藏保管的不好,字跡模糊或不全,解諸等無法復原古書的全貌,覺得非常遺憾。

一次偶然的機會,解諸對朱隸說了這件事,朱隸聽后吩咐解諸將書送到他的王府,幾天后朱隸通知解諸去取書時,解諸驚訝地現古書上模糊不全和遺漏的字都補齊了,當時解諸看著朱隸的目光瞬間變得無比崇拜。

不過很快解諸就明白了他該崇拜的不是朱隸,而是朱隸漂亮的夫人沈潔,因為有兩次,解諸到京王府送書時。朱隸并不在家,是夫人就接過的書,通知解諸兩天后取朱隸為了造船的事離開南京根本沒有回來,而古書上的遺漏模糊文字仍然補齊了,故而補錄古書的事情必然與朱隸無關。

可惜解諸終其一生也不知道,真正補錄古書的人,是所有的人都認為已經被斬的方孝孺。

這一事件最終還是被一個人知道了,這個人就是同樣滿腹經綸的姚廣孝。

在永樂帝的默許下,朱隸安排姚廣孝與方孝孺見了一面。

就像當初沒有人知道朱隸和朱允墳談了些什么一樣,姚廣孝和方孝孺這兩個當代最富有知識,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見面一個時辰,談了些什么也沒有人知道,姚廣孝走后,方孝孺仍然同以前一樣,專注于古書的研讀抄?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