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1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朱允墳道:“平身,聯很快就不是皇上了“不是好,不是皇上,就可以離開這個鳥籠了。”石小路起身說道。

“鳥籠?哈哈哈,說的好。這確實是個大鳥籠,聯就是這鳥籠中的大鳥。”

石小路看了朱隸一眼,得意地笑了,朱隸背對著身后的手,向石小小路悄悄豎起了拇指。

沈潔咋一聽石小路的話,心中生出幾分好奇,這女孩頗有見識。待看到朱隸悄悄打出的手勢,不由釋然,都是朱隸導演的。

沈潔和石小路互相打量著,對方的名字對于她們來說早已耳熟能詳。也彼此知道對方不少事,卻是第一次見面,沈潔知道燕飛喜歡石路。但石小路似乎喜歡朱隸,石小路更是因為沈潔是朱隸的老婆而對她倍感興趣。

小姑娘雖然長的不是十分出眾,性格也不是很溫柔,卻勝在率真,沒有心計,不管將來朱隸和燕飛誰的到她,都是福氣。沈潔心中默默

到。

沈潔的美貌自然是比不上曼妙。卻自有一番高傲的氣質,使得任何人自然而然就對她有一份尊重。石小路心中暗暗咋舌,比皇上還傲氣,再看看朱隸,似乎也散著同樣的氣質。

她不明白其實朱隸和沈潔自然而然顯現出來的氣質不是傲氣,而是平等。在明朝,就算是皇上,從小也受到嚴格的等級之分熏陶,朱隸和沈潔沒有這個觀念,對任何人都是一種敬重,而不是等級,就算貴為皇上,你若不尊重我,我也不會屬你。

“明天皇上回來后,你讓所有的宮女、內侍都離開,準備些易燃的東西放在院子里,等我信號點火。聽明白了嗎?。朱隸看著石小路,表情認真地吩咐道。

“點火?沈潔姐姐和皇上怎么辦?”石路不解道。

“他們會從暗道離開,點火是為了掩護他們。”

暗道,這殿里有暗道?聯怎么不知道。朱允墳詫異地看著沈潔,見沈潔神態安詳。心道,必是小四舅早已安排好了,這么大的工程也能瞞得了聯,小四舅若想害聯,真是輕而易舉。

他哪里想到,朱隸口中的暗道,是時空暗道。

對付李景隆使用綁架,對付谷王朱穗,朱隸還是決定勸降。

天近黃昏,徐增壽駕著馬車,載著朱隸和燕飛,來到谷王朱穗府邸。登門求見。

朱穗聽聞徐增壽求見,微微怔了一下,他與徐增壽素無來往,徐增壽怎么會來見他,況且天色已晚。

猶豫了一下,朱穗述是親自出迎,現在正處于咄劉期,徐增壽與燕王的關系巳經是公開的秘密,朱穗甘熱淵講清局勢,一旦燕王進城,徐增壽必受重用。

見隨同徐增壽進來的還有兩個人。朱穗心中一亮,他明白徐增壽為何而來。

喝退了下人后,朱穗道:“許都督、朱將軍、燕將軍。請坐。

朱隸和燕飛微微一笑,齊聲道:“見過谷王,谷王請。”

“朱將軍不愧為藝高者膽大,竟然敢堂而皇之地登門造訪本王府。”谷王朱撼沉聲說道。

朱隸心中微微一笑,想給我來個下馬威,小子,你太嫩了點。

“谷王過獎了,末將哪有什么膽量,不過是替燕王爺給谷王送咋口信,谷王若真想將末將捆了,末將也只能順從。”朱撼瞇起眼睛看著朱隸:“朱將軍過謙了,本王哪里能留得住朱將軍。”本王若是能抓住你。你也不是朱隸了。這一點自知本王還是有的。朱穗心道。

“谷王真會說笑。燕王爺念及兄弟間手足之情,讓末將給谷王帶句話,皇上年幼,朝廷為奸臣掌控。燕王此番清君側。意在恢復我大明朗朗乾坤,谷王若能借條路最好。不能借路,請谷王同其他兄弟們暫時避一下,免得受了驚嚇。”朱隸第一次將清君側的理由搬出來,說的自己渾身都有些麻,齊泰、黃子澄、方孝孺等人自然不是什么奸臣。但誤國誤君,卻當仁不讓。

果然是讓本王打開城門。朱穗心中暗暗盤算著,以目前的局勢看。燕王大軍壓境,攻城是遲早的。且不說城門能否被攻破,只說在朝廷上,主戰派和主和派一直在爭論不休,圍城時間長了,難保有些主和派暗通燕王,一旦燕王進城,就算都守城大將一概不追究,也絕不會重用。如果打開城門,本王可就是功臣一個,屆時要風要雨,還不是一句話。

