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御弟》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風流御弟- 第112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會想到你。今天,本王就當著你的面,正式認朱隸為弟弟。若本王有朝一日登上帝位,朱隸就是御弟。”

朱隸跪在地上抬頭吃驚地看著燕王,御弟?!你當我是唐僧啊。

“紅果,本王今天在你的墓前誓,終本王一生,一定會好好照顧朱隸,不會讓他受到一點委屈。”

朱隸越聽越奇怪,燕王今天怎么了,竟說些莫秒奇妙的話。

“四卒。”

“從此時起,稱呼本王四皇兄。”燕王很認真地說道。

“四爺。”朱隸網說了兩個字。看到燕王嚴肅的目光,一閉嘴把下面的話也咽了下去。那表情就像硬咽了一其干饅頭,很噎了一下。

燕王見狀心底流過一絲笑,面容也松弛了下來。

四皇兄,這個稱呼太別扭了。

“四爺,阿四心中當您哥哥,這稱呼就不要換了吧。”看到燕飛的表情緩和了,朱隸又露出他那無賴的笑容,其是這些年,朱隸也沒把燕王當長輩。

燕王也覺得四皇兄這個稱呼太冷漠了,還是朱隸一句四爺叫的親切。

“叫四爺也好小四,今天當著你姐姐的面,你已經正式成為本王的弟弟,若本王坐上皇個,你要幫本王處理國事,不能說走就走。”

朱隸終于明白燕王繞了這么一大圈的目的了,原來只是要留下他,打完仗,朱隸是想跟燕飛,一起逐水而居,釣魚為生,過兩天安靜的日子。燕王必然早都察覺了,趁著今天這個機會,將朱隸留下。

“四爺,阿四

燕王打斷朱隸的話:“一旦靖難結束,國家經過三年的戰爭,百廢待興,需要做的事情很多,當著你姐姐的面,你就忍心將所有的事情都推給本王一人嗎?”

得,抬出姐姐來了,朱隸就猜到燕王單獨和他上后山。一定沒安好心,一個封給唐僧的虛名,就把朱隸大好的時光,困在了朝廷事務上。

“本王也保證,過去怎么待你。將來怎么待你,絕不會讓你受到委屈,若違背此誓,皇位自本王手中而斷。”

朱隸的眼睛瞬間朦朧了,被人奪權,這誓言太重了。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朱隸不愿意留在朝廷,也是怕燕王有一天要殺他,朱元璋最后幾年,將當年一起起兵的人幾乎都殺了。功高震主,朱隸在燕軍的聲譽。也可以用功高震主來形容了,說朱隸一點沒想過,那是不可能的。

眼前用人之計,燕王定然不會殺他,一旦國事穩定下來,怎么保證燕王不走用他老子的方法?

為了打消朱隸的顧慮,燕王居然了如此重誓。

“四爺。”

燕王拉起朱隸:“多么重的誓言本王都愿意,因為本王絕對不會違背誓言。”

朱隸忽然想到了一個詞: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燕王如此做法,看來我朱隸這一輩子是賣給燕王了。

過了油州,就是南京的最后一個防護城市,揚州。

從皇陵回來的當天晚上,朱隸派出去的探子將揚州的資料交到朱隸的手上,朱隸看了一會,開心地笑了。興匆匆地走進燕王的中軍帳,將資料遞給燕王道:“我們遇到老熟人了。”


 第148章 靈璧大戰之老熟人

 

認皇陵回來的當天晚卜,朱隸派出去的探子將揚州的資慚蝶引朱隸的手上,朱隸看了一會,開心地笑了。興匆匆地走進燕王的中軍帳,將資料遞給燕王道:“我們遇到老熟人了。”

燕王接過資料看了一眼:“揚州的知府是劉青州?劉青州這個名字好耳熟

朱隸笑了:“四爺忘了,當年在徐州,阿四和燕飛扮刺客刺殺您。”

“當時的徐州知府?!,小燕王恍然想起。

當年為了迷惑刺客,朱隸設計了一招金蟬脫殼,先讓燕王堂而皇之地住進了徐州府,而后朱隸和燕飛假扮刺客刺殺燕王,造成燕王被刺身亡的假象,使得燕王由明轉暗,由朱隸和燕飛護送到南京。

巧的是那天夜里,真正的刺客也去刺殺燕王,那兩個刺客也算倒霉。遇上朱隸和燕飛,銀子沒掙到,命卻沒了。

燕王在徐州府被刺“身亡”。當時的徐州知府自是脫不了干系,只好與護送燕王的禁衛一起進京,等候朝廷的處理。劉青州一路上表現得十分冷靜,給當時負責燕王禁衛的房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到了南京后告訴了朱隸,朱隸因而也認識了劉青州。

“老四到處都有熟人。”站在一旁的朱能打趣道。

“這個熟人,三寶和房寬比我更熟朱隸也笑道。

“三寶,你明天叫上房寬,你看看你們的老朋友。”燕王對網走進來的馬三寶命令道。

“看老朋友?”馬三寶被燕王說愣了。

“當年的徐州知府劉青州,現在是揚州知府朱隸解釋道。

“哦,那可要好好拜訪拜訪,明天一早,我就和房將軍一起去馬三寶興奮地說道。第二天中午,馬三寶和房寬回來時,竟然直接把劉青州帶了回來,劉青州。見燕王后,說的第仁句話是:“等了你們很久,終于把你們等來了。”

那感覺,就像找了很久,終于找到組織了。

揚州城門大開,歡迎燕軍進城。

城中的老百姓反應不一,有贊成的有反對的,但絕對大多數老百姓。看到燕軍進城,如同看到朝廷的軍隊平時調動一樣,除了看熱鬧。沒什么別的反應。

這場仗打得人心都有些麻木了。

拿下了揚州,下一個關卡就是天塹長江。

望著詣詣江水,燕王一臉的沉默。揚州這邊并沒有多少民船,更不要說戰船,要把三十萬大軍運過河,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河對岸還有守軍,

劉青州把自己的府邸讓給了燕王住。幾天過去了,征集到了的民船還是不足矣在短時間內運送大軍過江。若過江的時間拉得太長,會受到江對面防守兵力的攻擊,造成重大傷亡。

臨時充當燕王書房的正廳里,燕王、朱隸、朱能、房寬、馬三寶等圍著地圖商討了半天的方法,仍然沒有一個滿意的,朱能疲倦地站起身。活動活動腰說道:

“老四,你的熟人多,就不能在江對面,也找兩個熟人,借船讓我們過去。

“哪那么多熟人,你當我神仙啊朱隸郁悶地回了一句,也站起身,倒了杯茶遞給燕王。

要真想來能所言,有個熟人就好了,不過朱隸派出的探子回報過。江對岸的駐軍守備叫陳暄,朱隸根本不認識他。

燕王接過茶,走到一旁坐下。如果沒有更好的方法,只能硬打了,朱高煦帶領的援兵再有三五天該到了。屆時由他們做進攻南京城的主力。

離勝利只有一步了,可是這一步,真不好走。

“報,門外有個人,自稱是朱將軍的舊識,求見朱將軍。”

一個軍士站在門口報告。

朱隸一愣,舊識,哪來的舊識?

朱能剛剛盼著朱隸熟人,熟人就來了,嘿嘿一笑問道;“碎人叫什么名字。”

“那人自稱團山。”

“團山?!”朱隸一聽跳了起來,徑直跑向大門。

朱能、房寬等在朱隸背后轟然笑道:“網說沒熟人,就來了熟人

片剪,朱隸與身材與朱隸相仿,卻比朱隸壯實很多的人說著話走了進來。

“小民團山,拜見燕王。見過各位將軍。”

“四爺,團山是開封的王農莊的百戶,阿四在周王農莊的那幾年。經常和團山一起喝酒。”朱隸在一旁興奮地介紹著。

“請起,你是朱將軍的故人。不必拘禮。”燕王淡淡地吩咐道。

“謝燕王。”團山站起來。

“你怎么會來這里?”朱隸示意團山坐下,問道。

“小的還是百戶,去年跟著都督全事陳碴調防到這里,負責長江南岸瓜州的防守。”團山答道。

所有人的眼睛刷地亮了,一起看著冉山。

“你負責瓜洲的防守,怎么到這里來了?”這可叫敵營啊,雖然你我是舊識,但這個時候你來,我可不能輕易讓你回去了。

小的聽聞燕王和朱將軍來了。特意帶了二十艘船過來,接燕王和朱將軍過江,朱將軍,其實鎮江守將陳暄陳督全你也認識,陳暄開封知府張定初張大人的內弟,當年你在開封時,曾見過他。”團山的話徹底將朱隸、朱能等人震暈了,他們討論了一天也沒有好辦法的事情,居然這樣輕松地就被解決了。