“皇上不顧親情,肆意削藩,是皇上的錯,但立皇上為君,是先皇的遺旨,四皇兄領兵攻城,目標直指皇位,本王作為先皇的子女,怎能違背先皇的旨意,打開城門?”朱穗喝了口茶,緩緩說道。

你丫的當婊子還讓我給你立牌坊。朱隸心中狠狠罵了一句,一句四皇兄,完全暴露了朱撼的態度,卻讓朱隸為他打開城門一事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行,爺今天就滿足你。

“谷王誤會了,燕王爺效仿昔日周公輔成王,只是清君側,并不是奪皇位。待清除了朝廷的奸臣,燕王爺自會領兵回北平。”朱隸含笑解釋道。

“這么說本王確實誤會四皇兄了。四皇兄胸懷大義,為國家社稷,不惜為天下人曲解。本王甚為敬佩。”

呸!朱隸第一次跟如此虛偽的人說話,還不得不談下去,惡心地都能把隔夜飯吐出來。

“末將謹代燕王感謝谷王的理解,谷王能明辨是非,深明大義。末將也深感欽佩,明日清晨,燕王率部攻打鐘阜門,未免得造成無謂的犧牲。勞煩谷王屆時打開金川城門,迎接燕王進城,谷王的功勞,燕王他日定然厚報。”朱隸說罷站起身來。

“本王也是為大明的江山社稷盡點綿力。談什么厚報,朱將軍此言差矣。”谷王也起身說道。

“是,末將愚鈍,谷王見諒。末將等告辭了。”朱隸陪著一臉笑。拱手告辭。

出了谷王府沒多遠,朱隸跳下車抱著一棵樹干干嘔,燕飛和徐增壽關心地跟過來。

“怎么了?”燕飛問道。

“說了那么多虛偽的話,惡心。”朱隸郁悶道。

燕飛和徐增壽一起笑了。

“這么點話就覺得惡心了,將來等你站在朝班上,聽到的話比這惡心十倍百倍。”徐增壽笑道。

“我不去就是了,眼不見。心不煩。”站在朝班上歌功頌德,朱隸想想就渾身麻。

“嘿嘿,到時怕由不得你,好些嗎,上車了。”徐增壽拉起朱隸。

“沒事,你先回去吧,我和燕飛得去城門看著,明天黎明攻城。不要出現什么意外。”朱隸道。

“好,你們兩個小心,還有。我覺得谷王這個人心思很重,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這么簡單。”徐增壽皺著眉說道。

燕飛也點點頭:“我也有同感。”

“我會提防他的,放心。明天攻城后,皇宮恐怕會亂,我會盡早趕過去的,你自己也多加小心。”朱隸拍拍徐增壽的肩膀。

“知道,你們走吧。”徐增壽含笑目送朱隸和燕飛兩人的身影瞬間遠去,自己跳上馬車。

朱隸怎么也想不到,這竟是他與徐增壽的訣別。,


 第152章 南京城之催眠

 
不隸和燕飛隱身在金”門的城墻了個比較舒服熙珊”閉目養神,從現在到天亮還有幾個時辰。他們需要盡快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明天將是決定歷史的一天,明天也將是沈潔離開明朝的時刻,朱隸的心情微微激動之余,又涌出一份深深的傷感。

天蒙蒙亮的時候,朱隸和燕飛被城墻上換防的腳步聲驚醒,睜開眼睛。正看到李景隆帶著一批人在城門前巡視,朱隸和燕飛對望一眼,悄悄起身,躡手躡腳地跟在李景隆身后。

李景隆照例城上城下巡視一番后。回到他臨時的指揮所,揮手讓軍士們下去,他打算再睡個回籠覺。

昨日早朝上徐耀祖提出換防的問題。李景隆倒是很愿意,調到皇城做內防更好。面對燕王,李景隆確實感到底氣不足。

皇上若能能恩準此奏,明天就不用起這么早巡查了。

剛剛躺下。李景隆似乎聽到有人在低聲喚他,起身掀開床幔,見到朱隸和燕飛兩個人笑嘻嘻地站在床前。

李景隆瞬間驚呆了,方要大聲叫人。燕飛適時地翻出一把匕首指著李景隆,微笑著搖搖頭。

“朱朱,朱隸,燕,燕燕飛,你們怎,怎么進來的?。李景隆看著雪亮的匕首,嚇得倏地冒了一身冷汗。

一旁的朱隸笑道:“燕飛,看你把這孩子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

燕飛不好意思地一笑,一翻手匕首沒了。自己卻坐了在李景隆身旁。這一下把李景隆嚇得更厲害了,身體竟然控制不住地微微發抖。他一直記得燕飛當年說的那句話,“我不是他的朋友,我殺他。”

就為了這句話,李景隆當東在鄭村壩,扔下了抬重兵力,連夜跑回了滄州。

李景隆相信燕飛說到做到,因為他是為數不多的幾個知道燕飛曾經當過殺手的人之一。

“你,你,你們要干什么?”李景隆結結巴巴地問道。

“沒事,來看看你,順便幫你守守城。”朱隸拖了張椅子,坐在李景隆對面。

“你,你想讓我打,打開城門?”

“這孩子變聰明了。”朱隸對燕飛笑笑。回過眼神望著李景隆:“沒錯。是這個意思。”

“不,不行。”李景隆反對道。

燕飛的匕首不知道又從哪里冒了出來,拿在手上靈巧地玩著。

李景隆望著上下翻飛的匕首,知道自己再不同意,這匕首就會在他的身上上下翻飛。

“城,城門是谷,谷王把守的。”

“只要你不反對,谷王和燕王是親兄弟,他們之間怎么協商,就不是我們的問題了。”朱隸好整以暇地說道。

“你”你要我做什么?

“很簡單,把你的大印拿出來。在這里蓋個章。”打開城門,需要谷王朱穗和李景隆兩個人共同蓋章的手令,朱隸拿出手令,遞給李景隆。

“不,不行。”聳景隆眼有一閉,一幅視死如歸的樣子。

朱隸聳聳肩,向燕飛使了個眼色,燕飛收起匕首,伸手摸向李景隆。

“你要干什么?”李景隆驚嚇的想躲。可是前面是朱隸,后面是墻。他躲無可躲。眼睜睜看著燕飛從他身上拙出了大印。

朱隸接過打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口熱氣哈在印章上,在手令上蓋了一個鮮紅的大印,隨后將手令和大印都裝進了自己的懷里。

“還,還給我

“你留著沒用,放我這里吧,你不是想睡覺嗎?睡吧,今天沒你什么事了朱隸話音網落,燕飛已經點了李景隆的昏睡穴。兩人手腳麻利,將李景隆用被子裹了起來。左右看看沒地方藏,索性藏在了床地下。

燕飛穿上李景隆的戰袍。稍微化了點妝。將頭盔壓得低低的,一打眼。還真有幾分像李景隆。

王洪網準備上早朝,副將氣喘吁吁地跑來報告,燕王的大軍正向這邊移動。目標應該是鐘阜門和金川門。

王洪聞言匆匆登上了城墻,果然見燕王數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地向這邊走來。替換了沉重落后的壘石車,走在最前面的,是清一色的由馬匹拉著的小鋼炮。

“火速通知徐都指揮使,請求支援。”王洪轉身吩咐道。

“是。”一名副將答應著,下了城墻。

可惜沒走多遠,那名副將遇到了燕飛扮成的李景隆,還沒等見禮。副將的身體已經軟軟地倒了下去。

阻截信使,明顯成了燕飛的業余愛好。

鐘阜門被攻打得很猛烈,如果不是燕飛事先知道進攻計劃,真以為是在攻城。

半個多時辰后,谷王同燕飛一起拿著同時蓋有谷王和李景隆兩人大印的開了金川門。

燕王大軍隨即進入。

站在城墻上指揮防守的王洪詫然的看著燕王的大軍剛……口陽…8。0…漁書凹不樣的體驗!甩請兇猛的狂紅亂炸后。有秩序的后撤,然后從距離他不皿知賞川門開入城內。

一切都結束了!

燕王的大軍網開始攻城,朱隸就把一切交給了燕飛,縱馬向皇宮奔去。這個時間,諸位大臣都應該在奉天殿里早朝。

剛剛拐進洪武門,遠遠看見徐輝祖身穿盔甲,手提長槍,威風凜凜地站在天成門前。

朱隸心中暗罵一句:丫的他怎么不在朝堂上。

“大哥朱隸勒馬停在徐輝祖面前。

“你果然在城里,這隱隱的炮聲,是在攻城吧。”徐輝祖冷冷說道。

朱隸點點頭:“是。”

“你沒有說服李景隆打開城門嗎?徐輝祖鄙夷道。

“沒有,我綁架了他。”

徐輝祖一操,隨即哈哈大笑:“好。好得很!大明的江山終于毀在你的手里了。來吧,你是不是也打算綁架我?”

徐輝祖說著后退一步,手中長槍指著朱隸。

“大哥,你讓我進去,我有重要的事情找皇上。”

“別叫皇上,這些年來你不是一直反皇上,還有什么臉面見皇上。”徐輝祖的目光中透出憤怒。

“大哥你誤會了。”

“我不是你大哥,我沒有你這種弟弟。虧著皇上處處維護你,你就是這樣報答他的。”

“大哥,你讓我進去吧。我真有急事。”

“有我幕,你休想踏入皇宮一步。除非你踏著我的尸體進去。”徐輝祖說得慷慨激昂。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