“陳鹼是張定初的內弟?”朱隸一向不記人,哪里還記得住陳鹼,可此刻記不住也得說是老熟人了。

怕引起誤會,團山帶的二十艘船遠遠泊在了下游江面,朱隸與馬三寶乘著小船,將團山的二十艘船迎進了碼頭。

朱隸是第一次看見戰船,不由得心中一嘆,明鼻時的戰船,已經很先進了,船身很大,船體堅固小船船尾都裝有十多個固定的弩弓,船有巨大的風帆,每艘船能承載一百五十人。

“像這樣的船,你們一共有多少搜?”朱隸站在船上問道。

“三十艘,這船是小的,我們還有十艘大船,船上配備火器。”團山答道。

朱隸暗暗吧了口涼氣,如果不是遇到團山,真要硬打,定要傷亡大量兵力。

“你真是幫了大忙,明天起大軍過江,用這樣的船擺渡,一天就能都過去了。”朱隸說著拍拍團山的肩膀。

“朱將軍說哪里話,陳督金和小的都很敬佩朱將軍的軍卓才能,陳督金說如果真打,我們也打不過你們。”團山誠懇地說道。

朱隸搖搖頭:“這么好的裝備。打你們會很困難的。

“陳督企說,朱將軍定然不會硬打。肯定會先派人把我們的船弄壞。說不定一把火把我們的船都燒了。”陳暄跟幾個百戶說這些話的時候,團山一直在的點頭,當年朱隸在周王農莊的時候,曾幫著他刮練過軍士,朱隸的練形式相當特別,經朱隸練出來的人,不是打仗的。專門是偷襲的,團山相信朱隸此刻的手中,一定還有一支這樣特別的隊伍。

朱隸哈哈笑了,他真準備今晚到將對岸去摸摸情況,燒船確實在他的計劃中。

看來打了三年仗,大家對燕軍的作戰方式已經摸出點規律了,燕王就是個不走常規路的人,朱隸更喜歡出其不意,除非不得已,不然他們是不會硬碰硬的。

翌日朱隸見到陳暄,立刻想起了他,張定初是個文官,卻長得五大三粗,陳碴是個武官,卻是一副書生氣,當初在周王的宴會上,就是因為這種強烈的反差,讓朱隸特別留意了陳硝。

過江很順利,僅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所有的人馬都到了將的對岸。在距離南京城三十里處駐扎。

歷經三年靖難,終于看到南京城門了!

揚州知府和瓜州守將都督金事相繼投靠了燕王,如同在朝廷上扔下了兩顆原子彈,整個朝廷立刻亂開了,文官指責武官擒賊不力,武功指責文官獎懲制度不完善,該罰的沒罰,該獎的沒獎,可現在說這些已經為時晚矣,一番口水大戰后,每個人都開始盤算起了自己的未來。

齊泰、黃子澄、黃觀早在靈璧之戰后就紛紛離開京城,到各地招募人員,組建勤王之師,留在京城的方孝孺力壓群臣,積極主張依靠京城中徐輝祖的十萬兵力堅守,等待各地的援兵。

唯一不為所動的,恰恰是關系最大的朱允墳。

靈璧大敗后沈潔給朱允墳講的故事小讓朱允墳觸動很大。做了三年多近四年的皇上,朱允墳已經充分體會到了做皇上的艱辛,離開皇宮,就像離開井口之天一樣,外面的世界,定然更廣闊。

朱允墳甚至有些盼望燕王早點打進來。

只是燕王真打進來了,會留著朱允墳的性命嗎?

朱允墳想起朱隸堅定的眼神,他無論如何會保住自己的。為了這一點,不惜將沈潔送進皇宮。

這樣的皇宮,燕王確實不敢貿然攻打。

燕飛的秘密府邸豐,曼妙帶來的燕宵已駐扎在城外三十里的消息讓石小路雀躍不已,朱隸離開半年多,終于要回來了。

燕飛沉默著沒啃聲,燕軍過江的消息一傳來,南京的各大城門全都關上了。任何人不得進出。

南京城墻的堅固性燕飛很清楚,硬攻絕非上策。

得想辦法和朱隸見上一面。


 第149章 南京城之談判

 

麗二小忱今天很早就下了朝,直奔流潔的宴所※

守在宴聽宮門口的宮女、內侍們的山呼聲猶在耳邊,朱允墳已經走進了正殿。

“沈姑娘。”朱允墳一進殿。擺擺手讓宮女們下去,同時用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徐妙錦關上門。

“你不是要聯想辦法讓你見見朱隸嗎?聯想到了,今晚你和聯一起離開,到聯的寢宮中住一晚。明天聯的姑姑慶成郡主到燕王軍中談判,一早聯會去城門口送慶成郡主,你扮成宮女,和她同去。”

“好。”沈潔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興奮地點點頭。知道朱隸隨著燕王的大軍就住在城外三十里處時,沈潔恨不得立刻飛到城外一晃朱隸又走了半年多了。說不想朱隸是假的,何況,三年前就定下來的計哉。也需要和朱隸商量最后的步驟。

徐妙錦也很想跟著去,但她知道此時不是她見朱隸的時侯。

“陛下,為什么還要派慶成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秒速时时彩软件下载